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九十一章

风染白 Ctrl+D 收藏本站

    第九十一章

    我刚跑出去两步,他就追了过来,挡在我的前方,看着我,他的眼睛泛着红,身上有着酒气。

    我抬起头看向他,他的样子有些憔悴,上午还西装革履的样子,如今却已是颓废不堪。他那一项规整的衣服的前两颗扣子已经解开,头发有些凌乱,眼中泛着血丝。

    “恩。”他点头。

    但是声音像是有了自己的意思,紧紧地卡在了嗓子眼中无法形成最终的话语。它们顽固的闹着别扭,顽固的坚守着自己的尊严。

    在他面前站的越长我越发能够感觉到身上那浓厚的酒气,一波一波的足以把离我见方大的空气染上一层浓浓的醉意。

    他仍是不吱声,但是眼中透露的神情却是那样闪烁而逼人。

    “现在问这些还有用么?”我问。

    总是抛出话题让我来回答,然后遇到不想回答的问题的时候他就可以径自沉默。脸上的表情不动声色,没用情绪的天空就算再晴朗依然让人觉得窒息。

    “和我说说话吧。”他突然蹲在地上,一脸挫败的样子,与上午那一瞬间难以辨认的挫败相比,现在的它是如此的明显,就算他的整张脸都沐在漆黑的夜色中,我依然能够从他那泛着血丝的眼中看出那丝狼狈。

    我把它归罪为酒精的缘故,它们会让人变得异常柔软和敏感起来。

    “想说什么呢?我与你之间还有什么好说的,你是高高在上的总裁,我只不过是一个小公司的职员,这样的你和这样的我能有什么好说的?”我幽幽地说,说道最后嘴角扬起一个优美的弧度。

    “为什么我仍是能够在这双眼睛中看到自己的身影而我却感觉到你离我越来越远,远到仿佛我再不去抓,你就会从我的世界彻底消失。”他扒着自己的头,这是第一次我看到他这样不绅士的举动,有些孩子气,有些无助,让我不禁怀疑这个男人还是不是我之前一直认识的那个就算是天塌了也不动声色,永远优雅却又是最为淡漠着的人。

    但是我的手突然在下一秒顿住了,他抬起头,不解地看着我,眼中带着几分期许几分复杂的我就一直没有看懂的情绪。

    “那个把我推远的人不正是你么?”

    我有些担心,因为今天的他与以往中任何一天的他都是那样的不同,就连我向他说离婚的时候也没用看到过他这样的表情。

    我其实是希望他当着我的面忏悔解释的,我知道我不能原谅,但是我依旧盼望着他对我说他是一时的鬼迷心窍,他后悔了,他不想离婚,他不能没有我。

    但是韩卫就是韩卫,他只是递给了我一张有着很多个零的支票,他没有拉过我,也没用祈求我,哪怕是一句,一句都没有,他就任我伤着一颗心走出了那个家,那个呆了好些年的家。

    “也许吧……”他低喃,头依旧低着。我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看不到他那双波澜不惊的眼眸中究竟漾着的是怎样一抹情绪。

    “韩总,明天我会把合约给您拿过去,不早了还是回去歇息吧。”

    不知什么时候竟然睡着了,再次起来喝水的时候不小心被掉在地上破碎了的杯子扎到了脚,血从里面渗了出来,映红了紫色的拖鞋,像是一朵朵倔强的梅花。迎风傲雪却依旧不屈不折。

    那声音带着一股飘渺从遥远的彼端传来,再从此端没入灵魂深处,我带着一股挣扎,一点倔强,一抹苍凉后的坚持。拒绝去听,去想,去看。

    路灯下,那辆车子依旧停在那,黑色的宝马,还有那抵在车窗上拿着烟的男性的手指。

    天空不知什么时候下起了雨。

    第二天我起来,头痛的厉害,嗓子像是有东西在灼烧,下了地,觉得像是踩不到实处,整个人都像是在腾空,“看来真的感冒了。”我自言自语着。

    他依旧和昨天白天一样,和以往的任何一天一样,和我所认识的那个韩卫一样,但,却和昨天夜晚蹲在地上低着头的那个男人不一样。

    过了一会他放下手中的文件,而我走上前,把文件递给他。

    他接过,看了一眼然后合上。

    他的指尖有些凉,停留在我的手上没有退去,我看着他的眼,意思是让让他放手。

    “如果没有别的事我先回去了。”

    正好赶上一伙人走了过来,其中两个女人正在热烈地讨论着一个话题,似乎让很多人津津乐道的话题,也是我不知道的话题。

    “是啊,这么多年了也终于修成正果了。哎……以后韩总就是有老婆的人了。我的心灵有些小小的受伤。”

    “不知道,没看过啊,可能是谣言吧。不过不论怎样高小姐和他站在一起也真是男才女貌,想不承认都不行。”

    我不知是怎么从那里走出来的,也不知道此刻的心情到底是个什么样子,我只是想笑,却莫名地流下了一种冰凉的液体,和昨天晚上在窗外让我看的出神的液体一样潮湿着,沁着凉气。

    原来,不是我远了,而是我们已经远了。

    再次笑了笑,我说:“今天我没有喝酒。”

    秋天到了,天也渐凉了,我回到飞扬。

    他说,好,我等你。

    整个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向远方的天空,他,要结婚了。

    我去了郭总的办公室向他报告工作情况,他仍是一脸飞扬有我真是几生修来的福气的样子,到嘴的话愣是没有吐出口。

    “小染来了啊,合约的事怎么样了?”于姐问我。

    “真是太棒了。对了你的声音怎么听起来有点怪怪的,是不是没休息好啊。”说着摸向我的头,“天啊,怎么这么烫,你在发烧,走跟我去医院。”

    “发烧这么严重还硬挺,不行,我去取外套,马上跟我去医院。”

    一手吊着点滴,一手翻开着手中一些商业类的报刊。

    她说:“这才几个天怎么把自己弄进医院了。”

    “挪,给你,刚在书店买的,说是最后一本,对了你要这个干什么?”

    “你啊,还真是学不够,我以为你又要深造去呢。”

    “过阵子我要去香港了。”

    “我说我打算去香港,那边更有发展,我想去闯闯。”

    “放心,我在那边有认识的人,倒是你和苏雨我放心不下,帮我好好看着她,我觉得她最近的情绪有些不对,过分的沉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