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之衣冠禽兽

42最新章节

依茨2017-3-6 17:46:23Ctrl+D 收藏本站

    第四十一章解药

    虽然天黑,但出了院子还是有人不断的出现在周围,宋青书看着围成圈坐在火堆旁的几大门派的人,其中投射过来的恶意视线让他皱了皱眉,看过去,就见灭绝师太阴沉的盯着自己,还有其他峨眉派的弟子也是满脸不忿。

    宋青书不屑的撇了撇嘴,对张无忌道:“他们怎么还在这里?”

    “这次在救几位师叔的时候,出于计划需要,顺带把其他五大门派的人救了。却没想到这些人因此对我明教感激在心,又因为这次的事情对蒙古人更加憎恨,纷纷说要联合我们明教同心协力,驱除胡虏。”

    “若是师兄不喜欢,那就不与他们合作了,我们明教单独把蒙古人驱除出去,只不过是多花点时间罢了。”张无忌道,仿佛只是说了一件极普通的事一般。

    宋青书伸手在他头上拍了一下,“笨,有人送上门来干嘛不用,还要好好的用,驱除胡虏人人有责,与其让这些人整天无所事事只顾着内斗,还不如去与蒙古人厮杀。再说这样明教弟子也能少一点牺牲。”

    “宋大哥说的是,可不能便宜了那帮伪君子。”身后一个声音响起,宋青书自然知道有人靠近,只不过听脚步声已认出了来人,所以说话并未有什么顾忌。

    转身,一张年轻俊俏的脸,正是周辰,不过此时脸上戏谑的表情破坏了原本给人温文尔雅的感觉,倒像个痞子。手臂搭上宋青书的肩头,在他耳边调侃道:“教主对你可真好,明知道这次是我明教统帅武林的机遇,只是宋大哥你稍微表露出一点不满,教主就毫不犹豫的要推掉。”

    张无忌伸手拎住周辰的后衣领,将他从宋青书身边拉开,不悦的道:“给我离师兄远点。”

    周辰一点都不怕,对宋青书挤挤眼,忽然叹了口气,道:“我在想,若是教主以后当上了皇帝,为了宋大哥会不会来一出烽火戏诸侯呢?”

    宋青书顿时额头青筋直跳,伸手在周辰头上毫不留情的弹了几个爆栗,看着他揉着脑袋求饶的模样,笑骂道:“滚蛋。”

    谁知道张无忌突然蹦出一句,“若是师兄真的想看,无忌肯定会做的,不管几次都可以。”

    周辰顿时目瞪口呆的看着张无忌,良久才有些同情的看向一脸无语的宋青书,说出三个字:“你完了。”被张大教主这么死心塌地的爱上,也不知道是福是祸,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宋青书这辈子是逃不掉了。

    宋青书伸手抚了抚额头,踢了一脚一脸同情看着自己的周辰,什么破眼神。没好气的对着张无忌道:“还是等你先当上皇帝再说吧。”

    张无忌一本正经的点头,“既然是师兄的希望,无忌一定会努力达成,到时候师兄当我的皇后好不好?”

    “有完没完?”宋青书脸色扭曲了一下,拉着脸推开张无忌往回走去,这小子真是得寸进尺,欠教训。

    不过这当皇帝,到底张无忌的话只是随便说说,还是真的有这个打算呢?如今明教情势一片大好,此次又对几大派有恩,在武林之中隐隐有领头之势。若是张无忌真的想当皇帝,那也有很大可能。

    皱了皱眉,只是历史上朱元璋才是明朝的开国皇帝。如果无忌真的决定了,那以防后患,须得先把朱元璋给解决了才是。眼里杀气一闪,宋青书想着找个时间问明那朱元璋的去处,找个机会将此人斩杀了才是。

