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之衣冠禽兽

49最新章节

依茨2017-3-6 17:46:53Ctrl+D 收藏本站

    第四十八章试试

    谢逊听宋青书呼吸稍有些急促,转头问道:“青书娃子,没事吧?”

    “没事,只是有些累。”宋青书放松身体靠在墙壁上,冰凉的气息透过衣衫渗进来,让他意识清醒了许多。微蹙眉,手放在小腹之上,这里,有一种坠坠的胀痛感,不知怎的,心里总有些不好的预感。

    “义父,师兄,这边打扫好了,坐这边来吧。”张无忌拍着已经铺好了厚厚一层动物毛皮的石床说道。

    宋青书扶着谢逊过去,张无忌担心的握住宋青书的手把脉,道:“师兄放心,没什么大碍,等会我出去找些草药来你喝了就行。还有,这段时间师兄尽量不要动武,你身体内的蛊虫对内力的反应有些剧烈。”

    宋青书点头,这两个月的时间让他也了解到一些规律,在靠近解毒日期之时,动用内力后面那里会瘙痒的厉害,仿佛蛊虫在叫嚣着需要东西来填满。而更让宋青书难堪的是,第一次和第二次他意识不清醒,所以误以为张无忌在事后清理过□了。

    但第三次在船上的时候因为只做了一次的关系,他的意识很清醒,事后也坚持自己做的清理,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探入□中的手指除了带出一些透明液体之外,属于男人□的白浊却是一点都不见,就好像被吸收了一般。

    而平时动用武功之后也比以前更容易疲惫,只是今天见张无忌吃亏,他还是忍不住出手。

    虽说与张无忌发生关系之后,面对张无忌的时候总是有些尴尬。只是相处了十年,有些东西早已成为了本能,他一直把张无忌当做好兄弟,甚至是亲人看待,对他的安危早就记挂在心。

    虽说对张无忌前两次趁人之危有些不满,这些日子相处的时候对张无忌也冷淡了许多,但碰到危险的时候宋青书还是忍不住出手。

    身下的动物毛皮也许是不怎么干净,有股异味,不过至少挺柔软,挡住了那种从石头内传来的阴冷感,让宋青书觉得舒适了许多,竟然就那样斜靠着睡了过去。

    等宋青书再次有意识时,还未睁眼,鼻尖已闻到一股烤肉的香气,肚子顿时不受控制的咕咕叫了起来。这洞内都是内力深厚之人,自然都听到了,谢逊大声笑着招呼:“青书娃子,赶紧起来吃些东西。”

    宋青书应了一声坐了起来,他此时平躺在石床上,身上还搭了一条黑色的不知是什么动物的毛皮,整个人暖暖的,原本肚子的坠痛感也消失不见。

    刚坐起来,张无忌就端了一碗散发着苦涩气息的黑色汤药走了过来递到他面前,显然是给他喝的。宋青书皱了皱眉,“我现在没什么不舒服的,这药就不用喝了吧。”

    张无忌却不妥协,道:“师兄身体不好,听话,把药喝了。”

    宋青书听着他这诱哄的语气,嘴角一抽,还是没说什么,接过来屏住呼吸一口喝干。这种中草药最是苦涩,喝了之后只觉舌头都麻了。

    将碗塞到张无忌手里,掀开毛皮下床,在周辰身边坐下,接过他递过来的肉串吃了起来,这些烤肉之类的以前在无名谷之中倒是经常吃,一度有些腻了,后来出谷之后就不怎么吃了。如今这样围着火堆吃着烤肉的场景倒是让他想起那些年与张无忌相依为命的日子,视线不受控制的看向张无忌。

    张无忌仿佛知道他在想什么一般,眼神温柔的看着他,嘴角带着笑意,莫名的让宋青书有些不自在的低下头。

    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吃完之后众人稍稍洗漱了一番就在洞内随便找个地方躺了下来,倒是宋青书先前睡过了,现在精神十足。

    出了洞口,月色挺好,满天繁星和皎洁的月亮一同洒下银白色的光芒,照的通亮,夜风微凉,草丛中不知名的虫子不时的鸣叫着,宋青书没有走远,只是在山洞附近慢慢的走着,出来没多久,身后就响起熟悉的脚步声,宋青书连头都没回,而身边的人也没有说话。

    最终在一块大石下坐了下来,张无忌也顺势坐在他身边,也许是这样的环境太过熟悉,或者是这种沉默的氛围太过压抑,宋青书还是开口道:“无忌……”

    话一出口,对上张无忌深邃清澈的眼神,宋青书忽然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面色不觉复杂起来。张无忌轻轻握住宋青书的手,有些迟疑的问道:“师兄,试着接受我,可以吗?”

