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之衣冠禽兽

62最新章节

依茨2017-3-6 17:47:50Ctrl+D 收藏本站

    第六十一章汝阳王府

    此时虽距离城门不远,但附近官兵实在太多,加上王保保带来的高手,若是展露武功只怕情势会更加恶劣。而且这几日城门开的很小,只怕王保保一声令下,马上就会关闭,到时候只能跃上这几丈高的城墙,身在空中就会活生生的成为箭靶,无处着力之下更加不妙。

    韦一笑慌乱的朝着王保保躬身,颤抖着声音道:“不知我这儿媳妇犯了什么事?请公子大人大量饶了他吧。”

    那侍卫一脚将韦一笑踢到一边,抓着张无忌的手就拖向王保保。张无忌自然是如一般女子那般反应,手脚无力的推拒,惊恐的朝着自己的相公求救。

    在那侍卫朝着张无忌走来的时候,张无忌低低的说了一个字“装”。所以才会有韦一笑上前说话,并且不反抗的被侍卫踢到一边。

    宋青书虽不知道张无忌到底要做什么,但此时还是扮演好自己的角色,跑上前抱住自家娘子的双腿,悲声求道:“大人,求求你放过我家娘子吧,她怀了我的孩子,我们家一脉单传啊,你发发慈悲饶了我们吧。”

    张无忌听着师兄的话,嘴角忍不住抽了抽,不过面上却还是一副悲伤的模样求救,没有露出丝毫破绽。

    那侍卫不耐烦的一脚将宋青书踢开,朝着站立在城墙边的守门侍卫吼道:“还不把这两个碍事的给我扔出城去。”

    很快就过来几个守门侍卫,拖起地上的韦一笑与宋青书就向城外走去,而那个侍卫则把张无忌扔在马上,跟上王保保的马离去。周围的路人都低着头,唯恐一个不甚波及到自己头上,只是在心里为那一家三口叹息。在这乱世之中,这等事情众人早就看的麻木了,又有谁会冲上去送死呢。

    韦一笑与宋青书两人被扔出城后,也没多停留,直接就回到明教分坛,把这几日的事情交代清楚。殷天正扯了扯自己的花白胡子,“无忌这孩子是想将计就计,混入虎穴啊。”

    众人心里均明白,虽有些担忧,但想到张无忌如今的武功,也就放下心来。

    而另一边,张无忌被王保保的人带回府之后,并没有马上对他做什么,只是随意的让人安排在一个小院中。这汝阳王府的守卫很森严,而且极有纪律。张无忌不被允许出小院,每天只有几个仆人按时送来饭菜热水等东西,并没有其他人来访。

    每晚趁着天黑,张无忌便小心翼翼的在府内探寻,连地牢都进去过,却还是没有发现任何踪迹。甚至还曾抓住几个身份比较高的进行拷问,却还是没有得到任何线索,反倒是让王府内越发的警戒起来。

    一连几日都没有任何发现,张无忌准备只待天一黑,就回去与师兄他们汇合。

    正盘起双腿坐在床上打坐,忽然外面院门吱呀一响,然后脚步声响起,没多久,门砰的被一脚踢开。张无忌早把腿放下坐好,缩在床上看着进来的人。

    少妇身穿锦衣,颈垂珠链,明眸皓齿,英气中带着一丝妩媚,正是赵敏。赵敏神色有些憔悴,眼下有着淡淡的青影,眉宇间带着烦躁,看来这段时间她过的不好。那侍女把室内最好的椅子搬过来,赵敏坐下,带着淡淡的倨傲扫视着张无忌。

    张无忌低垂着头,沉思着也许可以从赵敏手中话来,只不过这样一来,少不得就要打草惊蛇了。

    “听说你和张无忌那个贱人长的像,抬起头来让我看看。”赵敏清脆的声音响起。

    张无忌依言抬起头,视线有些躲闪不敢直视。赵敏盯着那张黑黑的脸,仿佛眼前出现的是另一张脸,恨意一闪而过,起身向张无忌走来。

    张无忌垂下头,眼里亮光一闪而过。赵敏走近,伸手准备挑起张无忌的下巴。张无忌忽然伸手,扣住赵敏手腕,内劲吐出,赵敏只觉手一麻,浑身酸麻,下一刻,背心要害处已到了张无忌手中。

    赵敏大惊,直视着张无忌近在咫尺的深邃瞳孔,那里面哪还有刚才的躲闪,冰冷的没有一丝感情,这才恍然这哪里是和张无忌长得像,根本就是张无忌本人。

    张无忌倾身靠近,在她耳边冷声道:“让她们都出去。”

    “郡主,你怎么了?”这时后面的几个侍女察觉不对,担忧的问道。

    赵敏咬了咬唇,“我没事,你们先出去,我有话和她说。”

    那几个侍女虽心里担忧,但碍于赵敏的威严,还是依言退了出去,顺便把门关上。

    “真是没想到,堂堂明教教主居然扮成女子,莫不是宋青书喜欢上女人,所以张教主为了争宠打扮成这样。”虽知道此时性命掌控在对方手中,但赵敏还是恶意的讽刺道。

    张无忌对她的话只当听不见,他和师兄的感情又岂是别人能明白的。扣住赵敏手腕的力道加大,冷冷的问道:“金毛狮王在哪里?”

