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之衣冠禽兽

63最新章节

依茨2017-3-6 17:47:55Ctrl+D 收藏本站

    第六十二章突变

    见张无忌如此做法,众人都知道他根本就没把赵敏放在眼里,站在屋顶上本欲放箭的侍卫也心有忌惮,拉开的弓又收了回去。

    张无忌没看众人的表情,脚步未停,考虑到此处距离王府外门实在是有点远,脑中一转,运起轻功直接飞向屋顶,扫落一干准备拦截的侍卫,直接沿着屋顶向外跑去。那些侍卫投鼠忌器之下,根本就不敢朝着张无忌放箭。

    脚下急速奔驰,其中守卫王府的高手不断的上前拦截,张无忌直接就把赵敏当武器使用,遇到刀剑相向,直接就把赵敏迎上去,待对方不得不转换招式之时,趁机攻击,直接将对方击中,继续向前。

    张无忌轻功高绝,很快就跑到了王府高墙边,直接纵身一跃,向着外面跳去。身在空中,忽然从左右两个方向传来迫人的劲风,张无忌身在半空,无处借力,一掌拍向左边,同时为了不让另一人近身,不得不把赵敏扔向另一边。

    与左边之人对了一掌,张无忌后继无力,只得落下递来,那对掌之人却是后退几步,快速的走到另一人身边。

    这两个人张无忌熟悉的很,正是王保保身边的两大高手玄冥二老。那鹿杖客手环在赵敏腰上,低声道:“郡主,得罪了。”手指在她身上几处连点,随后收手退后。

    赵敏闷哼一声,冷冷的看了一眼看向张无忌的鹿杖客,刚才解穴之时,这鹿杖客居然敢装作无意的碰到自己的胸部,早听闻这家伙好色,没想到居然敢把主意打到自己身上。莫不是以为自己失宠了,连这等小人都敢来踩一脚。

    不过赵敏也知道此时不宜与玄冥二老闹翻,压下怒气,带着恨意的看向张无忌,道:“玄冥两位长老,给我把张无忌杀了。”

    张无忌站在原地,只不过这一耽搁,已经被人围了起来,高墙上密密麻麻的站着拉满弓箭的侍卫,周围也是密密麻麻的侍卫,先前那五个红衣番僧也瞪着一双大眼看着张无忌。

    张无忌冷静的站着,双脚微分,手自然的下垂着,虽普通,但却是一副可攻可守的状态。而周围的那些人也没有攻击,不过很快,张无忌就知道这些人等的是什么了。

    手持长矛的侍卫快速的分出一条小路来,出现的是一个锦衣华服的男子,剑眉星目,眼眶微微下陷,挺直的鼻子,略薄的唇,英俊的脸上还挂着爽朗的笑容,龙行虎步的走过来。

    这人自然就是汝阳王府的世子王保保,有些玩味的看着张无忌,手摸了摸下巴,道:“没想到你穿女装倒是挺好看的,不过可惜的是我竟然没认出来,那天在街上……另外一个人是宋青书吧,没想到你们之间竟然是你在下方……”

    站在后面的赵敏听见王保保的话越来越诡异,轻咳了一声提醒现在的状况。

    “如果不是当日宋青书说你有孕,也许我就不会这么久都没来看你,也不会到现在才发现。”王保保略有些遗憾的道,不过随即又笑起来,“不过现在也不晚。”

    张无忌垂下眼,没有说话,只是在思考着如何离开,看现在的架势,只怕高墙外面也是高手林立,有些麻烦。

    王保保也不在意张无忌不说话,继续微笑道:“你是来找金毛狮王的吧,不过应该没找到。”

    见张无忌终于看过来,王保保脸上笑容更大,摆了摆手,道:“不过你放心,你义父很好。”

    “他在哪里?”张无忌冷声道。

    王保保笑眯眯的道:“如果你答应做我的人,你的义父自然也就是我的义父,我自然会保他安然无恙。”

    张无忌视线冷冽,眼睛微眯,一缕杀意闪过。

    一旁的赵敏听见这话马上跳出来反对,“不行,哥,他害死了我儿子,你竟然想放过他,快杀了他,将他碎尸万段。”

    张无忌听见这话心里倒是有些惊讶,他本来对赵敏先前不顾生死有些奇怪,却没想原来当初赵敏怀里的孩子竟然没了吗?

