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之衣冠禽兽

64最新章节

依茨2017-3-6 17:47:59Ctrl+D 收藏本站

    第六十三章完结

    而攻击的玄冥二老与几个西域番僧没想到竟然有此成效,均是一喜,同时攻上去。掌风,兵器全都冲着张无忌招呼过去。

    张无忌此时体内阴阳两种内力紊乱,在体内倾轧,经脉很快承受不住,只觉得仿佛要爆裂开来。连眼睛都充血变得通红,仰天长啸一声,内力爆发,将攻上来的招式全都反震回去。阴阳二力碰撞所爆发出来的威力又岂同凡响,就连围在周围的侍卫一时间也是劲风扑面,胸口闷痛,不由自主的后退几步,在内围的更是手中兵器掉落整个人也踉跄着跌倒在地上。

    王保保拭去嘴角的鲜血,有些骇然的看着张无忌,虽然他一直都知道张无忌武功高强,却没想到竟然会达到如此地步。不过,这样征服起来才更有意思,王保保眼里闪过一丝兴奋的光芒。

    张无忌此时低垂着头,本来束起的头发也在刚才内力的喷发中披散开来,慢慢的抬起头,眼睛诡异的通红,冰冷的没有一丝感情,仿佛神祗般俯视着众人。众人对上他的目光同时一凛,只觉仿佛被什么危险的东西给盯住一般,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

    忽然眼前一闪,众人再看,发现张无忌早已不在原地。而同时,几声闷哼响起,原来张无忌只这瞬间竟然把挡在王保保身前的几位红衣番僧一一打倒在地,其余几位高手这时也反应过来,同时朝着张无忌出手。

    王保保心里一悸,对上张无忌冰冷的没有一丝感情的目光,先前还存在的一番绮念全都消失不见。只不过是为了维护世子的面子,才没有向后退去。

    而众侍卫对张无忌的身手也是骇然,但还是训练有素的将王保保围在中间保护。王保保阴沉着脸低声吩咐了身边的侍卫几句,那侍卫低头领命而去。

    张无忌掌法如风,一会儿是刚猛内力,一会儿是阴柔内力,让围攻的几人防不胜防。玄冥二老和几个番僧均是心中奇怪,这小子怎么只这短短时间,武功倒像是翻了一倍不止。本来双方还处于伯仲之间,如今却是抵抗的有些狼狈。

    张无忌人影闪动,在几人之间穿来插去,对几人打在身上的招式毫不抵抗,双手舞动,在几人身上连击几掌,只听场中闷哼声响起,仓啷啷兵器落地声接连响起,随即原本围着张无忌攻击的几人同时向后飞去,狠狠的跌倒在地。

    几人脸色红的发紫,手撑在地上想撑起身子,起到一半却是猛的一口鲜血喷出,脸色苍白如纸的倒了下去。

    众侍卫对上张无忌看过来的目光,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先前玄冥二老几位高手起码每人在张无忌身上击中一掌,只是如今张无忌看起来却一点事都没有,王保保也是心生惧意。

    这时忽然一个声音响起,“无忌……”

    张无忌此时虽然气势凛冽,但体内却因为两股内力的争斗而愈发危险,意识也被冲击的有些模糊不清,所有的攻击都几乎是本能的行为,将体内控制不住的内力发泄出去,同时借助众人攻击在身上的力道将膨胀的内力抵消,减少经脉的负担。

    那声音语气都太过熟悉,几乎是刻印在脑海中,让张无忌混沌的脑袋停顿了一瞬,旁边众人眼前一亮,抓住这一刻全力攻上去,却未料此时张无忌全身内力膨胀,劲道反弹之下,众人顿时被反震出去,摔倒在地,只有玄冥二老等几个高手还勉强站在原地。

    一时间,众人都惊骇的看着头发无风自动的人,一双通红的眼令人心惊。张无忌缓缓转过头,看着被王保保揽着腰的人,眼里有一丝迷惑闪过,“师兄?”

