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之衣冠禽兽

46最新章节

依茨2017-3-6 17:46:40Ctrl+D 收藏本站

    第四十五章大婚

    宋青书静静的坐着,对于棋他并不精通,所以也没看出谁更胜一筹。装作无意的瞥了一眼张无忌,见他专注的看着棋盘,认真的脸显得有些迷人。宋青书晃了下神,不过随即撇了撇嘴,看来自己离开了,这小子一点都不担心,还过的很好。

    这样想着,原本因为私下离开而有些愧疚的情绪顿时消失,还顺便瞪了一眼垂着头的张无忌。不得不说张无忌实在是把宋青书成功的给宠坏了,以至于在与张无忌有关的事情上,宋青书习惯性的就理直气壮了起来。

    却不料张无忌仿佛知道一般,突然抬起头,正好对上他的视线,不过却没有说什么,复又低下头去。

    宋青书有些尴尬的摸摸鼻子,无聊的看着一颗一颗的棋子落下,思绪不知不觉中飘荡,也不知想了什么,直到张三丰笑着叫了一声,“青书。”

    猛的回过神来,就见张三丰含笑看着自己,而张无忌正在收拾石桌上的棋盘,并未看过来,宋青书心里划过一丝失落,看向张三丰。

    张三丰执起他的手,手指搭上去,好一会才放开,缓缓摇头,道:“你爹和我说了你的情况,只是从你的脉向上看不出什么,虽有些体虚上火,但并无大碍。既然有无忌做那解毒之人,你兄弟二人切不可因此伤了关系,应当好好相处才是。”

    宋青书闻言有些失落,但又在预料之中,既然连胡青牛的医书之中都没有记载,那张三丰不知道也没什么意外。

    “是,青书知道了。”宋青书微笑着回道,眼角瞥见张无忌没什么反应,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

    张三丰又随后询问了一些路上的见闻,最后感叹道:“如今鞑子肆虐,中原百姓民不聊生,肚子都填不饱,我等习武之人应当揭竿而起,奋起反抗才是。”

    宋青书赞同的点头,这一路上的景象让他都有些不忍目睹,有些庆幸自己当初重生过来的时候是这个身份,如果是路边饿死的人,那他还真不知道能不能坚持下去了。

    “明教的教众已在中原各地起义,为驱除鞑虏努力,还有六大派的人也同意与明教合作,共同把鞑子驱除,大师伯也安排了一部分弟子下山了。相信不用几年,就能将鞑子驱除出去。”张无忌道。

    张三丰微笑着点头,“理当如此。”

    之后又详细的询问了张无忌反抗元兵的一些策略安排,不时的提出一些建议,张无忌也是大有启发,两人谈的很投机。宋青书在一旁听了倒是有些惊讶,原来在他不知道的地方,张无忌已经成长的如此优秀了,兵法战略运用的极为熟练,很多都是他不知道的,在张无忌口中却是娓娓道来。

    宋青书忽然有些迷惑,明明还是那张自己看着长大的脸,明明没有什么不同,可是,仅仅二十几天的分离,已经让他感觉到有些陌生,与张三丰谈论驱除鞑子兵时,那明亮而锐利的双眼,还有那不断提出的精妙计策,都让宋青书清楚的认识到这个人有多么优秀。

    自来到这小院中这么久的时间,张无忌非但没有质问他为何离去,也不似以前一般缠着他说话,就连视线也没有在他身上停留。这样的反常让宋青书感觉有些陌生,心里也有些不舒服。

    从张三丰之处出来后,宋青书并未主动与张无忌说话,而张无忌也未开口,两人静静的并肩走在路上,到后面,宋青书脸色渐渐变得有些难看,终于忍受不下去,加快脚步进入院子砰的一声关上门,气恼的一拳砸在桌上。

    一杯凉茶下肚,心里的烦躁终于压下去了一点,只是后|穴中升起的瘙|痒让宋青书的脸色依旧难看。刚才从小院中出来,不知是因为与张无忌走在一起靠的近了,还是因为其他的什么,后|穴忽然就越来越痒,那种熟悉而又陌生的空虚感也同时席卷全身,加上走在身边不发一言的张无忌,宋青书忽然就烦躁的厉害,进了院子也不理张无忌直接关上了门。

    张无忌看着那扇关上的门,也没生气,微笑着向三清殿的方向走去。

    宋青书静下心来,等待那阵瘙痒过去,天也差不多黑了,洗漱了一番就躺在了床上。

    翌日醒来的时候,看着身边冰凉的地方,宋青书恍惚了一下,但随即反应过来自己竟然在期待张无忌晚上会过来,真是没出息。

    交代了小童将朱果和小蛇送到张无忌的住处,宋青书悠闲的在武当山闲逛,在几个师叔那里兜了一圈,看着武当派上上下下都一派欢腾的样子,内心也有些愉悦。最后来到十年前经常待的后山树林,惬意的躺在草地上,温暖的阳光照耀着,暖暖的。

    随意的搭了个简陋的草棚,本来是休息的,无奈太过舒服,直接睡了过去,等到醒来的时候竟然日落西山,一天就这样过去了。而张无忌还是没有与他说话,当晚,张无忌还是没来,而宋青书在洗浴过后,后|穴的瘙痒更强烈了。

