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之衣冠禽兽

45最新章节

依茨2017-3-6 17:46:36Ctrl+D 收藏本站

    第四十四章再发

    只见靠墙角的那张桌子边,坐着三个人,中间那个头上束发金冠闪闪发光,身穿玄色底绣暗金祥云纹的长袍,一张轮廓深邃的脸上带着一抹淡淡的笑意,身材高大挺拔,正是汝阳王世子王保保。而坐在他身边的两个高瘦老头,不就是玄冥二老。

    见宋青书看过去,王保保对着他微微一笑,笑容温柔,没有丝毫的倨傲,人也长得英俊,很容易让人产生好感。不过对于蒙古人,从扎牙笃,到赵敏,宋青书都没有好感。至于这个没有相处过的王保保,也不想多接触。

    吩咐老板包些点心,宋青书坐在桌边,手随意的敲着桌子,一边喝着茶水。忽然王保保出声道:“素来听闻宋公子与明教张教主形影不离,今日怎么单独在此?”

    宋青书手顿了一下,放下茶杯,脸上挂着淡淡的笑,“他是他,我是我。”

    王保保见宋青书接话,脸上笑容更大,忽然起身走到宋青书这桌坐下,而玄冥二老也起身站在他身后。宋青书瞥了一眼几人,皱了皱眉没有说话。

    “据闻张教主曾将倚天剑赠送给宋公子,今日怎不见宋公子佩戴在身?”王保保仿佛没有察觉宋青书不欢迎一般,脸上笑容依旧的问道。

    “我不习惯用剑。倚天剑在张无忌手中,你们想要自可去找他。”宋青书站起身,从站在角落里惧于几人气势不敢靠近的老板手中接过包好的点心,转身向外走去。当日他走之时本就是一时冲动,哪里会带着倚天剑。再说倚天剑名头太大,太过招摇,容易招惹麻烦,宋青书自不会带在身边。

    宋青书虽说面上无恙,但全身都警惕起来,毕竟身后的三个人,玄冥二老是出名的高手,而王保保,虽说没见过他的身手,但以他的条件,想来也是不差的。

    不过让宋青书惊讶的是,直到他上了马奔出很远,身后也没有传来动静。

    “世子,为何不将宋青书留下,据说张无忌与宋青书关系不浅,我们可以用此人与张无忌交换条件。”玄冥二老中的鹿杖客有些疑惑的问道。

    王保保摇头,眸光有些阴鸷,“探子报上来的消息,这宋青书的轻功乃学自明教青翼蝠王韦一笑的草上飞,实乃天下第一轻功之称,要抓住他实属不易。而且这宋青书也不是简单的人物,十年前他就独闯汝阳王府救走了张无忌,又几次从扎牙笃手中逃出,岂是简单之人。若是我们出手,反倒打草惊蛇。”

    “世子高明。”玄冥二老均点头。

    王保保看着宋青书消失的身影,脑中闪现的却是另一张精致中带着气势的脸,眼里闪过一丝锐气,垂下眼,手指无意识的在桌上画出三个字:张无忌。

    确保王保保没有追上来之后,宋青书放慢速度,打开包袱,悠闲的吃着点心,想着先前遇到的两拨人,金花婆婆倒是和他没什么关系,应该是觊觎乾坤大挪移心法。而王保保,虽然一直笑得很温和,不过宋青书就是觉得这人不是什么好东西,不知道在打什么鬼主意。

    宋青书很清楚自己的斤两,像阴谋诡计什么的根本就不是他擅长的东西。而王保保那种王府中长大的孩子,想必早就把耍阴谋当成了本能。若是和这种人打交道,只怕最后骨头渣都不剩,还是远远避开为好。

    打定了主意的宋青书很快就把这些事抛到了脑后,回过神来,才发现马后居然跟了两个衣衫破烂的人,因没有感觉到杀气,而他又沉浸在思绪中,所以才没有察觉。

    跟在后面的是两个人,是一妇人带着一个小女孩,都是衣衫破烂,浑身脏兮兮的,散发着一股臭味,那妇人蓬头垢面看不清样貌,而那女孩鼻孔朝天,一张阔口,露出两个大大的门牙,一副凶恶之态,相貌实属丑陋,加上那副脏乱的样子,让人见之不喜。那个女孩子还蹲在地上捡着宋青书吃的时候掉落的点心屑。见宋青书回头,两人顿时停住脚步,有些畏惧的看着他。

