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之衣冠禽兽

61最新章节

依茨2017-3-6 17:47:46Ctrl+D 收藏本站

    第六十章小虫

    宋青书对嫩嫩的小包子表现出极大的兴趣,不时的用手指戳戳柔嫩的小脸蛋,或者把小孩握成拳头的手包住。当然,有时候在睡梦中被打扰的很不爽的小孩会大声的哭出来,声音响亮的很。而这时候宋青书就会摸摸鼻子避到一边,讪讪的看着母亲很快的冲进来,熟练的哄着孩子。

    至于张无忌,注意力几乎全都宋青书身上,对于他把小孩惹哭没有任何意见,平日里甚至都很少看小包子。等到宋青书发现张无忌似乎不待见小孩之后,顿时不悦的道:“你不喜欢我儿子?”

    张无忌蹲在他面前,握着他的双手,沉默了一会,道:“不是,我只是怪自己,让你承受这种痛苦,也让我差点失去你。”

    宋青书想到当日生产之时的痛苦,脸色也变得不好,但看见张无忌眼底的神色,知道他也不好受,把人扶起坐在一边,头轻轻的靠在他肩上,只是柔声说了一句,“他是我们的孩子。”

    张无忌将师兄揽在怀里,听见他的话,眼神渐渐变得柔和,低低的应了一声。

    之后,大概是想通了,或者是被宋青书的话触到了心里的柔软,张无忌就变成了全职奶爸,把孩子从宋母那边抱了过来,放在床边的小摇床内。从喂小孩喝奶,到换尿裤什么的全都自己着手,虽然一开始有些手忙脚乱,不过在宋母的指点之下终于是可以熟练快速的处理了。

    而宋青书则每日里逗逗小孩,到了三个月的时候小孩会咯咯的笑,嘴里有时候也咿咿呀呀的不知道说什么,让宋青书兴致更高。张无忌则陪在旁边看他逗得不亦乐乎,在小孩哭的时候负责把小孩哄住。

    就这样天气渐渐转暖,宋青书与张无忌也开始修习九阴真经,不过宋青书却怎么都进不去门槛,每次在按照九阴真经修炼出来的一丝阴柔内力很快就会被体内的阳刚内力消融掉。而张无忌倒是很快的进入状况,只是这九阴内力与九阳内力共同存在于体内,一强一弱,而且并没有形成张三丰所说的太极圆图。

    张三丰听了两人的情况,反倒是对张无忌的情况更担忧,张无忌虽成功修习了九阴真经,产生了阴柔内力,却没有在体内完成太极圆图使阴阳内力相互转化,这就好像他把两种相反的内力存于体内,如今这九阴内力势弱,还能控制的住,若将来九阴内力赶上九阳内力,如果到时候张无忌还不能在体内形成太极圆图使阴阳转化,只怕到时候经脉承受不住体内两股内力的碰撞,结果可想而知。

    张三丰只得担忧的吩咐张无忌停止练习九阴真经,等他研究出解决办法再说。

    张无忌自己倒是不担忧,只是让宋青书不要练,免得出现危险。宋青书听张三丰说的如此危险,阴阳共存,若是不能融合,到时候不就一人体炸弹,见张无忌一副不在意的样子,伸手在他额间用力的弹了一下,郑重的叮嘱张无忌一定要听张三丰的话,先停下别练。

    张无忌见师兄如此关心自己,顿时笑得眉眼弯弯,乖巧的点头。

    这时候的孩子在周岁的时候才会取正式名字,周岁之前都是以小名称呼,于是大家就这小名展开了讨论,最后在宋青书开玩笑般的叫出“小虫”这个名字之后定了下来。这孩子最初是因为蛊虫所以才会怀上,可不就是小虫子。

    宋母虽然觉得宝贝孙子叫小虫有点难听,不过古时候讲究把小名取的越贱越好,因为老人总是说这样孩子好养活,加上这名字又是自己儿子提出来的,而孩子的另一个父亲张无忌也没有反对的意思,宋母也就没有反对。

    小虫一天天的长大,很乖巧,虽然宋青书经常把他弄得泪眼汪汪的,不过每次宋青书逗他的时候,还是会很给面子咯咯的笑出声来。宋青书两辈子第一次当父亲,又是亲自怀胎,自然对孩子疼爱的很。

