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之衣冠禽兽

58最新章节

依茨2017-3-6 17:47:33Ctrl+D 收藏本站

    第五十七章来访

    张无忌离开之后,宋青书每日里依然悠闲的呆在院子里,只是有时会发呆,思绪不知不觉的飘到某个离开的人身上。算起来到现在已经怀孕八个多月了,而蛊虫的期限是一年,也意味着还有四个月需要过这种隐秘的生活。

    如今他的肚子已经很明显,这个院子中除了宋远桥夫妇和其他几位师叔可以进来之外,是不允许其他人进来的。

    也许是少了个总是陪在身边的人,也许是在这个院子呆久了,宋青书越发的烦躁起来,他虽然不是什么跳脱的人,但也不是个文静的性子,时常一个人呆着,因为身体的缘故也不能练武,加上挺着个大肚子本来就不舒服,心情更是烦闷。

    宋母见他如此也很是心疼,搬着小凳子坐在旁边,不顾宋青书的拒绝坚持替他揉着因为怀孕而有些水肿的小腿。做过母亲的人都知道怀孕的辛苦,宋母自然心疼儿子,再说做母亲的替儿子揉揉腿又算什么。

    宋青书心里暖暖的看着母亲,宋母已经有了白头发,脸上也早有了皱纹,她不懂武功,本就比习武之人老的快,不过前段时日张无忌曾给了一张药膳的方子,让宋母三天吃一次,可以调理身体,延年益寿。

    她给了宋青书前世没有品尝过的母爱,是宋青书认定的母亲,张无忌也是知道宋青书对她的在意才会花费心思。宋青书忽的伸出双臂抱住宋母,在她肩头蹭了蹭,也许是因为怀孕,心总是容易变软,有些情绪化。

    宋母温柔的伸手抚着他的头发,突然宋青书身子一震,宋母连忙紧张的问道:“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

    宋青书摇摇头,脸色有些怪异,手摸着凸起肚子,有些不敢置信的道:“他动了……”

    宋母伸手去摸,这次却没什么动静,不过看着惊讶的儿子,柔声安抚道:“是胎动,孩子一天天长大了。”

    想到当初怀着宋青书的时候,虽然辛苦,但那种幸福感至今想起来依然清晰,宋母眼神越发的柔和。

    宋青书虽然怀孕八个月了,但可能是因为与女子的十月怀胎不同,一年的孕期让孩子的胎动还是第一次来临,宋青书先是惊讶然后慢慢一股喜悦浮上来,脸上不由的出现笑容,先前的烦闷一扫而空。

    时值金秋十月,天气凉爽,宋青书的肚子此时还不是特别大,宋母说只比杨不悔六个月的肚子大一点,说的时候眼里还有掩饰不住的担忧。宋青书倒是笑着安抚她,虽然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但也许是因为相信有张无忌在,是不会让自己出事的吧。

    在张无忌离开之后的半个月,这日,峨眉掌门灭绝师太携弟子来访,因为小童在外面禀报的时候宋远桥正好在陪着宋青书说话,这才刚好知晓。不然以宋青书现在的状况,等知道这消息的时候只怕事情早就完了。

    张三丰闭关,武当派主事的以宋远桥为主,其余几位师弟辅佐,灭绝师太来访,宋远桥理当接见。

    宋远桥走后,宋青书撑着下颌,思考着灭绝的来意。自纪晓芙与殷梨亭的事情之后,武当峨眉两派的关系就没有以前那么亲密。再加上之后因为宋青书与张无忌身中玄冥神掌,张三丰曾书信前往峨眉派借那三分之一的九阳真经,而灭绝却连信都不回,更是让武当派众人都心生不愉,之后来往自然就淡下来。

    自上次张无忌率领明教救了六大派的人之后,开始联合六大派开始抗元大业,不过他听张无忌说过灭绝师太曾以峨眉派以女子为主,与男子相处不方便,进而推脱配合明教驱除鞑子,最后只是随意的派遣了一些武功低微的男弟子下山。

    宋青书当时听了只觉嗤之以鼻,江湖儿女,对男女之防并不严格,灭绝师太明显是在找借口。只不过人家不愿意,加上理由也算合理,其他人顶多是在底下嘀咕几句,也没法上门去质问。

    不过现在灭绝师太无顾来访,若说是好意,宋青书是肯定不相信的。当初将倚天剑屠龙刀断裂的消息放出去的时候,宋青书本来以为灭绝会跳出来询问九阴真经的下落,只是后来却没见有什么动静。

    不过后来一想,也是,灭绝师太不会那么傻,将这等高深的秘籍消息散播出去,而且她应该能想到秘籍是在张无忌手中。只是,现在她来武当山是干嘛?张无忌已经下山半个月了,灭绝师太应该已经得到了消息才是。

    宋青书站起身在院子中慢腾腾的走了几圈,看了一眼自己的肚子,叹了一口气,若是以前,他直接就跟着宋远桥出去了,也不用在这里瞎猜。偏头看向院子的角落,宋青书淡淡的道:“去看看灭绝来干什么?”

