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之衣冠禽兽

47最新章节

依茨2017-3-6 17:46:44Ctrl+D 收藏本站

    第四十六章晕船

    宋青书□一声,脑袋仿佛被人敲打般钝钝的痛,一双温暖的手伸过来在太阳穴处轻柔的按动,疼痛舒缓了很多。宋青书眉宇渐渐展开,但随即脑中忽然闪现出一幕幕画面,酒醉,张无忌。让他脸色红了又白,白了又红,最后睁开眼,气怒的看着坐在旁边的人。

    “混蛋,你居然趁着我喝醉了折腾我。”宋青书想起张无忌趁自己迷糊的时候居然把那东西塞进自己嘴里,还有后来肆意的折腾自己,最后自己都求饶了也不停下来,还有那些意识清醒之时绝对不会吐露的言语,脸色涨的通红,一半是气的,一半是羞的,撑起身子双手恶狠狠的掐向张无忌的脖子。

    手刚放上去,劲道却全都消失,腰部以下传来的酸痛感让他瞬间软了身体,脸色一白,无力的把头靠在张无忌肩上,等待那阵疼痛过去。

    张无忌手探进被子中,手熟练的在宋青书腰臀间揉捏按摩。宋青书感受着身上的酸痛,还有后方的胀痛,磨了磨牙,还是没忍住张口在张无忌脖子上咬了一口,留下一个印记。

    “混蛋,为什么不给我上药?”宋青书手在张无忌腰间软肉上捏了一圈,气恼的看着脸上挂着微笑的人。

    张无忌在宋青书唇上落下一吻,看着他怒气冲冲的眼神,笑的惬意道:“这些都是我留在师兄身上的印记,怎么能随意消除呢。再说,师兄现在这样行动不便,才能好好的留在我身边啊。不然,师兄又像上次一样逃走了怎么办?”

    说到上次,宋青书不自在的撇了撇嘴,但随即反应过来居然被这家伙给岔开了话题,揪着张无忌的衣服,恼怒的道:“你昨晚居然敢趁着我喝醉了折腾我,该死的,混蛋,禽兽。”

    宋青书一想到自己居然含过张无忌的东西,就恼怒的很,咬牙切齿的将张无忌推开,这一动作顿时又是一头冷汗。

    张无忌这次没有过去,站起身看着宋青书,眼中掠过一丝冷冽,轻声道:“这只不过是师兄上次逃走的惩罚,所以师兄记住了,以后不要逃走,不然下次的惩罚可就不是这么轻松了。”

    宋青书对上张无忌的目光,微吸了一口凉气,心里一悸的同时股更深的怒意从心底涌出,扯过枕头砸向张无忌,冷笑道:“你以为你是谁,我想走就走,你管不着。”

    张无忌神色有些晦暗而危险,轻轻的道:“是吗?”

    宋青书看到这样的张无忌,本能的觉得有些危险,顿时有些后悔刚才说出那些话。就在这时,外面传来敲门声,同时周辰的声音响起,“教主,宋大哥醒了吗?”

    宋青书悄悄的松了一口气,大声道:“我醒了,周辰,你进来吧。”

    张无忌的脸色恢复正常,仿佛刚才的阴暗气息只是幻觉,脸上又是熟悉的温柔笑容,走过来,替宋青书拉好被子,又在他额头轻轻落下一吻,“师兄好好休息。”

    周辰推门进来的时候刚好见到这一幕,有些尴尬的站在门边,张无忌叮嘱道:“不要打扰师兄太久,让师兄多休息。”

    周辰乖乖点头,待张无忌出去了,走到宋青书床边,看着他暧昧的笑,挤挤眼,道:“教主对你可真好。”

    宋青书对刚才张无忌的表现还有些心惊,背上都出了一层冷汗,此时放松下来,顿时有些恹恹的,没好气的白了周辰一眼,“好个屁。”

    周辰笑着伸手在被子上拍了一下,笑嘻嘻的道:“别不好意思了,教主对你的感情我都看在眼里。我对你们绝对支持。”

    周辰那一下正好拍在宋青书酸痛的腰部,顿时让他脸色都扭曲了一下,看着这小子一副我什么都知道的样子,顿时气不打一处来,闭上眼,无力的道:“赶紧滚,我要休息了。”

    周辰暧昧的笑笑,“看来教主很疼爱宋大哥啊,这样我就放心了,大哥你好好休息。”特别是疼爱两个字,更是加重了语气。

    宋青书这下连眼睛都懒得睁了,随意的挥了挥手,待听见门关上才睁开眼。

    思绪沉静下来,其实昨晚的事,除了对张无忌趁他意识不清让他口|交不满外,对于其他倒没什么,当然,还有现在这浑身的酸痛更是让他暗骂不已。

    宋青书并没有意识到,对于口|交这件事,他的反应大部分是气恼,一小半是羞愤,但却独独没有厌恶恶心。

    不过刚才张无忌的反应还是让他有些心惊,以前的张无忌在他面前一直都表现的很听话,很温顺,哪里像刚才浑身都是危险的气息,仿佛换了个人一般,幸好周辰及时打断,不然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暗暗叹了口气,早知道当初就不能对张无忌妥协,找个陌生人解决一下不就没有现在的麻烦了。只是,宋青书潜意识里隐隐知道,若是他真的找了个陌生人,只怕事情才真的要糟糕。