    “无忌,我有了喜欢的人,我要离开你。”那人笑得依旧淡然,唇间却吐出冰冷的话语。

    王保保抬手笑着将“宋青书”的下巴捏住,肆意的吻上去,那人双手环上王保保的脖子回应着。

    张无忌眼神愈发红的厉害,仿佛血一样的颜色。阁楼上那一眼,心神失守,虽然很快反应过来,但终归在心里留下一道裂缝。接着又因为两种内力的倾轧,而整个人都处于极度危险的状态。

    如今眼前的这幅画面更是直接撞进张无忌内心深处最害怕的东西,一直以来,他和宋青书的感情都是由他半强迫的开始,由他主动的靠近,而宋青书却从来都没有明确的表示过喜欢他。

    自从宋青书知道他利用蛊虫怀孕的事之后,虽然后来表面上恢复了以往的关系,但张无忌能感觉得到,宋青书淡然的笑容下隐藏的疏离,那个时候两人会恢复常态更多的是因为蛊虫需要精|液,因为孩子。

    而在宋青书生下孩子之后的这几个月,两人都未发生过关系,这一切让张无忌内心的不安达到了顶点。加上今日阁楼的一眼,体内内力的不稳定,让张无忌如今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只觉脑中轰然一响,仿佛有什么东西彻底爆发出来。

    眼中杀意乍起,强烈的罡气在场中爆发开来,如狂风般肆虐而开,挡住去路的侍卫瞬间向后飞去,张无忌一步一步的向后退去,内力凝聚掌心挥开,周围的侍卫顿时被强烈的罡风击的摔倒在地,口吐鲜血。

    王保保此时也是神色凝重,在周围侍卫的护卫下向后退去。玄冥二老几人见张无忌此时的状态,知道敌不过,加上对刚才的交手心有余悸,此时更是不想上去送死。这些人都只不过是为了钱财等外物才投靠汝阳王府,其实对王府的衷心还比不上那些低等的侍卫,如今的状况首先想到的自然是保命要紧,又有谁会真的不顾性命与张无忌相斗呢。

    王保保冷眼看着几人的动作,他心里自是清楚这些人的想法,但也没有办法。对上张无忌猩红的布满杀意的眼睛,王保保心里一紧,忽然有些后悔起来。满满的危机感升起,在侍卫的护卫想迅速的向后退去。

    见小王爷危险,在屋顶上手拿弓箭的侍卫纷纷松开手,瞬间无数箭镞密如急雨,朝着张无忌射来。张无忌眼里双手圆转,身形闪动,避过大部分箭镞,同时将抓在手中的羽箭反射回去,顿时一片惨叫响起,屋顶上的人纷纷滚落下来。

    张无忌手挥出之后并未停留,脚尖在地上轻轻一点,直接向着被众侍卫护在中间的王保保而去。众人只觉眼前一闪,然后本围绕在王保保周身的侍卫纷纷向外射去,摔倒在地。

    张无忌单手掐住王保保的脖子,直到他脸色涨得通红,才看向站在旁边冷冷看着的“师兄”,神色柔和下来,猩红的眼中隐隐有着一丝期盼,“师兄,你喜欢我吗?”

    “宋青书”视线冰冷的看过来,毫不犹豫的说道:“不喜欢,我讨厌你。”

    张无忌只觉心里一痛,喉间一甜,一口鲜血喷出来,体内本就强自压制的内力瞬间爆发开来,真气四窜,掐在王保保脖子上的手不由自主的松开,整个人跪倒在地。

    众人对张无忌还心有余悸,见他如此,但还是无人敢攻上前去。从死亡的阴影中缓过神来的王保保见状大怒,“愣着干什么,把他给我抓起来。”

    那些忠于王府的侍卫听见小王爷的命令,只得握紧长矛向着张无忌攻去。张无忌手忽然抬起,抓住那几柄武器,内劲吞吐,几人只觉手臂一麻,不由自主的松开手,接着胸口一阵剧痛,却原来是本还握在自己手中的武器已经穿胸而过。

    本还想上前的众人顿时惊惧的后退几步,看着单腿跪在地上的人慢慢的站起身来,眼神已经由猩红恢复了清明,忽的仰天长笑几声,笑声悲凉,两行清泪落下来。

    长啸一声,张无忌腾身而起,几个跳跃已消失不见。

    众人见魔头离去,心里松了口气,忽然眼前寒光一闪,只听得一声闷哼,随后几声惊叫响起,一个身影缓缓的倒下,喉间赫然插着一支羽箭,猩红的鲜血缓缓的流出来。王保保手捂住喉咙,嘴巴微张想说什么,终究还是说不出来,眼睛大睁的倒了下去。

    侍卫顿时惊叫起来,有人忙着去叫大夫,有人忙着忙着去通知汝阳王,一片混乱。本站在王保保身边的“宋青书”趁着混乱之际慢慢后退。

    就在这时,一阵刀剑兵器相交混合着惨叫声响起,随即有人叫起来,“有反贼攻进来了。”

    只这瞬间,已经有高手跃过围墙冲了进来,府内的侍卫训练有素的拿起兵器攻击起来。玄冥二老等几个高手只是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小王爷,稍一迟疑随即转身就向着外面逃去。

