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之衣冠禽兽

56最新章节

依茨2017-3-6 17:47:24Ctrl+D 收藏本站

    第五十五章后续

    张无忌冲过去单膝跪倒在地将宋青书接在怀里,将要失去怀里这个人的念头浮现在脑海,让他整个人都害怕的颤抖起来,双臂用力的收紧。

    从宋青书进门甩了张无忌一巴掌,到最后晕倒,只是短短的时间。宋远桥几人先是震惊,还没反应过来就看见宋青书倒了下去,见张无忌低着头只知道抱着宋青书也没有动作,宋远桥忙伸手想将儿子接过来。

    动作猛的顿住,一股仿若被什么危险的东西盯住的危险感升起,宋远桥只觉颈后的汗毛都竖了起来,额头瞬间浮起一层冷汗,不敢有丝毫动作。

    宋远桥闷哼一声后退一步,骇然的看着张无忌。原本低着头的张无忌慢慢的抬起头来,双眼通红布满血丝,漆黑的瞳孔中满是凌厉疯狂,仿若受伤的野兽,要将任何靠近的生物摧毁。更让人心惊的是张无忌眉宇间升腾的戾气,逼人的气势铺天盖地的压向靠近的宋远桥。

    俞莲舟见情势不好,几步上前拉着宋远桥后退几步,这才将宋远桥从张无忌的气势之中拉出来。宋远桥擦了一把冷汗,心有余悸的看着张无忌。俞莲舟被余波扫到,胸口气息一阵激荡,暗暗心惊不已。

    众人见张无忌一副不允许任何人靠近的模样,而宋青书又昏迷不醒,均皱起了眉头。宋远桥沉声道:“无忌,先把青书放进房间检查一下。”

    张无忌眼神凶狠的盯着他,“师兄是我的。”

    俞莲舟几人听了心里都是有些怪异,但此时情况紧急也没多想。宋远桥见张无忌疯狂的样子,不敢再刺激他,放轻声音抚慰道:“无忌,你是好孩子,你师兄晕倒了,我们找大夫来给他检查好不好?”

    张无忌警惕的看着他,双手收紧,将宋青书紧紧的抱在怀里,贴着他的脸颊轻轻的磨蹭着。俞莲舟几人顿时眼光怪异了起来,宋远桥见儿子紧闭着眼而张无忌又没有丝毫动作,对儿子的担心占据了上风,运起内力大声道:“张无忌,你是不是想把青书害死?”

    张无忌瞳孔一缩,眼神剧烈的挣扎着,最终变成一片茫然,呆呆的看着怀里的人。宋远桥吸了一口气,轻声道:“把青书放到床上去吧,你帮他检查一□体。”

    张无忌身子一震,眼神恢复清明,看着宋青书苍白的脸色,紧闭的双眼,有些慌乱的将人抱起,进入宋远桥的书房,将师兄放在软榻上。

    手有些颤抖的搭上宋青书的手腕,感受到手指下虽然虚浮但却稳定的脉搏,张无忌眼里的慌乱隐去,神色也恢复正常,沉默的用手在宋青书小腹周围的穴道配合着内力按压着,

    宋远桥见张无忌的神色,知道儿子没有大碍,也是松了一口气。看着张无忌沉默的动作,轻叹了一口气,转身对上几位师弟疑惑参杂着古怪的眼神,苦笑一声,挥了挥手,示意众人出来。

    “大师兄,无忌和青书是不是那种关系?”莫声谷性格最冲动,最沉不住气,见宋远桥停下脚步,憋在心里的话语顿时脱口而出。

    宋远桥看了一眼其他几位师弟的神色,虽然没有说话,但几人眼里都满是疑问,先前张无忌对宋青书的在意大家都看到了,那句占有意味极强的话语,还有后来贴着脸颊磨蹭的暧昧动作,都不是普通的师兄弟应该做的事情。

    宋远桥沉默的点头,俞莲舟几人虽然心中早有猜测,但此时还是有些吃惊,心里都有些复杂,对宋青书与张无忌这两人,几人都是很为之骄傲,也一直把他们看做下一代的接班人,却没想到两人竟然会是这种关系。

    “大师兄,你早就知道了,为什么你会同意?”殷梨亭有些迟疑的问道。

    宋远桥见几位师弟虽面色复杂,但都没有任何厌恶歧视的神色,心里悄悄松了一口气。此时听见殷梨亭的话,苦笑一声,将当初宋青书在扎牙笃那里中了蛊虫需要男子作为解药之事说了出来。

    待宋远桥说完,几人只觉真是世事无常,一向沉默寡言的俞莲舟问道:“无忌对青书的感情看来很深,一年之后师兄准备怎么办?”

