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61.回忆杀

唧唧的猫 Ctrl+D 收藏本站

    订阅比例不够50%无法显示正文<br/>24小时后替换  许呦愣住。

    听到身后有人笑出来, 她猛地转头,被吓了一跳。

    谢辞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她身后, 两人距离极近。他颀长的身子斜斜地靠在门沿上,夹克外套微微敞开,里面露出t恤上的骷髅头和主人一样,冲着许呦的脸耀武扬威。

    看她一脸懵然,谢辞笑地更厉害了, 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暧昧地低声问:“同学,看完就想跑?”

    后排有人起哄。

    “——问你话呢,谢辞, 我哪节课你不迟到你心里不舒服是吧?”张老师把练习册摔到讲台上, 尖利的嗓音划破教室。

    许呦听得心惊胆战,不敢再和谢辞说话,垂头不语。

    过了几秒。

    身后那人抬眼, 漫不经心地问:“你想我怎么舒服?”

    ......

    全班鸦雀无声后, 便爆发惊天动地的阵阵哄闹。

    后面的男生热闹着,有的吹口哨, 有的已经笑得趴在桌上直不起腰。

    吴鹏飞冲着他喊了一句:“辞哥, 话就好好说嘛, 怎么突然就下流起来了。”

    他们这样嬉皮笑脸口无遮拦,让老师更加愤怒。憋得脸通红, 咬住牙, 碍着人多没发作。

    结果就是, 许呦被准许回到位置上,谢辞到教室外面罚站一节课。

    不过他没那么老实,不过几分钟,教室外面便没了人影。

    张老师重新拿回书,抖了抖,阴阳怪气地说:“后天就要考试了,看你们到时候成绩出来了还能不能笑地这么开心。”

    此话一出,班上顿时阵阵哀嚎。

    有人问:“老师,这才开学没多久啊.....”

    “就是开学没多久,才能给你们提个醒。”

    许呦把书全部拿出来,手掌按住小腹,下巴抵着桌子,写第三篇英语阅读。

    她不舒服,只好用写作业分散一些精力。

    下课铃一响,老师走出去,教室里立刻乱哄哄的。许呦无精打采地趴在座位上,脸色苍白。

    前面坐着的郑晓琳拿着纸和笔,刚转过来准备请教问题,就被许呦虚弱的样子吓了一跳。

    她把东西搁到一边,脸凑到许呦那问:“同学,你怎么了?”

    “她那个了,肚子疼。”付雪梨边嗑瓜子边抽空代替她回了一句。

    同为女生,郑晓琳立刻反应过来,哦哦两声。

    许呦从胳膊中抬起头,有气无力地问:“怎么了,有事吗?”

    “没事没事,本来想问你一道题目,你不舒服就算了。”

    “哪题。”

    郑晓琳那笔指着练习本上的一道英语题目,问:“这里的feel为什么要在句子的这个地方,老师讲太快了,我没听懂。”

    “我看看。”许呦把书接过来,仔细读了一遍题目。

    腹间酸疼,痛楚一阵一阵地。

    冷汗浮在额头上,她抿了抿干涩的嘴唇,组织语言跟郑晓琳解释:“feel是系动词,后面跟表语,说明主语情况,所以......”

    许呦有些劲没上来,强撑着精神给郑晓琳讲题。

    讲了一会。

    “噢!我懂了!”

    郑晓琳一脸恍然大悟,感激地对许呦道谢,双手合十:“大神啊,谢谢谢谢,我现在就抄到改错本上。”

    说完她就转过去了。

    许呦支撑不住,又倒回桌子上。

    稍微缓了会,等阵痛过去。她从抽屉里摸索出水杯,扶着桌子起身,准备去教室后面饮水机那接点热水。

    谢辞坐在三组靠走廊的座位上,两条长腿大咧咧地交叠,放在过道上,和宋一帆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他心不在焉地,眼角余光瞥到许呦停在旁边。

    “同学,我想接水,能让我过去一下吗。”