    张无忌虽说有些不爽儿子分去了师兄的注意力,不过对儿子也是真心疼爱。有时候看着小虫被宋青书弄得泪眼汪汪然后哇的一声大哭出来,张无忌就会在师兄求助的目光中走过去抱起小孩轻哄。

    杨不悔的孩子小名叫小草,宋青书见过,觉得长的比较像殷梨亭,心里暗暗有些得意的想着没有自家的小虫长的好看。回到院子抱起自家熟睡的儿子,手指在他嫩嫩的小脸蛋上戳出几个红印,小虫子闭着眼睛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宋青书依然乐呵呵的逗弄。

    最后还是宋母看不下去了,将孩子抢过去,心疼的拍哄着,边说了宋青书几句。宋青书讪讪的摸了摸鼻子,拉着张无忌进了房间。

    在孩子五个月的时候,明教传来了消息,蒙古汝阳王之子王保保要在端午节举办屠狮大会,还广邀武林人士前来参加,只要有仇的都可以在谢逊身上砍一刀,并且还放出话来,若有武功高强之辈愿投效朝廷,无论是金银财宝,还是高官厚禄,都可以提出来,。

    当年谢逊全家被成昆所害,一口怨气发泄在许多无辜之人身上,甚至是少林派的空见神僧都死在谢逊全下,只不过如今明教势大,一干武林人士才不敢寻仇。

    现在王保保如此行事,只怕到时候会有许多人拥上去,更何况王保保以名利财色相诱,而武林人中不乏一些满是贪欲之人,到时候这些人隐藏在中原武林,只怕会给如今形成的抗元大军带来麻烦。

    幸好屠龙刀断裂的消息已经放了出去,不然只怕到时候还要加上一批觊觎宝刀的人士。这次消息明确,张无忌却是不得不走,宋青书只是犹豫了一个晚上,就决定跟着张无忌一起离开。而孩子就留在武当山由宋母照顾。

    和张无忌一起下山,一个是因为这段时日因为孩子一直呆在山上,实在是有些无聊,想下山活动活动筋骨;另一个就是此次前去的是王保保的地盘,上次在冰火岛张无忌杀了扎牙笃,又利用赵敏当人质,想必七王府和汝阳王府都恨极了张无忌,此次定然是张开了天罗地网,就等着张无忌钻进去了。

    虽然知道张无忌武功高强,智谋出众,手底下也有一帮能人,但宋青书还是忍不住担心,最终才会决定跟着他一起离开。张无忌知道他的决定之后,深邃的眼里满满的都是快要溢出来的深情,几乎要让人沉溺下去。

    宋青书不自然的移开目光,视线有些飘忽的道:“我只是想顺便下山玩玩,才不是担心你。”

    这话一出口,宋青书就知道自己说错了,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张无忌眉眼都扬起来,伸手将人紧紧的抱在怀里,在他耳边道:“我喜欢师兄陪在我身边。”

    收到消息之后并没在武当山停留许久,离开那日,宋青书不舍的亲了亲被宋母抱在怀里的白嫩小包子,小虫子很不给面子的吐了个泡泡,睁着一双黑亮的眼睛,一点都不知道两位父亲都要离开了。

    这次除了宋远桥与殷梨亭留在武当山之外,其余的几位师叔都跟着下山了,韦一笑几人早已牵着马等在山下,一行人骑上马就直朝着蒙古大都赶去。

    一路上急速奔驰,越靠近大都,一路上带着刀剑的武林人士也越来越多,不过见到张无忌等人也是面色各异,有些不说一句就匆忙避开,想必都是与谢逊有仇或者是奔着王保保的财富名利去的,而若是笑着上前来寒暄的,虽然不一定是好意,但至少还是有成为盟友的可能性的。

    众人并没有直接进入大都,而是先在靠近大都的一处分坛停留了一晚,定下了简单的计策。由张无忌宋青书韦一笑等三个轻功高强之人率先进入大都打探消息,以蓝色焰火为信号,若是响起,则代表有危险。

