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之衣冠禽兽

50最新章节

依茨2017-3-6 17:46:57Ctrl+D 收藏本站

    第四十九章请求

    宋青书也是愣了一下,虽说他这辈子的身份不错,但武当派向来不讲究丫鬟侍从之类的,这些年他也一直独立惯了,若真的安排一个丫鬟在身边,他倒要不自在了,更何况还有张无忌那个大醋坛子在一旁虎视眈眈,若真是弄了个女子在身边,只怕到时候才真的不妙。

    “不行。”宋青书正准备开口拒绝,就听见张无忌冷的仿佛要结冰的声音响起,接着腰上被一只结实的手臂环住,紧的都有些发疼。

    宋青书感觉到张无忌紧绷的肌肉,加上周身冷凝的气息,知道他心里不悦,也没挣扎,淡淡的道:“不用了,我自有人服侍。”边说边不着痕迹的瞥了一眼身边冷着一张脸的张无忌一眼。

    张无忌的注意力永远都在宋青书身上,自然注意到了师兄的目光,顿时反应过来,神色渐渐柔和下来。

    黛绮丝见张无忌突然出现,知道事情更棘手了,只是如今到了这一步,也只能咬牙继续了,拉起小昭,沉声问道:“张教主,不知你有什么条件?”

    张无忌微微挑眉,瞥了一眼低垂着头的小昭,淡淡的道:“当年你为了韩千叶叛出教,如今想得到我明教的保护,也不是不可以,只要答应我一个条件就行。”

    黛绮丝警惕的道:“教主请说。”

    “让小昭嫁给明教弟子,给你们一年的时间,否则到时候我就由我来选定人选。”张无忌道。

    黛绮丝面色有些犹豫,小昭抬起头,面色坚定的道:“我答应,只要教主能救我娘,小昭愿意在一年之内嫁给明教弟子。”

    黛绮丝面色悲伤的道:“小昭,是娘对不起你。”

    小昭柔声安慰,“小昭在光明顶呆了几年,早就习惯了,嫁给明教弟子我心里愿意。”

    “既然已经决定,那就这样吧,波斯总教那边我会解决。”张无忌说完,直接拉着宋青书离开。

    回到山洞内,张无忌手一用力,就把宋青书拉到了怀里,一手按住他的后脑,直接低头对着那淡粉的唇就咬了下去,真的是咬,宋青书痛的闷哼一声,双眼直瞪着他,手也使劲的推搡起来,发什么疯呢?

    张无忌环在他腰上的手收紧,舌头顺着宋青书因为痛楚而微张的唇钻了进去,狂肆而极富侵略性的在口腔内扫荡,带着里面的柔软舌头跟着舞动,纠缠吸|允,直把舌尖都吸麻了,宋青书不适应的摇头,却被张无忌放在后脑的手按住而不能动作。

    直到宋青书几乎要喘不过气来张无忌才松开,宋青书双手抵在张无忌的胸口,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抬起头瞪了一眼张无忌。

    宋青书因为缺氧而憋的通红的脸颊,染了一层水雾眼眶泛红的眸子瞪过来,没有起到威胁的作用,反倒让张无忌眼眸一黯,加上因为喘息而微启的双唇,更是让张无忌欲|火上涌。

    自先前宋青书答应了他试着接受之时,张无忌就想直接将师兄压在身下好好疼爱一番,只是不想因为急切而吓到师兄才忍住。但是在树林之中听到小昭那句话时,张无忌有些嫉妒,还有些不安,此刻才会迫切的想进|入师兄的身体,只有这样,他才能真切的感受到,师兄是属于他的。

    等宋青书发觉不妙想退后的时候,已经晚了。身体一阵凌空,接着就被压在柔软的毛皮上,黑色的头颅埋在颈窝,湿软的唇舌或轻或重的吸|允啃咬着,腰间的衣带还没来得及反应已经被解开。

