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之衣冠禽兽

54最新章节

依茨2017-3-6 17:47:15Ctrl+D 收藏本站

    第五十三章烦恼

    宋青书对张三丰也很是佩服,虽然张无忌此时武功也很高,不过在武道的理解上,与张三丰就差的远了。单说张三丰能够自创太极拳剑这等厉害的武功,就足以将张无忌甩出很远的距离。有些东西,光有天赋是不够的,还需要时间的积累。

    “这倚天剑是峨眉派的祖师郭襄传下来的,说不定灭绝老尼早就知道这刀剑的秘密,所以那时候才想要回去。如果知道这秘密被我们发现了,肯定气坏了。”宋青书嘿嘿笑道。

    张无忌点头同意,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注视着宋青书坏笑的样子,眼里溢满柔情。宋青书对上那深邃的目光,耳后不自觉的升起一抹晕红,有些不自在的转过身去,暗暗唾弃自己一番,真没出息。

    对于兵书宋青书没什么兴趣,九阴真经又不能练。所以终日无所事事的宋青书只能继续研究自己的九阳神功,在张无忌的指点还有宋青书本身的心无旁骛下,在到达中土之前,宋青书终于将九阳神功练至大成,内功上升了一个新台阶。

    而这中间,为了将九阳神功练好,宋青书可谓是全神贯注,所以张教主很可怜的欲求不满了。不过张无忌也不是乱来的人,虽然他可以保护师兄,但是他知道师兄其实是个很独立的人,一直以来都很努力。而且宋青书的自保能力越好,他也能更放心。

    所以张无忌没有表示出任何不满,反而将宋青书照顾的更好。同时这船上的各种药材更是大部分都被拿来填进了宋青书的肚子。等宋青书终于成功时,站起身,满意的感受着经脉内浑厚的内力,忍不住笑开来。

    猛的身体一个悬空,宋青书也不惊慌,伸手揽住张无忌的脖子,抬起头,就对上他露骨的满是欲念的眼神,忍不住心中有些发毛,伸手一掌向张无忌肩头拍去,这一掌用了三分力道,不会伤到张无忌,但却可以将他震开。

    张无忌本来托起宋青书双腿的手只能放开来,抬手挡住宋青书的这一掌,宋青书双脚落地,没有放松,连着几掌全力向张无忌挥去。张无忌眼睛紧紧的盯着他,游刃有余的将宋青书的攻击接了下来。

    宋青书也知道不是张无忌的对手,在连着拍出几掌之后,就向着门口冲去。然后,在碰到门的一瞬间,一条结实的手臂搂住了他的腰,同时制住他的双手,将人固定在怀里不能动弹。同时唇被封住,炙热的唇舌探进来,舔过每一个角落,柔嫩的小舌被大力的吸允纠缠着。

    酥麻的快感从两人交合的唇舌间产生,宋青书的呼吸渐渐急促起来,挣扎的力道也,慢慢减弱,脑子也渐渐迷糊起来。

    等张无忌放开的时候,宋青书已经被放到了床上,看着上方张无忌眼里□裸的**,宋青书浑身都发软,也被挑起了兴致。

    张无忌不耐的直接撕开宋青书的衣服,覆身上去。被憋了二十多天的教主大人虽然很急切,不过却不粗鲁,耐心的做好了前戏,才进入温暖紧致的甬道。

    等宋青书再次醒来的时候,身上虽然酸痛,不过后面那里只是有些红肿,并不严重,昨晚张无忌前戏做的很足,而且只做了两次,后来结束的时候宋青书清楚的感觉到抵在后腰处的坚硬,但是张无忌却没有再动作。

    宋青书趴在床上,对于张无忌的做法非常满意,心里思考着也许可以放松对张无忌的要求,一个月多做几次也是可以接受的。

    张无忌推开门,见宋青书醒了,走过来,帮宋青书穿上衣裤,低头在他嘴角啄了一下,拉着宋青书的手向外走去,见他走动间并没有不自然,眉头也没有皱起,才松了口气。

    两人来到船板,周辰正坐在谢逊旁边,这些日子受到宋青书的刺激,周辰练武的兴致也是大增,而谢逊经常坐在船板上,自然也就不时的指点几招,让周辰受益匪浅,对谢逊也是越发尊敬。

