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之衣冠禽兽

40最新章节

依茨2017-3-6 17:46:14Ctrl+D 收藏本站

    第三十九章检查

    宋青书很不爽,莫名其妙中了奇怪的蛊虫,该死的解救方法还那么变态。今天先是被一直当做弟弟的张无忌给强吻,接着又是腹痛的死去活来,然后又听到自家老爹把自己给交出去了,最后居然还来个大出血,心情真的是糟糕透了。所以现在宋青书看着张无忌格外的不顺眼。

    “师兄出了那么多血,我担心师兄会在浴室中晕倒,所以进来伺候师兄。”张无忌丝毫没有介意宋青书的恶劣语气,温柔的看着他,“我们以前在山谷中不是也经常一起在小溪中洗澡吗?所以师兄不用害羞,师兄的每个地方我都已经看过了。”

    宋青书翻了个白眼,害羞你妹,看你个大头鬼,以前要是知道张无忌对他居然是这种想法,打死他也不会和张无忌那么亲近了,这小子真是只腹黑大尾巴狼,居然一直在吃自己豆腐。

    张无忌仿佛没看见宋青书的白眼和不善的表情,依然温柔中带着深情的注视着宋青书,直让宋青书鸡皮疙瘩都起来,无比的怀念十年前那个胖胖的没有一点威胁的张无忌,看着现在长得高大英俊逼人的张无忌,脑中忽然出现一个念头:自作孽不可活。

    见张无忌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宋青书只觉的有气没出发,脑中忽然一片眩晕,身子不由的摇晃了一下。张无忌面色一变,身形一闪,扶住宋青书,担心的道:“师兄,先坐下。”

    宋青书只觉眼前一片空白,脑海中也一阵钝钝的痛,没力气与张无忌反抗,顺着他的力道坐在一边的竹榻上。张无忌见他脸色就知道是失血过多的后遗症,只能静静的等着宋青书恢复,心疼的在宋青书额角印下一吻。

    好一会宋青书才恢复过来,脸色惨白,经过这一遭,他也没心情与张无忌计较。虽然现在知道张无忌对他的心思,只是这十年来两人实在是太熟悉了,加上就如张无忌所说,反正早就看过了,那么再多这一次应该没什么了吧。

    更何况以他现在的情况,恐怕也实在是没有精力把自己洗干净,与其让其他不熟悉的人来伺候,还不如就让张无忌来。以他现在的状况,相信张无忌也不会做出什么事。

    “不是说要伺候我吗?”想通了的宋青书虚弱的说道。

    张无忌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宋青书会答应,但随即反应过来,嘴角不由的上翘,眼睛都亮了起来。

    宋青书此时身上只余一条亵裤,本来白色的裤子被染上了红色的血迹,显得有些刺眼。张无忌将宋青书上身太高臀部落空,轻轻的褪下裤子,再让他重新坐下。

    张无忌脸色一变,本来愉快的神色一下子就阴沉下来,看着亵裤内侧靠近臀部的位置,只见上面有几团黑色的浓稠血块黏在上面,显得有些触目惊心。

    “师兄……这些血是从哪里流出来的?”张无忌先是仔细的看了宋青书的前面,没看到任何伤口,想看后面,却又担心师兄不悦,只得看着宋青书有些迟疑的问道。

    宋青书也看到了那几团黑色血块,还没说什么,张无忌的视线就在下|身来回扫了几遍,顿时身子一僵,瞪了张无忌一眼,不过看到他脸上毫不掩饰的担忧,抿了抿唇,吐出两个字,“后面。”

    “让我看看可好,师兄?”张无忌担心的问道。

    宋青书闻言白了他一眼,那种地方有什么好看的。不过他也知道张无忌是担心,再加上那种地方莫名其妙的流血,还流出这种黑色血块总不是什么好事,宋青书自己也有些担心,又想到反正等下还要张无忌伺候自己洗澡,迟早都会看到。因此只是考虑了一会就点了点头。

    张无忌神情一松,拍了拍身下的竹榻,道:“师兄,趴在上面可好?”