    只见原本空无一人的角落忽然一阵恍惚,一个一身黑衣的男子身形显现出来,沉默的朝着宋青书弯腰躬身,随后跳出院墙,向着三清殿的方向而去。

    这些天虽然宋青书一直没有说什么,但并不代表他不知道有两个人一直隐藏在暗中保护自己。这两个都是张无忌留下的影卫,这些影卫经过明教内各种高手的训练,每一个都达到了一流高手的地步。这种隐藏的方法倒是让宋青书觉得有些类似于传说中的忍术,利用光线的折射而达到隐藏的目的。

    许久,离去的影卫才回来了,将事情一一的禀报出来,灭绝师太来的目的果然是为了九阴真经。至于为什么不去找张无忌而来武当派,灭绝师太的意思是武当六侠是张无忌的长辈,应该让张无忌把秘籍交出来。

    而且灭绝师太还说倚天剑是师祖郭襄所传,乃是峨眉派之物,所以九阴真经也应该归峨眉派所有,甚至话语中还隐隐有张无忌依仗明教强取豪夺的意思,而武当几位身为长辈,应该好好管教。当然,最重要的还是要把九阴真经归还给峨眉派。

    宋青书听完,冷笑一声,这老尼姑真是好不要脸。知道武功不如张无忌,势力也没有明教大,在张无忌那里讨不到好处,才跑到武当山来让宋远桥等人以长辈的名义逼迫张无忌交出秘籍,真是无耻。

    不过对于自己的父亲宋远桥,宋青书还是知道的,为人虽说古板了点,但却不迂腐,再说如今张无忌除了是武当派的人外,还是明教的教主,平日里商量事情之时宋远桥都是把他当做同等身份看待的。

    相比于灭绝师太这个这个外人,宋远桥自然是偏向张无忌这个自己人,更别说现在张无忌还是宋青书肚子里孩子的另一个父亲。

    再说这秘籍当日张无忌与宋青书两人直接就给了张三丰,后来也对宋远桥提过,宋远桥自是心里有数,他一向对张三丰敬重,如今这九阴真经既然在师父手中,他又岂会答应峨眉师太的要求,直接说没听过九阴真经。

    如今俞岱岩与殷梨亭伤势全好,武当七侠虽然失去了张翠山只余六侠,不过却也不惧灭绝师太。据影卫说,他回来的时候双方的气氛已经不太好。

    宋青书起身坐到软椅上,在腹部搭了一条被子,确认凸起的腹部看不出来,然后吩咐两名影卫抬着自己去三清殿。那两名影卫面面相视,虽觉得不妥,但影卫守则的第一条就是听从主人的命令,又见宋青书眼神坚定,只是稍迟疑了一瞬就顺从的抬起软椅向三清殿而去。

    宋青书来到三清殿的时候,双方正在对峙,除了一向不怎么会掩饰的莫声谷脸上是毫不掩饰的怒色,宋远桥等几个沉稳的人,都是面无表情。而站在殿中的峨眉师太,依然是一副死人脸,后面跟着周芷若等几个年轻弟子,有几个脸上也满是愤懑。

    宋青书的到来,打破了双方的对峙,宋远桥担忧的走过来,神色有些责怪。宋青书讪讪的笑笑,这些时日实在是把他憋坏了,所以才会一时冲动跑来看热闹。

    灭绝师太盯着宋青书看了一会,阴沉的说道:“宋公子这是怎么了?莫非受伤了?”