    “大哥,你终于出来了。”周辰笑着走过来,在宋青书肩头敲了一拳,感受到手下传来的力量,有些吃惊的看向宋青书,“大哥,你的内力增长了好多,果然厉害。”

    宋青书刚才自然是故意将周辰的力道反弹回去,笑吟吟的道:“那是当然,所以你要加紧努力了。”

    周辰可怜兮兮的攀住宋青书的手,眼巴巴的看着他,“大哥,你多指点指点我吧,不然我就要被甩到很后面去了。”

    若是张无忌做出这番可怜的姿态,宋青书肯定会心软。如今周辰如此,宋青书却只觉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嫌弃的推开,伸手止住周辰再次扑上来的动作,“好了好了,我教你就是了。”

    成功达到目的的周辰笑嘻嘻的道:“多谢大哥。”

    宋青书看着他那痞子样,只能无奈的摇头,但又觉得有些好笑,脸上也不自觉的泛出笑意。

    张无忌淡淡的扫了一眼周辰,虽然对他如此靠近师兄有些不悦,不过既然能让师兄开心,他忍受一下也是可以的,虽然他很想将这小子的手从师兄的手臂上拿开。

    又过了几日,终日看见陆地,在海上漂泊了多日的众人都是松了一口气,脸上也浮现出笑容。登上岸后,众人将赵敏留在岸边,运起轻功离开。

    没多久,王保保等人的船队也靠岸,王保保见赵敏面色红润,衣衫整洁,心下松了一口气,问道:“敏敏,你没事吧?”

    “大哥,我没事。”赵敏摇了摇头,这些日子张无忌几人确实是没有为难她,饭菜也很丰富,甚至保胎药也喝过几次。

    王保保见张无忌等人已不见踪迹,知道离开不久,吩咐手下侍卫传下消息,沿途搜索阻拦。随后带着赵敏向大都的方向赶去。

    张无忌几人急速奔波了一阵,在附近的镇上停了下来,找了家酒店上去,好好的大吃了一顿,随后又各自换了套衣服,打扮的与之前完全不同。

    宋青书的打扮一看就是个富家公子,而谢逊则是装作一个富人老爷。张无忌弄成一个赶车的下人,甚至为了更像一点,将白净的脸都用药粉弄的黄黄的。而周辰四人则身穿劲装,扮作护卫。

    然后,张无忌买了辆马车,让宋青书和谢逊坐在车里,而他自己赶车,周辰四人则骑着马护在两边。本来韦一笑几人是不肯让教主亲自赶车,不过张无忌却坚持如此,让几人无可奈何。

    众人出发之后,就发现一路上的蒙古兵似乎增加了许多,不过那些人奉命查找的是几个武林人士,而如今张无忌等人早有了准备,无论是发型还是服饰全都做了改变,加上如今他们扮作的是外出的富人,自然不会有人将他们与明教贼子联系在一起。

    不过这样的打扮虽然脱离了嫌疑,却同样引来了另一种麻烦。不管是什么时候,钱同样会引来觊觎,一般人见着马车周围的几个高手自然不敢惹,但那些一贯嚣张的蒙古鞑子可不怕,马车刚驶出城,就被一队蒙古兵给包围了起来。

    不过还没等他们开口,韦一笑几人已经冲了出去,鲜血飞溅,只是短短的时间,十几条生命已经逝去。明教弟子对于蒙古兵一向恨极,自是一点都没留情。

    一路上又遇见了几波蒙古兵,自是被几人毫不手软的杀光。甚至还有几次连山贼都拦路,不过对那些人,韦一笑几人只是将几个领头的杀了,其他的就任由四散逃开。

    这日,几人在一家客栈住下,宋青书洗浴过后,直接穿着亵衣裤就出来了,盘腿坐在床上,疑惑的按了按自己的肚子,这一路奔波的,怎么还胖了,都长小肚子了。

    张无忌坐在桌边,见宋青书出来,眼神暗了几分。宽松的衣服,优美的锁骨露出几分,若隐若现的更诱人,微湿散发贴在脸颊上,显得有些性感,白皙的皮肤被热气蒸腾出淡淡的红晕,嘴唇也红润了几分,坐在床上,微微皱起的眉。

    张无忌喉结不自觉的动了一下,宋青书抬起头,有些抱怨的道:“你看,都是你整天把药材给我补,都长出小肚子了。”

