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之衣冠禽兽

48最新章节

依茨2017-3-6 17:46:49Ctrl+D 收藏本站

    第四十七章冰火岛

    张无忌长啸一声,身子如乘风般凌虚飘行,几个起落间已落到山脚,手在空中向左一划,格入王保保的攻势之间,一拖一带,右脚实,左脚虚,粘连粘随,右掌搭在他左腕上,横劲发出,王保保闷哼一声,向后退去。

    张无忌这一招是“太极拳”中的“揽雀尾”,击退王保保之后,跨出几步,身体错到谢逊身前,手肘微沉,施展乾坤大挪移心法,将鹤笔翁与鹿杖客的攻击相对,这二人师从一师,掌法相同,功力相若,双臂同时都震得酸麻。顿时又惊又怒,加上王保保被逼退后,也顺势后退站立在王保保身前,成守护之势。

    宋青书等人早已随着张无忌下了山坡,站在一旁,并未加入战圈。扎牙笃自宋青书一出现,眼睛就黏在他身上,让宋青书厌烦的皱眉,只是懒得理他。

    王保保这人倒是识时务,朗声道:“张教主武功果然高强,佩服佩服。既然这位是张教主要的人,那我等先走了。”

    张无忌扫了一眼紧盯着宋青书的扎牙笃,眼里闪过一丝杀意。王保保似察觉一般,沉声道:“张教主,还请三思而行,但凡我们之中有一人死在这岛上,蒙古大军必踏平光明顶。”

    张无忌冷冷的看着他,良久才吐出一个字,“滚。”

    王保保脸上笑容依旧,仿佛对张无忌恶劣的态度一点都不在意,只是在转身之后,脸色迅速沉了下来,眸中闪过深沉的阴暗,一丝冷冽从眼中掠过,旋即便逝。

    谢逊垂着双手站立原地,但浑身警备,应该是认为张无忌几人只是另一波夺取屠龙刀之人。

    张无忌转过身来,见谢逊满脸皱纹,头发白多黑少,比之当年分手之时已苍老了许多,心里不由一阵难过,双膝跪倒在地,声音哽咽道:“义父,孩儿无忌不孝,没能早日前来相接,累义父受尽辛苦。”

    谢逊听闻此言,非但没有欣喜,反倒面带怒容道:“少来这套,你们想夺屠龙刀就直接动手,不用以我那无忌孩儿的名号欺骗与我。”

    看他如此模样,众人皆猜到可能已有其他人仗着谢逊眼盲而故意欺骗与他,想借此得到屠龙刀,不过最后应该被谢逊识破,并未得逞,只是却让他更加警惕。

    “拳学之道在凝神,意在力先方制胜……”张无忌吐字清晰,每一句都是谢逊当年在冰火岛授予他的武功要诀,背得二十余句之后,谢逊脸上惊喜交加,抓住他的手臂,道:“你……你当真是无忌孩儿?”

    张无忌顺势握住他的手臂站起身来,道:“义父,是我,是无忌。”接着又说了些当年在冰火岛的事情,其中有些事情只有他二人知晓,谢逊更加确信无疑,口中喃喃的叫着“无忌”,激动的伸手摸着他的头发,脸。

    待二人都平静了许多,韦一笑扬声笑道:“谢三哥,还听得出我的声音吗?”

    谢逊转头面向那边,迟疑了一下,道:“可是韦四弟吗?”

    韦一笑哈哈笑道:“正是,还有周颠和说不得也来啦。”

    先前谢逊听脚步声,知道与张无忌一同来的还有五人,只是却没想竟然有明教的韦蝠王三人,有些惊讶的道:“无忌,你加入明教了吗?”

    张无忌将如何成为明教教主的过程挑紧要的说了一些。谢逊听完,单膝跪倒在地,道:“金毛狮王谢逊参见教主。”

    张无忌连忙将谢逊扶起,有些无奈道:“义父,你我父子之间,这些虚礼就不必了。”

    谢逊摇头,郑重道:“教规如此,岂能轻易破除。”

    张无忌见他如此固执,只能苦笑着摇头。

    谢逊抓着张无忌的手,道:“无忌,还有两位是?”