    “谁惹到师兄了?无忌帮你杀了他。”赶上来走在旁边的张无忌很敏感的察觉到宋青书那一瞬间泄露出来的杀气,眉宇间戾气一闪而过,声音森寒的问道。

    宋青书犹豫了一下,想到若是自己真的杀了朱元璋,被明教弟子知道了只怕会有不好影响,而由张无忌动手,则没人敢说什么了。

    “无忌,还记得上次我与你说过的朱元璋吗?找个机会把他解决了吧。”宋青书看着张无忌,思考着若是张无忌问为什么的时候,自己该怎么回答。

    “好,师兄放心,无忌会安排好的。”张无忌眸光闪了一下,微笑着答应了。

    宋青书“嗯”了一声,有些奇怪的看着张无忌,“你不问为什么吗?那可是你们明教的人。”

    张无忌伸手将宋青书抱进怀里,道:“只要是师兄想做的,无忌都会为师兄完成。当初当明教教主,只是为了拥有可以保护师兄的势力。若是连师兄想要除掉一个人都需要顾忌,那这个教主还不如不当。”

    双手放在宋青书肩上,直视着他,认真的道:“对于无忌来说,师兄就是全世界。”

    这话肉麻的宋青书有些想笑,可是在看到那双清澈明亮的眼里毫不掩饰的感情,仿佛只要他一句话,这个人就可以付出所有。宋青书睫毛低垂,轻轻的颤动了下,“回去吧。”

    张无忌也没指望宋青书会回应他的感情,宋青书现在能开始接受他,已经让他很高兴了。至于师兄的心,他相信总有一天会是他的。

    两人回到院子里,却发现宋远桥正坐在院子中的石桌边,显然是在等他们,两人忙上前拜见。宋远桥点头,“青书,去你房间,爹有话和你说。”

    宋青书点头,跟在他爹后面进了房,关上门在桌边坐下,替宋远桥倒了杯茶,然后双手放在桌上等着宋远桥说话。

    宋远桥手指在桌上无规律的敲动着,这是他心绪烦乱的现象。宋青书自然也知道这点,见他爹还不准备说话,脸上笑的温和的看着他道:“爹,你有什么话就说吧,我是你的儿子,没有什么是不能说的。”

    宋远桥拍拍他的手,叹了口气,“无忌都和你说了吧?我同意他做你的解毒之人,而且明天就进行。”

    宋青书面色有些不自然的点了点头。宋远桥道:“无忌这个孩子,与你五师叔的性子没有半点相像,应该是像五弟妹多一些。虽然我与无忌相处不多,但也看出他是个杀伐果断之人,对你更是有强烈的占有欲。他如今是明教教主,武功高强,若是强行逼他离开,只怕会起到反效果。而且我看无忌对你的话倒是很听从,有你在他身边,我也不必担心他会走入歧途,入了魔道。”

    停顿了一下,宋远桥见宋青书脸色正常,又接着道:“若是你没有中这蛊虫,事情还好处理。只是现在的状况你自己也知道,以无忌的性子,你觉得他会亲手把一个男人送到你床上去吗?”

    不可能,宋青书心里浮现三个字,张无忌的性子是他一手□出来的,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小子。张无忌是只要认定了一件事,即使是撞得头破血流也不会回头,到了黄河还会继续跳下去的那种人。

    从张无忌挑明感情到现在这短短一天的时间,已经足够宋青书想很多,拒绝只怕是不会起作用,避也避开不了,打又打不过。而且挑明了之后的张无忌显然无所顾忌,在他身边赶都赶不走,不时的就动手动脚,但又很识时务的在他真的发火之前退开,一步一步的挑战他的底线。

    “其实让无忌来做这个解毒之人也好,至少能让更少的人知道这件事,对你的名声也好些。”宋远桥安慰道。

    宋青书点头,“我知道了,爹,你不用担心,我会处理好的。”

    宋远桥神情缓和了一些,站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你长大了,自己的事情自己决定。今晚好好休息吧。”

    宋青书送了宋远桥离开,回到房间就见张无忌已经躺在了床上,连外衣都已经脱下放在了床尾的衣架上。宋青书好笑的调侃道:“怎么,怕我把你赶出去吗?”