    忽然隐隐听到水浪的声音,宋青书有些疑惑,这才注意到这个地方明显不是自己在武当山的房间,床铺传来的些微摇晃感还有现在凝神听到的水浪拍击声,都让宋青书心中隐隐有个猜想。

    他现在所处的房间不大,只有简单的床铺,还有一张小木桌外加两张木板凳,简陋的很,不过身下的棉被却是上好的绸缎,柔软舒适。

    缓缓撑起身子,双脚落地的那一刻腿一软,幸好双手撑在床铺上才没有让臀部遭受重创,好一会才缓过神来,扶着墙壁向外面走去,推开门,入眼所见,是碧蓝的海水,还有飞舞在海面上的飞鸟。

    宋青书心里虽已猜到,但现在亲眼所见还是呆了一下,目光所过,除了周辰之外,还有韦一笑,以及范遥还有五散人中的周颠,说不得。另外还有明教的其他弟子在船上走来走去。

    宋青书此时的脸色实在算不上好,昨晚张无忌折腾的有些狠了,又没给他上药,私密之处虽没有撕裂,但红肿是避免不了。刚才起身之时本就出了一身冷汗,如今被海风一吹,顿时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脸色更是苍白的很。

    宋青书没想到只不过是一天的时间,就已经从武当山来到了海上,本来他这次回武当山是准备多呆一段时间的,却不料居然被张无忌先斩后奏直接被弄了出来,还是说太师傅和他爹都同意了张无忌的做法,却惟独没有人问过他的意见。

    忽然身子凌空,宋青书反射性的双手揽上去,抬眼看去,就看见张无忌担心的表情。张无忌虽然对宋青书上次独自逃开还有些不悦,但见宋青书如此虚弱,心里顿时软了。对于师兄,他的心总是坚硬不了。

    心疼的将人抱进房间,放在床上,拂过他额前汗湿的碎发,“不是让师兄好好休息吗?怎么到外面去了,有事让无忌来就好。”

    宋青书这时也想起来,原著中张无忌应该是出过海一次,是去寻他义父谢逊。那么,这趟应该就是了,脑海中转了一圈,他现在还有蛊虫在身,也算暂时和张无忌绑在了一起,至少一年内是如此。所以只能跟着张无忌了,想来宋远桥和张三丰也是考虑到这层了。

    “现在是去寻你义父吗?”宋青书闭着眼轻声问道。

    张无忌手轻轻的按着宋青书酸痛的腰肢,对宋青书如此说也没意外,“嗯”了一声。

    宋青书没有再说话,在张无忌的按捏中,浑身都放松了下来,疲惫的身体让他很没精神,呼吸平缓下来,陷入沉睡。

    张无忌继续按揉了一会,才拉过被子替宋青书盖上,手轻柔的抚着宋青书光滑的脸,眼神很温柔,又带着一丝悲伤,师兄,别再逃开,不然无忌会承受不住的。

    无边无际的茫茫大海,一叶孤舟向北行去,当年张无忌离开冰火岛之时年龄尚小,记忆早已有些模糊,幸好明教之中能人众多,根据张无忌提供的线索慢慢的向着冰火岛的方向行驶而去。

    此时已是初冬的天气,海风吹在脸上,有些刺痛,幸好众人皆是习武之人,对冷热都有一定的抵抗性。

    不过宋青书就有些惨,在他醒来的第三天,身上的酸痛终于缓解了许多,只要动作不剧烈就不会感到疼痛。只是,另一种折磨又爆发出来。

    晕船,宋青书没想到自己居然是晕船的体质,上辈子到死都在在穷折腾,没机会坐过船,这辈子也是第一遭,而前三天因为身体的缘故他大多都在床上昏睡,连房间也没怎么出。等第三天身体好多了,他走出房间,在船板上站立了没多久,就脸色苍白,恶心反胃,最后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这一吐,就好像拉开了序幕,之后的日子,宋青书几乎是吃什么吐什么,脸色惨白,没几天就瘦了一圈,皮肤也变得蜡黄,活像得了重病似的。

    没办法宋青书又躺回了床上,而且比之前更严重,至少之前他虽然昏睡但吃的下饭,面色也很好。但现在连嘴唇都干裂,而张无忌则是满脸担忧,不时的在他身上穴道上按揉,缓解他身体的不适。

    因为宋青书的身体,张无忌也时刻处在一个爆发的状态,在宋青书视线之外,浑身都散发着危险的气息,几乎没人敢上前招惹。

    幸好只一个星期,宋青书的状况就渐渐好了起来,虽然也偶尔还是会吐,但总算没有先前那么厉害了,也能吃的下东西,脸色也慢慢好了起来。

    船上的众人看着教主大人脸上重新浮上的笑容,都松了口气。

    船只在海上行驶了一月有余,中间宋青书又不可避免的与张无忌发生了一次关系,不过在宋青书的坚持之下,这次并不如前两次一般被张无忌折腾了整晚,只是一次就被宋青书坚定的拒绝了,而张无忌也没有勉强。