    这话若是别人说来,倒显得关心,但从灭绝师太口中说出来,宋青书怎么听都觉得这老尼姑倒像是在期盼自己受伤一般,心里不断的腹诽着,脸上却不露分毫,不咸不淡的道:“只是腿骨折而已,休养几个月就没事了,不劳师太关心。”

    “爹,你们继续商量吧,不用管我。”宋青书面向宋远桥道,两个影卫站在两边守护着。

    宋远桥无奈的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沉声道:“师太,无忌是个大人,他的事情自己处理,如果你坚持九阴真经在他手中,还是请你自己去找他吧,我不会插手。”

    灭绝师太冷哼一声,“武当派真是好家教,名门正派的弟子居然当了魔教的掌门,让人不得不怀疑武当派是不是早就与魔教有了瓜葛。”

    宋远桥几人脸色顿时沉下来,莫声谷更是直接跳出来,“师太,我们武当派不欢迎你,请离开。”

    灭绝师太眼光如电般看过去,脚步轻移,宋青书却突然出声道:“师太不会是想在我们武当派的地盘动手吧?”

    灭绝师太不动声色的收回脚,冷声道:“宋公子腿伤了,莫非眼睛也不行吗?”

    宋青书托着下巴,心里想着一段时间不见,这老尼姑的脸皮真是越发厚了,当下不客气的道:“师太,你想要九阴真经直接找张无忌啊,在我们武当派闹什么,莫不是在张无忌那里讨不到好,觉得我们武当派好欺负不成?”

    宋远桥几人都不是庸手,加上宋青书的提醒,灭绝师太的动作虽隐蔽,但几人又如何发现不了。宋远桥当下上前一步,伸手朝外,冷凝着脸,道:“师太,请!”

    俞莲舟几人同时押上,气势直接压向灭绝师太一行人。

    灭绝师太冷哼一声,看着宋远桥几人,最后扫过宋青书笑眯眯的脸,神色变幻不定,最终还是转身,向外面走去,

    灭绝师太刚走出没几步,宋青书忽然说道:“师太,把峨眉派发展成武林第一派你是不用想了。”

    灭绝师太停下脚步转过身来阴沉的盯着宋青书,宋青书笑吟吟的看着她,道:“明教如今正在大举起事,相信将来定能推翻元朝,到时候说不定张无忌就是皇帝了。到时候我让他封武当派天下第一派的名头,师太你说,他会不会答应呢?”

    灭绝师太脸色简直沉的可以滴下水来,宋青书瞥了她一眼,慢条斯理的道:“师太,别来招惹我们,否则到时候峨眉派灭在你手中,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灭绝师太最大的心愿就是将峨眉派发展壮大,所以才会想得到九阴真经,其实宋青书说的没错,她确实在张无忌那里碰了壁,没有办法之下才会到武当派来,谁知道如今却被宋青书这个小辈挤兑。

    灭绝师太神色变幻莫测,宋青书看着这老尼姑变脸,心里暗爽。虽然如今已经接受怀孕的事实,但身为男子,对于这件事,不可避免的心里有一股郁气,加上这段时日因为怀孕不能被发现,实在是给憋坏了,所以今天才会跑出来。

    如今将灭绝师太讽刺了一番,发泄了一下,果然心情舒爽了很多,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身上什么的,说的真是太有道理了。让灭绝师太不好,宋青书可是一点愧疚都没有。

    宋远桥挪动脚步,挡在宋青书面前,平静的对上灭绝师太的眼睛,灭绝师太冷哼一声,冷声道:“好,好一个武当派。”

    说完就朝外面走去,在踏出门槛的时候,忽然听到宋青书的声音传来,“多谢师太夸赞。”

    灭绝师太脚步一个踉跄,挺直背脊快速的离开。

    宋远桥转过身来,有些好笑又有些无奈的看着他,“身体不方便,还这么任性。”

    宋青书也知道自己理亏,不敢反驳,嘿嘿一笑,不着痕迹的拍马屁,“有爹和几位师叔在,怎么会有事?”

    宋远桥摇头,示意两名影卫将他抬回去。

    众人回到院子里,莫声谷笑道:“青书刚才的话说得好,看到灭绝那张老脸就解气。”

    就连一向稳重的俞莲舟嘴角也忍不住泛起笑容,宋远桥看了一眼笑的开心的宋青书,想起刚才宋青书说到张无忌当皇帝的话,有些犹豫的问道:“青书,无忌真的想当皇帝吗?”