    她微低着头,小脸苍白,声音很低,淹没在嘈杂的人声里。

    谢辞不知道是不是没听见,还是故意无视她,眼睛都没抬一下。

    许呦在原地等了会,发现他的脚也没收进去的意思。她懒得和他继续说话,也没力气,直接抬脚准备跨过去。

    谢辞突然一笑,舌尖顶了顶脸颊,跟别人说着话,右脚却出其不意地往上一挡。

    许呦的脚腕猝不及防被他勾住碰到一起,动作一个没刹住,身子住前倒去。她双手乱划想要撑着桌沿稳住,整个人却重心不稳。

    混乱中,她感觉自己的胳膊被人用力往旁边扯。

    旁边的宋一帆嘴巴张成0形,眼睁睁看着许呦就这么电光火石之间,整个人扑倒在谢辞身上。

    一个念头突然闪过脑海:丫谢辞是不是故意的。

    谢辞被迎面的水杯砸中,疼地嘶了一声,张开双手接了许呦满怀。

    他的背撞到后面的桌子上,闷哼一声。

    两人在班上弄出这么大动静。哐当一下,世界都像安静了,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过来,刚好看到这暧昧的一幕。

    他一呼一吸喷洒出的热气在她耳边。

    仿佛是一瞬间的事,又好像过了很久。

    许呦还没从惊吓里回过神,反应了几秒,颤地厉害,迅速推开谢辞想站起来。

    耳边全是不怀好意的口哨和起哄声。

    谢辞一手抵着她的肩,一手扶着她的腰。指尖隔着薄薄的校服,感受到少女柔软的触感。她身上一点清淡的茉莉花的香味。

    “你...你快点放开我。”

    感受到她的挣扎,他喉咙上下滑动,脸凑近,声音低沉,“我给你当人肉垫,谢谢都不说一声?”

    许呦震惊于这个人的厚脸皮,生平第一次这么不想跟一个人说话。她咬了咬嘴唇,脸羞地通红,使劲挣脱他的束缚:“同学,你放开我先。”

    “叫什么同学,不知道我名字?”他啧了一声,笑地更加厉害,胸腔都在震动。

    看两个人耗了这么久,其他人起哄声音越来越大。

    “哎哟喂,你们两个班上也要注意点影响。”有人对这边吹口哨。

    剩下的人附和道:“对啊,大庭广众别少儿不宜啊辞哥。”

    “谢、辞,你把手松开。”许呦一字一句,难堪至极。饶是她性格好,此时耐心也快被磨光。

    谢辞笑哼,慢悠悠道:“不是你赖在我身上不走吗。”

    付雪梨刚刚听到一声巨响,迅速回头看。反应了几秒,她快步走过来,把许呦一把拽起,皱着眉头道:“阿辞,你别太过分了。”

    谢辞“哦”了一声,漫不经心地,唇角懒痞痞的笑意不减。

    许呦站稳后,低声对付雪梨说了一声谢谢。然后在一圈人的注视下,默默地蹲下身子,把撞倒撒落在地面的的书一本本捡起来,放回到桌上。自始至终眼神都不抬,一声不吭地,缓缓走回到座位上。

    宽大的校服外套罩在身上,衬得身影愈显纤弱。

    “大哥,你搞什么,耍流氓啊。”宋一帆此时也反应过来,讷讷问了一句废话。

    谢辞没应声,黑眸盯着许呦的背影看。

    付雪梨皱着眉头指责道,“许呦本来就不舒服,你还故意去折腾她。”

    “啊?”宋一帆震惊,“她怎么了啊,得病了吗?”

    “你个傻.逼,你才得病。”付雪梨气急败坏,打了他一下,“女孩子不舒服你说为什么!”

    谢辞在一边不说话。不紧不慢地俯身,把滚落在一旁的蓝色水杯捡起来。

    ---

    许呦单手撑着额头,死死咬着唇,拿着笔在草稿纸上一遍遍默写数学公式。

    从三角函数到空间几何,点线面,方根,括号,小数点...

    写了一会,心情还是烦躁无比,没法静下来。

    她低头,刚想从抽屉抽出数学练习册,脸上突然一热。

    许呦一惊,反射性抬头,往上看。

    谢辞懒散地靠在她桌边。嘴角微微勾起,手心里握着刚刚塞满温开水的水杯,贴在她脸上。

    他低垂眼睑,微微倾下身子,附到她耳边轻轻笑:“喂,别生气了,嗯?”

    一出教室,没了冷气,汹涌的热潮扑面而来,温度骤升。

    许呦被热得有点晕,臂弯里抱着书本和作业,拐了个弯下楼。

    人潮拥挤,有咋咋呼呼地吵闹声。

    前面两个女生手挽在一起聊天,声音不高不低刚好传入许呦耳朵里。

    “诶,你听说没啊,刚刚陈晶倚去找高三文科班的女生打架了,好多人围观呢。”

    “高三文科班?谁。”

    “何丹璐吧好像,她在教室门口直接被人抄书往脸上扔的当时,听人说。”

    “这么狂?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一人语气八卦好奇极了。

    “我也是听我朋友说的,好像就是何丹璐上和朋友上厕所碰到陈晶倚了,然后骂了一句她狐狸精,有一股骚味,当场就被陈晶倚甩了一巴掌。”

    “啊?”那个女生不可思议,“高二打高三的?!”

