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之衣冠禽兽

41最新章节

依茨2017-3-6 17:46:18Ctrl+D 收藏本站

    第四十章

    宋青书醒来的时候天色已黑,转过头就看到张无忌靠在躺椅上手中拿着一卷书在看,昏黄的灯光下,青年精致的侧脸显得格外柔和,让宋青书觉得很温馨,心里不自觉柔和下来。

    宋青书刚动,张无忌就转过头来,对上他的目光,脸上浮现温柔的笑意,走近扶宋青书坐起,顺势在他身后垫上软被。

    “师兄睡得还好吗?”张无忌问道,拂开宋青书垂落在前面的发丝,在他额头落下一吻。

    宋青书有些不自在的点了点头,转移话题道:“我饿了。”

    张无忌仿佛没看到宋青书的不适,微笑着站起身,揭开一直在炭炉上温着的砂锅,取过小碗盛了,在床边坐下,舀了一勺递到宋青书的唇边。

    宋青书微微后仰,避开勺子,“我自己来。”

    张无忌手微微后退,避开宋青书伸过来的手,脸上笑容依旧,道:“师兄不用和无忌客气,师兄如今身体虚弱,还是我伺候师兄吧。”

    伺候你妹,宋青书心里无声的吐出四个字,自从他中了蛊虫之后,特别是在张无忌挑明了之后,对着这小子他就总是忍不住爆粗口,甚至有想把张无忌扁一顿的冲动。没好气的瞪着脸上笑容灿烂的张无忌,想起白日时这小子做的事浑身都觉得不舒服。

    “师兄,快吃吧,这是无忌亲自做的,很补血的。”张无忌仿佛没看见宋青书不悦的样子,将勺子触上他的唇,催促道。

    宋青书今日只在早上吃了些东西,后来又是腹痛又是出血,如今确实是饿了。就如张无忌了解宋青书一样,宋青书也同样了解张无忌的每一个表情,虽然此刻张无忌脸上笑的温柔,但眼神之中的坚定却也同样印入宋青书眼里。

    宋青书张开嘴含住勺子,心里安慰自己张大教主亲自喂食别人想都想不来,自己赚到了。边吃着喂到嘴边的食物,白天中的事情又进入脑海,想到莫名其妙的出血,而且量还那么多,若是多来几次,恐怕不用几天,自己就要没命了。

    而且其中还夹杂着黑色的血块,怎么想都很诡异,宋青书越想眉头皱的越紧。温暖的手忽然触上额头,轻轻的抚摸着皱的打结的眉头,温柔的问道:“师兄,在想什么?”

    宋青书回过神,才发现原来这么一会满满一碗东西已经空了,苦笑一声,“我在想白天的状况,那么多血,若是多来几次,只怕你再怎么给我补也来不及。”

    张无忌将空碗放在一边,双手放在宋青书肩上握紧,直视着他,“若是按这两次的规律,你下次腹痛之时应该是在后天。所以我和大师伯商量过了,明日我们两人就行周公之礼,阻止蛊虫的继续爆发。”

    宋青书听了还有些反应不过来,看着近在眼前的深邃眸子,忽然有些怀疑以前到底是他太迟钝了,还是张无忌伪装的太好,才会没有看出这么浓烈的感情。

    “师兄?”张无忌握着宋青书的手收紧,眼里闪过一丝紧张,唯恐宋青书说出拒绝的话。

    一直紧盯着他的宋青书自然没有漏看那丝紧张,嘴角不自觉的扬起一个细小的弧度,臭小子,还以为你有多镇定呢。感觉到肩上的痛楚,宋青书挥手将张无忌的手挡开,斜了他一眼,道:“你只和我爹商量,就不用征求我的意见了吗?”

    被师兄把手给挥开,张无忌以为被拒绝了,眼神一黯,却接着听见宋青书的话,惊喜的抬起头看着宋青书,眼神灼热,问道:“那师兄,可以吗?”