    一日正午,有弟子前来禀报前面已见岛屿,张无忌与宋青书出了房间,甲板上周辰等人正在观看。

    数里之外一座岛屿,岛上奇峰挺拔,耸立着好几座高山,可见有白雪覆盖,而山脚下却绿树葱葱,这般情景显得有些奇特。

    张无忌眼里闪过一丝喜色,有些激动的吩咐靠近,众人见他如此均知道这就是冰火岛了。

    这冰火岛周围漂浮着许多巨大冰块,船只减慢速度,慢慢的向着岛屿靠近,与冰块接触之时也只是轻轻的一触,就滑了开去,许久才安全的靠近了岸边。

    众人踏上岛屿,这里是一片平野,苍松翠柏,高大异常,还有许多奇花异草,都是在中土不曾见过的。平野上许多动物正在低头吃草,见来了人也不惊慌,只是抬头看了看就低下头去。

    张无忌离开许多年,如今重回故地,加上想到马上可以见到义父,自是高兴。拉着宋青书的手向前走去,身后跟着周辰,韦一笑,还有周颠,说不得四人,其余明教弟子均留守在原地。

    张无忌自小在岛上长大,虽然离开了十年,但对于路途依然熟记于心,运起轻功就向前而去,宋青书有张无忌带着,也不用担心会撞到东西,就把注意力投注在岛上的风景,沿途所见,尽是奇花异草,偶尔草丛中惊起一些叫不出名目的大鸟小兽,但众人并没有受到攻击。

    突然地面摇动,众人正在急速奔跑,顿时身形不稳,不过众人均轻功不凡,在地上连点了几次,稳住身形,一时间除了张无忌之外都有些惊讶。

    只听得隆隆声响,就见远处的山峰冒起巨大的烟雾,同时还有岩浆流下来,众人在中土哪曾见过这般情景,一时都大惊。

    张无忌却是笑着安抚道:“没关系,是火山爆发,并不会危害到这边,大家不用担心。”

    众人闻言,顿时放松下来,知道没有危险之后,倒是觉得这种情景颇为惊奇,周辰这家伙更是对于地面摇晃这种稀奇的感觉颇感兴趣,也不用内力稳住身体,一时间身体东倒西歪。

    这群人之中以周辰年龄最小,加上他性子跳脱,韦一笑几人更是将他当小孩看待,见他如此,顿时哈哈大笑起来。宋青书也忍不住笑出声来,张无忌见了忍不住凑过去啄了一下。

    宋青书吃了一惊,反射性的看向其他几人,见众人没看向这边才放下心来,横了张无忌一眼,手在他腰间掐了一下,轻声的说了一句,“老实点。”

    张无忌笑容依旧,握着宋青书的手还捏了捏,显然没有把宋青书的话放在心上。

    几人刚进入一片大树林,就听到前方不远处传来一声大叫,中气充沛,极是威猛。

    张无忌脸上一喜,加快脚步,穿过树林,站在山坡上向下看去,只见西北山脚下,露出一个小洞。只不过此时在洞口之处的,除了一个身形高大的汉子之外,还有另外几人。

    那汉子一头金黄的头发,双眼空洞,都让宋青书知道这个应该就是那金毛狮王谢逊了。只是站立在旁边围观的人,却是让宋青书皱眉。

    只见扎牙笃,赵敏,王保保三人正站立在一旁,而那围攻谢逊的人不正是玄冥二老。看形势,谢逊虽然盲了,但以一敌二,却丝毫不落下风。

    不过让宋青书有些疑惑的是,赵敏此时居然梳着妇人的发鬓。虽说赵敏与张无忌是没有可能了,宋青书却有些好奇,到底是谁娶了赵敏,视线移到扎牙笃身上,宋青书有些恶意的想着,不会是扎牙笃这个渣男吧?

    想到这个可能,宋青书咧了咧嘴。

    这时下面传来赵敏清脆嚣张的叫声,“交出屠龙刀,饶你不死。”

    谢逊哈哈大笑,说道:“屠龙刀在我身边,有本事便来取去。”

    王保保忽然身形向前,轻飘飘的一拳击了出去,拳力若有若无,令谢逊无法辨明来路。谢逊双眼俱盲,全靠一双耳朵,此时王保保这一招,直到谢逊身前数寸之处,他才只觉,慌忙之下应招,已是手忙脚乱,加上玄冥二老在旁,更是大为狼狈。一时间左支右绌,迭遇险招。

    作者有话要说:上一章很多人都留了邮箱,其实是我没说清楚,在写的时候我就直接跳过去了,因为上次h的时候有亲留言说希望看到后面的进展,所以我就没有写太多的肉,担心大家会腻。不过既然大家都喜欢,以后还有的是机会,嘿嘿~~

    mp00028112601gzb.sdo扔了一个地雷

    谢谢^_^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