    “我帮师兄暖被窝。”张无忌眨巴着一双漂亮的眼睛,满脸讨好的道。

    “无忌,我们谈谈吧。”宋青书坐在桌边,认真的看着张无忌。

    张无忌看宋青书神情郑重,也不敢再开玩笑,起身披了外衣坐在宋青书面前。

    “无忌,虽然我爹同意让你做解毒之人,我也答应了。按照卫壁所说,在最初的一次之后,后面只需一月一次即可,所以我希望我们之间能能够按照这个规律来发生关系。你也知道,我并不喜欢男人,现在这般只是因为蛊虫需要而已。”宋青书有些不自在,但还是决定说清楚。

    “师兄的意思是若是没有蛊虫,你我之间便永远没有可能,,师兄不想和我发生关系,只是迫于无奈,对吗?”张无忌低垂着头,看不清他眼中的神色,只能看到他绷紧的下颌,还有周身隐隐散发出的冷气。

    宋青书见张无忌这般模样,也有些不忍心,但还是回道:“是。”

    “师兄,无忌知道该怎么做了,现在我们快点睡吧。”张无忌忽然抬起头来,脸上笑意盈盈,一点难过的迹象都没有。

    宋青书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张无忌剥去外袍然后放到了床上,接着就被拥入一个熟悉的怀抱,顺便头还被轻轻的拍了拍,仿佛哄小孩子般,“师兄睡吧,无忌在你身边。”

    宋青书嘴角一抽,没说什么,身体比理智更快做出反应,本来失血过多就容易疲累,在熟悉的怀抱里,心底深处觉得无比安心的人很快就睡了过去,嘴角弯起细小的弧度。

    张无忌低头在那弧度上轻轻印下一吻,手在宋青书背上轻轻拍着,想着宋青书刚才说过的话,嘴角勾起一抹强势的笑容,别想逃,师兄。

    第二日早上宋青书醒来的时候张无忌已经不在身边了,坐起身,忽然就意识到今天要和张无忌做那档子事了,没来由的就紧张了起来。

    愣愣的盯着绣着淡蓝色花纹的被子,脑中一团浆糊,纠结的很。忽然门被推开,张无忌端着一碗冒着热气的东西走了进来,见宋青书有些别扭的看着自己,想了一下就明白了,嘴角不自觉的弯起,道:“师兄,先洗漱吧,我帮你做好了补品,等会记得吃,我还有事出去,中午回来,师兄记得等我。”

    宋青书“哦”了一声,就见张无忌已经关上了门,皱了皱眉,这种感觉被忽视而不受控制低落的情绪是怎么回事。掀开被子,胡乱的洗漱了下,慢悠悠的挑着张无忌放在桌上的东西。

    黑芝麻,红枣,桂圆,黑豆,红糖,好吧,都是补血的东西,只是甜的有些腻人了,宋青书只吃了一点就吃不下去了,吩咐外面的侍从送了些清爽的早餐过来,吃饱了就出了房门。

    走到院子中,就见院门处好像有人被拦在外面,宋青书晃荡着脚步向那边走去,近了才认出来人,正是峨眉派的周芷若。

    想到原著中这个女人差一点就和张无忌成亲了,宋青书眉头不着痕迹的皱了一下。虽然现在张无忌看来对这位美女没兴趣,不过以后的事情谁又说的准呢。只是现在周芷若找来是什么意思?套近乎,示好,还是美人计?

    “周姑娘,有什么事吗?”宋青书微笑着问道,一派温润如玉的形象。

    周芷若看着他清秀俊朗的面容,温柔的笑容,脸不自觉的红了一下,垂着头低声道:“我师父她老人家病重,宋公子,不知能否将倚天剑还给我们峨眉派?芷若愿为奴为婢以报公子大恩。”

    “凭什么?”

