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之衣冠禽兽

53最新章节

依茨2017-3-6 17:47:11Ctrl+D 收藏本站

    第五十二章回程

    张无忌小心的将宋青书放在床头靠坐着,拭去他额头的冷汗。倒了一杯水,递到宋青书唇边,宋青书漱了漱口,然后躺了下去,闭上眼,表示不想说话。

    张无忌知道师兄是生气了,但昨晚确实是他做错了,竟然让师兄受伤。但现在更重要的还是师兄的身体,刚才师兄吐出来的全是早上喝下去的草药,等于是白喝了。

    “师兄,昨晚是我做的不对,对不起。你好好休息,我去熬药。”张无忌低下头在宋青书额头亲了一下,起身向舱外走去。

    在他关上房门之后,躺在床上闭着眼的宋青书双眼睁开,看了一眼张无忌离开的方向,想到昨晚张无忌的疯狂,心里暗骂了一声“混蛋”。不过他也知道张无忌一向对他好,以往床上虽然激烈了点,但像这样受伤还是第一次。

    叹了口气,宋青书知道张无忌心里其实一直很不安,昨晚肯定是受了什么刺激。只是张无忌如此失常还是让他有些吃惊,皱了皱眉,心里忽然有些担忧,练武之人一般自制力都不错,可是他今日醒来身体的状况,后方那里应该是撕裂了,如果张无忌是清醒状态,绝对不会让他受伤,而昨晚,张无忌显然是控制不住自己。

    练武之人出现这种情况,只能说明一件事情,心魔。想到这里,原本对张无忌的不满全部转换成担忧,习武之人有了心魔,若是一旦爆发,后果可大可小。张无忌现在的情况,应该还没有全面爆发。

    宋青书不是傻子,从张无忌的表现来看,自然知道这心魔的源头应该就是自己。一时之间心里有些复杂,虽然一直知道张无忌对他的感情很深,但宋青书却没想到竟然会让他有了心魔。

    而现在,不是与张无忌生气的时候,在没有找到解决办法之前,不能让张无忌再受到刺激,否则,以张无忌如今的武功,一旦失常,只怕很难制的住他。

    宋青书决定等船回到中土就尽快赶回武当山,看太师傅张三丰有没有什么解决办法。

    等张无忌进来的时候,就看到宋青书坐在床头,脸色有些不好的看着他,脚步顿了一下,将药碗递给宋青书,低声道:“师兄,别生气了,都是无忌不好……”

    “为什么又不给我上药?”宋青书打断他的话,不满的看着他。刚才他坐起来的时候,才发现因为先前的一番奔波,□的痛楚更严重,让他浑身都出了一层冷汗,后来在身下垫了一床软被才坐下来。只是对张无忌一直不肯替他□上药的习惯恨的咬牙,以往也就算了,这次都撕裂了这家伙还不给他上药,真是欠揍!

    张无忌本来以为宋青书会很生气,甚至是如先前一般闭着眼不肯和他讲话,也不愿意理他。却没想到宋青书会像以前每次欢爱过后一般,不满的问他这个问题。

    张无忌愣了一下,呆呆的看了他一眼,忽然将药碗放在一般,伸出手,将人拥进怀里,头埋在他脖颈间深深的吸了口气,闷闷的声音穿出来,“师兄,不要不理无忌。”

    虽然一个大男人说着撒娇的话让人有些腻味,不过宋青书听到这句心却是软了下来。以前小时候他每次生气的时候,张无忌就会搂着他的脖子,软软的说着这句,然后可怜巴巴的仿佛要被抛弃一般的看着他,每每都会让宋青书心软。

    自从两人出谷之后,张无忌就再没说过这句话了,现在这番姿态,让宋青书瞬间想起两人以往相处的一幕幕画面,神色柔和下来。对于张无忌,他总是有一种特别的感情,这是他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最亲密,相处时间最长的人,是他一手教导出来的孩子。