    宋青书没想到张无忌会如此直接,有些惊讶的看了他一眼,垂下头,他前世今生都没有想过会喜欢上一个男人,虽然这一世还没有对女子动心,但也不代表他会接受一个男人,而且还是一直被他当做兄弟的张无忌。

    不可否认的,他与张无忌曾经相处过那么多年,而现在又更进一步的发生了关系,其实仔细想想似乎也不是那么难以忍受。再者,对张无忌的关心早已成为本能,要他看着张无忌痛苦也不忍心。

    当初,在解蛊毒的时候,张无忌提出由他作为解毒之人时,他并没有反对,现在想想若是当时换了周辰,只怕无论如何他都是不会答应的。这些其实也说明他对张无忌是可以接受的,对他来说,张无忌是特别的。

    即是如此,那么,试试又有何不可?反正还有八个多月需要张无忌来解毒,这些都是避免不开的。一年之期过去,不管到时候事情是怎样的结局,但至少没有遗憾。

    宋青书也不是扭捏之人,前段时间只是因为两人之间的关系突然改变而有些不知道怎么相处,才会下意识的逃开。如今既然已经想通了,抬起头,一如从前,淡淡的微笑道:“好。”

    张无忌没想到宋青书会答应,愣了一下,随即嘴角上扬,脸上不自觉的露出灿烂的笑容,精致的眉眼飞扬,眸子里露出潋滟的波光,刹那间流露出的风情,让宋青书一时有些怔忪。张无忌见他沉迷的模样,眸中的光芒仿佛更加强烈,凑过去,吻住那张淡粉的双唇,轻柔无比的辗转吸允,带着浓浓的情,不停的流连着。

    宋青书按下想要将人推开的冲动,闭上眼任张无忌动作着,张无忌也没太过分,很快就离开了那诱人的双唇,心情激动的抱住宋青书,高兴的恨不能整个人都飞起来。

    见张无忌如此开心,宋青书也忍不住淡淡的笑了起来。

    翌日,张无忌几人离开洞内,向着岛屿边缘行去,只待寻个合适的时机就抢艘船离去。行到中途之时,见前方有许多人聚集,一个个黄发碧眼,身材高大,显然是与那波斯三使一样均是胡人。

    众人心里皆暗道不妙,这时忽然见人群中央烟火冒起,接着火光大盛,看过去才发现那高台上竟然绑着一个人,竟是要活活烧死。

    宋青书虽觉有些残忍,不过事不关己,加上对方人多势众,自然不会多管闲事,反倒是思考该如何尽快离开冰火岛。

    韦一笑忽然惊叫道:“是紫衫龙王黛绮丝。”

    周颠与说不得凝神看去,也是面色惊讶,谢逊沉声道:“既是紫衫龙王,那可不能由着被活活烧死。”

    韦一笑三人皆点头赞同,明教中人最讲义气,虽然紫衫龙王当年叛教,但韦一笑几人与她的交情却十分好,如今自然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被烧死。

    谢逊的决定张无忌自不会反对,当下与韦一笑,周颠,说不得三人一路潜行下去,而宋青书与谢逊周辰二人则返回山洞中等待。

    过了一炷香时间左右,宋青书与周辰都有些焦躁担心,独谢逊端坐如山。宋青书的倚天剑给了韦一笑,以他的轻功,相信凭着这把利剑可以使敌人焦头烂额,而屠龙刀则在张无忌手中,应该也不会吃大亏。

    只是昨日所见那些波斯人的武功颇为怪异,配合的又巧妙,宋青书虽知道张无忌几人都是高手,但还是忍不住担心,至于那黛绮丝能不能救回来,则不在他考虑的范围了。

    没想到那波斯总教居然派了如此多的人来,加上先前遇见的王保保等人,看来想要离开冰火岛没那么简单了。

    又过了会,外面传来有些凌乱的脚步声,不过很是熟悉,接着,张无忌率先进来,后面跟着韦一笑几人,黛绮丝被韦一笑背着。

    几人衣衫凌乱,都有些狼狈,身上还沾有血迹,连张无忌也不例外。宋青书看着张无忌身上的血迹,脸色微白,将他拉过来,仔细的检查了一番,没发现伤口,心里才松了一口气。

    而韦一笑三人身上虽有些细小伤口,但都无大碍。黛绮丝被烟火熏了许久,全身乏力,被韦一笑放在石床上斜靠着。

    谢逊闻到血腥味,问道:“是不是有人受伤了?”

