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7.跑什么

唧唧的猫 Ctrl+D 收藏本站

    她提了一口气在心口,跑到快到教室才泄。

    步子慢下来,许呦推开教室的后门,举起手,轻轻喊了一声报告。

    英语老师拿着练习册正在讲题,看了她好一会,慢悠悠地问:“干什么去了?”

    这个老师姓张,中年老女人,更年期上头。对待学生特别刻薄,可怜许呦新来的不清楚。

    她咬咬唇,不想耽误上课时间,支支吾吾解释道:“老师对不起,我上厕所。”

    张老师问:“谢辞你呢,也是上厕所?”

    什么?

    许呦愣住。

    听到身后有人笑出来,她猛地转头,被吓了一跳。

    谢辞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她身后,两人距离极近。他颀长的身子斜斜地靠在门沿上,夹克外套微微敞开,里面露出t恤上的骷髅头和主人一样,冲着许呦的脸耀武扬威。

    看她一脸懵然,谢辞笑地更厉害了,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暧昧地低声问:“同学,看完就想跑?”

    后排有人起哄。

    “——问你话呢,谢辞,我哪节课你不迟到你心里不舒服是吧?”张老师把练习册摔到讲台上,尖利的嗓音划破教室。

    许呦听得心惊胆战,不敢再和谢辞说话,垂头不语。

    过了几秒。

    身后那人抬眼,漫不经心地问:“你想我怎么舒服?”

    ......

    全班鸦雀无声后,便爆发惊天动地的阵阵哄闹。

    后面的男生热闹着,有的吹口哨,有的已经笑得趴在桌上直不起腰。

    吴鹏飞冲着他喊了一句:“辞哥,话就好好说嘛,怎么突然就下流起来了。”

    他们这样嬉皮笑脸口无遮拦,让老师更加愤怒。憋得脸通红,咬住牙,碍着人多没发作。

    结果就是,许呦被准许回到位置上,谢辞到教室外面罚站一节课。

    不过他没那么老实,不过几分钟,教室外面便没了人影。

    张老师重新拿回书,抖了抖,阴阳怪气地说:“后天就要考试了,看你们到时候成绩出来了还能不能笑地这么开心。”

    此话一出,班上顿时阵阵哀嚎。

    有人问:“老师,这才开学没多久啊.....”

    “就是开学没多久,才能给你们提个醒。”

    许呦把书全部拿出来,手掌按住小腹,下巴抵着桌子,写第三篇英语阅读。

    她不舒服,只好用写作业分散一些精力。

    下课铃一响,老师走出去,教室里立刻乱哄哄的。许呦无精打采地趴在座位上,脸色苍白。

    前面坐着的郑晓琳拿着纸和笔,刚转过来准备请教问题,就被许呦虚弱的样子吓了一跳。

    她把东西搁到一边,脸凑到许呦那问:“同学,你怎么了?”

    “她那个了,肚子疼。”付雪梨边嗑瓜子边抽空代替她回了一句。

    同为女生,郑晓琳立刻反应过来,哦哦两声。

    许呦从胳膊中抬起头,有气无力地问:“怎么了,有事吗?”

    “没事没事,本来想问你一道题目,你不舒服就算了。”

    “哪题。”

    郑晓琳那笔指着练习本上的一道英语题目,问:“这里的feel为什么要在句子的这个地方,老师讲太快了,我没听懂。”

    “我看看。”许呦把书接过来,仔细读了一遍题目。

    腹间酸疼,痛楚一阵一阵地。

    冷汗浮在额头上,她抿了抿干涩的嘴唇,组织语言跟郑晓琳解释:“feel是系动词,后面跟表语,说明主语情况,所以......”

    许呦有些劲没上来,强撑着精神给郑晓琳讲题。

    讲了一会。

    “噢!我懂了!”