    “别在这里,会被听见。”宋青书推了推埋在胸口舔|舐的张无忌,呼吸却是有些不稳,如今本就快靠近一月之期,加上这具身体早就尝试过欢愉,在张无忌的挑逗之下,很快就升起了欲|望,后|穴也开始有了反应。

    “没关系,他们早就知道了。”张无忌含着红色的乳|珠声音有些模糊的说道。

    宋青书推他不开,看着大开的洞口,一想到只要有人经过就能看见里面的景象,羞恼的一巴掌拍在张无忌的脑袋上,坚持道:“不行。”

    张无忌抬起头,看着宋青书坚定的神色,转头看向打开的洞口,虽然大家都知道他们两人的关系,可万一有那不识趣的过来看了师兄的身体,想到这里,脸色微沉,起身将山洞内的石桌和石凳全都堆积在洞口,刚好将洞口挡住。

    山洞内的光线一下就黯淡下来,张无忌很快就回到宋青书身边,赤|裸的身躯贴上来,原来衣服竟已经脱掉了。密密的吻落在身体的每一寸肌肤,努力的挑起宋青书的情|欲。

    张无忌的手向下滑动,直接来到臀|缝处,轻揉着穴|口,那里已经有些湿润,手指很轻易的进|入。

    感觉到异物的进|入,宋青书眉头微蹙,但因为想通了,也没有推拒。张无忌感觉到手下的身躯紧绷,唇舌下移,直接将蜷缩在草丛中的东西含进口中,这般刺激让宋青书身体紧绷了一下,随即瘫软下来。

    唇舌舔|弄带来的强烈快|感很快就让身后那处的不适变得忽略不计,直到张无忌忽然放开,快达到顶点的挺立忽然离开温热的口腔,这种忽然从快|感中拉出来的感觉让宋青书难受的蹙眉,下意识的叫道:“无忌……”

    “我在,师兄……”张无忌拉开宋青书的双腿,叫嚣已久的欲|望对准一开一合的穴口,用力的刺了进去。

    宋青书身子一僵,虽然被扩充的很好,但猛的进入还是带来一种难以言喻的胀痛感,前端的挺立也半软了下来。

    张无忌一手捏上挺立的乳|珠,揉捏搓弄着,另一手抚上半软的挺立,上下滑动,待感觉到宋青书的身体放松下来,才双手放在宋青书的腰上,大力的撞击起来。

    宋青书躺在厚厚的毛皮垫里头,被张无忌顶的寸寸后退,最初的不适应过来,渐渐的是一股欢愉升腾起来,只是这样激烈的顶弄,让他的心都仿佛快要跳出来,“无忌……你……慢点……”

    回答他的是张无忌伸出手来将他猛的抱起,身子好像坐在风口浪尖上,一波一波的向上,神志都有些不清醒,最后实在忍受不住,求饶道:“行了吗?快点……”本想说“快点结束好吗”,结果听在某个禽兽的耳朵里,理所当然的认为是另一种意思,低吼了一声,宛若野兽爆发一般,凶狠的撞击起来。

    一**的快|感冲击上来,宋青书脑中一片昏沉,口中模模糊糊的求饶着,然身上的人却跟疯了一般,反反复复的缠着他不知做了几次,宋青书最后一次高|潮后,终于失去了意识。

    再醒过来,身上干净清爽,穿着里衣趴在毛皮里,翻了个身,腰疼的几乎要断掉,两条大腿几乎合不拢,后面那个地方接触到床榻的一瞬间,痛楚沿着脊柱升腾上来,宋青书瞬间一头冷汗。

    轻吸了口气,该死的张无忌,这什么臭习惯,居然又不给自己上药,说他是禽兽,还真的是野兽一样,要在伴侣身上留下自己的印记吗?

