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60.戒指

唧唧的猫 Ctrl+D 收藏本站

    订阅比例不够50%无法显示正文<br/>24小时后替换  许呦坐在座位上, 望了四周一眼,把书拿出来,摇摇头。

    要不是知道早上他们班刚上完体育课,她几乎要怀疑第一节课是不是人都跑去运动场集合了。

    安静地写了一会数学题, 教室陆陆续续来了人。许呦手里拿着笔,低头翻书,一杯碎冰突然搁在课桌上。

    她抬头, 付雪梨挎着hello kitty的小皮包,笑眯眯地说:“小朋友, 给你买的。”

    “啊?”许呦匆匆站起来, 让付雪梨进去,结结巴巴:“这....我..”

    “什么你啊我的。”

    付雪梨晃晃脑袋, 扬起眉毛,“你不喝我就丢了。”

    过了几秒,许呦低下头, 很轻地说了一声:“谢谢。”

    她想了想。觉得, 这个班的新同学,好像并没有外界传言的那么糟糕。

    至少她的同桌, 付雪梨,真是一个热情又好看的女孩子。

    许呦咬着吸管, 偷偷瞄了坐在旁边玩手机的人两眼。

    不小心吸了一大口,碎冰太冷了, 冻的她一激灵。

    忍不住咳嗽出来, 又怕影响到教室里其他同学, 只能捂着嘴。

    许呦很少喝这种东西,她在家的时候只喝奶奶烧的凉白开和绿豆水。那种奇奇怪怪的饮料和冷饮,从来都不碰。

    付雪梨看她这个样子,噗的一声笑出来,突然问:“喂...小朋友,你有没有男朋友啊。”

    “啊?”许呦愣了愣,摇摇头,“没有。”

    “你长这么可爱,没人追你?”

    许呦被说的不好意思了:“我不可爱,你是第一个夸我可爱的人。”

    “真的吗?”付雪梨又笑起来,“说明我眼光好啊。”

    两个人就这么窝在座位上,你一句我一句聊了起来。

    其实许呦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内向女生,只是略有些慢热。熟了之后,她觉得自己其实也有很多话说。

    渐渐地,班上人都满了,还有些嘈杂,老师夹着讲义走上讲台。

    许呦快速喝完杯子里剩下的东西,收拾收拾桌面,拿出自己的语文课本。

    “诶,那四组后面怎么空了两个位置,坐的谁?”语文老师手指过来,问班长。

    “谢辞和宋一帆。”

    班长站起来,声音不咸不淡地回答,显然对付这种问题已经很多次了。

    语文老师翻了个白眼,也不继续再问。

    这两个人,好一点就踩点进教室,坏一点就迟到。

    各科老师觉得烦,却拿他们没什么办法。

    她喝完一口水,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下《荆轲刺秦王》。

    写到一半,教室后门,被砰的一声撞开。

    全班视线都看过去,语文老师手一顿,转头。

    谢辞和宋一帆,若无其事地顶着全班的目光,一前一后,晃晃悠悠地进来。

    语文老师似乎是忍了一下,没发脾气,转过头把黑板上的字继续写完。

    许呦胆战心惊地听着后面的动静。

    ———咣当,咚。

    两位大爷拉出椅子,搞出一番不小的声响,终于坐下来。

    “你们干什么去了啊,付一瞬事情解决了没?”

    付雪梨背靠在谢辞桌子上,压低声音,转头去看他们。

    谢辞懒得说话,从抽屉随手翻了一本书,啪的一声甩桌上。

    宋一帆抖腿,无所谓地说:“付一瞬算个鸡.巴,我和阿辞找人把他搞了一顿,然后去网吧打游戏了。”

    “诶不是,阿辞你真的跟邱青青定了啊。”付雪梨瞅他,“那个女的,一股婊气,我不喜欢。”

    “你就是嫉妒别人比你好看。”宋一帆在旁边不以为意。

    “不是,宋一帆你不觉得吗?”付雪梨一脸认真,“阿辞把她带出去玩了几次,感觉她很瞧不起我们这些成绩差的。”

    宋一帆又不在乎,哦了一声,说:“人家出淤泥而不染嘛。”

    谢辞从始至终不说一句话,有些不耐烦了,趴到课桌上准备睡觉。

    “好,我们今天来学新课。”

    语文老师站在讲台上,清了清嗓子,“都安静啊,我来找个人读一下课文。”

    嗯.....