    赵敏闷哼一声,眼神恼怒中带着惧意的看着他,但听见张无忌的问话,又变得得意起来,有恃无恐的道:“你赶紧放了我,不然只怕你永远见不到你义父了。”

    张无忌冷哼一声,点了赵敏的穴道,把人扔在床上,向床上的人伸手。赵敏脸涨红的看着他,但身体却动弹不得,有些慌乱的叫道:“你想干什么?”

    张无忌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手迅速的在她身上的几个大穴点过,然后站在旁边。赵敏脸色一变,只觉仿佛蚂蚁在啃噬骨髓般,四肢又胀又痛还带着些许麻,若不是身体无法动弹,真恨不得使劲的挠着皮肤。

    额角渗出汗然后从鬓角滑落,身体颤抖着,赵敏眨了眨滑落进眼里的汗,眼神先是愤恨,然后随着身体越来越难受,变成了恐惧,哀求。

    “知道我义父的下落吗?”张无忌俯视着她。

    赵敏穴道被点,说不出话来,只能勉强眨了眨眼睛。

    张无忌手在她身上拂过,“说吧。”

    赵敏喘了口气,从刚才的痛苦中缓过来,张嘴道:“你义父金毛狮王就在……有刺客,快……”

    说到一半,赵敏忽然大声叫道,张无忌没想到一向惜命的赵敏此时居然会如此做,一时不查,等重新点住穴道的时候外面门已经被从外面踢开来,看到两人的情况,那几个侍女顿时尖叫起来,然后迅速的从各个方向都有许多脚步声不停的向这边赶来。

    赵敏躺在床上不能动弹,也不能说话,眼里却散发出愉悦的光芒,眼底满满的都是恨意。张无忌毫不怜惜的拎起赵敏向外面走去。只这短短的功夫,外面已经有几个身披大红袈裟的番僧站着,太阳穴处微微鼓起,正是西域内功达到顶点的状态,而在这些高手后面,一排排的侍卫手持长矛整齐的站立着,旁边的屋顶上,是一排排的弓箭手。

    这汝阳王不愧是掌管蒙古兵马的大元帅,就连府内都治理的如此有纪律,能在短短的时间就将他的退路给封掉,还整齐有序,果然不凡。

    张无忌扫了一眼,将赵敏挡在身前,向前走去。那五个番僧上前一步,拦住张无忌的去路,沉声道:“站住,将郡主放开。”

    张无忌仿若没有听到,一步一步的向前走去,那五名红衣番僧怒哼一声,手持戒刀,将张无忌围住,戒刀齐朝着他身上砍去。

    张无忌不闪不避,直接将赵敏的身体向攻来的戒刀凑上去。赵敏身为王府的小郡主,本就是在这些番僧的保护范围之内,如今又在众目睽睽之下,如何敢向她动手,顿时大惊,将招式堪堪收了回去。

    张无忌趁这几个番僧收招的机会,飞身而起,双腿向着几人踢去。那几名番僧收招仓促,新招未起,加上张无忌用上了十成劲力,那番僧也是知道厉害,不敢力敌,只能后退。只可惜西域番僧一向以力量为主,在身法上实在是不擅长,更别说如张无忌这般轻功绝顶了。

    只见身影闪过,那几名番僧先后踉跄着后退几步,一口鲜血喷洒而出,面色惨白如纸,显然是受了严重的内伤。

    王保保手下除了有玄冥二老两位高手之外,还另有十八名武功了得的番僧,号称“十八金刚”,分为五刀、五剑、四杖、四钹。这无名番僧正是其中的“五刀金刚”,单打独斗的武功算不得厉害,但若联手攻击,攻守相助,则攻击力倍增。

    也幸好张无忌并未自大,而是先利用赵敏把对方的攻击打乱,然后又趁对方尚未联合起来攻击,这才快速的将几人打败。若是被围困住,虽说不至于被几人抓住,但要将几人击败还是需要耗费一点时间,只怕到时候就越来越麻烦了。

    那些站在后面的只是普通侍卫,见平日里武功高强的几个番僧都被打扮,不由的露出惧意,但即使如此,还是站立在原地,手中的长矛对准张无忌。

    张无忌冷冷的看过去,直接把赵敏当做武器使用,一抡一转,将几个侍卫打到在地,其余人哪里预料到张无忌竟会如此做,顿时纷纷后退,怒目而视。

    赵敏身为蒙古第一美女,又是汝阳王的爱女,加上聪明能干,自是有无数人爱慕。这些侍卫身份低微,平日对赵敏素来敬爱,此时见尊贵的郡主被如此对待,均对张无忌恨得咬牙切齿。

    作者有话要说:嗯,放心,张无忌没这么容易跑掉,嘿嘿~~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