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一百五十六章 千帆过尽终归来(1)

风染白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五十六章千帆过尽终归来(1)

    就如同那年的t城,下着经久不散的雨,一直不肯转晴。

    我笑着摇摇头,勉强地告诉她,我只是近乡情怯。

    这次我没有拒绝她的好意。

    一股暖流流入口中,连带着整个身子都跟着暖和起来。

    此时机舱内正放着久石让的《the rain》,软绵和缓地曲子让我想到了那些个慵懒的午后以及孩童时欢笑的面貌。当我再用力去回想的时候,一切记忆又都如同树影婆娑下的剪影,渐渐遁去了具体的形态,只有些许的碎片还不肯散去,在阳光下,一点一点被延伸成黑色的影子。

    我解开安全带,扣上外套的扣子,随着人群往外走去。

    抬头望去,便看到一身火红的秦素素,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变了很多,身上不再是那总是露胸袒背的衣服,耳朵上密密麻麻的耳钉变成了简单的珍珠坠,头发甚至全染回了黑色。还记得当年的她那头显眼的红发总是在阳光下闪着耀眼的光芒。

    最后一次与她通电话是什么时候了?已经记不太清了,只记得她在电话中用着娇嗔的语气埋怨着现在生活的琐碎与无聊。还有她老公对她的诸多管束,像是看管女儿一般。话中的内容是埋怨的,语气却透着娇羞和甜蜜。

    “姐妹儿,我可想死你了——“一抹红影像是火箭一般地冲了过来。

    “走,给你接风去——”一边说着一边接过我手中的行李。

    “你这一去都四年了,也不知道抽空回来看看,大家都很想你,现在这几年t市发展相当的快,走,今晚就带你去见识见识如今这座城市的夜生活。”

    岁月真是奇妙的东西……

    我望过去是一个有啤酒肚的矮个子男人。

    “你穿这些也不嫌冷,多大的人了,竟还像个小孩子似的。”边说边给她套上,又把自己颈项上的围脖拿下来严严实实地围在素素纤细的脖子上。

    “什么风小姐的,那是我死党,我姐妹儿,别叫的这么见外,连带把我的关系都给扯远了。”秦素素显然因为不满意自己被围成个粽子样,正那这事找茬呢。

    “你好。”我礼貌性地伸出手与他握了一下,随即转过身敲了一下素素的头,看着她可爱地吐了吐舌头。实在无法想象都这么大岁数的女人了。竟然突然纯情了起来。仿佛往日里那些事情都不复存在一般,也许它们真的都不曾发生过吧……只是我恍然间做的一个梦,一个叫做奢侈与纠结的梦。

    “上车吧。地方我跟素素都安排好了。”

    没想到当初我并不是十分看好的男人,如今依然用他不是很优的身材为素素撑起了一片艳阳天。

    车里开着暖气,放着一首舒缓的英文歌。歌曲里反复吟唱着那句“just onel last dance”

    下了车,一路随着素素他们进了银都大酒店。

    模样俊朗的迎宾小伙走了过来,态度恭敬地带着我们进了电梯。

    门被拉开,屋里的热闹场面着实吓了我一跳,有些不太适应地向后退了一步。就被一个熊抱热情地拥了过去。

    我感受到男人身上传来的巨大喜悦,不禁也放松了下来,伸出手拍了拍他的后背。

    轻轻蹙起眉,却又有些不禁莞尔,这家伙当了两个孩子的爸爸了怎么还这样,一开口就拿我家的小白和小黑开玩笑。

    “来啊,小染咱们来飙歌……”说着一把拽着我往正中间走去。

    “那是以前吧,这些年早就喜欢上了。咱家那死小子的歌都是我教的。”

    原来,真的……没有什么是一点不变的……

    “我老公和启泽的老婆是同事,听说你要回来就一起过来了。”苏好似是看出我的诧异,率先解释道。

    “是啊,真巧。绕了一圈才发现原来t市竟然这般小,周围的人和事总是在陌生和熟悉之间来回转换。不过——”她顿了下,看着我,眼角带笑,“恭喜你回来。”

    这一晚,我与他们尽情地唱着歌,聊着天,一屋子的人。可谓热闹至极,但其实心里却有些喘不过气的窒闷感。

    “没,可能是飞机坐的时间有些长,有些疲倦而已。”

    “小染,大家都是听说你回来了真心的想聚一聚,你当年走的那般潇洒,但t市却是闹翻了,每天新闻报纸接连不断地播,我们这些朋友更是跌破了眼镜,很多时候我都想问你一句,何苦这般为难自己呢?”说着她紧紧握住我的手,“好在,你现在回来了。今晚就好好玩玩吧。”