    郑晓琳一脸恍然大悟,感激地对许呦道谢,双手合十:“大神啊,谢谢谢谢,我现在就抄到改错本上。”

    说完她就转过去了。

    许呦支撑不住,又倒回桌子上。

    稍微缓了会,等阵痛过去。她从抽屉里摸索出水杯,扶着桌子起身,准备去教室后面饮水机那接点热水。

    谢辞坐在三组靠走廊的座位上,两条长腿大咧咧地交叠,放在过道上,和宋一帆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他心不在焉地,眼角余光瞥到许呦停在旁边。

    “同学,我想接水,能让我过去一下吗。”

    她微低着头,小脸苍白,声音很低,淹没在嘈杂的人声里。

    谢辞不知道是不是没听见,还是故意无视她,眼睛都没抬一下。

    许呦在原地等了会,发现他的脚也没收进去的意思。她懒得和他继续说话,也没力气,直接抬脚准备跨过去。

    谢辞突然一笑,舌尖顶了顶脸颊,跟别人说着话,右脚却出其不意地往上一挡。

    许呦的脚腕猝不及防被他勾住碰到一起,动作一个没刹住,身子住前倒去。她双手乱划想要撑着桌沿稳住,整个人却重心不稳。

    混乱中,她感觉自己的胳膊被人用力往旁边扯。

    旁边的宋一帆嘴巴张成0形,眼睁睁看着许呦就这么电光火石之间,整个人扑倒在谢辞身上。

    一个念头突然闪过脑海:丫谢辞是不是故意的。

    谢辞被迎面的水杯砸中,疼地嘶了一声,张开双手接了许呦满怀。

    他的背撞到后面的桌子上,闷哼一声。

    两人在班上弄出这么大动静。哐当一下,世界都像安静了,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过来,刚好看到这暧昧的一幕。

    他一呼一吸喷洒出的热气在她耳边。

    仿佛是一瞬间的事,又好像过了很久。

    许呦还没从惊吓里回过神,反应了几秒,颤地厉害,迅速推开谢辞想站起来。

    耳边全是不怀好意的口哨和起哄声。

    谢辞一手抵着她的肩,一手扶着她的腰。指尖隔着薄薄的校服,感受到少女柔软的触感。她身上一点清淡的茉莉花的香味。

    “你...你快点放开我。”

    感受到她的挣扎,他喉咙上下滑动,脸凑近,声音低沉,“我给你当人肉垫,谢谢都不说一声?”

    许呦震惊于这个人的厚脸皮,生平第一次这么不想跟一个人说话。她咬了咬嘴唇,脸羞地通红,使劲挣脱他的束缚:“同学,你放开我先。”

    “叫什么同学,不知道我名字?”他啧了一声,笑地更加厉害,胸腔都在震动。

    看两个人耗了这么久,其他人起哄声音越来越大。

    “哎哟喂,你们两个班上也要注意点影响。”有人对这边吹口哨。

    剩下的人附和道:“对啊,大庭广众别少儿不宜啊辞哥。”

    “谢、辞,你把手松开。”许呦一字一句,难堪至极。饶是她性格好,此时耐心也快被磨光。

    谢辞笑哼,慢悠悠道:“不是你赖在我身上不走吗。”

    付雪梨刚刚听到一声巨响,迅速回头看。反应了几秒,她快步走过来,把许呦一把拽起,皱着眉头道:“阿辞,你别太过分了。”

    谢辞“哦”了一声,漫不经心地,唇角懒痞痞的笑意不减。

    许呦站稳后,低声对付雪梨说了一声谢谢。然后在一圈人的注视下,默默地蹲下身子,把撞倒撒落在地面的的书一本本捡起来,放回到桌上。自始至终眼神都不抬,一声不吭地,缓缓走回到座位上。

    宽大的校服外套罩在身上,衬得身影愈显纤弱。

    “大哥,你搞什么,耍流氓啊。”宋一帆此时也反应过来,讷讷问了一句废话。

    谢辞没应声,黑眸盯着许呦的背影看。

    付雪梨皱着眉头指责道,“许呦本来就不舒服,你还故意去折腾她。”

    “啊?”宋一帆震惊,“她怎么了啊,得病了吗?”

    “你个傻.逼,你才得病。”付雪梨气急败坏,打了他一下,“女孩子不舒服你说为什么!”

    谢辞在一边不说话。不紧不慢地俯身,把滚落在一旁的蓝色水杯捡起来。

    ---

    许呦单手撑着额头,死死咬着唇,拿着笔在草稿纸上一遍遍默写数学公式。

    从三角函数到空间几何,点线面,方根,括号,小数点...

    写了一会,心情还是烦躁无比,没法静下来。

    她低头,刚想从抽屉抽出数学练习册,脸上突然一热。

    许呦一惊,反射性抬头,往上看。

    谢辞懒散地靠在她桌边。嘴角微微勾起,手心里握着刚刚塞满温开水的水杯,贴在她脸上。

    他低垂眼睑,微微倾下身子,附到她耳边轻轻笑:“喂,别生气了,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