精彩小说

12.掉了

唧唧的猫 Ctrl+D 收藏本站

    “怎么?”谢辞还想继续说什么。

    一人在教室门口喊:“辞哥,都在等你呢,快点啊。”

    见他有事,许呦顿时松了口气,悄悄转过去。

    忽然又想起一件事。

    她转头喊住要走的人,有些犹豫:“那个,你外套在我这。”

    “什么?”他像没听到的样子,侧首看她。

    “你衣服落考场,我帮你拿回来了。”许呦好脾气地解释,低着头手伸进抽屉,摸索着把外套拿出来。

    外面等的人看谢辞还在磨蹭,忍不住探头冲着教室里面又喊了一声,“阿辞,回来再跟妹子了,快点。”

    她第一次跟他主动说话。

    谢辞看着她一本正经的样子,突然就笑了,恍然道:“你偷偷私藏我衣服啊?”

    许呦把黑色的运动外套递过去,无声地看着他,也不理睬那些玩笑话。

    她的手很白,被黑色衬得尤其光洁透白,手背上若隐若现细细的青色血管。

    “你再不拿着你的衣服,我就要丢到地上了。”许呦皱眉,看着没动静的某人。

    不过软绵绵的声音,听上去一点威胁性都没有。

    他慢慢腾腾地接过衣服。

    一如平时的懒散,带着一点轻浮浪荡的腔调,“呵,您脾气还挺大。”

    脾气很大的许呦没理他的调侃,转身。

    ---

    最后一场考试铃声打响,校园里逐渐恢复生气。楼道里都是上上下下的学生,充斥着喧喧闹闹的杂音。

    班上的同学没一会都拿着卷子回到教室,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对答案。

    “唉,好烦啊,英语终于考完了。”旁边一个人不耐烦地抱怨着。

    另一个说:“别烦恼,鸡哥,你永远是最菜的。”

    然后便是一阵追逐打闹。板凳课桌被碰撞地到处歪斜。

    前面的郑晓琳拿着许呦的英语卷子对答案,看到半途就很沮丧了,唉声叹气的瘪嘴:“天啊,我阅读理解好多道都和你不一样。”

    许呦被她悲伤的表情逗笑,把卷子拿回来收好,安慰道:“没关系,我很多题都是瞎蒙的。”

    一般地学霸都是这么不显山不露水的。

    所以郑晓琳才不相信,依然心情沉重:“我刚刚还在考场写作文,就看你提前交卷了。”

    “唔哟,小可爱你居然会提前交卷?”付雪梨吸着不知道哪来的奶茶,边翻杂志边和许呦说话。翻过一页,又打了个哈欠。

    她今天不知道为什么有些精神不济,和往常活力四射的模样差了许多。

    许呦有点担心,摸了摸同桌的额头,问:“你不舒服吗?”

    “没有啦。”付雪梨好笑地拖下许呦的手,“昨晚没睡好。”

    话说了没两句,班主任从教室门口进来,走到讲台上。

    她一言不发,教室里却渐渐安静下来,所有人各回各位。

    “这次月考已经完了,你们自己是个什么水平自己心里也有数。”

    许慧如双手撑在讲台上,目光扫视了下面一圈,“成绩明天就可以出来,我打算下个星期给你们换座位,有意愿的私下找我。”

    底下不出所料,一片唉声叹气。

    “老师,成绩这次怎么出来的这么快啊?”有人大声问了一句。

    班上各个地方,又重新开始窃窃私语。

    谢辞和宋一帆换了位置,就坐在许呦正后面,看她低头找了半天的东西。

    心不在焉地打量着她的背影。

    付雪梨凑过去,好奇地问:“小可爱,你干什么呢?”

    “我找我的钥匙。”许呦蹲下身子,把抽屉里书本全部翻出来看了一遍,没有。

    又拉开书包拉链,在里面翻了半天。

    付雪梨帮她看桌面上有没有,一边翻一边问:“啥时候不见的。”

    “不知道。”许呦仍在低头乱找。

    宋一帆凑热闹,扒着课桌看她们,“怎么了怎么了,发生什么了?”

    许呦把座位翻了个遍,还是没有,不由沮丧地说:“我钥匙掉掉啦。”

    “掉了你捡起来呗。”宋一帆顺口回答。

    “可是它掉了。”许呦懵了一下,“怎么捡?”

    宋一帆理所当然地说:“用手捡啊。”

    “可是,钥匙掉了,它掉了。”许呦不明白为什么他不懂。

    在一旁的付雪梨突然明白过来,说:“许呦,你钥匙这是丢了吧?”

    “对啊。”许呦转过脸,茫然道:“怎么了吗?”

    “哎哟我去。”宋一帆笑出声,“原来你们那儿掉了和丢了一个意思?”

    许呦坐回原位,不想搭理他。

    这个时候她没心思去管南方北方说法的差异。在脑海里想了一遍又一遍,钥匙会去哪呢。

    明明放在书包里了...她记得。

    然后....

    哦!对了。

    许呦眼睛一亮,转过身去,双手扒在桌沿上,问:“你衣服里面有我钥匙吗?是不是刚刚不小心一起给你了?”

    谢辞身体略微前倾,挑了挑眉,低声说:“你猜?”

    “我不猜。”许呦一口回绝,说:“你把钥匙还我。”

    谢辞笑了一声,“你要我还我就还啊。”

    懒懒地语调,痞痞的。模样十分欠揍。

    在一边,可以说很不识相的宋一帆插嘴了,“哎哟,阿辞,你看人家小姑娘急了这么久,快还别人,是不是大老爷们你?”

    “有你什么事?”谢辞声音淡,反问他。

    许呦以为他真不打算还她了,不由着急,摊出白白的掌心:“谢辞,你快点给我,我的钥匙。”

    谢辞单手搁在桌上转笔,打量了她几秒钟。

    他皮肤很白,瞳仁黑亮,明明一副好皮相,却总是不正经的样子。谢辞偏头,玩味道:“叫一声哥哥听就还你。”

    宋一帆:......

    卧槽,你他妈变态吧,什么年头了还玩哥哥妹妹的把戏。

    许呦一听这话,薄薄的脸皮,登时涨的通红。

    “喊不喊啊,给你三秒钟。”他无耻极了,开始倒数。

    “——3”

    “——2”

    “——1”

    许呦没反应过来,又害怕他真的不给她,情急之下,脱口而出:“哥哥。”

    他好像愣了一下。

    几个人都寂静了几秒。

    谢辞最先笑出声。他舌尖抵在牙齿上,转了一圈,声音低哑着说:“许呦,你怎么这么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