    班上瞬间鸦雀无声。

    尼玛。

    那么长的文言文,非要找人读,有毛病啊。

    班上大多数人迅速低下头,躲避她巡视的目光。

    语文老师扫视了一周,眼睛一亮,指了指坐的端正的许呦问:“那个,后面的女生,早上来的插班生吗?”

    许呦呆滞了一瞬。等反应过来老师问的她,四面八方都注视着自己,不由羞红了脸,默默站起来,点点头。

    “叫什么?”

    “许呦。”

    “从哪来的?”

    “溪州。”

    “哎哟,这个地儿啊。”语文老师想了想,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南方人,怪不得这么白呢。”

    话一落音,全班哄堂大笑。

    许呦讷讷地站着,微微低头。

    她虽然从小到大成绩优异,算是老师眼里的宠儿。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怕被点起来回答问题,每次一站起来,耳朵都可以红透。

    这种乖巧文静的女同学很招语文老师喜欢,她点点头,说:“那你来跟我们把这篇课文读一下。”

    夏日的阳光穿过玻璃,空气里一线线光柱,有细小的颗粒沉浮。

    许呦校服的袖子被撸到手肘处,露出一段瘦弱白皙的手臂。她捧起语文书,从第一行开始念起。

    一字一句。

    声音带着江南特有的软糯,腔调慢慢的,特别舒缓柔和。

    “秦将王翦破赵,虏赵王,尽收其地,进兵北略地,至燕南界....”

    语文老师边听边点头,脸上皱纹都笑出来了,看的出来很满意。

    许呦读的不仅顺畅,许多生涩的字音都咬的很准。

    是提前预习的效果。

    她读到“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时候,被老师打断。

    “停。”语文老师做了个手势,温和地说“你把这句话再念一遍。”

    许呦迟疑着:“...风萧萧兮....”

    “是风,feng,后鼻音。”语文老师打断她,和善道:“不是fen,你读成分萧萧了。”

    “风、风....”

    许呦反应了一会,底气不足。

    南方人确实常常不分清后鼻音和前鼻音,普通话没北方人说的好。

    宋一帆就在许呦身后,听得一清二楚。他终于忍不住笑出来,抖着身子。

    一旁的谢辞单手撑着头,低垂着眼睛看书上那一句‘风萧萧兮易水寒’,咧着嘴也在笑。

    两兄弟一笑,其他人也噗噗笑出声。

    课堂纪律瞬间被破坏。

    语文老师正说着话,发现后面又起喧哗。忍不住大力敲了敲黑板,看那群男生痞痞的样子就来气,“宋一帆!!笑什么笑,你来读!”

    宋一帆一秒钟收住笑脸,苦逼兮兮地说:“又不是我一个人在笑,我同桌也在笑啊。”

    “那你们一起!”

    语文老师顺了口气,说:“许呦,你先坐下来。后面的某些人,不想听课就给我睡觉,别破坏课堂纪律!”

    许呦虽然被笑得有些难堪,还是心里舒了口气,安安静静坐了下去。

    付雪梨蹭过来安慰她,“没关系,小朋友,宋一帆他们就是这么贱习惯了,别放心上。”

    许呦点点头,也不恼火,小声说:“我不介意的。”

    其实也没什么大关系,反正她脾气好。

    等了一会,后面两个人,拖拖拉拉站了起来。

    “老师,我和谢辞是文盲,能不能放过我们。”

    宋一帆大大咧咧地,继续贫。

    语文老师眼睛一瞪:“要你们念就念,哪来这么多废话!谢辞先开始。”

    谢辞肩膀靠着墙歪着,把书拿到眼前,扫了一眼,懒洋洋地继续念:“分萧萧兮易水寒。”

    这句话一出来,全班哄堂大笑。

    语文老师怒目圆睁:“你们有完没完?给我好好读!”