    王保保微皱眉,脸上闪过一丝不耐烦的神色,这个妹妹以前看着挺可爱挺聪明的,最近却越来越胡搅蛮缠了。

    原来当日赵敏随王保保回到大都之后,果然七王爷听闻扎牙笃的死讯怒气大发,没有意外的迁怒于王保保兄妹两人,不过在听到赵敏怀孕之时,七王爷高兴的把她带回王府养胎,并且也没再和王保保计较。

    只是回王府没多久,赵敏的孩子就忽然没了。赵敏的脾气又岂是肯吃亏的,不顾体虚将七王府闹了个天翻地覆,甚至还把七王府一个怀孕的侍妾给活活打死了。而这也让七王爷对赵敏失去了耐心,将她赶回了汝阳王府。同时,两家的关系彻底破裂。

    失去了儿子,又被赶出七王府,赵敏的脾气越发古怪,易燥易怒,服侍的下人稍有差池便是一顿鞭打,就连本对她多有疼爱的汝阳王和王保保也有些不悦。

    “敏敏,当日张教主放你离开之时,你和孩子都是完好的。”王保保压下不耐烦,勉强说了几句。

    赵敏从小是王妃所出,嫡出的小郡主,自幼聪明伶俐,受尽宠爱,又有谁敢给她脸色看,那些王府内眷之间的阴暗争斗,更是从未接触过。她从小习武,后来更是掌管汝阳王手下招来的武林高手,行事之间更像男子。

    她性格好强,嫁入七王府之后不受扎牙笃宠爱,不久便和王保保一起前往冰火岛,之后扎牙笃死亡,她独自回到王府。不查之下被人在饭食之中下药,失去了孩子。

    这个时代的女子,被赶回娘家总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虽然并没有人当着她的面说什么,不过赵敏却总是觉得每个人都在嘲笑她,她本是极度骄傲之人,如今落得这般境地,性情越发偏激,对下人动辄打骂,与以前那个性格爽朗的郡主简直是两个人。

    赵敏当然不会认为张无忌是无辜的,在她心里,若不是张无忌杀死了扎牙笃,也许自己的孩子就不会死。其实,这也是性格偏激之人的想法,会把错误迁怒到任何一个有关的人头上,甚至在她内心深处,更恨汝阳王和王保保,若不是他们逼她嫁给扎牙笃,她又怎么会落得如此境地。

    只不过是因为这两人是她的父亲和兄长,所以只能把恨意压在心底。而先前被张无忌挟持,让赵敏想起了以前在张无忌手里受到的侮辱,若是不张无忌和宋青书横空出现,也许中原武林早已是囊中之物,她自己又怎么会落得如此境地。

    被挟持的愤怒,让赵敏心底的恨意全部倾泻出来,甚至不顾生死也要将张无忌留下,若不是被张无忌点住了穴道,只怕她会主动迎上武器求死,从而让张无忌失去自己这个依仗。即使是死,也要拖着张无忌下地狱,这就是赵敏心底疯狂的想法。

    所以在听到王保保想留下张无忌之时,赵敏顿时不干,愤怒的道:“反正我不管,给我杀了他。”

    王保保眉头紧皱,越发觉得这个妹妹没救了。挥了挥手,鹿杖客已点住了赵敏的穴道,赵敏顿时只能愤怒的看着王保保,眼睛都快喷出火来。

    “把郡主待下去好好休息。”王保保淡淡的道。

    很快就上来几个侍女,背起赵敏就离开了。

    王保保看向不发一语的张无忌,道:“张教主,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我蒙古皇帝威加四海,张教主若能效顺,皇上定会颁下殊封,就是你明教也能获得荣宠,甚至只要你提出来,不过分的我蒙古皇帝都可以答应你,到时候你义父自然无恙,张教主意下如何?”