    而后又不解道,“她好端端骂人家干什么。”

    另一个女生小声抖八卦,“好像是因为陈晶倚前男友吧,何丹璐正在追,没追上。”

    “前男友?谁啊我认不认识....我的天,好狗血。”

    “谢辞啊,认识不认识。”

    “..........”

    其中一个人停顿了几秒,才说:“一中谁不认识他啊。”

    说完像想起什么似得,又问:“他不是刚刚和邱青青分吗,之前还和陈晶倚在一起过?”

    “都是玩玩而已咯,他们那些人身边又不缺美女的。”说八卦的女生,声音听起来漫不经心,“其实九班那群人都挺混蛋的,可是人家家里有钱.......”

    又转了个弯,前面的声音渐渐变小。

    许呦一步一步踩着楼梯往下走。没心思听别人的八卦事。

    她自问来这个学校没几天,九班认识的人也不多,大多都不熟悉。可是不管她走到哪都能听见那个几个熟悉的名字。

    真是有一点阴魂不散。

    正出着神,她肩膀被人拍了一下。许呦一转头就看到自己舍友站在旁边。

    “呦呦,你去食堂吗现在?!”

    “恩。”许呦点头。

    陈挟啊’了一声,拉过她手臂摇,“你陪我去学校外面买东西吃嘛,我不想一个人排队。”

    “好不好啦。”

    许呦不擅长拒绝别人,愣了一下之后,说:“我还抱着书,远吗?”

    “不远不远,就在校门口。”说完她就扯着许呦走,毫不拖泥带水。

    中午放学,正是学校门口那块地方最热闹的时候。周围几家小店门口一堆一堆聚集着学生,有不少高大的男生在树旁或靠或蹲,边等人边抽烟聊天。

    她们排队的是一家炒面店,有些年头了,口碑很好。前面已经有很多人,队伍排到店外,顾客大多都是学生。

    陈小兴致勃勃拉着许呦站在末尾,踮起脚往前面望了望,“哎呀,人好多,估计要排一会了,阿拆你不饿吧?”

    她转头问许呦。

    阿拆是许呦小名。

    陈丽芝上次周末来学校宿舍看她,喊了几次刚好被陈小听见。她觉得好听便之后偶尔跟着喊起来。

    两人站在路上,被阳光暴晒,许呦穿着长袖和外套,此时脸上已经有了汗水。她摇摇头,“没事,我不饿。”

    被经痛折磨着,她的小脸蛋苍白纤细,嘴唇毫无血色。

    排了很久,前面总有零星两个人来插队,队伍好像没怎么移动,她们还在原地。

    许呦单手扶着腰,拍拍正在玩手机的陈小,虚弱道:“我去蹲一会,你先排。”

    小腹那坠坠的痛感,让人想蜷缩起来,或许会好受一点。

    陈小被她虚弱的样子吓了一跳,忙收起手机,扶着她问:“你怎么了?”

    许呦皱起眉,顿了一下,缓缓道:“痛经,没关系。”

    “要不你先回去,别陪我排队了。”

    “没事,我先去缓一会,你好了喊我。”

    她蹲在不远处人很少的一颗树下,身后是一家咖啡店,有钢琴清脆的叮咚声缓缓流淌。

    许呦从外套口袋里摸索出一根苹果味的棒棒糖,放进口里咬。

    腹间绞痛,甚至有些胃痉挛。让人提不起力气呼吸。

    ---

    咖啡店里。

    涂悠悠五指与李杰毅紧紧相扣。她搂住他的手臂,腻在一起,低声撒娇:“我们下午去哪儿玩呀。”

    身边有个人在抽烟,闻言回了一句:“去床上玩儿啊。”

    “你讨厌。”涂悠悠笑骂一声,仍旧娇滴滴地。

    呵。

    那人没抬头,低声嗤笑,咳了一声。

    李杰毅抬手,搭上女朋友肩膀,侧头和那人说话:“阿辞,怎么样啊,下午去不去打牌。”

    “不去啊。”他声音慵懒,手臂往椅子上一搭,扯起嘴角笑了笑。

    “为啥不去,留学校里有什么好玩的。”

    谢辞反问:“去了有什么好玩的?”