    韦一笑笑道:“谢三哥,小伤不碍事,韩夫人也无大碍。”

    谢逊点头,没再说什么。黛绮丝缓过气来,站起身盈盈拜倒,道:“多谢各位兄弟相救。”

    宋青书知道这黛绮丝其实是金花婆婆,上冰火岛的初衷也只不过是为了夺取谢逊的屠龙刀,根本就没安什么好心。只不过她运气不好,还没找上谢逊,就被波斯总教的人给抓住了。

    宋青书拉过张无忌的手,手指动了动,在他手心勾画出两个字。看了张无忌一眼,知道他已明白自己的意思。

    那边黛绮丝与谢逊等人正寒暄着,宋青书没插话,只在旁听着,也明白这黛绮丝原是总教的圣女,只是如今失贞要被烈火焚烧而死。

    忽然一个有些慌乱的脚步声靠近,黛绮丝却有些激动的站起来上前几步,只见从洞口冲进来一个身材娇小的人,扑进黛绮丝的怀里,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听声音清脆悦耳,显然是个女子。

    宋青书看着那个女子,这个应该是小昭了,回想了一下,当日殷梨亭成亲之时,在杨不悔身边确实没见到她,不过那时候宋青书心事重重也没留意,原来是和她娘一起来了冰火岛。

    等那女子抬起头,果然是小昭,这母女两皆是清秀绝俗的瓜子脸,高鼻雪肤,秋波流慧,只是小昭的胡人血统显然更稀薄,面貌也偏向中土人士。

    韦一笑等人显然也认了出来,惊讶的叫道:“小昭?”

    黛绮丝轻拭去眼角的泪珠,温柔的摸着小昭的头发,道:“小昭是我女儿。”

    “你们为什么来冰火岛?”张无忌忽然道。

    黛绮丝脸色一变,而谢逊韦一笑等人也反应过来,脸色顿时就有些不对了。

    谢逊沉声道:“韩夫人可也是冲着我这把屠龙刀而来?”

    韦一笑等人虽然没有说话,但心里也都知道谢逊所说不差,黛绮丝也没有反驳,一时间大家都沉默着没有说话。

    张无忌对黛绮丝可没有好感,先前救人只是因为谢逊的缘故,如今知道她本是来对义父不利的,自然不会客气,冷冷的道:“既然如此,请离开吧。”

    小昭忽然跪下来,哀求道:“教主,求你救救我娘吧,那些人会烧死她的。”

    张无忌冷漠的看了她一眼,一个字都没说。

    宋青书忽然道:“你娘失贞不能当圣女,不如你顶替上去,这样兴许那些人就能饶了你娘。”

    小昭愣愣的看着他,黛绮丝厉声反对,“不行,圣女一生都不能成亲,不能让小昭这样。”边说还瞪了宋青书一眼。

    宋青书无所谓的挑眉,道:“我只是提个建议,不接受就算了。”

    张无忌眼如寒冰的看了黛绮丝一眼,微微挡在宋青书面前。

    最后黛绮丝与小昭两人并没有真的离开,一方面自然是黛绮丝也知道离开就有性命之忧,也就厚着脸皮留下来,另一方面谢逊几人终归还是念着旧情,没有铁下心来将她二人赶走。

    因为这个山洞并不隐蔽,波斯胡人与王保保等人都知道这里,所以显然是不能久待了。张无忌自小在这里长大,自然是熟悉无比,带着众人七拐八拐就在一片山石之中寻了个更隐蔽的地方。

    随后的几天,宋青书等人发现,这冰火岛上除了他们之外,分为两拨人,一拨是波斯总教的人;另一拨是王保保的人。这两拨人也不知达成了什么协议,一边占据着半岛,让本来期待他们两败俱伤的宋青书等人大为失望。

    只是形势明显对张无忌等人不利,那两拨人在岛上搜索,虽然还没发现张无忌等人,不过任谁都看的出来,那只是迟早的事,再说,他们也不能永远都留在岛上。

    只是如今要从对方手中夺取一条船又谈何容易,这期间轻功最好的韦一笑与张无忌均出去探过几次,但最终都是无终而返。停靠在岸边的船只有许多,但上面皆留守有许多人,一经发现,对方便大声呼喝引来其他人,最后围攻而上。

    而且还发现,对方的船上都安装了炮,即使抢了一艘船,若对方在后面追击使用炮轰,到时候茫茫大海之中只怕情况更不妙。

    一时间,事情似乎陷入了僵局。

    “小昭,帮我将这圣火令上的文字翻译成中文。”宋青书微笑的对正坐在岩石下的小昭招手道。

    这几天小姑娘一直都有些不安,实在是乖巧的很。宋青书虽说对黛绮丝没什么好感,但对小昭却无甚恶感。而这圣火令这些天一直被冷落在角落里,直到今天宋青书才想起这一茬。

    小昭起身随宋青书进入山洞坐下,微笑着叫了声,“宋公子。”