    宋青书微笑道:“武当宋青书。”

    周辰笑嘻嘻的接着道:“明教周辰。”

    张无忌拉过宋青书,“义父,这些年多亏了师兄照顾,无忌才能活到现在。”

    谢逊点头,拉过宋青书的手,在他手掌之上轻轻拍了拍,道:“无忌孩儿有你这个师兄,我就放心了。无忌生性善良,没有心机,以后还托你多多照顾他了。”

    宋青书瞥了一眼乖巧的扶着谢逊手臂的张无忌,心里暗道,这家伙就是条披着白兔皮的大尾巴狼,哪里还需要自己照顾,不欺压自己就谢天谢地了。

    不过还是微笑道:“伯父放心,我与无忌既是师兄弟,自当相互照应。”

    众人随谢逊进入后面的山洞中,这山洞很是宽敞,有**丈纵深,中间透入一丝光线,宛如天窗一般,洞中还有些动物毛皮和骨头散落,气味有些难闻,几人想到谢逊一眼盲之人在这里居住,心下皆有些黯然。

    张无忌亦有些沉默,心里自是不好受,抓住谢逊的大手,道:“义父,现在就随我们一起回中土吧。”

    十年之前张翠山夫妇离去之时,谢逊不肯同行,却不料这一分别,竟与张翠山夫妇成了永别。自前些日子不断的有人上得冰火岛来,其中还有人说张无忌已经死亡,他表面大怒,心下却也担心的很,如今与张无忌相见,才真的放下心来。

    当年谢逊的亲生儿子谢无忌被他师父成昆摔死在面前,后来他认下张翠山夫妇的儿子为义子,并取名无忌,可以说完全把张无忌当做亲生儿子看待,对他疼爱异常。

    虽然知道此去中土,定是是非再起,可是想到张无忌这些年父母双亡的苦楚,心里早就软了,听见张无忌的话,只是犹豫了一瞬间,就答道:“好。”

    张无忌顿时笑开来,布袋和尚说不得大声道:“狮王重出江湖,我明教又多一名高手。”

    便在这时,忽然听得外面传来叮叮异声,众人出的洞来,就见外面站着三个身穿白袍的人,其中两名男子,一名女子,面貌不似中途人士,倒是更像胡人,每人的白袍角上赫然都绣着一个火焰之形,乃是明教的标志。

    众人一出来,那三人双手高高举起,每只手中各拿一条两尺来长的黑牌,那中间身材最高之人朗声说道:“明教圣火令到,诸位还不下跪迎接?”

    话声语调不准,极是生硬,显然对中土语言并不擅长。

    张无忌平日虽一副温和的表象,但内心却是桀骜之人,哪里会对着这三个突然出现的人下跪。便是韦一笑等人也是内心不屑。

    “见圣火令如见教主,尔等还不跪下?”那男子继续说道。

    张无忌嗤笑一声,道:“我就是教主,你既是明教中人,怎的还不跪下?”

    “我乃波斯明教总教流云使,这两位是妙风使、辉月使。我等奉总教之命,特从波斯来到中土。”那自称流云使的大汉说道。

    谢逊几人皆是一怔,知道明教确是从波斯传来,看这几人身法面貌衣着,应该所说不差。

    张无忌却是脸色不变,淡淡的道:“中土明教虽然出自波斯,但数百年来独立成派,早已脱离总教,所以三位可以离开了。”

    那流云使将手中两块圣火令相互一击,铮的一声响,说道:“这是中土明教的圣火令,前任教主失落在外,今由我等取回。你们有何说法?”

    张无忌早在听到这三人手中是圣火令之时,早已打定主意要拿到手,当日在光明顶密道中曾有记载,圣火令神异之处,与乾坤大挪移心法有相辅相成之效。此时听见那流云使的话,淡淡的道:“自然是取回来。”

    话音未落,已经纵身而起,朝着那三人扑去。

    那三人中辉月使上前。流云使与妙风使后退一步,但却将张无忌的攻势笼罩在内。辉月使横圣火令戳向张无忌胸口,流云使与妙风使从两侧攻上,张无忌身形一转,向左避开,却不料背后啪的一响,后心已被妙风使一令击中。张无忌身形一晃,幸好九阳神功自动运转,当即震慑心神,向前冲出三步。

    自张无忌练成乾坤大挪移心法,再得张三丰授予太极精奥,从未遇到敌手,却不料如今与波斯三使刚一交手,已然吃了亏。宋青书眉微蹙,飞身向前,倚天剑在手,挥剑如电,向着妙风使刺去。

    韦一笑等人紧随而上,只余谢逊与周辰守候在旁。波斯三使身法武功其实并未有过人之处,只是配合的精妙无比,单以每人的武功而论,比之宋青书也颇有不及。此时宋青书,韦一笑,周颠,说不得四人加入战圈,顿时将波斯三使的配合打乱,

    很快,五人就将三人分开,张无忌独自对付辉月使,韦一笑与宋青书共同对付妙风使,而周颠与说不得对付流云使。波斯三使阵法打破,哪里是明教几位高手的对手,张无忌率先将辉月使手中的两条圣火令抢到手,那辉月使见情势不妙,呜哩哇啦的说了一句什么,流云、妙风二使回了个单音,身形同时向后退去,显然是准备逃走。