    张无忌与宋青书韦一笑三人由明教中擅长易容的弟子改换了装扮,装成一家三口。韦一笑被弄成一个白发驼背的老头,脸上的皱纹都逼真的很,让宋青书很是惊奇。

    而宋青书则被弄成老头的儿子,脸上涂上了黄色的液体,把白皙的皮肤遮了起来,再用帽子把头发包住,换上粗布衣衫,整一普通乡下小伙子。

    不过最让宋青书忍俊不禁的是,张无忌居然作女子打扮,他眉目精致,虽然皮肤弄的有些黑,不过却还是让人眼前一亮,再穿上一身宽松的女子服饰,完全就是一个漂亮村妇,唯一的缺陷就是身材比之一般女子高挑了许多,不过蒙古人大多高大,倒也不会显得很异常。

    宋青书对那个敢把教主大人扮作女子的弟子投去一个佩服的眼神,那弟子苦笑着摸了摸鼻子没有说话。其实宋青书不知道的是,这次却是张无忌自己要求的,因为他想和师兄一起以夫妻的样子走在街上,不过他知道师兄定然不会愿意作女子打扮,所以才会主动让那弟子这般。那弟子本是想把两人弄成兄弟,却没想到教主居然会提出如此要求,虽然心里觉得古怪,不过还是依言行事。

    不过如此这般,倒是大大减少了被认出来的几率,因为没人会想到堂堂明教教主居然会作女子装扮,低眉顺眼的拎着篮子走在街上。

    即使是俞莲舟等几个相熟的人在见到装扮完之后的张无忌,一开始也没认出来。在宋青书与韦一笑相继出来之后,才目光古怪的看向张无忌,面面相觑了好一会都低下头,强忍住嘴角扬起的笑意。

    张无忌径自拉着宋青书向外面走去,笑着问道:“师兄,好看吗?”

    宋青书偏头看去,虽然因为药物的关系肤色偏黑,不过却掩不住精致的眉眼,眼角微微弯起,眼睛深邃,清透璀璨的瞳眸仿佛能把人吸进去一般,梳着少妇头如许多女子一般包着一块花布,一身粗布衣衫。不过这样微笑着看着自己的的张无忌,宋青书却觉得比之前见过的周芷若小昭等女子还要美丽。

    宋青书挑起张无忌的下巴,在唇上印了一下,调笑道:“我家娘子自然是美。”

    张无忌按住想要撤离的脑袋,唇舌热情的窜进去,狠狠的吻了一番,才松开来。宋青书喘息着白了他一眼,转身就见韦一笑背着双手站在旁边,一副我什么都没看见的样子。宋青书脸上浮起一层红晕,横了张无忌一眼,大步向前走去。

    张无忌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唇,上挑着声音叫道:“相公,等等我。”

    前方大步走的宋青书听见这婉转的一声,脚步踉跄了一下,嘴角忍不住抽了抽,但又觉得好笑,最终还是停下来,刚转过身,就被扑过来的张无忌抱住,运起轻功向前,被忘在一边的韦一笑连忙赶上去。

    到了有人迹的地方,三人终于恢复各自的角色,张无忌与宋青书一左一右的扶着弯腰驼背的韦一笑,慢慢的向城内走去。

    都城内果然戒备森严,穿着铠甲的士兵三五个一队的来回巡逻,路边的布告栏上贴着张无忌和宋青书的头像,还表明只要举报,就可获得黄金百两,这对于普通百姓来说已是一笔天大的财富了。

    幸好宋青书与张无忌如今都换了装扮,加上这个时代的画像与真人本就不怎么像,依两人如今的样子,若不是相熟的人仔细查看,只凭这画像,十有**是认不出两人的。

    此时已是四月中旬,离端午节并不远,三人本准备待天黑之后去七王府和汝阳王府查探一番,却不料城内居然实行宵禁,晚间不允许任何人出来活动。而且随着天色渐黑,街上的侍卫也多了起来,而且其中还有许多高手。

    最后三人只得找了家客栈住下,因为此刻的身份只是普通的百姓,所以三人只开了一间普通的房间,凑合了一晚。一连几日,城内都戒备森严,有那不安分捣乱的,要么就地格杀,要么被抓了起来。其中有几个武功不错的,在抵抗了一阵,也被赶来的几个高手斩杀当场。