    边说,还用手拍了拍肚子,直发出“啪啪”的声响。张无忌顿时一惊,膨胀的**瞬间消失的一点都不剩,快步走到床边坐下,将宋青书还准备再拍几下的手拿开,笑道:“是吗?我摸摸。”

    将手放上去,轻轻的在上面摸了摸,低垂的眸里是满溢的温柔。直到宋青书被他的动作弄的有些痒,不耐烦的挥开,张无忌隐去眼里的恋恋不舍,笑道:“肚子上有点肉,软软的很好摸,我很喜欢。”

    宋青书白了他一眼,嫌弃的看了看自己的肚子,道:“我不喜欢,我喜欢结实的肌肉,年纪轻轻的长个大肚腩,丑死了。”

    张无忌凑近,在宋青书脸上亲了一下,柔声道:“不管师兄是什么样的,无忌都喜欢。”

    虽然相处已久,对于张无忌的这些甜言蜜语宋青书还是不适应,瞬间被转移了注意力,有些不自在的将张无忌的脸拍开,躺下,拉过被子,闭上眼睛。随即一个温暖的躯体靠过来,整个人被拥进熟悉的怀抱,宋青书习惯性的找到舒适的位置,听着耳边稳定的心跳,安心的进入了梦乡。

    张无忌听着怀里平缓的呼吸,放在宋青书腰上的手下移,摸着有些凸起的腹部,脸上是毫不掩饰的温柔,在师兄的头顶亲了几下,嘴角挂着笑睡去,手还放在小腹处,就仿佛在保护着那里一般。

    之后的几天,宋青书为了自己身材着想,刻意的节食,若不是碍于一直在赶路,只怕还要做些激烈的运动。张无忌见他如此,心里担忧的很,但又不能说清原因,只能不时的将好吃的送到宋青书面前。

    而宋青书也只是坚持了几天就放弃了,赶路的时候他一直坐在车厢内,本来就无趣的很。而张无忌弄来的美食又散发着香味诱惑着他,加上这段日子他食欲也是大开,老是觉得饿。最后只能哀叹的摸摸自己的小肚子,然后继续大口吃东西。

    幸好宋青书以为的肚腩还不明显,在衣服下根本看不出来,只有用手摸的时候才能感觉到。而张无忌倒是对宋青书嫌弃不已的小肚子表现的很是喜爱,每次宋青书说着要锻炼身体的时候张无忌就凑上来阻止,还恋恋不舍的在肚子上摸来摸去。

    回到中土之后不久,韦一笑就与光明顶取得了联系,每日里都有明教训练的信鸽往返,传递信息。杨逍将这段时日明教的行动详细的禀报给了张无忌,还有一些事情也让张无忌做了决定。

    所以,虽然张无忌没有返回明教,但明教的事物却还是井井有条的进行。等到达武当山的时候,众人都是松了口气,这些日子虽然没有遇到危险,不过一路上也是麻烦不断,让众人都有些疲惫。

    韦一笑几人自去休息,张无忌与宋青书洗漱换过衣服之后,先去太师傅张三丰处拜见,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拣些紧要的说了,最后又将武穆遗书与九阴真经拿出来。

    张三丰听闻宋青书九阳真经大成,也是欣慰,将两片布卷一一看过,有些感慨的道:“当年岳元帅冤死,真是大宋的遗憾,若是有这等良将在,蒙古鞑子又怎能欺我中土百姓至此。无忌,明教如今正是起事的关键时刻,你将这本兵书传给底下的人,定能加快抗元的步伐,使我中土早日恢复安宁。”

    张无忌点头,道:“太师傅放心,这武穆遗书我已记在脑海,待回去就默写出来,至于这原本就留在太师傅这里吧。”

    张三丰欣慰的点头,取过九阴真经,道:“这九阴真经与九阳真经同样是修习内功的无上心法,只是一个至阴,一个至阳。同时修炼定然艰难无比,不过若是能大成,定然不同凡响。让我先探索探索,有了结果再说。”

    张三丰一代武学宗师,对武学一道总是充满探索精神,如今见到九阴真经这等深厚绝学,更是见猎心喜,对于张无忌提出的同时修炼也是兴趣勃勃。

    作者有话要说:晚上还有一章o(n_n)o~

    zhangyu10191扔了一个地雷

    zhangyu10191扔了一个地雷

    zhangyu10191扔了一个地雷

    吃猫的鱼扔了一个地雷

    谢谢^_^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