    韦一笑与宋青书轻功一绝,哪里会让妙风使逃走,紧追猛打之下,倒是一人夺了一根圣火令过来。而张无忌早已扑向那流云使,配合周颠与说不得二人,将圣火令抢到手。

    那波斯三使也不恋战,飞身逃走,张无忌等人自是允,将三人团团围住。

    “你们想与波斯总教为敌吗?”辉月使厉色道。

    张无忌等人都没有回话,攻击却更加凌厉了起来,几人都不是什么心慈手软之辈,单看先前波斯三使的架势,就知道来者不善,自然不会手下留情放虎归山。至于所说与波斯总教为敌,更是嗤之以鼻,中土距离波斯甚远,这三人死在这里,到时候尸体都找不着,总教即便派人来,也不会知道是何人所杀。再者,强龙不压地头蛇,即便波斯总教攻到,明教也不惧之。

    那波斯三使顿时左右支拙,身上已带上了伤口,如此继续下去,只需一盏茶的时间,就可使三人毙命。

    就在这当口,突然从西北角的石山上铺天盖地的射来羽箭,谢逊一把将站在身边的周辰拉到身后,手中已出现了一柄黑沉沉的大刀,正是号称“武林至尊”的屠龙宝刀。谢逊使开宝刀,有如一条黑龙在他周身盘旋游走,将全身上下护的丝毫不透,羽箭被击在屠龙刀上断裂四散飞开。

    夹在羽箭之中射向张无忌几人的羽箭应该是特制的,宋青书用倚天剑挡住手都震得酸麻,而周颠还被那箭矢射伤,幸好并未伤在要害。不过这样一来,却是将几人的包围圈打破,而那波斯三使趁此机会,拼着受伤,趁机从几人的围堵之中逃出来,张无忌抓住射来的羽箭,朝着波斯三使的身影投射而去。因为暗中还有敌人,几人也没有追击,回到谢逊身边。不过,在波斯三使的身影消失之后,羽箭也停了下来,显然是为了助波斯三使脱身。

    韦一笑清啸一声,身形连闪,向山坡奔去,却不料又是四只羽箭带着强劲的风势破空射来,那羽箭两左两右,两前两后,饶是韦一笑轻功高绝,半空之中身形无处着力之下,避开前面两只也避不开后面两只,只得使出千斤坠功夫,身形急速下落。

    待再运起轻功到得山坡之上,早已不见人影,看那脚印,显然足有十几余人,而且看对方退去的速度,应该都是高手无疑。

    先前那番做法可谓是把波斯三使彻底得罪,加上那些隐在暗处不知身份之人,一时间这个冰火岛显得危险重重。

    宋青书蹙眉,脑海中念头一闪而过,急道:“我们的船。”

    话一出口,众人已知其意,韦一笑率先动作,须臾之间,已在几丈之外。

    “这个冰火岛看来来了许多人,我们还是尽快离开为好。”宋青书沉声道。

    先是蒙古人,后是波斯三使,不知道还有哪方势力,这些人大多是冲着屠龙刀而来,如今倚天剑也在宋青书手中,一行人可谓是明显的靶子,这里毕竟不是明教的地盘,还是早点离开为妙。

    只是没过多久,韦一笑就带来了不好的消息,留守在船上的明教弟子全都身首异处,而船只也被破坏了。也就是说,他们没有船离开冰火岛了。

    “这冰火岛不止我们一方势力,既然毁了我们的船,那就把他们的船抢过来。”宋青书打破沉默。

    谢逊赞同道:“青书说的对,船没了,抢一艘就是了。”

    周辰笑嘻嘻的道:“再不济和老爷子一样在这冰火岛生活也不错。”

    听闻此言众人都有些笑意,既然不能现在离去,那只能暂时回到山洞中再做打算。张无忌对这种山洞的生活最是熟悉,幼年之时与父母居于这山洞之中,后来又与宋青书在无名谷之中住了几年,如今回到山洞之中倒是觉得舒服。

    将谢逊扶着在石凳上坐下,张无忌熟练的动手打扫起来,韦一笑等人见教主都动手了,自然不敢坐在一旁。倒是宋青书被张无忌按在谢逊身边坐下不让他动手,宋青书虽有些不好意思,但他向来被张无忌照顾习惯了,加上刚才动用内力之后身体有些不适,也就顺势坐下。至于明教几人,对于这种现象早就习惯了,看都没多看一眼。

    作者有话要说:嗯,说清楚一下,所谓的后半段根本没有啦,所以大家不要留邮箱了。

    昨天有亲说现在写的像肉文,然后,我沉默了╭(╯3╰)╮

    然后大家的留言我都看了,有亲说无忌强迫青书,没有顾忌到他的感受,其实觉得还好吧,温水煮青蛙对青书显然不管用,只能直接一点了,而且也没有真的伤害到青书啦。至于所谓的小倌,觉得青书还没有落到如此地步吧。其他的后面会讲到的,这里就不剧透了,o(n_n)o~

    冰焰幻尘扔了一个地雷

    谢谢^_^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