    宋青书瞪了他一眼,但也知道要检查后面那处,趴着是必然的。因此只是迟疑了一下就顺势趴在了上面,双手交叠放在下巴上,不去看张无忌。

    张无忌的视线迅速扫过宋青书优美没有一丝赘肉的背部,纤细的腰,挺翘的臀,还有修长的腿,最后有回到雪白的臀部,上面沾染了血迹,在缝隙之处黏着黑色的血块。张无忌手放上去,就感觉到身下的身躯瞬间绷紧。

    “放松,师兄,我检查一下里面。”张无忌声音轻柔的道。

    宋青书吸了口气,强忍住起身把张无忌拍到一边去的冲动,努力放松身体。张无忌感受着手下柔软弹性十足的臀肉,眼神变得暗沉。

    轻轻用力将两瓣臀掰开,露出中间隐藏的秘处,被血迹浸染的红红的,因为紧张而不自然的收缩着,张无忌的瞳孔一缩,掰着臀肉的手不自觉一紧。

    “操,快点检查。”臀部传来的疼痛让宋青书恼怒的道。

    张无忌深吸一口气,虽然以前他看过宋青书的身体,也触摸过每一个地方,但还是第一次在宋青书清醒的时候做这些事,内心自然有些激动。

    取过一旁的布巾将臀部的血迹擦去,张无忌仔细的观察了一番,没有发现任何伤口,沉思了一下把视线投向那个隐秘的小洞,迟疑了一下,还是将手指探了进去。

    □因为血液的浸润,穴口已经变得柔软,张无忌的手指很轻易的就进入,温暖柔软紧致的触感让张无忌呼吸一滞,身下的某个部分迅速充血肿胀。

    “靠,混蛋,你干什么?”宋青书忽的挣扎起来,扭过头骂道,脸色涨得通红,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羞恼的。

    张无忌一手压制住宋青书,一手还停留在□中不动,声音有些低沉暗哑,“我检查一下里面,很快就好。师兄,别动。”

    “该死的,把你的手拿出来。”身体被异物进入的感觉让宋青书只觉头皮都有些发麻,咬牙切齿的说道,身体努力的挣扎起来。

    宋青书扭动的身体不断的摩擦到张无忌,一直爱恋的人在眼前□着身体扭动着,诱人的身子在眼前晃动,张无忌呼吸渐渐粗重,闭了闭眼,一把拉过宋青书的手放在肿胀的身下,看着一下僵住了身体的宋青书,声音沙哑的道:“师兄再动,无忌可忍不住了。”

    “混蛋。”感受着那散发着热量在手心跳动的灼热巨物,良久宋青书才蹦出两个字,收回手却是不敢再乱动了,僵硬着身体趴在竹榻上。

    张无忌苦笑着摇摇头,手指在□内小心的探索着,甬道内柔软湿滑,没有任何伤口,只是随着手指带出来的血迹说明了先前的血是从这处流出来的,勾出一个黑色的血块。张无忌收回手,“师兄,还有什么不舒服吗?”

    “我全身上下到处都不舒服。”宋青书僵着身体坐起来,没好气的白了张无忌一眼。拉下脸抿了抿唇不怎么高兴的接着道:“没有了,和那天一样,痛过了就没事了,只是今天比那天多流了一滩血。”

    被张无忌这一通折腾,宋青书是完全恢复过来了,先前的头晕目眩也消失不见,脸上也红扑扑的,只是一大部分是被恼的。站起身,不着痕迹的瞥了一眼张无忌双腿间顶起的帐篷,转过头道:“你出去吧,我自己来。”

    张无忌苦笑着看了一眼自己下|身,也担心如果伺候师兄沐浴还能不能忍得住,也没坚持,“我在外面等着,师兄若是感觉头晕,就叫我。”

    直到张无忌的脚步消失在门外,宋青书僵硬的肩头才松下来,脸上闪过一丝恼怒,后面那处被进入的感觉还印在脑海中,忍不住又低低的吐出两个字,“混蛋。”

    宋青书扶着浴桶进入,拿着毛巾慢慢的擦拭着,最后迟疑了一下,还是将手指探入身后那处流过血的地方,胡乱的洗了洗。这一番折腾,先是剧痛后又大量失血,热气蒸腾之下果然手脚瘫软了,一点力气都没有,头也开始晕乎乎的。

    等宋青书反应过来的时候,想坐起来,却连手臂都抬不起来。不知是不是室内水汽太浓的原因,宋青书只觉呼吸都有些艰难起来,知道不妙,第一反应就张开口叫道:“无忌……”

    虽然宋青书用力叫出声,但发出来的声音却有些微弱,若不是张无忌一直注意着里面,又对宋青书的声音敏感无比,只怕还听不到。

    察觉到宋青书声音中的虚弱,张无忌直接一脚踢开门,就见宋青书脸色苍白的靠在浴桶壁上,眼睫毛微微颤动,仿佛折翅的蝴蝶般虚弱无比,带着一丝水汽的温润眸子看着自己,一下子让他的心都柔软了起来。