    宋青书是第一批冲进来的人,视线扫过,没有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心里一紧。先前留在大都的人听见汝阳王府的长啸声,认出是教主的声音,知道形势不好,发了信号弹。本就因为张无忌多日没有消息而担心的众人没有停顿直接冲进了大都。

    宋青书视线触到倒在地上的王保保,只是停顿了一瞬就移开。长剑划过,剑芒四起,磅礴的剑气瞬间化作数百道白光,周围的侍卫纷纷摔倒出去,身上鲜血迸出。

    眼神一凝,宋青书身形腾起,几个起跃,在走廊拐角处拦住一个身穿青色衣衫的人影。在看到那人面容的一瞬间,宋青书眼神猛的凌厉起来,冰冷的吐出两个字,“卫壁。”

    宋青书不知道为什么本应呆在光明顶的卫壁此时会出现在汝阳王府,但看着卫壁这一身几乎与自己有九成像的打扮,他常穿的青色长袍,腰间悬挂的白色玉佩,头上束发的玉簪,甚至连发梢的长度都几乎一样,还有那张本来只有六成像的脸经过修饰之后居然达到了九成。就连宋青书自己看了,都有些恍惚。

    见到卫壁,宋青书心里的预感越发不好,握剑的手收紧,冷冷的看着他,“无忌呢?”

    卫壁嘴角扬起一个淡淡的弧度,眼角微弯,与宋青书平时笑起来几乎一模一样,眼神温和的道:“张无忌受伤了呢,我怎么知道他去了哪里呢?”

    宋青书看着那笑容,只觉一股寒气从心底升起,剑尖抵上卫壁的喉咙,声音冰寒的道:“发生了什么事?”

    卫壁脸上淡然的笑容忽然散去,眼里是毫不掩饰的厌恶憎恨,仿佛喉间抵着的剑不存在般,声音也不再是佯装的与宋青书相像的声音,而是有些尖锐的、清冷的。

    “宋青书,你知道吗?我一直很讨厌你。”卫壁厌恶的看着宋青书,声音带着一丝颤抖,却不是害怕,而是愤怒。

    宋青书只是看着他,卫壁从来就不是他认可的人,所以他的厌恶宋青书没有任何感觉。

    卫壁却被他的眼神触怒了,道:“我最恨的就是你这种淡然的样子,明明那么轻易的就得到了张无忌的爱,却总是这样表现的毫不在意。”

    卫壁眼神冷下来,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所以,我帮你拒绝了张无忌。”

    宋青书拿着剑的手一抖,卫壁雪白的颈间一抹嫣红流下来,不过卫壁却哈哈大笑起来,看着宋青书闪着寒光的眼睛,“你也会心痛吗?”

    卫壁忽的抬高声音,“就是因为你,因为这张与你相像的脸,你知道我受了多少苦吗?”

    卫壁眼神有些迷离,“我本也是大家公子,从小也是锦衣玉食,修习家传武学,师妹和表妹都喜欢我,那时我还在考虑到底要娶哪一个女子为妻。可是……”

    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卫壁的脸色都有些扭曲了起来,手指着宋青书,声音有些诡异的平静,“都是因为你,因为这张脸,我被带回了七王府。”

    惨然一笑,眼角滑下一行泪珠,“你知道被一个自己不喜欢的男子压在身下是什么感觉吗?你知道被扔给别人毫不怜惜的□是什么感觉吗?你知道明明是抱着你却叫着另一个人的名字的感觉吗?”

    卫壁越说声音越大,眼里也越来越愤恨,几乎恨不得能把宋青书碎尸万段,深吸一口气,“所以,我恨你。扎牙笃死了,省的我花费力气。但是还有你,我知道杀不了你,但我要让你尝尝痛苦的感觉。”

    冷笑一声,卫壁冷冷的道:“刚才张无忌可是把我当做你了呢,都吐血了。”

    宋青书剑尖颤动,卫壁颈间的血迹越来越多,他却仿若不觉,继续道:“男人生孩子的滋味怎么样?那育子蛊还是我找来的呢。”

    宋青书冷厉的看着他,“无忌往哪个方向去了?”