    张无忌冷冷的看着他,“我义父在哪里?”

    王保保依旧微笑,道:“既然张教主不能下决心,那么再让张教主看一个人如何?”

    随着王保保清脆的双手互激声响起,距离此处不远的一座内院阁楼上,忽然一扇窗户打开,同时一个粗矿的声音响起,“张无忌,你看看这是谁?”

    张无忌视线转过去,站在窗户边的是一个光头番僧,光着膀子,见张无忌看过去,那番僧嘿嘿一笑,转过身去,很快就将一个人上半身推出窗户,那是一个张无忌无比熟悉的身影。

    青年头发散乱的披着,紧皱着眉,脸上满是痛苦的神色,嘴唇红肿带有血迹,清秀的脸上竟然洒着**的白浊,露出窗户的上半身,莹白如玉布满一个个青紫红痕。这副受虐的模样让人一看就知道发生了什么,那番僧一拉青年的头发,不顾青年的挣扎直接对着那张饱受摧残的唇啃上去。

    张无忌气息一阵混乱,原本冷冽的眼神几欲喷出火来,虽然很快就察觉出不对,不过只这一瞬间对于一直谋划着的王保保等人来说已经足够了。

    几道强劲的气息同时对着张无忌扑去,张无忌心神还在那阁楼上与宋青书相像之人身上,虽很快察觉到那阁楼之上根本就不是师兄,但先前的心神失守却是让他的防守出现了破绽,措手不及,虽身形尽量闪避,但还是中了两掌,不过对方同时也被他击中几人。

    一掌是西域番僧的阳刚内力,一掌是鹤笔翁的玄冥阴神掌阴毒内力,这两掌无论是哪一种功夫都是厉害的武功,当年宋青书与张无忌只不过是单中了玄冥神掌,就已经连张三丰都没有办法,可见其的厉害了。

    张无忌自修习九阳真经之后,就不惧玄冥神掌的阴寒内力了。只是此时的张无忌因为修习九阴真经体内同时还存在着另一种阴寒内力,当初因为不能成功的阴阳转换,张三丰曾叮嘱过让张无忌停止修炼。

    只不过张三丰没有想到的是,张无忌非但没有停止练习九阴真经,反倒越发的努力。导致体内的阴寒内力越来越强大,甚至隐隐与九阳内力达到了平衡状态,却还是没有成功的完成太极圆图,达到互相转化圆转自如的境界。不过是在张无忌强大的控制下,维持表面的平静罢了。

    张无忌自幼在武艺一路上可谓一帆风顺,几乎没遇到什么挫折,便是九阳真经也是进步飞快,后来遇到乾坤大挪移心法,更是直接练到第七层。这些,也造成了张无忌在武道上自信不服输的性格,在九阴真经的问题上哪里肯乖乖听话。

    更何况因为这些年宋青书的教导,也养成了他强硬的作风,加上一直以来与宋青书的相处,就是由他强硬的开始。这些也让他心里认定,只有变得更强,才能把师兄留在他身边。即使是后来宋青书生了孩子,这个想法也没有改变。

    不得不说那阁楼之上的人与宋青书几乎有九成像,与张无忌的距离,加上那人所处的情景,还有脸上的那些白浊,让张无忌并没有第一时间分辨出来。虽然他马上反应过来,不过早在一边的谋划了许久的王保保等人又岂会放过这难得的机会,

    本就因为先前看到的那幕情景而心神震动,体内强自压制的两股内力隐隐有些不安分,接下来又中了一阳一阴两掌,更是将体内不稳定的状态彻底打破,张无忌顿时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