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之衣冠禽兽

57最新章节

依茨2017-3-6 17:47:29Ctrl+D 收藏本站

    第五十六章缓和

    之后的几天,宋青书都没见到张无忌,不过每日梦醒之时萦绕在鼻尖熟悉的气息,还有每天出现在桌上的药膳,甚至还有放在床头用来解闷的书卷,都表示着张无忌在他睡着的时候曾进来过。

    宋青书还有些不想面对张无忌,也就假装不知道张无忌整天呆在外头守着,倒是宋母心软,不时的替张无忌说几句好话,这时候宋青书则不说话。

    对于怀孕这件事宋青书其实吃惊更多一些,他本来就是承受能力极强的人,除了一开始有些不敢相信之外,这几天下来倒也能接受了。他所不能原谅的是张无忌的欺骗,张无忌是他看着长大一手教导出来的孩子,倾注了他大部分的感情,可以说在这个世界上他最信任最亲密的人就是张无忌。

    只是却没想有一天他引以为傲的孩子会把他教导的东西用在他身上,所以在发现的时候宋青书才会如此愤怒,伤心。

    又过了几日,宋青书身子终于被批准可以下床活动了,在宋母的陪同下,在院子中散步,院中的小童早已被遣下去了,如今知道宋青书怀孕的只有武当六侠和宋母,连杨不悔都不知晓。

    大概做母亲的总是强大的,虽然儿子怀了孩子这件事很突兀,不过宋母接受的很快,将宋青书照顾的妥妥当当,几乎是把儿子当成女儿养了,让宋青书哭笑不得。

    宋青书与张无忌的僵持很快就被打破,这晚宋青书睡到半夜,忽然醒来,眉头皱起,有些迟疑的伸手探向下面,摸到粘腻的液体,还有那个隐秘的地方传来的空虚感,顿时脸色一黑,这才想起与张无忌已有将近二十天没见面。

    想到毒经上所说蛊虫需要精|液进行灌溉之事,宋青书低咒一声,前段时间与张无忌关系良好,两人做的频率也频繁了些,如今猛的停了二十多天,加上怀孕的身子欲|望本就强烈一些,身体自然就抗议了。

    宋青书磨了磨牙,翻身朝向里面,合拢双腿努力忽略后方传来的感觉,闭上眼睛催眠自己睡觉。许久,宋青书恨恨的睁开眼,将某个人骂了个狗血淋头,手伸进裤子里,握住挺立起来的东西上下滑动。

    被张无忌伺候惯了的东西哪里瞧得上宋青书生疏的手段,许久都没发|泄出来,不上不下的反倒让人更难受,宋青书恨恨的锤了一下床板,无力的伸展四肢躺在床上。

    宋青书忽然想起,他这一世用上五姑娘的次数少的可怜,与张无忌在一起之后就算了,不被他榨干就不错了,哪有精力让他自己去发泄。可是在没有和张无忌一起的时候,他好像也没什么那方面的冲动,这就有些不正常了。要说一个正常的大男生,到了二十几岁还没有使用五姑娘的经验,绝对是有古怪。

    想起某个将计就计利用蛊虫让自己怀孕的家伙,宋青书越发怀疑起来,现在的他可不会傻傻的相信张无忌什么都没做。现在想想,这家伙对自己觊觎已久,以他的手段,神不知鬼不觉的做些什么,加上他那出神入化的医术,不让自己察觉轻易的很。

    翻来覆去了许久,身体的空虚让宋青书很难受,虽然知道只要他叫一声,张无忌就会进来,但宋青书还是不肯认输,瞪着双眼直到天色都亮了起来才睡过去。

    一连几个晚上都是这样,宋青书眼底下都是浓重的青影,整个人也恹恹的没有精神,每日里也没什么胃口。宋母焦急的不得了,最后连一向稳重的宋远桥也坐不住了,偏宋青书还不让大夫给他检查,更是宋远桥担忧,终于将张无忌找了来。

    宋青书打了个呵欠,躺在廊下的软椅上,身上搭着一条薄毯昏昏欲睡。昨晚上身子闹腾的厉害,直到天亮才睡过去一会。这会儿在廊下暖暖的风吹着,倒是有些想睡了。

    迷迷糊糊的感觉到身上的毯子被动了动,接着一个软软的东西落在额头,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也许是怀孕使人情绪更容易波动,也或许是这几晚被欲|望折磨的的委屈,让宋青书忽然眼眶都有些湿润起来。

    头偏向一边,眨了眨有些湿润的眼眶,宋青书冷淡的问道:“你来干什么?”

