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之衣冠禽兽

55最新章节

依茨2017-3-6 17:47:20Ctrl+D 收藏本站

    第五十四章发现

    张三丰早年修炼的只是九阳真经的三分之一,以这三分之一尚能到达后来的高度,堪称武林之中第一人,可见张三丰习武的天赋了。等张无忌寻得九阳真经之后,张三丰又依着完整的九阳真经继续修炼,武功更是达到了一个恐怖的层次。

    最开始张无忌与宋青书隔了十年回来的时候,张三丰虽然面色红润,但头发胡须却是全白。而这次再见,张三丰虽然发梢依旧银白,但发根处却是黑色的,脸上更是白里透红,隐隐有返老还童的症状。

    宋青书想起张三丰飞升成仙的传说,虽然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不过看如今张三丰的精气神,就是再多活个五十岁也不奇怪。如果真的研究出可以修炼九阴真经的办法,虽然不一定能飞升成仙,但多增加点寿命应该是可以的。

    张三丰是武当派的开山祖师,更是武林中的泰山北斗,可以说只要有他在,就相当于一座大山,想要来武当派撒野的都的掂量掂量。

    从张三丰处出来,两人又去了宋远桥处,其他几位师叔听说他们回来的消息都已集中在那里。俞岱岩与殷梨亭已经完全恢复了,武功也没有大碍,还兴致勃勃的与张无忌比划了几招,当然结果自然是大受打击了。

    宋远桥把宋青书拉到一边的角落,对两人现在的状态旁敲侧击了几句,宋青书囧了一下,随意的说了一些就把话题转移开。宋远桥见他不想说,也没勉强,再说问儿子的房事问题他也不自然的很。不过见到宋青书与张无忌的关系没有生疏,宋远桥心里有些复杂,不知道是高兴多一点,还是担忧多一点。

    之后的日子,张无忌每日里处理明教传来的事务,闲暇之时与张三丰讨论那本九阴真经,宋青书有时也会跟着听听,发表一下看法。

    另外宋青书还跟着宋远桥几人学习“真武七截阵”,这武功是张三丰早年所创,分为七套武功,当年张三丰分别传给七个弟子每人一套,这七套武功分别行使,各有精妙之处,但若二人合力,则相辅相成,攻守兼备,威力大增。若三人同时,则威力比之二人又强一倍。每多一人,威力便增强一分。

    早年武当七侠扬名天下,多依仗这套武功,不论多么厉害的强敌,几人联手,便足以克敌制胜。只可惜张翠山去世之后,这阵法便少了一人,而底下的三代弟子多内力不济,不能跟上宋远桥几人的步伐,如今有了宋青书加入,才算是填补了阵法的空缺。

    已经把武当派的武功学的差不多的宋青书学起这套武功并没有花费太多的精力,记下阵法的方位步法,又听宋远桥讲了这阵法的诸般变化和练法,再与武当六侠配合着演练了几次,就差不多了。

    而张无忌最初的时候因为某个原因,在宋青书练习的时候,专注的在一旁看着,待发现宋青书游刃有余并不会很疲累之后才松了口气。

    待将这“真武七截阵”熟练的掌握之后,宋青书又恢复了每日悠闲的生活,每日里在武当派上下晃悠,顺便指点指点底下的三代弟子,享受一下底下弟子崇拜的目光,过的乐呵呵的。

    而张无忌见他如此,也没再整日的跟着他。毕竟张无忌是明教教主,本应在光明顶主持大局,却因为宋青书的缘故留在武当山,加上如今明教起事抵抗元兵,事务本就繁多,虽有杨逍范遥几位分担,但有些事情还是需要张无忌进行处理。

    韦一笑几人已经回了光明顶,谢逊也跟着去了。不过原本张无忌挑选的影卫已经来到了武当山,听从张无忌的吩咐。每日里信鸽不断往返,遇到重要的事情,就由影卫亲自去送消息。至于武穆遗书,也有韦一笑等人带去了,至于给谁,则由杨逍几位共同商议。