    宋远桥眉头忍不住皱起,苦笑一声,只是摇摇头,没说什么。这段时间看着张无忌与宋青书相处的越来越好,如果要他让两人分开,他都不知道怎么开口。再加上刚才张无忌的表现,就更是让他心惊。

    “青书与无忌关系一向很好,这段时间他二人之间并无异常,只是不知道今日青书为何会这么生气?”俞岱岩岔开话题问道,宋青书是他看着长大的孩子,而张无忌又是张翠山留下的孩子,而且还治好了他的残疾,这两个孩子他都疼爱的很,也不希望任何一个受到伤害。

    张松溪在七侠中一向以足智多谋著称,沉思了一会,道:“从青书的话中来看,应该是无忌欺骗了他,甚至是对他使用了一些手段,今天被青书发现了,所以很生气。”

    “这就是无忌不对了,既然喜欢青书,就不应该对他有任何欺骗,更何况还把对付外人的阴谋手段用在青书身上,怪不得青书生气了。”莫声谷气愤的道。

    宋远桥几人在心里都甚是认同,张松溪微微笑道:“不过青书对于无忌的欺骗这么生气,其实也说明了青书对无忌也是有感情的,并不像大师兄所讲只是为了蛊虫才在一起。”

    “可是,难道大师兄想让他们两人就这样生活一辈子吗?”殷梨亭有些迟疑的问道。

    这话一出口,众人都沉默了,虽然对两个男子在一起没什么歧视厌恶的感觉,但这个时候的人最看重子嗣传承,而宋青书与张无忌又都是独子,就更是不同了。

    就在这时,书房的门被推开,张无忌走了出来,神色沉默的直接来到宋远桥面前,双膝直接跪倒。

    俞莲舟几人见状,退了出去,留下宋远桥独自面对张无忌。

    宋远桥也没伸手去扶张无忌,只是看着他,宋青书晕倒,他这个当爹的自然心疼,当初他会答应让张无忌作为解蛊之人,就是因为知道张无忌对宋青书感情很深,平时也对他几乎言听计从,衣食住行各方面都照顾的妥当,也相信他不会伤害到宋青书。

    而这次两人回到武当山的一个多月,也让宋远桥对张无忌很满意,只是今天发生的事情却让宋远桥有些不满。

    “大师伯,师兄肚子里有我的孩子。”张无忌轻轻的说出一句话,却让宋远桥脑中轰的一响,身子不由的晃了一下,双手抓住张无忌的肩头,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你说什么?”

    张无忌抬起头,看进宋远桥的眼里,坚定的说道:“师兄肚子里有我的孩子。”

    宋远桥瞳孔猛地一缩,后退几步,抚了抚额头,眼神有些愤怒,吸了口气,“把事情给我说清楚。”

    张无忌将育子蛊的情况详细的说了一遍,最后总结道:“孩子已经有五个多月了。”

    宋远桥闭了闭眼,最终还是没忍住,伸手就给了张无忌一巴掌,双唇有些颤抖,气怒的看着张无忌,“无忌,你太过分了。”

    让一个男人像女子一样怀孕生子,对一个男人来说,简直就是把尊严都踩在了脚底下,更何况还是被自己最信任的人设计,怪不得青书会这么生气。想到宋青书惨白的脸色,宋远桥只觉一股怒气上涌,双拳握紧,死死的盯着张无忌。

    “我知道是我不对,不应该对师兄耍手段,可是我不后悔,只有这样,才能让师兄接受我。”张无忌抬起手随意的擦去嘴角的血迹,眼神坚定的看着宋远桥。

    宋远桥看着张无忌,良久,叹了一口气,伸出双手将张无忌扶起来,道:“青书那里,你自己看着办吧,不过这种事以后绝不许再发生了。”

    张无忌点头,“谢谢大师伯。”