    宋青书只能咬牙强忍,一边暗骂张无忌那混蛋,不就是没打招呼离开了么,竟然不和自己说话,有本事永远别靠近自己。宋青书一半气,一半委屈,也倔上,第二天看见张无忌就仿佛没看见一般,转头就走。

    而张无忌对他这番表现只是笑笑,在宋远桥等人询问的时候还略带宠溺的解释了一番只是闹别扭而已,很快就会好了。导致宋青书被宋远桥拉到角落里给教训了一顿,让他要有师兄的样子,别欺负无忌。宋青书看着张无忌在那里微笑的样子,磨了磨牙,这小子,就知道装。

    这日是殷梨亭成亲的日子,武当山上悬灯结彩,喜气洋洋,武林各路人士纷纷前来贺喜,杨逍等人也是早早的就来到了山上。宋青书作为武当派第三代弟子中的第一人,又是宋远桥的儿子,自然被安排在大殿入口处迎接来宾。

    宋青书看着看着那些或熟悉或陌生的武林人士纷纷带着笑意道喜,吩咐小童收下贺礼,脑中忽然想起出十年前张三丰百岁大寿之时那些几大派的人借着贺寿之名活生生的逼死了张翠山夫妇,使一场喜事变成丧事。

    嘴角上扬起适宜的弧度,眼里有些讽刺的看着这些人,如今的武当派与明教关系匪浅,就算是当年的事情重演,也不惧于任何人。

    张三丰亲书“佳儿佳妇”四字悬挂在大堂中央,众人都穿着新衣,就连张三丰也一反平日一声破旧布袍,换上了一袭暗红色的衣袍,倒是显得他脸色更显红润,更精神了些。

    申时一刻,吉时已到,鞭炮声连绵响起,杨不悔身穿大红锦袍,凤冠霞帔,脸罩红巾,娥娥娜娜的走了出来,而殷梨亭穿着大红锦袍,头系红色锦帕,一身喜气的注视着杨不悔一步一步的走过来,眼神温柔。

    张三丰与杨逍两人一左一右的坐在上方,看着新人拜堂,到了三拜高堂的时候更是笑着连连点头。

    宋青书微笑的站在一旁看着两人,看着当年跟在自己身边的小女孩一步一步的走上属于她自己的人生道路,殷梨亭是个好人,至少不用担心会有三妻四妾,不悔应该会幸福。

    忽然一道灼热的目光看过来,宋青书看过去,对上张无忌的目光,那里面满满的情感夹杂着欲念直接冲进心里,让宋青书的脑海里忽然就闪现了当日解毒之时的情景,顿时脸色微红,不自然的避开视线。

    但随即反应过来,瞪了一眼过去,却见张无忌早就转头与旁人说话去了。而从后|穴中开始升起的麻麻□,则让宋青书脸色微微一变,眉也不由的皱了一下,随即松开来。

    行礼完毕过后,众人入席,大口肉大口酒的喝了起来,

    宋青书也在武当弟子的席面坐下,至于张无忌自然是在明教那边。宋青书大口的喝着酒,对那些弟子的敬酒好不推辞,这些人也算是与宋青书一同长大,只不过分离了十年才有些陌生,如今见他如此豪爽,也是大声叫好,只觉距离拉近了些。

    宋青书身为宋远桥的弟子,在第三代弟子之中称得上是第一人,这些三代弟子自然对他多有奉承,敬酒也是一杯接一杯的来。而宋青书因为后|穴的瘙|痒心里烦躁的很,面上依然带着习惯性的温和笑容,酒水一杯杯的倒进口中。

    待感觉到后|穴中隐隐有粘腻的液体流出来,宋青书额头青筋不自觉的跳动了下,手中内劲吐出,咔嚓一声,手中的杯子竟然碎裂开来。正在敬酒的那位弟子顿时惊讶的看着宋青书,桌上的其他人也看着他。

    宋青书揉了揉头,带着一丝歉意,道:“喝多了,有点头疼,大家继续。”

    “大师兄,要不我扶你去休息?”坐在宋青书旁边的弟子担忧的问道。

    宋青书点头了点,任由那弟子扶着向后院走去,后|穴中的瘙痒和空虚感越来越强烈。宋青书闭着眼,难受的皱着眉,鼻间的气息也有些不稳。

    那弟子见他如此,知道他难受的厉害,扶着宋青书加快了脚步。忽然身边的人被扯了过去,那弟子大惊,待见到是张无忌才放松下来。

    “师兄教给我,你先回去吧。”张无忌淡淡的道。

    那弟子也是知道张无忌的,自是点头,乖乖的转身离去。

    宋青书闻到熟悉的气息,先是反射性的凑近,但接着又反应过来,抬起手推了推张无忌,不满的皱着眉,大声道:“张无忌是混蛋,大混蛋。”