    许呦低着头,看着语文课本,并没有笑。她被后面那个人故意这么一念,更觉窘迫。

    唉。

    她有点疲惫。

    发了一会呆,宋一帆阴阳怪气的调子让许呦提起点精神,于是又继续握着笔,认真听讲。

    好不容易熬完两节语文课,最后一节是自习课。

    下课十分钟,各种神魔鬼怪都在闹,桌子板凳被一群打闹的男生搞得移动喧哗。

    许呦打开一本文言文注释的课外资料,准备把新课一些重点句子的解释抄写上去。

    唰唰唰写了一会,上课铃打响。每个人都回到原位,上厕所的也从走廊上飞跑回教室。

    付雪梨从第二节课下了就开始睡觉。

    许呦把她放在桌上的书拿过来,顺便帮她也腾了一份笔记上去。

    自习课大体还是安静的,偶尔有几声响动。

    “喂,换个位置。”谢辞突然发声。

    宋一帆莫名其妙,“干嘛。”

    谢辞踹了他一脚:“快点,废话那么多。”

    然后两人悉悉索索地一阵动静。

    许呦笔尖顿了一会,确定没什么事情发生后,才放下心来,继续写作业。

    安安静静过了十几分钟。

    她的板凳突然被人踢了一脚,伴随着一个声音传来:“喂,我物理作业...”

    许呦心一抽。

    不知道怎么回答,自己又没写。

    不想打扰别人跟他解释,只好装作听不到的样子,继续抄笔记。

    过了一会。

    她的板凳又被踢了两脚。

    许呦脊背绷直,等他踢完,继续写作业。

    宋一帆频频投来意味深长的目光。

    许呦表情僵硬,一直没理。

    直到。

    她坐的板凳,被人用脚勾住,猛地往后一拖。

    吱吱啦啦一阵刺耳的声音,吓了她一跳,赶忙扶住桌沿。

    周围人都投来诧异的目光,付雪梨也被吵醒。

    许呦终于忍不住了。

    她转过去,也不敢看他,只能低眉顺眼小声喃喃道:“同学,你的物理作业,我。”

    “你怎么?”

    “我不知道做哪。”

    “书拿来啊。”

    谢辞居高临下看着她。

    “什么。”许呦愣住。

    “物理书。”

    “啊....?”

    谢辞背往椅背上那么一靠,微抬下巴,挑了挑眉:“我帮你把题勾出来。”

    “告诉你,对待谢辞他们,要强势一点。”

    付雪梨把黑板擦丢到讲台上,拍拍手,“以后他再调戏你,你就一巴掌上去,要他知道什么叫力量。”

    许呦继续低头扫地,认真地把各种小垃圾从角落里划拉出来。听付雪梨唠唠叨叨。

    “不过据我所知,整个年级,应该还有不少高一的学妹。”

    她戳开一瓶酸奶,放在口里吸,“都好像蛮多人暗恋谢辞的,老有人来我们班要他联系方式。”

    “恩...”许呦余光看见窗户外面有人。

    付雪梨还在继续说,念叨个不停:“所以他女朋友换的挺多又快,但是每一任都是玩玩而已。”

    许呦扫完地,把垃圾铲到垃圾桶里,用手背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有些疑惑地回望:“雪梨....你...跟我说这些干嘛?”

    “啊?”

    犹豫了好久,付雪梨走过来,手撑在膝盖上,侧脸看许呦,“我觉得谢辞好像有点喜欢你。”

    “...........”

    “是真的,我跟他在一起玩了这么久,第一次看他这么有耐心去调戏女生,而且我现在越想越觉得不对劲,然后嘛宋一帆给我说你考场被人骚扰,谢辞当场就火了。”

    许呦急急忙忙打断她,脸变得通红,“别说了,你误会了,真的....”

    她后退两步,把垃圾桶提起来,落荒而逃。

    “我下楼去倒垃圾。”

    ---

    付雪梨百无赖聊坐在桌子上,晃动两条细白的腿,边喝酸奶边玩手机等许呦回来。

    过了几分钟,她等的不耐烦,从课桌上跳下来跑去教室门口准备看看。

    还没冲出教室,刚刚到门口,付雪梨扶着门框,身形一顿。

    许星纯手里拎着书包,靠在外面的墙上,表情寡淡地瞧着她。

    “你....怎么在这里?”

    他静默着不说话。

    付雪梨咬唇,小声嘀咕了几句。

    许星纯默不作声地看她的小动作,良久才开口:“你想跟我分手?”

    “对..对啊。”付雪梨每次看他这种样子就没有底气,结巴了一会,还是壮着胆子说:“有什么问题吗!”