    自从中了蛊虫之后,宋青书就一直在想找谁来做自己的解药,第一个被排除的就是熟人,因为熟人发生了关系之后就会变得复杂,以后遇见了也尴尬。再加上他毕竟是武当派弟子,又是明教教主张无忌的师兄,若是被有心之人利用这点进行攻击,未免不妥。所以他首先想到的就是陌生人,而其中最好是不会武功的普通人,因为这样的人没有威胁好控制,以后也方便送走。

    虽然心里不愿意与一个陌生男子发生关系,但宋青书确实是这样打算的。只是却没预料到张无忌会突然蹦出来,并且说对自己早已有了感情。然后接着又发生了这些事,更是让事情变得紧迫。

    更让宋青书没想到的是,一向古板严肃的父亲宋远桥居然会答应让张无忌来做这个解毒之人,顿时把张无忌向他更推进了一步,也让他本来坚固的防守缺了一个角,而张无忌则是丝毫不容他退缩的一步步紧逼。

    挑明感情之后,张无忌再也不似以前那般对他言听计从,反倒是霸道起来,时不时的占点便宜,反倒是他自己恼怒不已,无形中落了下风,变得幼稚起来。

    宋青书很清楚张无忌的性子,虽然平日对他很是依赖,一切事情以他为先,但在与他有关的事情上,却是坚定无比,一旦决定就不会更改。这次的事情张无忌显然不是在开玩笑,想要他打消念头,只怕没人能办到。白日里张无忌面对着宋远桥就敢说出要把他带走的话,这说明这小子谁都不怕,只怕就算是张三丰亲自来也没用。

    所以,想让张无忌把另一个人送上自己的床,那就是天方夜谭,毫无可能。更何况如今这蛊虫看情形是很不简单了,拖下去还不定发生什么事。只怕若是他不答应,张无忌这小子就该强上了。

    “我能拒绝吗?”宋青书睨了一眼张无忌,说的有些漫不经心。

    张无忌将宋青书的双手包在手心,认真的看着他,道:“我记得师兄曾经说过,美人鱼之所以得不到王子,就是因为他只会退让,甚至最后牺牲了自己,而王子却不知道身边曾经有人这么爱他。所以师兄告诉我,若是有自己想要的东西,不管使用什么手段,即使是强迫,也要留在身边,无忌一直记在心里。”

    宋青书嘴角抽了抽,恨不得抽自己两大嘴巴,让你乱说,让你乱教育,好好一善良的孩子,被生生的扭成了一颗歪脖子树,最后还把自己给吊上去了。亏他以前还总是自豪把一软弱没主见的孩子教育成如今处事果断的张无忌,却没想到这些成果最后会用在自己身上。

    “所以,师兄,别想逃。”张无忌眼神坚定的看着宋青书,靠过去,额头抵着额头,轻声的呢喃道:“师兄,我爱你,留在我身边,我会好好对你,不让任何人欺负你。”

    宋青书垂下眼,脑海中闪过许多画面,都是十年来两人相处的情景,一时间许多念头转过。良久,手环上张无忌的腰,既然躲不开,就试试吧。

    就如宋远桥所说,若是没有蛊虫,他是不会同意张无忌对宋青书的感情。而同样,若不是因为需要男人作为解药,即便宋青书知道了张无忌的感情,也不会是如今这个状况。

    所以,本来扎牙笃费劲千辛万苦找来的蛊虫,却无意中让张无忌的感情成功的踏出了第一步。

    被宋青书揽住腰的张无忌身子一僵,但随即脸上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忽然低头吻住宋青书,不同于上午那个有些急切激烈的吻,唇舌慢慢的磨蹭着宋青书淡粉的唇,带着小心翼翼。

    宋青书睫毛轻轻颤动了一下,身体有些僵硬,却没有避开。感受着张无忌小心翼翼的在唇上舔弄着,呼吸之间全是张无忌淡淡的气息,周围的温度都仿佛升高了许多。

    “无……”宋青书有些不自在的叫道,后面一个字却被张无忌吞进了口中。

    张无忌手在宋青书背上轻轻的上下抚着让他放松,舌轻柔的扫过柔软的内腔,舔过牙龈,缠上那柔软不知所措的舌头。感觉到宋青书后仰的动作,张无忌一手托住他的后脑,舌尖进入的更深,挑起他的舌头吸允着,动作越来越激烈。

    宋青书有些喘不过气来,双手无力的拍打在张无忌的背上。张无忌眼睛有些发红,满满的都是□,猛的抽了口气退出来,带出**的银丝,让他眼神一黯。张无忌看着宋青书面色绯红,双唇红肿的模样,情不自禁的低下头,舔去他嘴角溢出的暧昧液体,然后将宋青书的的头按在怀里紧紧抱住。