    宋青书只觉有苦涩的汤药从唇间哺进来,下意识的伸舌向外面推去,却被一个柔软的物体卷住吮吸了一下,汤药顺着喉间一下就流了进去。苦涩的气息溢满口腔,宋青书眉头忍不住皱起,纤长浓密的睫毛轻轻颤动,缓缓张开双眼。

    第一眼映入眼帘的是那张看了无数次几乎印在心里的人,一脸惊喜的看着自己,宋青书刚清醒,还有些迷糊,如往常一般叫道:“无忌……”

    话刚出口,先前的画面瞬间出现在脑海,宋青书眼神瞬间变得冰冷,“出去。”

    张无忌眼神哀求的看着他,伸手去握宋青书放在被子下的手,低低的唤道:“师兄……”

    宋青书挥开他的手,漠然的看着他,“我现在不想看到你,你出去吧。”

    张无忌眼眶瞬间通红,几乎要落下泪来。宋青书心中一痛,但想到先前知道的事情,软化的心瞬间坚硬,视线移开不去看张无忌伤心的样子,淡淡的道:“如果你不离开,那我离开好了。”

    说罢一掀被子就要下床,张无忌忙伸手按住他,“师兄现在不能乱动,要好好休息,无忌离开就是了。”

    待关门的声音响起,宋青书手有些迟疑的放到小腹上,神色复杂,想到这里有一个生命正在孕育,心不由的就软了下来。

    先前情绪波动太厉害,宋青书这次晕倒动了胎气,幸好之前一直被张无忌照顾的很好,才没有大碍。宋青书只觉得身体有些疲惫,闭上眼很快就又睡了过去。

    在他睡去之后,张无忌走了进来,站在床边眷恋的看着他,许久才离开。

    宋青书再次醒来的时候,屋内已经燃起了油灯,宋远桥拿着一本书坐在桌边,而宋母则坐在旁边就着灯火拿着衣服做针线。

    宋青书看着这温馨的一幕,本来有些烦躁的内心迅速平静了下来,扬起一个淡淡的笑容,轻声唤道:“爹,娘。”

    宋母听见声音,放下手中的针线,快步走到床边,拭去眼角的泪花,拍了拍宋青书的手,道:“别多想,身体要紧。”

    宋青书微笑着点头,宋母摸了摸他的脸,“饿了吧,我去给你弄点吃的来。”边说边向外面走去。

    宋远桥在床边坐下,看着宋青书俊秀的脸,沉默了一会,道:“无忌把事情都和我说了,你自己是怎么想的?这个孩子,你准备怎么办?”

    宋青书垂下眼帘,被子下的手在凸起的肚子上轻轻的抚摸着,良久,才道:“这个孩子是因为育子蛊才有的,打掉的话十有**我会丧命,再说我也舍不得。所以,一切顺其自然吧。”

    宋远桥点头,这也是他内心的想法,宋青书能这样想自然最好。

    “你和无忌的事,我就不说了,你自己决定吧。”宋远桥想到还守在外面的张无忌,心里叹了口气。

    宋青书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待宋母端了东西进来,宋远桥扶着宋青书靠着床头坐起来,将小桌子直接放到床上,宋青书其实没什么胃口,不过是不想让父母担心,才没有拒绝。

    接过母亲递过来的汤喝了一口,宋青书手微微顿了一下,接着不动声色的继续吃了起来,宋母做的饭菜他很熟悉,不是这个味道,这些,应该都是无忌院子里的那个厨子做的吧。

    这些在脑中闪过,宋青书只吃了一小碗就放下了筷子,宋母担忧的看着他,“怎么吃这么少?是不是味道不好?”

    宋青书摇摇头,温和的道:“只是没有胃口。”

    宋母着急的道:“没有胃口也要多吃一点啊,就算不为你自己着想,也要为肚子里的孩子着想啊。”

    宋青书没想到母亲也知道了这事,脸上顿时有些不自然,有些尴尬。宋母轻轻拍了拍他的手,道:“你这傻孩子,在娘面前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不管发生了什么事,但既然现在孩子已经在你的肚子里,那就是我的孙子。你也别多想,什么事情都等到孩子安全的生下来再说。”

    宋青书苦笑一声,发生这种事,怎么可能不介意呢?

    作者有话要说:晚上应该还有一章^_^可能会晚一点

    筱若柔梦扔了一个地雷

    筱若柔梦扔了一个地雷

    谢谢~(@^_^@)~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