    周芷若有些错愕的看着宋青书脸上温润的笑容,仿佛不明白他怎么会说出这句话,怎么会如此干脆的拒绝她。

    宋青书淡淡的道:“还有,你说错了,倚天剑是无忌从赵敏手中抢来,即使要还,也不会还给你峨眉派。相信这种事周姑娘也不是第一次看见了,即使是镇派之宝,没有能力保护,只要到了人家手里,哪有还回去的道理。”

    周芷若脸色一白,道:“宋公子,赵敏那妖女夺走了我们峨眉派的倚天剑,你我同为六大门派人士,理应同心协力。难道你与张教主一般想把倚天剑据为己有吗?”

    宋青书脸色沉下来,“周姑娘这样说,是指无忌不是好人是吗?别忘了是谁把你们从蒙古人手中救出来的。还有,我从来就不是什么君子,无忌与我是师兄弟,我们自然是一样的。若是周姑娘不认同,那就离我们远一点。”

    斜了周芷若一眼,道:“至于为奴为婢,像周姑娘这般的正派人士我们还真是用不起。”

    周芷若被宋青书一番话说得眼泪都流了下来,捂住嘴转身跑开了,心里忽然对吩咐自己接近两人的师父有了丝怨愤之心,暗下决心再也不来了。

    旁边闪出来一个人,手习惯性的搭上宋青书的肩头,戏谑道:“大哥你真是不懂得怜香惜玉啊。”

    “你惜玉?那你追上去啊。”宋青书没好气的看了一眼周辰。

    周辰嘿嘿笑了几声,道:“这周姑娘当年在汉水的时候挺可爱的啊,怎么如今长大了变成了这般模样?”

    “本性不错,只不过是对她师父太过言听计从了。”宋青书撇了撇嘴,有孝心是好,可是愚孝就不好了。

    周辰摇摇头,“说起来当年是我和常师叔连累了她,才害她父亲中箭而死,让她成为孤儿。”

    宋青书抿了抿唇没有说话,周辰叹了口气,看着周芷若离去的方向,眼神有些复杂。

    有周辰这个家伙在,宋青书脸上一直挂着笑容,实在是这家伙很会调节气氛,妙语连珠,让人忍俊不禁。两人在庄园内逛了一圈,直到日上中天才分手。

    回到房间,就见张无忌悠闲的躺在床上,见他进来,起身说道:“师兄回来啦,把桌上的东西快点吃了吧。”

    宋青书看了一眼放在桌上的东西,以为是与早上一样的补品,嫌弃的皱了皱眉,懒懒的靠在躺椅上,“难吃。”

    张无忌端起碗坐在他身边,宠溺的笑道:“我知道早上的师兄不喜欢,这是换了方法做的,师兄试试喜不喜欢?”

    宋青书瞄了一眼碗内,确实颜色与早上的不同,又看了一眼张无忌笑吟吟的脸,还是把碗接了过来,浅尝了一口,与早上的甜腻不同,这次的显得爽口很多。逛了一上午的人很快就把一碗东西给吃完了,这中间,张无忌又让下人送了一桌饭菜进来,见宋青书吃完,拉着他在桌边坐下,“师兄,吃吧。”

    宋青书看了一眼笑容灿烂的张无忌,不知为什么竟然觉得这小子不怀好意,放下筷子,眯了眯眼,严肃的看着张无忌,道:“说吧,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张无忌敛了笑容,摇头,有些难过的道:“师兄难道觉得我会害你吗?“

    宋青书嘴角抽了抽,这一脸受伤害是什么意思啊,他怎么不知道这小子心灵这么脆弱。不去理不正常的张无忌,端起碗大口大口的扒着饭。

    至于张无忌,见宋青书低着头,眼里闪过一道有些诡异的光,强抑制住嘴角不受控制的上扬,慢条斯理的吃着饭,不时的夹几筷子菜放进宋青书碗里。

    吃着吃着,宋青书觉得有些不对劲了,那种酥麻的感觉,还有涌向□的热流。这种感觉,作为成年男子的他自然也感受过,只是他一向对女人没什么感觉,也就很少动欲,自己解决的次数也屈指可数。当然,宋青书不知道,这其中一部分还要多谢某个经常趁他没知觉的时候对他动手动脚的教主大人,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帮他发泄了大部分的生理需要。