    □早已肿胀的疼痛,每一寸肌肤都渴望与师兄的亲近,身体的本能不断的驱使着他。以前师兄没有答应他,他还能克制自己。可是如今,师兄才刚刚有了回应,他几乎不能控制占有师兄的**。

    只是,还不行,他必须给师兄休息和准备的时间,他不想让好不容易进一步的关系遭到破坏,更不想在师兄的眼里看见恐惧,甚至是厌恶的情绪。

    宋青书听着耳边起伏不停的无规律的心跳声,呼吸渐渐平静下来。上午两人之间的第一个吻因为他太过震惊,根本就没留下什么印象。

    而刚才这个,大概是因为心里已经做好了准备,所以在张无忌吻上来的时候最初虽然有些不自在,但并没有反抗。而张无忌也很温柔,直到他适应了动作才有些激烈起来。不过总的来说,感觉还不错,唯一不爽的就是居然被吻得喘不过气来了,有点没面子。

    宋青书推开张无忌,翻身面朝里睡下。张无忌有些忐忑的俯□问道:“师兄,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宋青书的声音淡淡的,听不出什么情绪。

    “这个吻啊,怎么样?师兄喜欢吗?”张无忌神情有些紧张,盯着宋青书的背脊。

    许久,宋青书才轻轻的吐出两个字,“笨蛋。”

    张无忌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高兴之下猛的将宋青书连被子一起抱起来,大叫一声抛到空中。大笑着伸手去接,却只接到空空的被子。

    宋青书先是被张无忌的动作一惊,身子一翻双脚落到了地上,毫不客气的踢了傻笑的张无忌一脚,气骂道:“滚。”

    张无忌伸开手就要抱宋青书,宋青书额头青筋直跳,一巴掌把张无忌双手拍掉,拉开门,面无表情的吐出两个字,“出去。”

    张无忌见宋青书真的生气了,也不敢多说什么,刚踏出门槛,身后“砰”的一声就关上了。于是,被赶出门的张大教主只能安慰自己,师兄是害羞了,不由的暗暗后悔不该得意忘形,不然如今就可以搂着师兄睡觉了。

    而房内的宋青书手指揉了揉有些作痛的额头,刚才被张无忌那一抛,瞬间的失重,站定之后就感觉脑袋钝钝的痛,偏那个罪魁祸首还在面前傻笑,让他顿时怒从心起。

    也没躺到床上,直接靠在躺椅上,静静的等着那阵不适过去。这应该是失血过多的后遗症之一,宋青书在心里把张无忌这个臭小子骂了一顿,等好了许多之后打开门,就见本应该离去的张无忌正靠在墙壁上。

    而张无忌见到宋青书,顿时眼睛一亮站到他面前,嘴角上扬的看着他。这种样子不知为什么忽然让宋青书有一种摸摸他头的冲动,就好像面前的这个人还是小时候那个跟前跟后的小孩子,站在面前眼睛亮亮的期待着自己的表扬。还记得每次只要赞扬的摸摸张无忌的头,他就能高兴上好几天,双眼都亮晶晶的,仿佛讨喜的小狗一般让人喜欢。

    “师兄,天晚了,我们去睡觉吧。”张无忌拉着宋青书的手就向房内走去。

    宋青书顿时从回忆中清醒过来,瞬间意识到如今站在面前的这个,是一个对自己有**,想把自己压在身下的男人。没好气的将张无忌的手拍开,说道:“我白日睡过了,想在外面坐坐。”

    张无忌想了一下,师兄确实白天睡了很多,虽然很想抱着师兄躺在床上,到时候说不定还能与师兄亲近亲近。不过既然是师兄提出来的,张无忌也没有反对,道:“那我陪师兄吧。”

    宋青书本想说不用,但想到张无忌肯定会跟着,就没说出口,而是默不作声的向前走去。而张无忌自然认为自家师兄默认了,高兴的跟了上去,顺便握住宋青书的手。

    作者有话要说:熹薇扔了一个地雷

    谢谢^_^

    那啥,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明天应该就能写到大家期待的东西了,嘿嘿~~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