    洞口的已经被重新打开,他记得之前是傍晚,如今看外面的天色,应该是第二天上午了吧。居然睡了这么久,这样一来,大家岂不是都知道他和张无忌做了什么。

    虽然这几日张无忌对他的亲密一直没有避讳,谢逊等人也就知道了两人的关系,不过一想到两人昨晚做了什么,宋青书还是有些不自在。

    不过他也不是扭捏之人,既然决定尝试着与张无忌在一起,这些目光首先就必须是他适应的,更何况韦一笑等人并不是那等多舌之人,对他们也并无恶感,如果他连这也不能承受,又何谈以后。

    宋青书前世一直混迹在社会底层,什么打击都承受过,最后练就了极好的适应能力,这也是他能接受张无忌的一部分原因,因此这一点不自在很快就放开了。

    取过旁边叠的整齐的衣服穿上,撑起酸软的双腿向外面走去,刚走到洞口,就见周辰单腿屈起坐在大石上,见他出来,有些暧昧的笑了笑。

    宋青书面色不变,淡淡的笑了笑,没有丝毫不自然,更没有周辰预料的害羞。

    周辰微一挑眉,虽有些讶异宋青书的反应,不过也没说什么,跳下大石,进入旁边的山洞中,很快出来,一手端一个碗,同时手臂上还搭着一条厚厚的毛皮。

    将手中的碗放在一边平坦的石头上,周辰将手臂上搭着的毛皮叠起放在石凳上,才扶着宋青书的手臂坐下。宋青书被他这一连串的动作弄得有些黑线,不过他腰臀确实是受到重创,即使着这般,在坐上去的一刹那,还是忍不住僵住了身体。

    周辰体贴的假装没注意到他的状态,待宋青书放松下来后,才将碗递给他,第一碗不知是什么草药熬成的漆黑液体,散发着浓郁的苦涩,宋青书忍不住皱眉,周辰说道:“这是教主出去之前留给我的任务,大哥你可别让我完不成。”

    挑眉,略有些调侃的笑道:“教主昨晚疼爱的那么狠,大哥你还是乖乖喝药吧,这样对身体好。”

    宋青书脸上也不见窘迫,前世更丢脸更没面子的事情都经历过,何况现在早就做好了面对一切的准备,周辰这点玩笑的话语更是小意思。淡淡的扫了他一眼,却成功的让周辰闭嘴,嘿嘿一笑,将药碗往宋青书面前放了放。

    宋青书蹙起眉头,但还是接过来,屏住呼吸喝下去,刚喝完,面前就出现了另一碗,是野菜粥,里面还加了细小的肉沫,这岛上条件简陋,吃的东西也少,像这米还是张无忌寻来的野生的稻谷,用手剥壳得来,数量极少,不过味道却很好。

    其实即使先前小昭母女没有来找宋青书,张无忌也是要利用她们二人先将波斯总教的人解决的,不过本来的打算是将这母女两人绑了送过去,而现在根据从黛绮丝那里得来的消息,既然有更好的办法,还可以顺带获得这两人的感激,那么先前的办法自然可以抛到一边。

    至于这黛绮丝母女会不会反悔的问题,张无忌自然也考虑到了,早晨出去的时候丢给小昭一颗黑色的药丸,这药丸以一年为期,到时候若无解药,只能等死。而且是胡青牛的独门毒药,除了张无忌之外无人可解。除非这黛绮丝真的能看着自己的女儿惨死,控制了小昭,不怕她不乖乖听话。