    怜爱的将没有力气的宋青书抱起,拿过衣架上的亵衣裤,直接进入房中把人放在床上,这才轻轻的替他把衣服穿上。

    拉过被子替宋青书盖上,张无忌将宋青书额前的碎发拂在一边,低下头印下一个吻,轻柔的道:“好好睡吧,师兄。”

    宋青书这时也没有精力去计较张无忌的吻了,闭着眼躺在柔软舒适的床榻上,身边熟悉的气息淡淡萦绕着,很快呼吸就平缓下来。

    张无忌温柔的看着他,许久才起身开门离去。

    张无忌召了明教的几个高层商议了一些事情,然后又去宋远桥的房里,将一些想法还有决定都说了,最后想了一下没什么事情才回到了小院,进入厨房,守在厨间的下人有些惶恐的站起身单膝跪下。

    张无忌挥了挥手让那些人都下去,在厨间捡了些补血的食材,放在砂锅中蒸煮,不时的搅动察看,坐在火炉边,回想着刚才在浴室之中发生的事情,看着那根曾经进入师兄身体内部的手指,平时精明威严的张大教主脸上出现一个有些傻傻的笑容。

    以前张无忌虽然在宋青书睡着的时候吻过触摸过他身上的每一寸地方,但那处□却是从来没进入过,因为异物进入身体的感觉会留在身体中,不会如留在皮肤上的印记只要用药液涂抹就能消去,那种身体内部被撑开的感觉,练武之人怎么会察觉不到。所以为了不被师兄察觉到自己的动作,张无忌顶多只能亲亲那里,进入却是绝对不敢的。

    想到那美妙的触感,一股热潮不受控制的涌向下|身,先前本就没有被解决只是强自压抑的欲|望瞬间升腾起来。张无忌犹豫了一下,用那根曾经进入过师兄身体的手指的手掌伸进亵裤,包裹着肿胀的巨物快速的摩擦着,揉捏不时的在顶端戳刺。

    许久,张无忌呼吸急促了许多,低吼道:“师兄……”

    抽出手随手在一边的水盆里洗净了手上的白浊,继续坐回原地,慵懒的靠着椅背,脸上都是舒适的表情,嘴角不受控制的上扬。

    而周芷若进门的时候就见到张无忌如此模样,脚步顿了一下才叫道:“张教主。”

    张无忌先前思绪全都围绕在宋青书身上,加上□过后不自觉的放松,又是在明教的地盘中,一时竟然没察觉到靠近的脚步声。眼里闪过一丝厉色,没有理会一副有话要说的周芷若,冷声道:“出来。”

    周芷若一愣,一个黑色的身影从角落出来单膝跪在张无忌面前。张无忌一掌拍过去,那人顿时飞向墙壁,噗的吐出一口血爬起来重新跪下。

    张无忌语气森寒,“谁让你放她进来的?”

    周芷若脸色一白,“张教主,芷若……”

    “自己去刑堂领罚。”张无忌打断周芷若的话,冷冷的看着跪在地上低垂着头的黑衣人说道。

    那黑衣人没有求饶,瞬间消失在原地。周芷若话语被张无忌打断,又见张无忌看都没看自己一眼,眼里有丝水汽浮现,但想到师父的吩咐,还是细声细气的说道:“张教主,当年汉水一别,却没想到公子如今竟然成了明教教主。”

    张无忌眉头微皱,不耐烦的道:“有什么事就直说吧。”

    周芷若脸上有一丝恼怒闪过,她自幼长的美丽,练武的天赋也不错,灭绝师太对她也很是厚爱,隐隐有把她当做峨眉派下一代掌门来培养的意思,在门派里人缘也很好。下山的时候那些男子无不对她殷勤呵护,哪里会像张无忌这般一点面子都不给。

    若是换做别人,周芷若只怕甩手就走,只是看着张无忌精致的脸,高大挺拔的身材,又想起师父的吩咐,深吸一口气压下不忿,道:“张教主,倚天剑乃我峨眉派祖师郭襄所有,一直传承,对峨眉派有重大意义,还望张教主能够归还。若是张教主有什么条件,可以提出来,敝派上下一定尽力满足。”

    张无忌掀开砂锅盖,用勺子舀起一点浅尝,点了点头重新盖上。用布巾包住砂锅把柄处端起,径自从周芷若身边走过,留下一句,“倚天剑师兄很喜欢,告诉灭绝师太,不要打倚天剑的主意,否则就是与我张无忌为敌,与明教为敌。”

    周芷若咬了咬嘴唇,显然没想到张无忌一点可能的余地都不留,恨恨的看了一眼张无忌的背影,一甩袖子离去。

    作者有话要说:jj有点抽,回复大家评论的时候菊花转啊转的好久~~二更应该在晚上^_^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