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之衣冠禽兽

51最新章节

依茨2017-3-6 17:47:2Ctrl+D 收藏本站

    第五十章死亡

    双方僵持到了这步,此时起帆出海显然不是明智的选择,在王保保带着一干蒙古侍卫退去之后,张无忌等人重新回到了船上。

    “教主,干脆我们将王保保和赵敏还有扎牙笃三个人抓过来,这样看那些鞑子还敢不敢用炮轰我们的船。”韦一笑大声道。

    “你以为他们是傻子啊,肯定知道小心戒备,就像今天一样躲在人群中央,让我们无法攻击。”周颠反驳。‘

    张无忌冷冷的道:“那我们就等,除非他们三个人可以永远都躲在那些侍卫的保护之中,否则只要抓住任何一人,就是我们离开的日子。”

    “而且,从今天开始,我们还要不停的骚扰对方,让他们防不胜防,永远都处于警惕的状态。这样对方可能一急,然后我们就可以找到机会。”宋青书道。

    韦一笑一拍手,笑道:“好办法,就让蝠王我每天去他们营地绕几圈,顺便杀几个蒙古鞑子。”

    以韦一笑诡异莫测的身法,在那些侍卫营地之中只要不被高手缠住,定是来去自如。这样一来,只怕王保保等人很快就会沉不住气,到时候时机就会自动出现。

    众人想到这里,均不由的露出轻松的笑容。

    之后的几天,韦一笑和周颠几人,不时的去蒙古营那边骚扰一番,不过王保保也不是吃素的,同样安排侍卫远远的向着他们这边射火箭,显然是想将他们的船给毁了,只是张无忌更干脆,也没有多加抵挡,直接将船给放弃了,让王保保措手不及。

    船虽然是离开的必备工具,不过这岛上却不是只有这一艘船,况且张无忌很清楚,留着这船就是一个活生生的靶子,对方会不断的派人来,而且只要远远的射出火箭,就足已对大船造成伤害,然后让他们防不胜防。

    所以,张无忌毫不犹豫的放弃了大船,和众人重新找了处隐秘的地方呆着,而韦一笑等人无聊的时候就去对方的阵地兜几圈。

    这样几天下来,王保保的营地杯弓蛇影,时时刻刻都处于高度警惕之中,王保保心里大怒,也曾派过高手前去围捕韦一笑等人,虽然也给对方造成了损伤,但还是没有成功的将对方留下来。

    深夜,蒙古营地,最中央的帐篷。

    “大哥,父王传来消息,让我们赶快回去。”赵敏看着在帐篷中央走来走去,显得有些烦躁的王保保。

    王保保挥了挥手,蹙眉道:“我知道了,敏敏,你先去休息吧。对了,扎牙笃呢?”

    赵敏脸上有些厌烦的道:“谁知道他去哪了。”

    王保保见她如此,叹了一口气,坐在她身边,道:“敏敏,虽然你与扎牙笃成亲是为了让我们汝阳王府和七王府关系更紧密,以便将来共谋大事。我也知道你不喜欢扎牙笃,只是我们汝阳王府在朝中的形势不好,只能委屈你了。不过,既然你已经嫁给了他,还是好好过日子吧。”

    赵敏低着头抿了抿唇没有说话,这时一个侍卫端着一盘烤肉进来,放在两人面前。赵敏只觉一阵恶心,伸手捂住嘴,还是没忍住,哇的一声吐在一边。

    王保保一惊,小心的扶着赵敏,递了杯水过去,那侍卫也见机得快,很快就拉了个大夫进来,替赵敏把过脉之后,擦了擦额头的汗,松了一口气微笑道:“恭喜世子,郡主这是有喜了。”

    王保保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笑道:“赏。”

    赵敏表情有些迷茫,手不由的抚着肚子,自己,真的有孩子了?想到这个,赵敏心里缓缓的升起一股喜悦,神色也不由的温柔下来。

    “快将扎牙笃找回来。”王保保高兴的吩咐道。

    而此时的扎牙笃正在蒙古营地外围溜达,身后跟着十几个侍卫。待前来禀报的侍卫说完之后,扎牙笃挥了挥手将那侍卫打发了下去,神色有些复杂。他与赵敏结婚只是为了利益,除了洞房那一夜,两人再没同过房。却没想,这一次便有了孩子。

    脑中闪过另一个清逸俊秀的身影,若不是那次出现意外,也许……

    想到这里,扎牙笃神色阴沉不定,突然前方的树林深处,一个青色的身影一闪。扎牙笃心里一动,几乎没有多加思考,脚下已运起轻功飞身向前进入树林之中,后面的侍卫连忙跟上,不过树林地势复杂,加上扎牙笃武功不凡,很快,那些侍卫就失去了扎牙笃的踪迹。

    扎牙笃进入树林之中,果然看见树林深处隐隐出现的那个青色身影,心里一喜,脚下速度加快。那个身影忽隐忽现,每在扎牙笃失去方向之时,又出现在前方。就这样,扎牙笃离蒙古营地越来越远。

    等到扎牙笃察觉不对劲之时,停下脚步,警惕的看向四周,这些天张无忌等人与王保保这边的争夺他自然是知道的,这几天都安分的呆在营地。只是今日赵敏怀孕的事情让他思绪有些杂乱,又想到另一件事,更是心情不定,这才在见到那道朝思暮想的身影之时,毫不犹豫的追了出来。

    只是,扎牙笃苦笑,看来这只不过是一个陷阱罢了。

    “青书,出来吧。”扎牙笃大声道。

    声音在树林间回荡,前方的大树背后,出来一个身穿青衣的男子,却让扎牙笃脸色大变,“张无忌,怎么是你?”