    小喜举着一杯酒走了过来,虽然现在她已经是一个可以独当一面的女强人了,却依然在我面前有些拘谨。但她的眼中透着欢喜。

    我笑着接过酒杯任她倒满了酒,然后一口干掉,周围有人起哄,说我风小染还是那般厉害,几年不见,酒量一点没少。

    秦素素连忙鼓掌叫好,大喊道:“这话说的够味儿,简直说到我心坎儿里去了。来干杯干杯——”一时之间包间里热闹非凡。

    “知道了,你先回去吧。”我理解地冲她一笑。

    “我看大家也唱的差不多了,剩下的这几个人换个地方去搓一会儿吧。”素素高声提议道,声音高亢异常带着几分醉意。

    “不行不行,今晚一定得玩得尽兴,房间我都订好了,直接过去就ok,要是玩累了就直接在隔壁单人间睡就行,反正你房子不是还没找好,回去也是找旅馆住。”

    苏启泽难得抿着一张嘴,但那眼神却分明在说,“必须得去,没得商量。”

    “你这是干嘛啊——”秦素素不高兴地嘟着个嘴,红艳艳的嘴唇撇的老高。

    一伙人顿时欢呼着随我走了出去。

    里面的麻将桌已经摆好,几个人纷纷展开了架势。

    我微笑着拿起他扔到桌子中间的红中,轻轻推倒自己手中的三张牌,淡笑地喊了一声,“杠。”

    “抱歉,貌似你早打也没用,我这是起手就抓来的。”我心情颇好地说道。

    话刚落。苏启泽就一个四饼扔了出去。

    “我说你们是不是合伙来砸我的啊。”

    “好吧,好吧,我认了,谁叫这世上唯有女人和小人难养也,是不子航兄——?”说着眨了眨眼看向秦素素身边的江子航也是今天在场除了他之外的唯一男性同胞。

    突然门铃声响了起来,几个人彼此看了一眼。

    他摇了摇头,随即起身去开了门。

    他冲开门的江子航点了点头,然后大步迈了进来,带来一身的冷气。

    “抱歉,来晚了。”他走进来,态度从容,仿佛一切都是那般理所当然,仿佛他只是受邀的众人之一因为路上的交通堵塞或者是临时的事情而耽误了些许时间。

    再一想,这个世界上似乎只要有权优势就行,如果不行,那一定是你的权你的势不够大而已,而并不是权势不行。

    我避开他的目光重新笑着道:“怎么了,来啊,继续——”说着率先搓着牌,发出哗啦哗啦地声音。

    他的眼中深沉的苍郁让我觉得连呼吸都变得沉重。

    “糊了——”素素把牌推倒。

    “那个……不好意思…我肚子有些疼……得先回去了……韩总……您玩我这手牌吧。”说着也不顾大家反对拿着包就跑了出去,临走的时候有些心虚地看了我一眼,便跑的不见了踪影。

    愣了几秒,牌局依然在进行,却早已没了刚刚那种欢乐的氛围。整个气场都有些凝重和莫名的低气压。

    “好了,散了吧,大家都累了。”我看素素一个接一个的哈欠便索性提议道。

    而韩卫,现在t市独一无二的商业龙头,也好脾气地一一接受,嘴角始终挂着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

    进了屋,泡了一个热水澡,洗完之后听到门口似有脚步的声音,凌乱的步伐,答答的皮鞋声皆彰显出来人烦乱的情绪。

    坐在床边,眼神不经意间就会瞥向门口,墙上挂着的钟表一圈转过一圈,在转了整整两圈后门铃声终于响了起来。

    “谁?”

    又停顿了几分钟,直到额前的碎发被一一整理好才伸出手开了门,看了看他,然后向后让了一步。

    “这几年过的……还好吗?”他有些艰涩的开口,说话的时候一双眼紧紧地看着我。

    “那很好……”他似是自嘲地一笑,随即又真的开心地笑了起来。

    “你呢?过的也该不错吧?”我笑着问他,看着他憔悴的脸,期盼着他的回答也是一个肯定句,这样至少再离去之时我的心不会那么痛,因为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人和你呼吸着同样的空气,站在同一片土地上,尽管你看不到也摸不到,但却清晰的知道在某个夜深人静的时刻你与他的心里都静静地怀揣着同一份相思。可能黯然,或许失落。却一直都在。今日如是,此生如是。

    “没有你,我又怎么会好呢……小染。”说着轻轻用额头蹭了蹭我的,像是顽皮的孩子在寻求某种慰藉,心里一下子柔软下来。只是最后我仍旧缓慢却坚持地给他推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