    所以,对于张无忌的要求,宋青书总是会答应,即使是在蛊虫事件上,虽然一开始不同意,但最后到底还是妥协了。

    即使是对于张无忌所说的两人以后永远在一起,这件事情虽然一开始宋青书因为固有的观念而拒绝了张无忌,可是在之后的日子,他确实是是认真的考虑过了,到了现在,虽然他没有说,但心里其实已经同意了张无忌的要求。

    自遇到张无忌之后,两人就一直生活,现在又发生了这样的关系,若是张无忌对他的感情一直不变,那就这样生活下去也没什么不好,唯一的遗憾就是两人不可能有孩子了。

    想到昨晚的事情,宋青书知道如今的张无忌不能受到其他的刺激,加上此时被张无忌勾起了回忆,摸了摸他的头发,如同张无忌还是小孩子般安抚道:“师兄最疼无忌了,怎么会不理你呢。”

    手下使劲,将张无忌推开来,凑过去,在他唇上轻轻的吻了一下。张无忌傻傻的看着他,接着就咧开嘴笑着。宋青书看他这般,也忍不住笑出来,端过旁边的药,一口喝了下去。

    刚放下药丸,眼前一暗,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宋青书也没抵抗,微张开唇,灵活的唇舌窜进来,温柔缠绵之极,带着浓浓的情,让宋青书几乎有些沉迷,忍不住伸出舌尖与之交缠在一起。

    张无忌眼里是满满的柔情,紧紧的注视着宋青书,舌尖尝到的虽然是宋青书刚才喝下的苦涩药味,但张无忌却觉得甜蜜无比,流连忘返,直到宋青书喘不过气来,才松开,恋恋不舍的在湿润的唇上啄了好几下,却是不敢再动作了。

    宋青书推了推不肯离开的人,有些疲惫的闭上眼。张无忌也知道他身体不适,先前一番奔波更是让情况更糟,加上他刚才熬的药有安眠的成分,现在宋青书才会想睡觉。

    细心的替宋青书盖好被子,张无忌轻声道:“师兄好好休息。”

    待宋青书呼吸平缓下来,张无忌才起身出了船舱,与韦一笑等人商量过后,很快,就抛锚杨帆,大船很快就驶了出去。没多久,后面就跟上来十几艘蒙古大船,距离张无忌等的大船有数十丈,远远的吊着。

    当初为了防止意外,张无忌才会带了周颠与说不得这两个会驾船的高手,如今正好派上了用场。

    这船上吃食都备好,而且还挺丰富,各种药材也都有。赵敏的伤早有周辰包扎了,因为长期点穴会造成经脉不通,加上赵敏怀有身孕,更是不行。所以最后韦一笑一包散功散下去,让赵敏内力全失,如此既不影响她的行动力,也不会对众人造成威胁。

    一向刁蛮的赵敏却是改了性子,一直沉默的呆在房间里没有出来,送去的饭菜汤药全都吃了,却不言不语,让当初见识过她刁蛮傲气的明教众人都有些奇怪。

    赵敏其实对扎牙笃并没有感情,甚至是厌恶。只是为了汝阳王府,一向疼爱她的父王和大哥却不顾她的反对将她嫁给扎牙笃,她是知道扎牙笃喜欢宋青书的,所以在嫁给扎牙笃的那一刻,她就知道,她的人生已经毁了。

    在那个被扎牙笃压在身下的晚上,随着身体撕裂的痛楚传来,她所有的骄傲全部失去,她再也不是那个骄傲的小郡主,而是不受宠爱的世子夫人。

    于是,她的性格越来越沉默,这次来冰火岛也是大哥王保保想让她借此散散心。当知道扎牙笃死的那一刻,赵敏其实并不伤心,甚至是松了口气。只是在外人面前,她还是装作伤心的样子留下几滴泪。

    现在赵敏唯一放在心上的只有肚子里的这个孩子,甚至是汝阳王府,也没有这个孩子重要。所以,在张无忌那一剑扎在大腿上的时候,她是害怕的,害怕这样会让她失去孩子。所以她才会抛弃骄傲哭着向王保保求救。