    虽然三人的武功高强,但若是真的被围困住,只怕到时候就是再好的轻功,在人山人海无处落地的情况下也是无用,最后只能被对方用人海战术托住,直至力竭没有反抗之力为止。

    这大都城内防范周密,明显就是算准了张无忌不会不顾谢逊的生死,只怕张无忌一出现,等待他的就是天罗地网。

    “他娘的,让我们明教的兄弟组织大军冲进来,最好直接打进皇城将那狗皇帝杀了。”韦一笑蹲在椅子上嚷道,这几日一点进展都没有,还被憋在这小小的房间内,实在是让他觉得憋屈。

    宋青书也是皱起眉头,看着没什么表情的张无忌,知道他心里很担忧,安抚的握住他的手收紧。张无忌对着他微微笑了笑,示意自己无事。

    韦一笑自然也只是嚷嚷,如今谢逊在对方手中,若是大军明着对垒,只怕到时候谢逊反而会成为人质,情况更不妙。而且因为王保保放出的消息晚,调派人手已是来不及,只能尽量的将附近的高手调派过来。

    因当初与俞莲舟几人约定,若是七日之内还没有进展,就须的出城回到分坛再行商议,这晚正是最后一晚,本以为与前几晚一般只能窝在小客栈内渡过,到了二更时分,忽然雷声大作,没一会就下起大雨来。

    雨越下越大,四下里一片漆黑,张无忌三人相视一眼,不发一言的换上黑色夜行衣,黑色布巾包头,直接跃进了雨中。黄豆大的雨点打在身上,三人很快就全身湿透。

    这几天三人虽然并没有找到有关谢逊的线索,不过却摸清了这附近的小巷,此时三人趁着黑夜在小巷内奔驰,不时的避过巡逻的侍卫,向着汝阳王府的方向前进。

    天空不时的划过一道闪电,将四下里照的通亮,每次听见雷声响起,宋青书就会拉着张无忌与韦一笑避到阴暗处,避免雷电闪现的时候被侍卫发现。如此几次,张无忌与韦一笑自然摸索到了规律,每次都能及时的避开雷电照的通亮的时刻。

    待靠近了汝阳王府,远远的就能看见站在汝阳王府屋顶各处的高手,在屋顶不时此来彼去,穿梭纵跃而过,巡查严密无比,只怕是一有人接近就能发觉。

    而且看那纵跃之间轻飘飘的姿态,都是高手,这些人应该都是汝阳王府收罗的高手,平日里免不了经常见面,这也就排除了被他人冒充的可能性,看来王保保是充分吸取前面几次被张无忌冒充底下人的教训了。

    这般紧密防守,若是再前往,定会被发觉,三人只得废然而返。

    那明教弟子所用的化妆用品效果甚好,经过大雨淋了也没有任何异状,第二日三人重新穿上粗布衣衫,又梳了头,退了房间向城门口走去。

    正随着一群人排着队慢慢的朝着城门移动,忽然一阵马蹄声响起,一队人马靠近,居中一人,头上束发金冠闪闪发光,跨下一匹高大白马,身穿锦袍,正是汝阳王世子王保保。旁边一名侍卫上前几步,大声道:“小王爷有令,从明日起,都城只许进不许出。”

    城门处的众武士一齐躬身行礼,道:“是。”

    王保保双腿一夹马肚,正欲转身离去,忽然一拉马缰,手中马鞭指着人群中,道:“你,抬起头来。”

    自王保保出现,宋青书三人就提高警惕,不着痕迹的把身子缩在其他人身后,头也低垂着。此时听见王保保的话,三人的反应与周围其他百姓的反应一样,先是惊慌的抬起头看向王保保,随即害怕的低下头,缩着身体。

    王保保看着那张漆黑的脸,还有那身村姑打扮,以及畏畏缩缩的眼神,眼里闪过一丝厌恶,不过在看到那与脑中那张精致的脸相像的眉眼时,一挥手,手下的侍卫很会看脸色的就朝着张无忌走了过来。

    作者有话要说:二更送上^_^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