    “无忌呢?”宋青书慢慢的挑温热的粥,随口问道。

    “教主和韦蝠王一起去和波斯总教的人谈判去了,周大哥和说不得两位散人去周围警戒,黛绮丝和小昭母女还在山洞内没出来。至于谢狮王,来了。”周辰示意宋青书看去。

    宋青书没想到张无忌的行动如此快,昨天才得到消息,今天就行动了。不过以他和韦一笑的武功,倒也不担心。

    谢逊虽然眼盲,但行走之间稳稳当当,不会发生那种撞到障碍物的情况。施施然的在宋青书面前坐下,虽然知道对方看不见自己,但还是让宋青书有一种正被盯着打量的感觉。

    “周辰,让我和青书单独谈谈。”谢逊头微偏冲着周辰吩咐道。

    周辰给了宋青书一个多保重的眼神,起身离开了。

    宋青书沉默,不知道该说什么,按理来说谢逊是张无忌的义父,也算是长辈,若是对他和张无忌的关系不同意,也是可以理解。

    “青书啊,委屈你了。”谢逊微叹着说道。

    宋青书没想到谢逊非但没有反对和责怪,而且还一副宋青书受了委屈的样子,顿时愣了一下,随即慌忙摇头,道:“谢老爷子这是从何说起?”

    谢逊道:“你也随无忌唤我义父吧。”

    宋青书愣了一下,见谢逊一脸坚定,只得开口道:“义父。”

    谢逊欣慰的点头,“无忌把这些年的事情都和我说了,多亏了你的照顾。当年翠山他们三人离开之时,我就担心翠山性子太过醇厚,容易吃亏,却没想竟然发生了后面的事情。幸好无忌在你的教导下性子不似他父亲,反倒似他母亲多一些。这样我也不用担心他会吃亏了。”

    谢逊伸出手握住宋青书的手,轻轻拍了拍,道:“虽然我与无忌重逢不久,但看的出来,那个孩子对你依赖很强,他是真的很爱你。如果无忌有什么地方做错了,伤害了你,你告诉我,我这个老头子替你教训他。”

    “只是,我还拜托你一件事。”谢逊神色郑重的道。

    “你说。”宋青书轻声道。

    “不要离开无忌,不管发生了什么,算我这个当义父的恳求你,不要离开他。”谢逊握紧宋青书的手,紧的都有些发疼。

    宋青书没有说话,他现在对张无忌的感觉,是亲人已满,恋人未满,加上蛊虫的牵绊,关系有些复杂。他答应张无忌愿意尝试,有一部分也是因为对于与张无忌一起生活并不反感,但他也知道,现在的他对张无忌并没有爱情。

    虽然宋青书也知道,一个家庭的构成并不一定需要爱情,有相濡以沫的亲情已经足够。只是,他和张无忌都是男子,这也意味着两人将来不会有孩子。而宋青书,从前世到今生,一直想拥有一个血脉相连的孩子。这个,也是他没有开口答应谢逊的主要原因。

    宋青书苦笑道:“义父,这件事,我自己也不知道能不能做到。如果我答应了你,就是在骗你了。”

    谢逊拍了拍他的手,叹息道:“你是个好孩子,义父只要你能记住这个恳求就行,不然我怕无忌那个孩子会承受不住。”

    说完站起身,摇摇头离去,留下宋青书一人有些呆怔的坐在原地。

    谢逊混迹江湖多年,从张无忌的讲叙之中,自然发觉了他对宋青书的感情之深,加上这几日的相处,虽然他眼盲,心却不盲,只从张无忌的行事和言语之中,就深切的认识到张无忌对宋青书早已情根深重。

    同时他也感觉到宋青书对张无忌并没有同样的感情,了解到这点,谢逊不由担忧。这样继续下去,只怕将来张无忌难免会受到伤害。

    谢逊亲生儿子惨死,后来认了张无忌为义子,可以说完全当成亲生儿子看待,所以今日才会厚着脸皮来拜托宋青书。如此做法只不过是如世上每一个不想自己的儿子受到伤害的父亲罢了。

    宋青书没想到谢逊竟然会如此恳求,有些震惊,同时又有些茫然。周辰走过来,碰了碰他的手臂,有些担忧的问道:“没事吧?老爷子和你说什么了?”