    张无忌听见宋青书的话,有些无奈的摇头,脸上带着宠溺的笑,直接将人拦腰抱起,身形一闪已消失在原地。

    直接将人放在床上,三两下将衣袍解开,也许是察觉到张无忌身上浓烈的雄性气息,蛊虫反应的更激烈了,后|穴不断的收缩着,粘腻的液体缓缓的流出来,宋青书无意识的抱住张无忌,脸贴在他心口缓缓的磨蹭着,柔软的双唇滑过凸起的乳|珠,让张无忌倒吸一口气。

    低下头托着宋青书的后脑勺,进入那微张的双唇,舌尖紧紧的纠缠,吸|吮,翻搅,逗弄,津液沿着合不拢的双唇缓缓的流下来。手也灵活的抚上光滑的身躯。

    宋青书只觉仿佛置身在一堆烈火之上,浑身滚烫不已,身后的隐秘部位空虚的厉害,不停的收缩蠕动着,温暖有些粗糙的大手在身上滑动着。

    颈间忽然传来一阵细微的刺痛,宋青书猛然清醒过来,就看到一个黑色的头颅埋在颈间,不用看脸宋青书就知道是谁。

    心跳的很快,浑身滚烫不已,宋青书吸了一口气,伸出手去推张无忌,只是手软绵绵的没什么力道,咬牙道:“张无忌,你给我下去。”

    一根手指忽然进入空虚的小|穴,突如其来的满足感让宋青书上身不自觉的挺动,口中更是不受控制的溢出一丝呻|吟,张无忌抬起头,一边抽动着手指,脸上带着笑容看着面色潮红咬着唇的宋青书,道:“师兄,你这里可是很想要呢。”

    宋青书闭了闭眼,再睁开,“你不是不理我吗?现在又来做什么?”声音隐隐透露出一丝委屈。

    张无忌委屈的道:“明明是师兄先离开无忌,回来了也不和我说话,都是师兄的错。”

    宋青书脑子有些不甚清楚,迷迷糊糊的想了张无忌的话,加上身下那只手还在肆虐,就更是考虑不清楚,最后觉得好像是张无忌说得对,看着他委屈的样子,伸手摸着他的头,“好吧,是师兄不对。”

    “那师兄要补偿无忌才对。”张无忌看着脸色晕红的人,眼神暗沉的引诱道。

    宋青书点点头,“那无忌想要师兄怎么做?”

    张无忌突的抽出在后|穴动作的手指,低声道:“师兄替无忌口|交一次,好不好?”

    身下的快感一**的传来,加上酒精的刺激,宋青书脑子迷迷糊糊的,听见张无忌的话,胡乱的点头。下一刻,一个带着些微腥气的巨大就贴上了双唇,宋青书皱着眉,张开唇想让张无忌拿开,却不料那巨物一下就冲了进来。

    宋青书难受的皱眉,伸出舌头想将那物抵出去,却不料那东西顿时又胀大了一圈,还向里面更推进了些,触到喉咙的感觉让宋青书难受的作呕,伸出手抵着。

    身下挺立被含进温暖紧致的口腔中,灵活的舌头包裹着上下滑动,不时的吸|允着,伴随着后|穴快速的抽|插,带来强烈的快|感,被堵着的嘴想用力的喘气却不能,本能的用舌头抵着嘴里分|身的顶端,想将他顶出去。

    这个动作带给张无忌更大的快|感,控制不住的在宋青书嘴里大力抽|插着,同时手指也肆意的在甬|道内肆虐起来。

    过于深入的分|身让宋青书难受的很,可身下却传来越来越强烈的快|感,眼睛渐渐泛起水汽,沿着眼角流了下来。在痛苦和快感的交织中,只能无力的喘息着。

    最后,张无忌一声闷哼,分|身抵着宋青书的喉咙,喷射出来,宋青书本能的吞咽着,摩擦到他敏感的顶端,带给张无忌更大的快|感。

    当张无忌抽出分|身转过头来时,就看到宋青书茫然的睁着眼睛,眼眶还有些泛红,红肿的唇中溢出自己刚射出的白浊,眉间痛苦中又带着欢愉。

    这样的宋青书让张无忌刚发泄过的欲|望变得更加强烈,拉过一旁的枕头放在宋青书腰下,将他的腿架在肩上,分开两瓣臀露出小|穴,用力一刺,直达最深处。

    宋青书的身体有瞬间的僵硬,但很快就松了下来,双眼微眯带着水雾看着身上的人。张无忌哪里忍受的住,开始了激烈的撞击。

    一次次的进出,粗喘声夹杂着带着呻|吟声在屋内响起,渐渐的呻|吟声变成了不时的低泣声,求饶声,一直到天将亮才停下来。

    张无忌紧紧的抱着怀里的人,分|身还埋在宋青书体内,感受着细腻丝滑的触感,火热的温度。凌乱的呼吸,汗湿的身体,还有晕红的脸庞,带着丝媚意的眼角,锦被上的白浊。

    这些,都让张无忌有了踏踏实实的实在感。

    师兄是属于他的。

    作者有话要说:写到后面忽然担心大家对肉频繁会腻,直接掐掉了后半部分~~

    szq1993427扔了一个地雷

    szq1993427扔了一个地雷

    szq1993427扔了一个地雷

    szq1993427扔了一个地雷

    谢谢^_^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