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之衣冠禽兽

60最新章节

依茨2017-3-6 17:47:42Ctrl+D 收藏本站

    第五十九章恢复

    宋青书的后面撕裂的很厉害,加上被张无忌划出来的那一刀,更是恐怖,腰下的被褥已经被鲜血浸透了。张无忌将配好的药粉全都洒在上面才勉强把血止住,用温水小心的将宋青书下|身清理干净,宋母配合着换上干净的棉被。这过程中宋青书一直昏睡着,只是眉头不自觉的皱紧,让人知道他不舒服。

    房中弥漫着浓厚的血腥气息,但宋青书现在的状态,是决不能被冷风吹到的,张无忌早有准备,用一种草药点燃了冲散血腥的气息,而换上了淡淡的药香。

    宋母担心宋远桥一个大男人不能照顾好孩子,没有多呆就离开了。张无忌坐在床边,看着床上脸色苍白,连嘴唇也没有一丝颜色,眉宇间都是疲惫的人。心里还有些惶然,他从来不知道生孩子是这样一件惊心动魄的事,他只是希望有了孩子师兄就能留在他身边。

    虽然他一直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可是却没想到会如此危险。在看到宋青书差点坚持不下去的时候,他才知道,他只要师兄活着,只要还能留在师兄身边,就已经足够。

    握着宋青书的手,不时的摸一下手腕,直到感觉到跳动才放下心来,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昏睡的人,唯恐床上的人会突然消失。

    直到天色微明,张无忌才想起来应该给师兄煎药,不舍的起身,出了门发现外面一片雪白,竟然下雪了,簌簌的像棉花一样飘落下来,地上已经积了厚厚的一层。

    张无忌看着白雪,想着等下要在房里多燃一个炭盆才是,师兄产后可不能受冷,边想着里面的宋青书,手下不停的将药材放进砂锅里,不停的搅拌观察火候。

    远远的就看到莫声谷向这边走来,昨晚宋青书生产的时候天色已晚,就没有去通知俞莲舟等人,是以莫声谷几人还不知道。

    莫声谷笑呵呵的走过来,还没等张无忌把宋青书生了的事说出来,他就大声喊道:“大师兄,六嫂昨晚生了,是个大胖小子。”

    那边宋远桥住的屋子打开了,宋母抱着孩子走了出来,后面宋远桥端着一个小碗跟着,莫声谷顿时笑容僵在脸上,眼睛都差点瞪出来了,惊讶的看着被宋母抱在手中的孩子。

    宋母笑着招呼道:“七师弟,正准备去通知你们呢,青书昨晚生了。”

    莫声谷快步走近,跟着宋母进入房间,看着被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小东西,小心的掀开一角,看了一眼,有些疑惑的问道:“婴儿都长一个样吗?六嫂生下来的和这小子长的差不多。”

    宋母抱着小孩坐下,好笑的道:“刚生出来当然差不多了,不过过几天就长开了,到时候就能分辨出来了。”

    莫声谷明白的点了点头,走到床边看着宋青书苍白的脸,担心的问道:“青书没事吧?”

    宋远桥手中小碗内装的是煮过的牛奶,是当初为了防止宋青书比杨不悔早生当做预备的,那头奶牛就养在后面的树林里,之前宋青书怀孕的时候也会喝。宋母用勺子舀了一点小心的凑到孩子嘴边,那孩子也乖巧的很,吧嗒吧嗒的吸着,虽然有大部分漏出来,不过宋母经验很足,很快就掌握了方法。

    “这孩子以后就喝牛奶吗?”莫声谷看着好玩,轻轻的触碰了一下小孩柔嫩的脸蛋,只觉的心都软了。

    宋母把勺子放在一边,将小孩的嘴擦干净,有些担忧的道:“本来是想让孩子喝六弟妹的奶,只是如今这么冷,若是将小孩抱来抱去的反而不好。”

    “喝牛奶挺好,当年峨眉祖师郭襄小时候就喝过豹子奶,这孩子喝牛奶长大,以后身体肯定长的跟牛一样壮。”宋远桥看着已经闭上眼睡觉的小孙子,乐呵呵的道。

    宋母听了也笑出来,将孩子放在宋青书床边的摇床内。张无忌端着汤药走了进来,熟练的将宋青书扶起,用嘴将药哺过去,一碗药很快的就喝完了。宋远桥与宋母早就习惯了,莫声谷却是第一次见到,顿时骚红了脸,匆匆忙忙的抱拳告辞。