    宋青书回过神来,看他的表情就知道这小子肯定是误会了,伸手在他额间轻弹了一下,微笑道:“不是你想的那样,还有,别把谢老爷子找我的事告诉无忌。”

    周辰脸上满是不信,心底已经认为谢逊肯定是反对张无忌和宋青书在一起,否则宋青书怎么会如此神色。不过对于宋青书的话他一向听从,虽然有些不愿但还是乖乖点头。

    宋青书也没多解释,站起身在周辰肩上拍了一下,道:“我进去休息,你自己玩吧。”

    周辰对宋青书说的“玩”字撇了撇嘴,调笑道:“大哥你赶紧休息去吧,不然身体可受不住了。”

    宋青书也不介意,转身进入山洞趴下,缓缓吐出一口气。

    韦一笑回来的时候带来了好消息,波斯总教的人在乾坤大挪移心法和黛绮丝之间果然选择了乾坤大挪移心法,不过还额外加了一个条件,把六根圣火令要了回去。圣火令上的字符早已被宋青书让小昭翻译记了下来,而且为防意外,张无忌之后又额外拓印了一份。因此张无忌恨爽快的答应了,同时让波斯总教的人立刻离开。

    韦一笑回来的时候,波斯总教的人已经撤离了冰火岛,同时还留下了一艘船。为防止蒙古人使坏,张无忌留守在船上,而韦一笑回来报信,并将众人接到船上去。

    在岛屿边缘停靠的一艘海船,船身很大,船高两层,船头甲板和左舷右舷均装有铁炮,而且船上还备了粮食清水,众人上船,均是喜笑颜开。

    只是,在众人趁着蒙古人没发现准备起帆离开的时候,却见一大队人马冲过来,被围在中间服饰明显不同的,正是王保保与赵敏两人,扎牙笃却是不见身影。

    “张教主,你们这是要离开了吗?”王保保站在人群中央朗声叫道。

    张无忌冷着脸并未答话,韦一笑哈哈一笑,“王公子,你有什么事情直接说出来就是,何必说这等废话。”

    王保保也不生气,英俊的脸上挂着温和的笑意,道:“我等来此,只是想借屠龙刀和倚天剑而已。”

    “借?说的好听,只怕是有借无还吧。”周辰不客气的讽刺。

    王保保脸上笑容依旧,没有说话,显然是默认了。

    “王公子,虽然你们人多势众,但想杀死我们夺得屠龙刀和倚天剑,只怕还是差了点吧。”韦一笑面带不屑的说道。

    王保保微微一笑,“这个我自然知道,但要毁掉你们的船,让你们离不开这个冰火岛,我还是可以办到的。”

    众人登时脸色一沉,要毁掉一艘船轻而易举,更何况若是船行驶到海上被对方炮轰,只怕也难逃一死。只是,张无忌等人可不会天真的以为,把屠龙刀和倚天剑交给对方,对方就真的会放他们安全离去,只怕,到时候反而情况更糟。

    “既然你们一定要与我们作对,那我们就留下,只是,接下来的日子,可就没有那么平静了。不知道小王爷觉得,是你们的人厉害,还是我们的人更强呢?”宋青书淡淡的道,眼中掠过些许冷冽。

    王保保神色不可见的僵硬了一瞬,对张无忌几人的武功他自然是知道,不然现在也不会站在重重包围之中。更何况青翼蝠王韦一笑的轻功诡异莫测,防不胜防,如果真如宋青书所说,双方僵持下来,只怕还是己方更吃亏。

    他先前更多是倚靠对方急于离开的心情,还有仗着炮船的优势,却没想到对方居然会留下来死磕到底。

    “我蒙古大军已经南下,张教主若不赶快回去主持大局,只怕到时候明教将全军覆灭。”王保保心念急转,缓缓的说道。

    张无忌冷冷的道:“我明教与六大门派合作,更何况有光明左右使主持大局,岂会被轻易攻破,你莫不是痴人说梦。”

    王保保神色阴沉不定的看着张无忌,从大都传来的消息,确实如张无忌所言,大军受到了激烈的抵抗,非但没有将明教剿灭,还死伤惨重,而且父王传来消息催促他尽快赶回去。

    王保保沉下脸,“既然张教主执迷不悟,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说完,一甩袖子,转身离开。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