    至于九阴真经暂时还没有进展,张三丰在与张无忌讨论了几天之后,大概是有了什么想法,然后宣布闭关,除非有重大事件,不得打扰。

    如此过了一个月,宋青书每日里都过的很欢快,唯一不满的就是这小肚子又大了一些,幸好这个时候的衣服外袍都比较宽松,外人才看不出来。

    洗漱过后,宋青书摸着凸起的肚子,开始认真的考虑从明天开始加强锻炼的问题,不然自己这身材就真的要惨不忍睹了。等张无忌沐浴之后出来,就看见宋青书一脸严肃的盯着微微凸起的肚子,心里登时咯噔一下。

    “从明天开始,消灭小肚子。”张无忌正紧张的时候,宋青书忽的抬起头,郑重的说道。

    张无忌提起的心重新放下,但听到宋青书的话脸色不由的有些古怪,坐在床上,将宋青书抱在怀里,手轻缓的抚着凸起的小肚子,有些犹豫是不是要和师兄把事情说清楚。再过一两个月,到时候反应只怕更加明显,想瞒也瞒不住。

    可是,张无忌又担心宋青书的反应,毕竟师兄是一个男人,对于这种事肯定难以接受,到时候师兄是什么反应完全预料不到。张无忌再聪明,武功再高,在这件事上也是不知道该如何做,一直犹疑不定。

    张无忌温热的大手在肚子上摸来摸去的让宋青书感觉很舒服,最后兴致都被挑起来了,直接将张无忌放在小腹上的手向下,放在微微挺立起来的□上,一点也没有不好意思的让张无忌服侍。

    张无忌自是乐意,手熟练的动作着,唇也毫不客气的在宋青书脖颈间肆虐着,两人的衣衫很快被扔了下来,身躯互相纠缠,□喘息声接着响起。

    有张无忌在,宋青书的锻炼计划自然是不成的。而且这些日子以来,他也觉得自己越发惫懒起来,每日里总是呵欠连连,老是觉得睡不够,宋远桥还隐晦的暗示了几次让他和张无忌节制一点,显然这位父亲大人想歪了。

    宋远桥第一次把他拉到墙角说的时候,宋青书吃惊的瞪大了双眼,睡意一下子消失不见,但又没法解释,只能苦笑着点头。倒是张无忌见他如此,拉着他躺在床上,待他睡着了才起来处理事情。

    张无忌还特意吩咐杨逍找了一个厨子送过来,宋青书吃的是赞不绝口,每日里吃了睡睡了吃,最后只能看着凸起的小肚子叹气,然后在张无忌的宠溺下,继续吃,继续睡。

    日子过得很欢快,这日,宋青书来到殷梨亭的住处。进门的时候,正好看见两人在院子里,杨不悔坐在椅子上,殷梨亭从背后拥着杨不悔,双手交叠放在她腹部,在她耳边轻声说话,杨不悔脸上满是幸福的笑意。

    看见这美好的一幕,宋青书脚步停顿了一下,嘴角微微上扬,叫道:“六叔,六婶。”

    殷梨亭忙松开杨不悔,招呼道:“青书来啦,坐。”

    宋青书自己倒了杯茶喝了一口,笑道:“我听说,六婶怀孕了,就过来看看。”

    昨日杨不悔忽然晕倒,被大夫诊断之后,才发现是喜脉,已经有三个月,殷梨亭顿时大喜,因为当时天色已晚,只让小童通知了宋远桥几人,而宋青书睡得早,早上才知道消息,吃了早饭就过来了。

    杨不悔如今一副少妇打扮,加上有喜,更是散发出一种母性的光彩,清秀的小脸更是夺目了几分。殷梨亭脸上也满是笑意,眼睛一直挂在杨不悔身上,杨不悔倒是因为宋青书在此,有些不好意思,娇嗔的瞪了一眼殷梨亭,殷梨亭这才笑着移开视线,心不在焉的与宋青书交谈起来。

    宋青书见两人如此,很有一种自己是电灯泡的感觉,正在考虑是不是要离去,进来一个小童禀报说是宋远桥让殷梨亭去一趟。

    殷梨亭站起身,吩咐道:“青书,先别走,帮我照顾一下你六婶,我很快回来。”

    宋青书点头,待殷梨亭离去后,瞄了一眼杨不悔的肚子,三个月,还不明显。他与杨不悔随意惯了,也没觉得自己这动作又什么不对,甚至还想伸手去摸摸,最后考虑到若是被殷梨亭知道,后果应该会很惨,只能有些可惜的放弃了。

    杨不悔看他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想到张无忌对他的感情,有些迟疑的问道:“青书,有中意的姑娘吗?”