    宋青书愣了一下,其实他刚才那么说更多的是为了气气灭绝师太,倒没真的想张无忌会当皇帝。不过如今听宋远桥这一讲,再一想到如今的形势,倒是真的有这可能。

    俞莲舟几人也是认真的看着他,宋青书扯了扯嘴角,“其实,我就是随便说说。”

    不过宋远桥几人都很清楚,以明教如今的形势,打败元朝是迟早的事,到时候这皇帝定然是明教中人,只要张无忌想,可谓是手到擒来。

    先前大家都没考虑过这个问题,如今被宋青书一说,倒是都想到了这点,一时间均有些复杂。武当七侠早年在遇到张三丰之前都是底层的人物,对于朝廷,总是心存畏惧,如今虽然武功不凡,但想到也许将来张无忌会成为皇帝,还是有些不敢置信。

    宋远桥却有些担忧的看了宋青书一眼,这皇帝,一直以来可是三宫六院的,自己的儿子他清楚,若是张无忌有了别人,宋青书到时候肯定是恩断义绝。想到可能会出现的情况,宋远桥越发的不安。

    若是被宋青书知道自家老爹在想什么,肯定是哭笑不得,他又不是女人,离开张无忌照样活得好好的。不过,在离开之前,他肯定会把张无忌阉了做太监。

    自灭绝师太走后,宋青书就开始让影卫将江湖上发生的事情每日禀报上来,这影卫与明教有特殊的联系方式,因此在宋青书提出要求之后每日里都会有信鸽抵达,将江湖上发生大小事记录在内。宋青书每日察看,让自己不至于对外面一抹黑。

    拜那次冲动所赐,杨不悔知道了宋青书根本就没有离开武当山,又听说他受伤了,直闹着要来看宋青书。殷梨亭一向疼爱娇妻,加上现在杨不悔怀孕,更是百依百顺,最后没有办法,只能不好意思的来询问宋青书的意见。

    宋青书只是犹豫了一瞬就同意了,杨不悔见到他凸起的肚子,自然是吃惊的很,待殷梨亭将事情都说了之后,杨不悔顿时将不在这里的张无忌骂了一顿,说他不应该欺骗宋青书。宋青书倒是听得开心,顺便也骂了几句,直让殷梨亭苦笑着摇头。

    又过了几日,张无忌风尘仆仆的赶了回来,这时距离一月之期只有四天,宋青书刚好这几晚没睡好,见到张无忌的时候都松了一口气,实在是那种**得不到满足的感觉太难受了。

    张无忌直接就拥着宋青书头埋在他颈间深吸了一口气,捧着他的头直接就吻了下去。若不是因为考虑到赶路身上都是灰尘,说不定张无忌直接就将宋青书压到床上去了。

    欢愉过后,张无忌拥着宋青书躺在床上,手轻轻的抚着他的肚子,边把这些时日的事情说了出来。这些天虽然张无忌命令明教所有分坛的弟子注意寻找谢逊,自己也按照底下人提供的蛛丝马迹寻找,但最终还是没有找到。

    也就是说,这段时间一点进展都没有,宋青书伸手摸着张无忌不自觉皱起的眉头,安慰道:“别担心,没有消息也是好消息,义父会没事的。”

    张无忌点点头,将宋青书抱紧,对于宋青书的话,他有种莫名的相信感,也许是从小到大许多次宋青书说的话最后都会发生,虽然不知道师兄为什么会有这种能力,但这次他却衷心的祈祷师兄的话可以应验。

    张无忌只在武当山呆了两个晚上,又匆匆忙忙的下山去了。不过这次宋青书倒是不无聊,自从杨不悔知道他怀孕了之后就经常往这里跑,相处更是一点顾忌都没有了。

    当日会让杨不悔知晓自己怀孕的事,宋青书也是经过考虑的,首先杨不悔这个人是值得信任的,再者按现在看来,到时候两人生产的时间应该差不多,而他虽然怀孕,但不可能自己喂乳,所以必须找奶娘,外面找的宋青书不放心,所以杨不悔就是现成的人选。

    再说这件事既然殷梨亭知道了,总有一天杨不悔也会知道,到时候只怕这丫头就要大发脾气了,说不定还伤了感情。

    肚子里的孩子动的越发频繁,身子也沉重了很多,特别是两只小腿水肿的厉害,晚上还不时的抽筋。每到这时,宋青书心情就特别不好,暗暗决定等某人回来了定要扁一顿。

    等张无忌再次回来的时候,对上的就是精神恹恹,一脸不满的瞪着自己的师兄,连忙走过去蹲□问道:“师兄哪里不舒服?”

    宋青书恨恨的别过头,“我浑身上下,全都不舒服。”

    作者有话要说:为毛觉得,这张写的我全身不舒服,明天起来再看看o(╯□╰)o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