    “你想玩什么都可以啊。”李杰毅暧昧坏笑。

    宋一帆端着饮料过来,正好听见这句话,到卡座上坐下,顺便替谢辞回答了,“他现在一心一意只想和我们班一女生玩。”

    “真的?哪个女生?这么大魅力吸引我辞哥的目光,我见过吗?漂亮吗?”李杰毅一连串问题抛出来,满脸好奇。

    宋一帆一本正经地说:“没没没,他们单纯讨论学习,那女生教阿辞学习英语....”

    说着说着他就暴露本性,一脸坏笑地开黄腔,“至于以后怎么玩,我就不知道了。”

    这话说的暧昧,当事人没承认也没反驳,仿佛事不关己。

    倒是一旁坐着的王晓谦嘿嘿一笑,对李杰毅说:“你还想着今天出去玩呢,明天月考,你不上次说你爸把你卡冻结了,考好了再说吗。”

    李杰毅不耐烦,“能考多好啊,操.你吗的非提这茬,败兴玩意儿。”

    其他人笑起来。

    临市一中学校挺有钱,什么都建设的挺好,包括考场屏蔽仪。当时使用的时候,学校是打着和高考考场那效果媲美的自信。学生不信邪,考过一次后彻底拜服。这破玩意真是好使。

    手机完全用不了。

    “嘿,你这人。”王晓谦翻了个白眼。

    宋一帆翻着桌上的菜单,高深莫测道:“没关系哥们,这次我们考场有大神。”

    “什么大神?”李杰毅眼睛一亮,催促道,“哎哟我操,你他妈倒是快点说啊,别把你哥们急死了。”

    宋一帆喝了一口饮料,拿起手机慢悠悠回消息,说:“我都打听好了,这次转校生复读生都跟我们一个考场。”

    “然后呢?”

    “傻.逼,跟你说了我们班刚刚转来那个学生,成绩好得很,人也好,跟我关系最好,我都和她打好招呼了,你到时候直接抄人的。”

    闻言,谢辞轻轻扬了扬眉骨,夹烟的手停在那,“跟你关系最好?”

    宋一帆还没出声,眼神随意往外瞥,接着一定。

    过了几秒。

    “诶卧槽....那个那个,兄弟。”宋一帆站起来,往前走了走眯眼看,拍拍谢辞说:“你看外面是不是蹲了个我们认识的人啊。”

    ---

    许呦弯软的发梢松松垮垮滑落,几乎遮盖住大半侧脸,她臂弯抱着一摞书,蹲在那。

    炎炎烈日带起一阵风,茂密的树荫里,蝉鸣止不住地叫。

    她低着头,屈起食指,揉了揉额角。

    再睁开眼时,眼前出现一双黑色运动鞋。

    许呦目光上移。

    谢辞穿着黑色夹克和t恤,微微弯腰,歪头打量着她,脸上是隐藏不住的坏,“许同学,你蹲这等我呢?”

    她扬起的脸,神情恹恹,尖细的下颌,脸蛋苍白。

    许呦不想理他,撑了膝盖准备站起来。

    谁料蹲的太久,小腿发麻,站起来的一瞬间重心有些不稳。

    谢辞反应快,眼疾手快扶住她。

    许呦半个手臂被他抓住,校服外套的长袖包裹住半个手心,露出霜白纤细的手指。

    “站稳了吗?”他眼睛看她头顶柔软的的黑色发旋,低声问。

    瘦削的胸膛和她靠地很紧。

    许呦点点头,想推开他。心里已经不耐烦,心不在焉地低声道谢,“谢谢,你的手可以放开了。”

    谢辞‘哦’了一声,却不放手,而是漫不经心地问:“你故意的啊,一天往我怀里倒两次?”

    “侬捞搓气哦!(你好烦啊!)”许呦人不舒服,此时火气也起来了,忍不住用家乡话大声骂了他一句。

    然后使劲一推。

    他被推的往后踉跄几步。

    听她叽里咕噜骂了一句鸟语,谢辞偏头失笑,薄唇轻扬问她:“侬什么?”

    许呦转身走远,头也不回。

    ---

    去找陈小的时候,她已经排到队,老板正在给她做面。

    许呦抱着书,在队伍旁边等她。

    这里烟油气味很重,有食物的一阵阵热气香气蒸腾着飘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