    张无忌试探的摸了摸宋青书柔顺的长发,见他没有挣扎,心里一喜,小心翼翼的道:“我见师兄这几日状态不好,非常担心,大师伯也让我来给师兄检查身体。”

    宋青书沉默没有说话,眉却微微皱起。张无忌神色黯然下来,低声道:“我知道师兄不想见我,给师兄检查完之后我就离开。”

    宋青书眉越发皱紧,在张无忌手摸上手腕的时候,脸色更差了。张无忌见状以为宋青书不能忍受自己的碰触,脸色也变得苍白,搭在宋青书手腕上的手指都微微颤抖起来,低垂下眼,泪水忽然滚落下来。

    张无忌一靠近,宋青书就开始感觉到身体的异样,也不知是不是那蛊虫察觉到了熟悉的雄性气息,后|穴开始慢慢的收缩蠕动起来,待张无忌的手放过来的时候,感觉更是强烈,甚至隐隐可以感觉到有粘腻的液体流下来,宋青书的脸色慢慢变得难看起来。

    待察觉到张无忌不对劲,宋青书才发现淡蓝的毛毯上已经有一大团濡湿的痕迹,眉头皱起,伸手抬起张无忌的下巴,然后就看到一张满是泪痕的脸,浸满水汽的双眼里满是伤心,淡粉的唇也被咬出一个印痕,精致漂亮的脸惹人怜爱。

    宋青书愣了一下,倒是觉得有些熟悉,当年最初见到张无忌的时候,这小子就经常哭的稀里哗啦的,后来在自己的教育下才慢慢改了性子,如今看来,果然还是本性难移。

    这样一来,倒是让宋青书心软了几分,伸手有些粗鲁的擦去张无忌脸上的眼泪,起身将人拉进房里,关上门,直接将人按在床上,然后伸手就去解张无忌的衣服。

    张无忌愣愣的看着他,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但却没有反抗,乖乖的配合宋青书的动作。宋青书接着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脱掉,张无忌看的口干舌燥,分|身直接就挺立了起来。

    宋青书瞄了一眼有些狰狞的巨物,本来准备直接坐上去的念头迅速消失,最终还是躺在旁边,伸腿踹了一下僵硬的躺在旁边不敢动弹的张无忌,理直气壮的道:“快点,我想要了。”

    张无忌傻傻的坐起身看了他一会,宋青书见他还没动作,伸腿又是一脚,终于让张无忌知道这不是做梦,试探的俯下|身含住宋青书的唇亲了起来。

    宋青书双臂直接环上张无忌的脖子,舌尖主动的探进去,双腿也环上张无忌的腰缓缓的磨蹭着,口中含含糊糊的蹦出两个字,“快……点……”

    张无忌顿了一下,毫不客气的吸住柔软的舌头吮|吸起来,手直接向下,摸到宋青书股间的湿润时,更是放下心来,手指直接探进去。

    在宋青书的腰下垫了枕头,将双腿环上自己的要,张无忌小心的扶着肿胀的发疼的巨物进|入不断收缩的小|穴,因为顾虑到肚子中的孩子,动作很是温柔。宋青书不满的双脚在他腰侧磨蹭着,催促道:“快点……”

    张无忌安抚的在他唇上啄了几下,扶着他的腰加快了速度,一**的快|感传上来,宋青书舒服的呻|吟出来。

    张无忌见状,更是用尽手段伺候着,待两人同时喷|发出来,张无忌抽出半软的东西,手指在宋青书腰侧轻轻的按揉着。

    宋青书还沉浸在刚才的欢|愉中,急促的喘息着,待平静下来,也没管旁边殷勤伺候的张无忌,闭上眼疲倦的睡去。

    被滋润过的宋青书睡得很好,一觉醒来面色红润,黑眼圈也消失不见,精神很好的将宋母端来的东西吃了一大半,让宋母终于放下心来,脸上满是笑容,宋远桥脸上的担忧也消失不见,对自己把张无忌找来的决定更是觉得正确。

    这日过后,张无忌更是殷勤的伺候着宋青书,宋青书也不拒绝,对他既不冷淡也不亲热,身体有需要的时候也不纠结,每日里吃好睡好,倒是胖了一些。

    张无忌自然不会以为宋青书已经原谅了自己,不过只要能留在师兄身边,照顾师兄,他就满足了,只是越发的沉默起来,有时候一天都没说几句话,每日里除了要照顾宋青书,还要处理明教的事务,身形渐渐消瘦下来。

    如此又过了两个月,本来对张无忌有些不满的宋远桥见他如此尽心尽力的照顾宋青书,也是原谅了他,只有宋青书依旧不冷不淡。

    这日,宋青书看着张无忌第三次将筷子插在汤碗里不动,放下碗筷,淡淡的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张无忌愣了一下,放下筷子,抿了抿唇,道:“明教传来的消息,义父失踪了。”

    宋青书知道张无忌是因为顾虑到自己,才会为难,这段时日张无忌做的他都看在眼里,只是还有些不能释怀,也想给张无忌个教训,才一直不冷不淡的对他。

    “当初义父回来的时候,已经将断裂的倚天剑和屠龙刀在武林各大掌门面前展示过了,所以应该不是冲着宝刀而来。如果没猜错的话,义父应该是发现了成昆的消息,或者这根本就是个陷阱,最终的目的应该是冲着你来的。”宋青书冷静的分析着。

    张无忌点了点头,眉宇间有些挣扎,一边是恩重如山的义父,一边是怀着自己孩子的师兄,让他没法选择。

    宋青书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几个月来第一次对着扬起淡淡的笑容,温柔的道:“你去吧,我在这里等你。”

    张无忌深深的看着他的笑容,蹲□,脸贴在他凸起的小腹上,闭上眼睛轻轻蹭了蹭,“师兄放心,我一定会尽快赶回来。”

    考虑到蛊虫的一月之期,在离开之前,张无忌又给了宋青书几次,直到宋青书疲倦的睡过去,眷恋的摸着他的脸颊,不舍的在红肿的唇上啄了几下,才穿起衣服带着影卫离开。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