    那妇人有些不敢直视宋青书的目光,低声说道:“公子赎罪,是我母子二人冒犯了。”而小女孩则躲在妇人的腿边,偷偷的看着宋青书拿在手中的纸包,眼里都是渴望。

    宋青书眼神一闪,虽然这二人一副畏惧的神态,但站在前面的妇人此时的姿势却处于可攻可守的状态,显然是会武之人,不过看她气息不稳,应是受了内伤,而且还不轻。至于那小女孩倒是不足为惧。

    宋青书跃下马,那妇人警惕的后退一步,手护着小女孩。宋青书见她如此,站立不动,将手中剩余的点心轻轻的扔到两人面前,微微一笑,没说什么转身上马离去。

    对于这对母子,宋青书也没在意,虽说他从来就不是什么善心之人,不过对于小孩他总是更容易心软,更何况只不过一包点心罢了,也不是什么大事。但是看那对母女显然饿极,一包点心说不定就是救命的东西了。

    而且那妇人应该不是普通人,只是一时落难至此,宋青书施恩于她,虽并未想着人家报恩,但总归是多结一个善缘。

    宋青书很快就把这两母女忘在脑后,只是觉得今日不易出行,遇到的都不是什么普通人,在看到小镇之后,虽然并未天黑,但还是找了家客栈住了下来。

    随着进入武当山的地境,宋青书就察觉身边隐藏的人多了起来,这些人的身法和隐藏手段,他很熟悉,是张无忌的影卫。先前在路上的时候偶尔也会碰到,不过那时候他并不想见张无忌,就仗着身法避开了。

    不过现在都快上武当山了,也没有避开的必要,更何况有这些影卫在,让他更是放松,至少不用担心什么危险人物出现。

    宋青书行走的速度很慢,只需两三日的路程硬是走了七八天,这还是因为出现了一些变故,不然还会更慢。

    至于这变故,则要归结在蛊虫身上,在距当日与张无忌发生关系的第二十五天,宋青书如往常一般牵着马走在山道上,若那马换成牛,倒像是放牛的。四处张望之间无意中见山壁上斜伸出一根枝桠,上面结着红红的像苹果的果子,只是看那树的形状,却是奇物志上的朱果。

    宋青书顿时大喜,飞身跃起,在山壁上连点,攀住山壁,将枝桠上的三颗朱果摘了下来放在怀中,却不料忽然从山壁间窜出一条朱红色的小蛇。宋青书大惊,身子后仰避开,手在腰间一抹,一柄软剑已出现在手中,原来那腰间的黑色腰带中藏着一把薄薄的软剑。

    软剑在手,宋青书武当七十二招柔云剑法对着那朱红色小蛇笼罩而去,这柔云剑法连绵不断,最适合软剑发动,剑招闪烁无常,将那朱红色小蛇困在其中,最后被宋青书趁势敲晕。

    至于为什么不是拦腰斩断杀死,是因为似这般守在宝物旁边的兽类也是难得之物,与朱果同时入药,应该更佳,至于怎么处理宋青书则不懂,不过有张无忌在,这些不用他担心。

    虽然获得朱果这等宝物,又抓住了小蛇,不过宋青书的脸色却有些难看,三两下将小蛇绑好放在小袋中,回到马边,随意的坐在地上。

    感受到□中那该死的熟悉瘙痒,宋青书磨了磨牙,又一次在心里将扎牙笃骂了个狗血淋头。算了一下,才发现距离那一月之期只有五天了,加上今天与小红蛇打斗动了真气,才会出现这般异状。

    叹了口气,虽然这段时间在外面他努力使自己不去想张无忌,不过事实证明,张无忌已经成为他生活中的习惯,导致他经常叫出了无忌这个名字,转头看去才发现如今只是他一个人,经常会有些茫然。

    骑上马,这次宋青书没有放慢速度,蛊虫的事情显然需要解决,不容他逃避。所以正常速度之下,第二日傍晚宋青书就来到了山脚下,将马匹交个小童,然后向山上走去。从小童口中得知,张无忌与宋远桥等人早就回来了,如今武当派正准备殷梨亭与杨不悔的婚事,后日就是大礼。