    如今身在敌船,想要保住孩子,她就得听话,只要到了中土,她就安全了。所以一连几日,赵敏都安静的很,每天只是偶尔出来透透气,乖顺的很,没有任何异常的动作。

    而宋青书在休息了几日之后身体也好了很多,不过这几天因为□的疼痛宋青书对张无忌也没什么好脸色。张无忌这小子,怎么也不肯给他上药,甚至也不让他接触到任何膏药,每天只是让他喝那种苦兮兮的汤药,到了后面宋青书一闻到那气味就反胃。

    宋青书拍开张无忌凑过来的脸,没好气的道:“离我远一点。”

    张无忌厚脸皮的贴着他的脸颊蹭了蹭,抓着宋青书的手向下,炙热滚烫的物体塞进宋青书的手心,还挺动了一下,求欢的意味很明显。

    宋青书手一使劲,张无忌闷哼一声,本来肿胀的**因为痛楚瞬间软了下来,张无忌顿时可怜兮兮的看着正斜眼瞧着自己的宋青书。

    宋青书松开手,轻哼一声,“你不给我上药,我后面还没好,所以不准碰我。以后严格执行一个月一次。”

    “师兄,不要嘛。”张无忌搂着宋青书的腰,头在他怀里轻轻的蹭着,挑着声音软绵绵的撒娇,但却避开了上药的话题。

    宋青书被张无忌这声音弄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加上张无忌缩在怀里蹭的姿态,更是觉得好笑,嫌弃的推了推张无忌的头,有些硬硬的头发扎在颈窝让他更是笑出声来,“滚。”

    张无忌听到他的笑声,感受到震动的胸口,蹭的更是起劲,让宋青书好笑又无奈,不过底线还是必须坚持的,如果任张无忌折腾,还每次都不给上药,那以后受苦的可就是他了。所以,为了以后的生活,坚决不能妥协。

    张无忌蹭了许久,又可怜兮兮的祈求,见宋青书不肯松口,也知道这事确实是自己不对,只是因为原因还不能被师兄知道,所以没法解释。

    宋青书偏过头,不去看他可怜兮兮的样子,早已打定主意这次决不能妥协,不然每次之后都有几天的行动不便,身体不适也就算了,但沦为拖后腿的那个决不忍许。

    再说,既然以后要在一起生活,这件事必须要解决,以前张无忌所说的留下印记的解释先前他还当真,但如今他都受伤了还不给上药,他要是还相信就是傻瓜。以前即使是手上的一个小伤口,张无忌都会紧张兮兮的替他擦药,现在这样反常,实在是太可疑了。

    张无忌其实也知道宋青书伤还没好完全,并没有想真的进入那里,只不过是想让宋青书用手帮他解决一下。他只是喜欢与师兄靠近的感觉,不过看师兄如今这样子,还在为上药的事情不满。

    张无忌想了一下,这可关系到自己以后几个月的性福生活,斟酌了一下,道:“师兄,卫壁曾和我说过,这蛊虫是用各种毒药培养而成,所以在这一年之中,是不能给你那里直接上药的。”

    宋青书有些怀疑的看了他一眼,回想了一下,自从两人第一次发生关系,张无忌就没有替他上过药,而第一次离开的时候他自己也没有替那里上药,都是任其慢慢恢复。

    “那次我离开之后,你怎么知道我不会自己买药?”宋青书疑惑的问道。

    张无忌脸上挂着宠溺的笑容,“师兄的性子我最了解,那时候你离开心情应该很乱,加上受伤的又是那里,肯定不好意思自己上药。而且以前你所用的都是我亲手调制的上好伤药,外面药铺卖的你肯定看不上。”

    宋青书伸出手,抚上那双满是柔情的双眼,原来这个人是如此的了解他。宋青书神色柔和下来,双手环住张无忌的脖子,把脸埋在他胸前。

    虽然对于张无忌的解释还是有些怀疑,不过那蛊虫本就古怪,有这种奇怪的特性也不是不行。至于其他的疑点,以后总会明白的。

    扎牙笃死亡的消息宋青书已经知道了,最初还有些震惊,不过接下来却是松了一口气,毕竟一个三番两次使用手段觊觎自己的男人,特别是在蛊虫事件之后,对于扎牙笃,宋青书简直是厌恶透顶。