    宋青书微笑着将圣火令递给她,自己则用一根自制的炭笔将小昭所译记录在一张白色的毛皮上。

    宋青书将六条圣火令上的字句全都记录下来,呼出一口气,笑道:“多谢你,小昭。”

    小昭有些不好意思的抿嘴一笑,宋青书抬起头,就见张无忌静立在洞口,面色阴沉的看着。见宋青书抬起头,一步一步走过来,在他面前站定,又看向坐在旁边的小昭,眼底寒光湛湛。

    宋青书目光一闪,忽然握住张无忌的手,笑道:“无忌,坐下吧。”

    张无忌看着他的笑容,神情柔和下来,依言在旁边坐下,只是没甚情绪的扫了小昭一眼。小昭在明教之中见识过张无忌的手段,对他本就有些惧怕,随即站起身向外边走去。

    宋青书没好气的白了一眼乱吃醋的张无忌,将手中的毛皮放在他怀里,道:“这些,与乾坤大挪移心法心法应该有些联系,说不定那些波斯胡人的武功也与之有关,你天赋好,看看吧。”

    张无忌见宋青书如此,也知道他全都是为了自己,刚才的不悦顿时飞到九霄云外,眉眼都笑开来,忍不住将宋青书抱在怀里,在他耳边低声道:“师兄,一月之期快到了。”

    温热的气息吐在耳侧,加上张无忌的话语,让宋青书耳后升起一抹晕红,有些不自在的将人推开,佯装镇定的道:“你找个时间安排一下吧。”

    见宋青书没有抗拒,张无忌强抑住内心的激动,低声道:“那师兄等我。”

    宋青书有些不自在的点了点头,起身出了山洞,独留下张无忌一人坐在原地有些傻呵呵的笑着。幸好自来了此处众人就分开而住,才没有其他人看到教主大人如此破坏形象。

    刚出洞口,就见小昭与黛绮丝正在低声说着什么,宋青书也没靠过去,正准备进韦一笑与周辰的山洞内看看,黛绮丝却忽然出声道:“宋公子。”

    宋青书停下脚步,看过去,“韩夫人。”

    黛绮丝拉着小昭走过来,“宋公子,能谈谈吗?”

    宋青书挑了挑眉,看了有些忐忑的看着自己的小昭,终是点头。

    三人来到树林之中,黛绮丝说道:“波斯总教的乾坤大挪移心法早已遗失不全,当年我来到中土明教实是为此而来,只是一直没有成功。后来我让小昭混上光明顶,终于进入密道,却不料机会被张教主打破,小昭虽窥得心法一二,但却不全。”

    宋青书沉默的听着,没有发表意见。

    黛绮丝接着道:“小昭是我唯一的女儿,我自不愿她替我去当圣女,终身孤苦。”

    说到这里,黛绮丝脸现悲伤,而小昭也是双眼含泪。

    宋青书依旧沉默,可怜的人他见的也不少,也不是什么热血冲动青年,自不会强出头。再说自己结下的因,这果还是自己解决的好,更不用说宋青书对这黛绮丝也没甚好感。当初这女人还是金花婆婆的时候对他和张无忌可都是下过杀手,如今以为换了副面容他和张无忌就不知道了。

    黛绮丝见宋青书没反应,脸上有些尴尬,一咬牙,拉着小昭双膝一弯跪了下来,这倒是把宋青书吓了一跳,后退了一步。

    黛绮丝道:“宋公子,我知道你与张教主关系最好,我们母女才找你帮忙,希望张教主能将完整的乾坤大挪移心法授予我们,交给波斯总教以换取我的自由。”

    宋青书愣了一下,先前黛绮丝说小昭只记得心法的一二,他还以为只是谦虚,如今看来竟然是真的。在心底将张无忌暗赞了一声,不愧是自己教导出来的,没有如原著中的傻小子一样将东西和别人分享了。

    “那么,你又用什么来交换呢?”宋青书看着她缓缓的问道,他可不是什么好人,非亲非故的,凭什么帮她们。

    黛绮丝愣了一下,她本以为宋青书对小昭颇有好感,看在小昭的份上应该会帮忙,加上宋青书平常一副温和的模样,更是让她以为是个心肠软的,或者说是个烂好人。只是从谈话一开始,她就知道是自己的估算出了错误,如今更是被宋青书问的愣住了。

    小昭俯身磕了个头,“小昭愿为奴为婢,终身服侍公子。”

    刚出来寻找宋青书的张无忌正好听到这句话,顿时整个脸都黑了。

    作者有话要说:以后都晚上八点更新吧,这样大家比较方便^_^

    烟雨飘摇扔了一个地雷

    烟雨飘摇扔了一个地雷

    苏合颜扔了一个地雷

    谢谢^_^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