    张无忌冷冷的看着他,“自然是我,你以为是师兄吗?痴心妄想。”

    扎牙笃脸色变了几变,狠狠的盯着张无忌,他知道张无忌不会杀他,顶多是被当做人质抓起来,这种被胁迫的事他也不是第一次遇到了,所以心里丝毫没有恐惧。

    “你穿着青书的衣服把我引出来,不就是想利用我做人质让王保保放你们离开冰火岛。只是,我要见宋青书。否则,我们鱼死网破,我拼着一死也不会让你得逞。”扎牙笃狠狠的盯着张无忌。

    张无忌站在那里,双眼微眯,眼中掠过一丝冷冽,下一刻,身影已出现在扎牙笃眼前,一掌直接拍在扎牙笃的胸口,浑厚的内力顺着掌心喷发出来,扎牙笃顿时如一道断线的风筝般,倒飞而出,重重的撞在树干上,直将粗壮的树击断,倒在地面上,一口殷红鲜血,狂喷而出。

    “你……你竟敢……”扎牙笃勉力撑起身子,又是一口血喷出,看着张无忌冷酷寒湛的目光,心里微微一缩,但随即一股怒意从心底涌起,冷笑道:“好,张教主果然够狠,有本事你杀了我啊。”

    张无忌抬脚,一步一步的走过去,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仿若看着一个死人般。扎牙笃只觉一股气势随着张无忌的靠近渐渐的压过来,几乎要喘不过气来。扎牙笃心里有些骇然,但还是不肯示弱,直视着张无忌,

    张无忌在他面前站定,轻哼一声,扎牙笃只觉胸口一震,喉间腥甜,又是一口鲜血喷出来,神色瞬间萎靡下来,无力的倒在地上。

    扎牙笃苦笑一声,原来他与张无忌的差距这么大吗?怪不得……怪不得……

    张无忌蹲□,口中低声的吐出一句话。扎牙笃瞳孔猛地睁大,但随即喉间的力道收紧,呼吸喘不过来。扎牙笃死死的盯着张无忌,口中努力的吐出三个字,“不……原……谅……”

    原来,张无忌早就知道了。扎牙笃脸色有些惨然,又有些嘲笑,宋青书,你可知道,你最信任的人,利用你的信任,欺骗你。

    张无忌,我在天上等着宋青书发现的那一天,他不会原谅你的。

    张无忌眸中闪过深沉的阴暗,眉宇间戾气升腾,手下内劲一吐,咔嚓一声,扎牙笃眼神瞬间黯淡下来。

    眼前渐渐一片黑暗,扎牙笃鼻息间却仿佛又闻到了记忆中那带着淡淡清香的味道,那个清秀洒脱的少年,单人匹马闯进汝阳王府,看着他为了张无忌争斗,最后自己被当做人质,与他共骑一匹,疾驰奔波。

    那段场景,十几年来一直出现在扎牙笃的脑海里,最初是为了雪耻而不断努力,只是后来,在不知不觉中感情慢慢的变质。

    眼前仿佛又出现那张清秀带着清浅笑容的脸,只是那笑容却是对着另一个人。扎牙笃看着那眼中的神色,恍然明白,原来,他爱上的,只是那份对一个人全然的信任。

    从小在王府中长大的扎牙笃,每天见到的是各种各样的尔虞我诈,每天不停的算计,每一刻都需要防备,永远不能放松。所以,在看到那份信任之时,他就好像一个生活在黑暗中的人看见温暖的太阳一般,想要拥有,所以他不断的争夺,却一次次的失败。

    嘴角溢出一丝苦笑,扎牙笃彻底的陷入黑暗之中。

    张无忌松开手,站起身,浑身都满是戾气,良久才平息下来,淡淡的看了一眼没有气息的扎牙笃,随手扯过一旁的树藤,将扎牙笃绑起,牵着树藤,拖着扎牙笃向着蒙古营地走去。

    蒙古营地那方正因为扎牙笃的不见踪迹而大肆搜索,张无忌很快就越见蒙古侍卫,随手一甩,将扎牙笃扔进人群中,听着不断传来的惊呼声,转身离开。

    作者有话要说:我回来了^_^晚上应该还有一更~~争取把前面三天没更的不出来,呵呵~~

    熹薇扔了一个手榴弹

    苏啊扔了一个地雷

    谢谢^_^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