    宋青书脸色不可察的僵硬了一瞬,随即恢复过来,笑嘻嘻的道:“像我这么优秀的男子,也不知那配的上我的女子在何方?”

    边说还挑了挑眉,将杨不悔逗得笑出声来,开玩笑的道:“无忌也很优秀啊,估计这世上配的上的姑娘也找不到,不如你们两个凑成一堆吧。”

    宋青书眼神闪了一下,却没说什么。他与张无忌之间的事武当派的人中只有张三丰与宋远桥知道,殷梨亭都不知晓,杨不悔就更是不清楚了,加上她嫁给殷梨亭之后,也不能像以前一样无所顾忌。这次宋青书回来之后两人相处的时间也不多,也就没发现宋青书与张无忌之间的关系。

    “六婶,你昨晚晕倒了,是不是怀孕很辛苦?身体还好吗?”宋青书有些担忧的看着她。

    杨不悔摇摇头,“只是没什么胃口。”

    宋青书招来小童,吩咐了几句,笑着对杨不悔道:“我那边有无忌找来的厨子,做的东西很好吃,说不定你能多吃一点。”

    杨不悔虽觉得没什么胃口,但对于宋青书的好意也没有拒绝,加上现在有了孩子自然需要营养,东西总是要吃的。

    “青书,你是不是很喜欢孩子?”杨不悔问道。

    宋青书点头,他前世就是孤儿,最想要的就是能有个家,然后有个孩子,只是那一世早早的就死了。而现在,与张无忌的纠缠已经解不开,既然与张无忌在一起,他自然不会背叛无忌,孩子自然也就不会有了。

    不过宋青书也知道,人不能太贪心,这一世本就是捡来的,他有父亲,母亲,太师傅,还有几位师叔,更有张无忌这个全心全意的爱人,剔除张无忌是男子不能生孩子之外,一切几乎都很完美。

    杨不悔见他点头,只能暗自叹了口气,觉得张无忌肯定是没有希望了。

    这时小童拎了食盒进来,将餐盘放在桌上摆好,宋青书将碗筷递给杨不悔,“快吃吧,那厨子的手艺很不错的。”

    本来没什么食欲的杨不悔闻到这清香,觉得忽然有了胃口,拿起筷子试探的尝了一下,鲜美的口感一下就让她眼睛亮了一下。宋青书见状,知道她喜欢,笑着将其余几盘菜也推过去。

    最后杨不悔吃完了一大碗米饭,菜也吃了大半,那鲫鱼汤也喝了一大碗,最后肚子都有些涨了才停下来。宋青书只能扶着她慢慢的在院子内走动,道:“喜欢的话,以后我每天让人送过来。”

    虽然嫁给了殷梨亭,在身份上成了宋青书的六婶,不过在杨不悔心里依旧把宋青书当成亲哥哥看待,自然不会和他客气,加上关系到肚子里的孩子,更是没有丝毫犹豫的点头。

    这时一个肩上挂着箱子的老头走了进来,这人是常年住在武当派的大夫,毕竟武当派的弟子也会有生病的时候,自然就需要这些普通的大夫了。这人据说家人都被蒙古兵给杀了,只有他一人被恰好经过的莫声谷给救了,然后就随着莫声谷来到了武当山,已经有七八年了。像这样的普通大夫还有几个,不过有些还带着家眷。

    那大夫给宋青书两人打了个招呼,将药箱放在桌子上,看到小童正在收拾饭菜,老大夫随意的瞥了一眼,有些吃惊的叫道:“等等!”

    宋青书扶着杨不悔靠过来,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那大夫用筷子在菜里拨了几下,又舀了一勺汤,凑到鼻尖闻了闻,最后用布巾擦了擦手。

    “这些食物有什么问题吗?”宋青书有些担心的问,若是因为他的缘故而出现了什么差错,那可就糟糕了。

    杨不悔也是一脸紧张的看着他,手下意识的捂着自己的肚子。

    老大夫挥挥手,“别紧张,没什么事。”

    宋青书松了口气,有些哭笑不得,没事你老人家看这么久干嘛?