    “你竟然下药?”宋青书不敢置信的看着张无忌。他不是已经答应了张无忌吗,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只是想让师兄更舒服,药量很小,会让师兄感觉更强烈,身体更轻松的接受我。”张无忌拥住宋青书,在他耳边说道。

    炙热的呼吸喷洒在耳边,鼻息间是强烈的男性气息,让宋青书呼吸急促了些,手无力的抵在张无忌的胸膛上,无力的骂道:“混……混蛋。”

    张无忌轻笑一声,将宋青书抱起,进入隔壁的浴室,里面早有人放好了热水。不知道是药的效果,还是蛊虫的作用,宋青书只觉那种隐秘的感觉又开始了,忍不住皱着眉,绷紧了臀部。

    衣服很快就剥落下来,整个人被放进温热的水中,被水刺激,身下半挺的东西翘的更高了,宋青书双腿忍不住夹紧磨蹭着,被前后的感觉给逼得忍不住□了一声。

    桶内的水忽然升高,一个炙热的身躯靠上来,双臂揽住宋青书发软的身体。宋青书此时还有意识,手肘向后一撞,“出去。”

    被人给抓住,在手臂上轻轻抚摸着,耳边一个轻柔的声音响起,“师兄忘了吗?无忌要给师兄当解药的。”

    手下移,突然握住那挺翘的东西,有些危险的道:“还是说,师兄一直都想着把无忌推开?”

    要害被人握在手中,带着剥茧的手掌包裹着,宋青书下意识的僵住身子,倒吸一口气,也没听清张无忌的话,只是身子不自觉的靠向后面的的身体,下意识的挺起□,在那手掌中磨蹭着。

    “师兄,说你不会离开我。”张无忌收紧手,不让宋青书动作。

    不断上升的□,得不到缓解的挺翘,都让宋青书眉头皱紧,待听见张无忌的问话,忽然就有些委屈起来,凭什么,下了药挑起自己的□,如今却好整以暇的欺负自己。

    “放开……”宋青书忽然使劲的挣扎起来,身子不断的向外扑腾着。

    张无忌没想到陷入□的人还有力气,一时不查,竟然被宋青书挣脱开来。宋青书爬出浴桶身形不稳,直接跌倒在地上,挣扎爬起来,却被张无忌拥入怀里。

    宋青书被这一摔,身上到处都觉得难受,眼眶一酸,双手用力的拍在张无忌的身上,“放开,我去找别人,你滚……”

    张无忌瞳孔一缩,封住宋青书吐出伤人话语的唇,舌尖直接探入进去,有些粗暴的勾起里面的舌头起舞,狂肆的在口腔中扫荡,吻得很深,几乎要探到喉咙里,似乎想将整个人吃进嘴里。

    宋青书身体软下来,无力的仰着头,唇舌被吻得发麻,来不及吞咽的津液,顺着下巴流下来。终于在脸憋得通红之时,张无忌松开来,看着微张着唇喘息的宋青书,“师兄以后不许说找别人,否则无忌会惩罚师兄的。”

    宋青书睁开眼睛,无力的瞪着他。只是带着一丝水汽的眸子,加上他如今绯红的脸,红肿的双唇,没有一丝威慑力,反倒是让张无忌更加怜爱,低下头舔去他唇角留下的液体。将宋青书抱起向外间走去,不断的在他脸上落下几个轻吻。

    轻柔的,让宋青书觉得舒适无比,身体更热了,后面那里痒得厉害。宋青书脸不自觉的在张无忌脸侧磨蹭着,张无忌呼吸变得粗重,快走几步,将人放在床上,覆上去。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