    张无忌手轻缓的在宋青书背上拍抚着,直到怀里的人呼吸渐稳,对于那件事不知道师兄什么时候才会发觉,不过能瞒一时是一时,也不知道当师兄知道时会是什么反应。

    不过张无忌并不后悔,这样可以使他和师兄的关系更紧密,让师兄再也没有借口离开他,让师兄永远留在他身边。

    这次在海上宋青书并没有发生如上次一般的晕船症状,让他大大松了一口气。海上的日子过得久了,其实很无聊。这日,宋青书视线在看到被谢逊拿在手中的屠龙刀时,一个念头闪过,回到房中将倚天剑取出来,道:“义父,我们来试试,这屠龙刀与倚天剑哪个厉害?”

    谢逊站起身,大声道:“好,我很好奇,到底是屠龙刀锐,还是倚天剑利?”

    宋青书笑道:“我也好奇。”

    两人站定,双双运起内力,刀剑相交,宋青书只觉一股大力传来,手臂一麻,手中的倚天剑不由的掉在地上,砰的一声断成两截。而谢逊也是后退几步,手中的屠龙刀只剩下一半,另一半掉在船板上。

    谢逊眼盲,自然看不到这情景,只感觉到手中的屠龙刀轻了许多,伸出手摸去,触到断裂处,又想起刚才听到的声音,问道:“青书,倚天剑如何了?”

    “也断了。”宋青书蹲□,从断裂处取出一卷布卷,打开来,上面密密麻麻的小子,最边缘处写着“九阴真经”四个字。

    这时谢逊也触摸到了断口处的布匹,用手捏了捏,朝宋青书伸出手,道:“青书,你看看这是什么?”

    宋青书接过来,打开一看,这卷是武穆遗书。

    船上的众人听到声响也围了过来,见到断裂的屠龙刀和倚天剑,均是吃惊的很。张无忌是最先赶过来的,担心的检查了一番,直到没有发现宋青书受伤才放心。

    宋青书在发现九阴真经的第一时间下意识的就收进了袖子中,等众人来的时候只把武穆遗书递给大家。

    韦一笑几人看了俱是高兴,如今明教到处起事抵抗元兵,有了这本武穆遗书,更是如虎添翼。

    周颠道:“武林至尊,宝刀屠龙。原来并不是刀剑本身,而是刀剑互斩之后的这本武穆遗书。有了这本兵书,我们明教定能将鞑子驱赶出去。”

    谢逊叹了一口气,“这屠龙刀陪我多年,如今毁了,真是有些舍不得。”

    宋青书笑着安慰道:“义父,等回到明教,让精于铸造的弟子将这断刀断剑融了,重新铸造出来,到时候屠龙刀就又回到义父手中了。”

    谢逊也是洒脱之人,刚才只是感慨了一番,听宋青书如此说,笑着点头。

    待众人都各自散开后,宋青书将断刀断剑拾起,与张无忌回到房间,这才把藏于袖中的九阴真经取出来,递给张无忌。

    这九阴真经乃是与九阳神功相媲美的武功绝学,虽然韦一笑等都是自己人,不过若是让众人见到这真经,到时候如何分配只怕是个麻烦。再加上这东西的诱惑力实在是太大了,若是流传出去,只怕到时候麻烦就大了。

    所以当时宋青书才会想都没想就将布卷藏了起来,他可不是什么烂好人,好东西当然是要自己收藏才行。

    刚才张无忌是第一个冲出去的,刚好看见宋青书的动作,不过他自然不会多话,此时见宋青书将东西拿出来,顿时眉眼都上扬了起来。因为宋青书如此做法,很明显的说明,他与其他人是不同的。对此,张大教主非常满意。

    “可惜你我练得九阳真经是纯粹阳刚的内功,而这九阴真经是阴柔的路子,方向截然不同,不能同时修炼,对我们倒是没什么用处。”宋青书有些可惜的道。

    张无忌沉思了一会,道:“太师傅是武学奇才,在武之一道理解甚深,我们回去之后将这个交给太师傅,或许太师傅能使之水火相济,刚柔相调,说不定真的有办法同时修炼。”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