    “那你刚才是在看什么?”杨不悔放下心来,有些好奇的问道。

    老大夫示意杨不悔坐下来,手指搭上他她的手腕,边慢悠悠的道:“本来我今天来,除了给夫人诊脉之外,还准备了几张安胎的药膳方子。不过如今看来夫人是不需要了,刚才那几道菜比我手中的要好的多。”

    杨不悔愣了一下,只以为是那厨子知道自己怀孕了所以才做了安胎的药膳,心里想着这厨子倒是个有心人,倒没有想别的。

    而站在一旁的宋青书脸色则变得有些古怪,最后那大夫说了些什么都没听到,直到杨不悔摇着他的手叫了几句才回过神来。

    “青书,我叫了你好几声都没反应,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脸色这么难看,要不要大夫给你看看。”杨不悔一脸担忧的看着他。

    “不用了,我先回去了。”宋青书拒绝道。

    出了院子,有些恍惚的向着他和张无忌的院子走去,走到一半的时候,宋青书忽然停了下来,转身向着山下走去,路上还随手取了顶帽子戴在头上遮住脸。

    刚才那大夫说那些全是用来安胎的药膳,宋青书当时只觉脑中轰然一想,想到这些日子自己经常吃这些东西,若是一次两次也就算了,可是经常吃就很不正常了。加上这些日子的嗜睡,还有凸起的肚子,让宋青书心里很快就浮现一个念头,而且越来越清晰。

    只是因为太过匪夷所思,才让宋青书不能确定,也不敢置信。

    前些时日的画面一幅幅的闪现在脑海里,让宋青书心里的疑惑越来越多,当初在船上以为是晕船的呕吐,现在想来,却是另一种症状;还有张无忌经常要他喝下去的汤药,当时因为身体不舒服,以为张无忌只是在帮他调理身体,所以没多想,但现在想来,却是越来越值得怀疑。

    手不自觉的放在腹部,这里已经可以很清楚的感受到凸起,宋青书心里越发复杂。

    武当山附近也有许多小城镇,因为距离武当派不远,蒙古兵很少来,所以这里的人生活的还算不错,这几年随着鞑子兵的残暴,越来越多的人迁徙到这里定居下来。

    宋青书找了家还算大的医馆进去,在一个头发胡须都发白的老大夫面前坐下,那大夫手搭上去,道:“滑脉,不过,奇怪,怎么是个男子的脉象?”

    宋青书在听到滑脉两个字时就彻底的愣住了,他虽不精通医术,但对滑脉这两个字所代表的意思还是很清楚的。

    忽的身子向后仰,避开伸过来的手。对面那老大夫尴尬的笑笑,宋青书也没心思和他计较,直接扔了一锭银子在桌上,冷冷的道:“别多嘴,否则小心你的老命。”

    那大夫虽然心里好奇,不过在这乱世,小命更重要,当下收起银锭子连连点头。

    一路恍惚的回到武当山,宋青书呆呆的坐在床上,双手放在小腹上。这里,真的有一个孩子?

    宋青书心里很复杂,说不出是什么感觉。虽然他很想要有一个拥有自己血脉的孩子,但这并不代表着他想自己亲自孕育一个孩子。他两辈子都是个男人,从来没想过会有这一天,一时之间真的是有些不能接受。

    张无忌精于医术,应该早就知道了吧,没有告诉他,是不是也是因为怕他不能接受?无忌他,应该很喜欢这个孩子吧,所以才会什么都安排的周全。

    想到先前因为小肚子他还拍了肚子好几下,之后又说要锻炼,当时的张无忌应该很苦恼吧,想到这里,宋青书忍不住笑出来。

    虽然对于自己一个大男人怀了孩子还是有些不能接受,但如果要他将孩子打掉,光是想想宋青书都舍不得。

    只是,为什么他会怀孕呢?他非常确信自己的身体很正常,是个正常的大男人,没有怀孕那功能,张无忌也不会有什么特异能力可以使男人怀孕。所以,唯一的意外,就是那个奇怪的蛊虫了。