    她已经开始厌倦这种被管束的日子了,从初中开始到现在。

    许星纯是她初一的同桌。开始她总喜欢让他帮忙倒水,上课做小动作也喜欢让他帮着看老师有没有来。后来知道他成绩好,所以考试就直接要他传答案,平时作业也交给他写。

    到了初二,两个人还在一个班,她一如既往欺负他,许星纯也一直默默忍受。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初三他莫名其妙表白,两个人就稀里糊涂在一起。

    谈恋爱之后,付雪梨才知道许星纯远远没有看上去好欺负。在外人眼里是十佳好班长,其实性格隐忍闷骚,占有欲特别强。

    管她跟管女儿似的。

    上高中以后,繁忙程度和初中没法比。许星纯没那么多精力,不变的是依旧喜欢管她,甚至干涉到她交什么朋友的地步。

    像付雪梨这种天生大大咧咧,放荡不羁爱自由的美少女,虽然喜欢帅哥,可是真的不想在一棵树上吊死啊......

    她还在回忆往事,许星纯早已经走到面前。

    “付雪梨。”他总是喜欢连名带姓叫她名字。

    被喊的人,心里一咯噔。

    他眼底有很重的阴影,看样子就是很多天没睡好。

    许星纯停顿了会,压抑着声音,低低地说:“不准分手,我不同意。”

    平时沉静的眼底,流淌着压抑复杂的感情。

    措辞太强硬,轻易激起叛逆少女那一颗不服输的心。

    “凭什么,你怎么这么自私。”付雪梨毫不客气反击。

    喊完话,发现两人太近了,她想后退,却被他一把抓住。

    “对,就是这么自私。”

    “.........”

    许星纯不耐烦和她继续废话,低俯下头,闭眼直接堵上那张喋喋不休的红唇。

    他不停地掠夺,湿润地咬她,两个人呼出的气息纠缠在一起。

    对,他是自私。

    就是没办法忍受她为了开心去接触别人。本来对其他人没有的情绪,可她投入的太多精力让他太嫉妒。从小到大,一直都不能忍受她对别人笑。

    看着她没心没肺的样子。

    许星纯真想把心掏出来给她看。

    ---

    傍晚,太阳灼烧了一天的地面,开始散放热量。

    一中校园里到处洒落着金色的晚霞,远处有一些打完篮球的男生,三三两两走出校门。

    许呦坐在楼梯上,下巴枕着膝盖,头发垂到腿弯,呆呆地直视前方。

    脑袋里一直回想刚刚不小心看到的那一幕......

    她只看了一眼,就落荒而逃。像不小心窥破了天大的秘密似得。

    班长居然...

    居然和雪梨...在接吻。

    ---

    黄昏里的热风,有栀子的气味,树叶被吹地簌簌响。

    许呦还坐在台阶上呆愣,眼前的霞光被一道黑影挡住。

    她的头顶上方,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您坐这欣赏风景呢?”

    谢辞穿着无袖的白色球衣,右臂抱着篮球,垂眼看她。

    他刚刚打完球,黑色短发被浸湿,漆黑的瞳孔亮地吓人。

    许呦没搭理他,重新低下头,专注地看地面。

    谢辞笑了笑。

    他把篮球抛给远处等着的人,歪了歪头,示意他们先走。

    那边几个哥们看谢辞好像有情况,识相地比了个手势。

    篮球砸在地上,咚咚咚。

    远处的脚步声,人群的笑谈声渐渐远去。

    谢辞微微活动脖颈,蹲下身子,手肘曲起来搭在膝盖上,仰脸瞧她。

    许呦坐在台阶上,比他高一点。

    “啧,还跟我生气呢?不就让你喊了一声哥哥吗?”

    他自己说完,忍不住都笑。

    许呦抬起眼皮,以为很有威慑力地瞪他。

    瞪完还不解气,又气鼓鼓白了他一眼,头朝旁边扭,一句话也不说。

    谢辞嘴边一抹笑。他伸出一根手指,撩过她下巴,问:“你是小哑巴?”

    指腹划过一片白嫩嫩的皮肤,有丝丝酥麻的触感。

    许呦下意识躲开他的手,情急之下把他一推。

    明明也没用太大力,不知为什么他就势往后倒,手里还拽着她的胳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