    宋远桥与宋母两人也跟着起身,准备去看看殷梨亭与杨不悔的孩子。

    张无忌看着脸色苍白的宋青书,手轻轻的触碰着他有些冰凉的脸,眼底深处是浓浓的担忧,至于小孩从生下来到现在他看都没看一眼,心神全都投注在昏睡过去的宋青书身上。

    宋青书是在小孩“哇哇——”大哭的声音中醒来的,皱了皱眉睁开眼,转头朝声音发出来的那边看去,就看见张无忌站在小小的摇床边,黑沉着脸看着里面哭的厉害的小孩。

    “你……”宋青书很累,声音很沙哑,浑身僵硬酸痛,下肢几乎都没什么感觉,说出的话声音小的可怜,再加上小孩的吵闹声,更是可以忽略不计。

    不过一直把注意力都放在宋青书身上的张无忌却第一时间就发现了宋青书的动静,马上把正在哭闹的小孩忘在一边,几步走到床边,惊喜的道:“师兄,你终于醒了。”

    宋青书只觉被小孩哭闹的声音吵得脑门突突的痛,闭着眼难受的皱眉。张无忌自然也发现了他的不适,看着摇床内的小孩,恶声恶气的道:“别哭了。”

    小孩自然听不懂父亲大人的话语,依旧吵闹不停,而且可能是被他的声音吓到了,哭的更大声了。宋青书看着站在旁边黑着脸不知如何是好的张无忌,倒是忽然觉得有些好笑,“你看看他是不是尿了?”

    张无忌看着摇床内的小孩,许久都不敢动弹,那小孩软软的,一看就很脆弱的样子,好像只要稍稍用力一点就会受伤。宋青书看他的样子才反应过来他这是不敢碰孩子,抿了抿唇,眼里出现一丝笑意。

    幸好这时宋母刚好回来,还没走到门口就听见小孩哭的厉害,加快脚步走进来,先是把外面的斗篷脱下,又将手用炭火恢复温度,这才小心的把孩子抱起来,果然下面**的。宋母熟练的给小孩换上干净的衣物,然后把小孩放到宋青书被窝内,笑道:“看,这就是你儿子。”

    宋青书偏头,小孩的皮肤是粉色的,还有些皱巴巴,眉目还没长好,五官很扁平,圆圆的小脑袋上有着褐色的稀疏毛发,一双小眼睛只露了一点缝隙,眼眶还有些浮肿。

    虽然不是很好看,但宋青书的心却忽然软了,抬起手摸了摸小孩握成拳头的小手,脸上忍不住浮现一丝笑容。

    宋青书下|身的伤势有点严重,担心小孩打扰到他休息,加上张无忌也不大擅长照顾孩子,所以在宋青书疲倦的睡过去之后,小孩就被宋母带走了。

    又过了几天,宋青书的精神好了许多,不再整日整日的昏睡,不过还是只能躺着,不能坐起来,每日里都是补血养身的汤药喝下去,面色倒是好了许多,让众人都放下心来。

    张三丰也来过,对刚出生的小孩子表现出明显的喜爱,每次来都要抱一会,倒是打破了一贯仙风道骨的形象。而且此次张三丰出关还带来了一个好消息,九阴真经可以修炼了,而且张三丰已经开始修炼,进入了门槛,只是还未达到大圆满。

    以张三丰的理论看来,九阳属阳,九阴属阴,一阴一阳,若是能达到平衡,组成太极圆图,则可共同修炼,而且互相转化,内力生生不息,到时候能达到什么境界已不可预料。即使是以张三丰的见识,在说到这里的时候也是双眼发光,对将来的成果无限期待的样子。

    不过张无忌如今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宋青书身上,对张三丰所说也只是听听,并未开始修炼。对此,张三丰也只是笑笑并未说什么,只是把这里面的原理和需要注意的地方说给两人听,之后就再未提起。

    虽然每日里有张无忌耐心的按摩身体,下面那处每日里也上药,但伤口却愈合的很慢,而且最麻烦的是那里被撑裂的厉害,虽不至于不能合拢,但也松松的,若是不能解决,将来只怕会很麻烦。