    想到这个蛊虫,加上后面一连串的事情,还有自己现在的状态,宋青书的神色慢慢的变得有些难看起来,站起身走到旁边原本准备给张无忌的房子里,因为张无忌与他住在一起,所以这房子就被当做书房来用了。

    桌上还摆放着一些处理过的文件,宋青书直接翻箱倒柜的找了起来,却还是没发现那两本医经和毒经。他记得当初张无忌就是放在这个房间的,如今却怎么也找不到。只是这样反倒是更让宋青书怀疑,心里有些烦躁的将脚边的凳子踢开,直接飞到墙上,发出“砰”的一声响。

    宋青书顿了一下,走到墙边,用手在刚才凳子砸到的地方敲了敲,果然是空的。在墙边仔细的查了一番,却没发现机关。宋青书不耐烦的取过墙上挂着的匕首,运起内力贯注其上,直接将那面中空的墙割开一个四方形,将砖块取下来,取出里面被黑布包裹的东西。

    打开一看,果然是那两本书。以前宋青书对医术没兴趣,加上那时候被张无忌的天赋刺激到,一心想着不能被张无忌甩到后面,全部心思都用来练武去了,对这两本书更是翻都没翻过。

    快速的一目十行的翻过去,最终在翻到那本毒经后面记载的奇物异志时停了下来,手不受控制的有些颤抖,宋青书死死的盯着那几行字:育子蛊,西域奇蛊,培育方法不知。服用育子蛊之男子,脉象奇异,呈现伪滑脉,腹部会出现寸长红线。以艾叶三钱,紫苏七钱,苎麻根十钱,黄连八千熬煮,三碗水煮一碗服下,可逼出蛊虫。若七日之内与人交合,可珠胎暗结,蛊虫需□灌溉,一月至少一次,一年之后可产下婴孩。若女子服用,一日之内死亡。

    宋青书闭了闭眼,掩去眼里的怒气,深吸了口气,站起身向外面走去,手中的书卷攥的死紧。

    来到宋远桥的住处,远远的就能听到张无忌低沉的声音。今日的太阳很大,正是午时,明明是温暖的气候,可是宋青书却忽然觉得有些冷。

    面无表情的走进去,看着张无忌稳重的与宋远桥几人说着话,那张脸明明是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明明还是那般模样,明明没有变样。可是,宋青书却忽然觉得有些陌生起来。

    “师兄,我听六婶说你下山了,这么快就回……”张无忌第一时间发现了宋青书,神色瞬间柔和下来,边说边向这边走来。

    “啪——”宋青书狠狠的一巴掌甩出去,这一掌含怒出手,没有丝毫留情,将张无忌的头都打偏了,嘴角流下一丝血迹。

    宋远桥几人顿时面面相觑,旁边侍候的小童惊呼了一声,随即捂着嘴退了下去。

    “师兄……”张无忌咽下口中腥甜的血液,手有些慌乱的去抓宋青书的手。

    “别叫我师兄。”宋青书后退一步避开张无忌的手,将手中攥着的书卷砸到张无忌的脸上,声音有些沙哑,眼里是毫不掩饰的怒火,“好,你现在长大了,我教你的东西,你记得很牢,运用的更是好。”

    “师兄,是我不对,你原谅我……”张无忌一看到那书卷就知道宋青书已经知道了,没去管四散飘落开的书页,眼神哀求的看着宋青书,手紧紧的攥住他的袖子。

    “原谅……”宋青书轻声呢喃道,挥开他的手,后退几步,道:“你有没有把我当师兄?我教给你的东西,这些手段,难道是为了让你用在我身上吗?”

    宋青书声音越说越大,最后嘶吼出来,有些急促的喘了一口气,心跳的很快,忽然一阵天旋地转,眼前的人越来越模糊,软软的倒了下去。

    作者有话要说:晚了一点,呵呵~~

    hangyu10191扔了一个火箭炮

    zhangyu10191扔了一个火箭炮

    zhangyu10191扔了一个火箭炮

    flowers3414扔了一个地雷

    谢谢^_^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