    宋青书面色复杂,后日正是第二十九日,所以说张无忌完全计算好的,怪不得这些日子他并没有亲自将自己找回来,是因为预料到自己总会回来的吗?想到这里,宋青书有些不爽的撇了撇嘴。

    此时的武当派张灯结彩,大红灯笼还有红色的喜字到处都是,一片喜气洋洋的状态,武当派多年没办喜事,如今殷梨亭成亲,全教上下均是兴致高昂。宋青书见到这般景象,心情也放松下来,嘴角不自觉的扬起,一路行来,许多弟子都高兴的与他打着招呼,宋青书也微笑着点头。

    宋青书直接向父母的院子走去,刚进院子,就见从母亲房中出来一个少女,淡绿色的衣衫,容貌娇美,神情欢快,正是快要做新嫁娘的杨不悔。

    “不悔。”

    杨不悔听见声音,抬起头,就见青年侧身而立,修长温雅依旧,清秀的脸上挂着温柔的笑容注视着自己,顿时惊喜的跑过去叫道:“青书哥哥,你回来了。”

    宋青书笑意更深,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温柔道:“不悔要当新娘子,青书哥哥当然要来参礼了。”

    杨不悔脸上有些羞红,低垂着头有些不好意思,哪里还有当日光明顶上的那个小魔女形象。宋青书有些欣慰,小女孩长大了,都要做别人的妻子了。

    “明天之后青书哥哥可就要叫不悔六婶了。”宋青书忽然正色道,眼里却是满满的笑意。

    杨不悔愣了一下,想了一下确实如此,似乎是想了一下宋青书叫自己六婶的画面,杨不悔脸色有些古怪,看着宋青书道:“这样好奇怪。”

    宋青书道:“礼数还是要遵从的,不过是换了个称呼而已,不用在意。”

    杨不悔点点头。宋青书拍了拍她的头,道:“你去忙吧,我去看看我娘。”

    推开母亲房间,就见宋母正在整理大红的喜被,旁边是针线篓。宋母是标准的古代妇女,针线活极好,宋青书以前的衣物都是她亲手做的,她也是宋青书来到这个世界第一个接受的人。因为那温暖的母爱,软化了宋青书冰冷的心。

    “娘。”宋青书温柔的唤道。

    宋母身体僵了一下,转过身来,看着宋青书眼里迅速的升起了泪花,沿着那张并不年轻的脸流了下来。

    宋青书走过去,将颤抖的母亲抱在怀里,轻声的安慰道:“娘,儿子回来了。”

    宋母也只是一时激动,很快就稳定过来,拉着宋青书在床边坐下,直说他瘦了。对于宋青书父子在外面江湖上的事,她一向都不会过问,只是叮嘱宋青书要注意安全,吃好穿好。

    宋青书一一微笑着点头,没多久宋远桥也回来,对于宋青书独自离去之事并未多问,也没有问蛊虫之事,让宋青书松了一口气。与双亲吃了饭,宋青书回到院子中洗漱了一番,然后向张三丰所在的后山小院走去。

    路上遇到殷梨亭,见他行走无恙,看来黑玉断续膏的效果不错,宋青书与他寒暄了几句,路上又遇到了莫声谷等人,并无一人问及他蛊虫之事,想来除了宋远桥之外,并无人知道。

    前山热闹喜庆,后山却依旧清幽宁静,竹叶的清香飘荡在空中,风声抖动树叶的轻响,让人的心都宁静了下来。

    待小院出现在眼前,还未到达门口,就见那扇木门轻飘飘的打开来,院中一老一少对桌而坐,桌上摆着一副棋盘,一人执黑,一人执白。

    宋青书走进院中,在张三丰面前拜倒,“青书拜见太师傅。”

    “起来吧。”张三丰手袖轻摆,顿时一股力道传来,宋青书并未反抗,依着力道起身,在张三丰旁边坐下。

    张无忌手中碾着黑色的棋子,在食指和拇指之间来回滑动,嘴角微勾,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对面看着棋盘的宋青书,手中的棋子落下。棋子落在石盘上,轻轻的一声脆响,却让宋青书无端觉得有些寒冷。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下雨停电,所以木有更新,今天补上^_^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