    所以在某次宋青书醒来发现下面的异样时,皱了皱眉,手向下伸去,在穴口处摸到一根细细的绳索。宋青书眉皱的更紧,慢慢的把绳索向外拉,异样的感觉让他的脸都黑了,将东西全都拉出来,举到眼前,忍不住磨了磨牙。

    是一根成人拇指般粗细的玉柱,通体雪白细腻,打磨的很圆润,长度大概比手指要长些,尾部钻出一个小孔系出一根红绳。刚从下面拉出来,上面还带着粘腻的液体,不过却有一股药香传出来。

    虽然在闻到药香的时候已经猜到这个东西是做什么用的,不过那处被塞了东西的感觉实在是不怎么好,宋青书脸色不怎么好的把手里的东西扔在地上。

    张无忌端着一个砂锅进来,见到被扔在地上的玉柱,看了一眼在床上闭着眼的宋青书。将砂锅放在一边,在床边坐下,握着他的手,道:“师兄,这个是根据胡青牛的医经中记载的保养秘方将这白玉在草药中熬煮两个小时才弄好,对那处的效用很好。师兄若是不喜欢,以后就不用了,但是现在还是忍忍,好吗?”

    宋青书睁开眼,看见张无忌眼里毫不掩饰的担忧,抿了抿唇,□处这几日只要稍微动动就痛的厉害,方便的时候更是出血,不用看他都知道那里伤的厉害,不然以张无忌的医术又怎么会这么久都没好。想必张无忌也是没有办法,才会采用这种方法吧。

    宋青书看着张无忌漆黑的瞳孔,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张无忌脸上顿时扬起笑容,在宋青书额头亲了一下,起身将砂锅中的白玉拿出来,掀开被子,屈起他的腿,小心的将玉柱对准红嫩的穴口,缓缓的转动着挤进去,留下一条红绳在外。

    在完全进入后,宋青书吸了口气,虽然有些怪异,不过还可以忍受。

    张无忌将地上的玉柱捡起来,和砂锅一起放到外面重新加入草药熬煮。大概是因为生产伤了元气的关系,即使盖着厚厚的被子,宋青书还是会觉得冷,所以张无忌除了给宋青书准备吃食和汤药之外,都会陪着宋青书一起躺在床上。

    宋青书习惯性的靠近温热的躯体,手脚也很快暖了起来,张无忌的手熟练的在他腰间按揉着,宋青书舒适的眯了眯眼,打了个呵欠贴着坚硬的胸膛睡了过去。

    到小孩生下来一个月的时候,宋青书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虽然走路的时候后方还是有些隐隐作痛,不过还在忍受的范围,而且躺了一个月再不动动,宋青书觉得自己都快要生锈了。虽然没被批准出房,不过能在房内走走,已经很满足了。

    后方的玉柱已经减小到筷子大小,现在宋青书也习惯了,而且塞了玉柱确实是让后方的伤口恢复的更快,温温热热的也很舒服。按照张无忌的说法,还有十天左右,伤口就应该能完全恢复,到时候就可以把玉柱撤去。

    一直憋在房间的宋青书不由的庆幸幸好是在冬天,若是夏天热的时候让他一直呆在屋子里,那可就真是要命了。这些日子虽然张无忌一直用温热的毛巾替他擦洗身上,但宋青书还是恨不得能跳到浴桶中好好的泡一泡,当然,这肯定是不允许的。

    宋青书的孩子比杨不悔的孩子早生了一个时辰左右,满月宴的时候是一起办的,只是武当派的人自己庆祝了一番,并没有邀请其他人。当然,明教的几个如殷天正这个张无忌的外公,还有杨逍韦一笑几个比较亲近的人也来了。

    小孩的脸已经长开了,皮肤白白嫩嫩的,一双大眼睛,乌黑的眼珠灵活的转动着,按宋母所说,这孩子鼻子和嘴巴长的与宋青书小时候一模一样,不过那双大眼睛却是更像张无忌。

    又过去一个月,宋青书的身体已经完全好了,面色红润,腹部也恢复了平坦,一点都看不出来曾经生过一个孩子。至于小孩一直是放在宋母房间,不过每日都会抱到宋青书房间让他们相处。

    作者有话要说:话说,小包子要叫什么名字呢?或者简单的宋张?张宋?咳咳,取名无能啊,大家有啥好提议不~~

    alijinlin扔了一个地雷

    熹薇扔了一个手榴弹

    谢谢^_^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