    卫壁忽然笑起来,眼里都是嘲笑,“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吗?我就是要看你痛苦,你越痛苦我就越开心。”

    “大哥。”穿着一身黑色劲装的周辰走了过来,皱眉看着形若癫狂的卫壁。

    “把他带回去关起来。”宋青书冷冷的说了一句,直接冲进打斗中央,抓了几个侍卫问话,不答的直接杀死,总算从几个人最终问到张无忌离开的方向。宋青书没有停留,只和周辰等人说了一声,就追着那个方向而去。

    此时整个蒙古大都都陷在争斗之中,这次不仅宋青书等人来了,而且在这段时间当中,明教的弟子也全都向大都涌来,其余几大门派也在,还有一些小帮小派也在与蒙古人厮杀,一片混乱,到处是厮杀声。

    宋青书一路杀出城,随手从一个蒙古兵手中抢了一匹马,向前驰去。

    当天谢逊被发现藏在七王府的一个地牢中,虽受了一些刑,但好在并无大碍,还直接冲进战斗圈中杀起来。

    一个月后,元兵彻底溃败,蒙古皇帝被杀死,由明教建立新皇朝,国号“明”,尊教主张无忌为帝,明教弟子化为朝廷侍卫。只是让天下百姓奇怪的是,新朝建立之后一直没有举行登基大典。

    而在一个简陋的茶馆里,一个身穿青衣的男子低垂着头听着众人的议论声,嘴角有些苦涩,将碗中的水喝干,放了几个铜板在桌子上,起身离开。

    看着路边百姓带着欢快的笑脸,宋青书有些恍惚,驱除了鞑虏,大家暂时的过上了安稳的生活。可是,那个最重要的人却不见了。

    这一个月,他走了许多地方,却依然没有得到张无忌的任何消息,明教和武当派那边也没有传来消息。

    有时候想到上一辈子的情景,那些原本应该记忆深刻的人和事都已经变得模糊,虚幻起来。取而代之的是另一个身影,从小小的孩子一点一点成长为优秀的青年,就连那些细微的事情都在脑中回转。

    初见面时双颊被打的通红眼神却依然倔强的身影,软软的带着依赖的声音,成长的努力,相拥着掉下山崖时那惊喜的眼神,寒毒发作时细心的照顾,一直全心的信任,还有后来床第之间的热情和霸道……

    宋青书眨去眼里不自觉泛起的雾气,吸了一口气,牵着马慢慢的向前走去。

    又过了几日,宋青书经过一座庄园,忽然觉得有些熟悉,来到庄园大门处,看到上面写着“朱武连环山庄”几个大字,心头一动,这里,距离那个无名谷不远。

    “看什么看,还不走?”一个穿着粗布衫的壮仆大声道。

    当年因为卫壁被扎牙笃收入□,朱武连环山庄从中得到了许多好处,这些年也壮大了很多,在这附近一带几乎无人敢惹,一向嚣张惯了。加上宋青书一身白袍,身上也没带什么贵重的东西,加上因为思索而显得有些呆愣,自然就让那守门的仆人以为又是一个羡慕山庄富贵的人,也就没什么好脸色。

    宋青书此时却是因为脑中闪过的念头而有些激动,没有计较那仆人的无礼,直接转身就朝着无名谷的方向而去。

    “土包子。”那仆人骂了一句,但再看,却空无一人,顿时惊骇的后退几步坐倒在地上。

    宋青书顺着当年出来的那条路进入山谷中,这山谷一点没变,奇花异草,动物安然悠闲的活动着,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

    想到那几年相依为命的日子,宋青书嘴角微微上扬,因为寻找不到张无忌而焦躁的内心平静下来,眼神坚定的向前走去。

    忽然一个东西直扑过来,宋青书翻掌拍去,却忽然听到一声吱吱的叫声,脸色微变,把掌风转向一旁,同时身上已经攀附了一只猴子。

    宋青书神情柔和下来,把抓住衣服的爪子拿下来,摸了摸它的头,继续向前走去。这只猴子是以前经常跟着那只大白猿一起的小猴子,那时候还经常会送野果给他和张无忌。

    继续向着以前两人常住的山洞走去,小猴子跟前跟后的跑动着,宋青书脚步忽然停下,看着坐在坐在洞口的黑衣男子,声音有些颤抖的叫道:“无忌……”

    男子缓缓的转过头来,漆黑深邃的眼睛注视着宋青书,站起身来,脸上却是宋青书所不熟悉的陌生和疏离。

    宋青书脸上激动的神情渐渐散去,有些不安的叫了一声,“无忌,你怎么了?”

    男子眼神有些困惑,随即脸上满是挣扎,但很快眼神恢复清明,神情也柔和下来,眼里是宋青书熟悉的情意,微笑的看着他。

    “师兄,你来啦。”

    宋青书眼睛一酸,一滴泪忽的落了下来,嘴角上扬,看着张无忌一步一步的向着自己走来。

    阳光暖暖的洒下来,纵风景如画,也不及你一句话。

    作者有话要说:o(n_n)o~完结了,后面部分写的比较慢,而且老是断更,跟大家说声抱歉~~大概还有几章番外~~另外,有人要定制么?举起手来看看~~让我先准备准备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