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八十五章

风染白 Ctrl+D 收藏本站

    第八十五章

    其实人,总是站在这个山头然后仰望另一个山头,再感怀着刚下来的山头。

    “漂亮?”说话的功夫我向那两只小家伙望去,结果差点没晕在那。

    “衣服啊——”

    “喂——你是不是嫉妒了啊,一定是,我女儿太漂亮了所以你嫉妒了。”

    我对他已经无语,只是好好的托起两个小家伙看了看,还是那么懒洋洋的样子,精神状态看起来和我走的时候一样,这家伙果然没有亏待它们。

    “敢情你今天过来不是因为想我啊——”他哼唧唧地说道。

    他走向酒柜,拿了两瓶啤酒。

    我接过酒,仍是一动不动地看着他。

    “什么?”手中的瓶子啪嚓一下掉在了地上。我急忙起身抓住他的脖领,“苏启泽你说清楚,到底谁自杀过?”

    “为什么?为什么她要那样?”我想到上次聚会时,看到苏雨的样子,总觉得有什么不一样,虽然秦素素当天的表现让我心惊,但是最让我心里觉得不安的却是在一旁笑得恬静的苏雨。

    “还能为了什么,不就是因为那个调酒师,长的比女人都漂亮,留下来简直是个祸害。”

    “不是他还能是谁,怎么你也认识他?我说风小染你可得小心些可别也着了他的道。”

    “有什么好说的,就是那家伙要离开小雨,小雨承受不了就割腕了。”他说的语气很轻,仿佛自己是个没事人一般,但是在说这话的时候我却能够清晰地看到苏启泽坚毅的脸上那隐忍的愤怒,也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的手已经在下意识中握成一个拳头,紧紧地……

    苏启泽消沉了会,然后抹了把脸,“她是我从小定下的未婚妻。”

    “家里门当户对,又住在一个地方,年龄相仿,而且那个时候苏雨也喜欢我,就这样定了。”

    我看了一眼灌着酒的苏启泽,想必家里也不一般吧。

    “阿泽我晚上还有事,那就先走了。”

    我一愣,本能地往后退。

    “别动,小染,我只是靠一下,一下就好。”我听的出他嗓音中带着那强抑的痛苦,不由得有些难过。

    他起来,看着我:“谢谢。”

    “小染。”他突然又唤我。

    “你身上好僵硬,连我家那块木头床都不如。”

    “谁让你就这么把儿子女儿往这一扔的,你当我是你保姆啊,切,保姆还有工资领呢,也没看你什么时候给我过红包。”他又恢复了以往那副样子。

    出了门,脸色不禁沉了下来,苏雨竟然是苏启泽曾经的未婚妻,而该死的苏雨这几年竟然给我搞过自杀,她嫌生命太长是么?还是觉得已经活够了?

    就在这时电话铃响了起来,我接过是耀阳徐经理的,说是让我明天过去一趟。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听韩总那意思是要去考察工地。”

    “总之风小姐明天上午九点钟过来一趟吧。”

    “那好,再见。”

    挂了电话,心中一片戚戚然,本来的计划看来又得往后挪,我在心中哀叹,但其实自己知道我真正哀叹的并不是这个。

    弄到接近半夜才弄完,简单洗漱下便爬上了床。

    路上又赶上塞车真是憋屈到了极点。

    女人也许不论什么时候都会注意自己的外表,尤其是在他面前,我不想丢脸,哪怕是一丁点的脸面。

    “徐经理是我,风小染,飞扬的。”

    “那个……我是该去您那还是直接去总裁办公室。”

    我把手机拿开了点,听着那人在电话中像是大话西游里面的唐生一样念咒,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不过嘴里就算听不真切,却仍是要点头应着:“好,好,我知道,您放心,恩,好……谢谢徐经理,恩……那就这样了,我马上就到韩总办公室了,好的再见。”

    重新进入另一个门的时候我的所有精神都开始紧绷起来。

    “小染进去吧,韩总在等着呢。”

    “来了。”

    他看了看表,“迟到了五分钟。”

    他没有说话,而是拿起一旁的公文包,“走吧——”

    “去探查下那块地。”

    看着他坚挺的背影,我跟了出去。

    身体不自然的正襟危坐,让我想到了古代里那些在皇帝面前坐姿端正的朝臣们,

    “在想什么?”韩卫突然开口。

    “你脸上分明写着。”

    但仍是放缓语气,“在想空地的事。”

    “风小姐真尽责,那你就好好想想。”

    车中又恢复了沉静。

    那阵子是我们的爱情病了,无药可治,唯独切断,切断那源源不断而来的心痛,然而现在呢?

    看着身边的男人,我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无懈可击,从容而淡定。

    “到了。”张哥回头说道。

    不知什么时候竟然下了雨,一堆人簇拥过来,几把伞同时撑在韩卫的头上。

    “谢谢。”我点头致意。

    一群人陆陆续续地向场地走去。

    我站在旁边似乎也被抬上了一个层次。

    “那是怎么回事?”韩卫皱着眉指向远处的几家零星散落的住户。

    韩卫脸顿时拉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