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之衣冠禽兽

39最新章节

依茨2017-3-6 17:46:10Ctrl+D 收藏本站

    第三十八章明了

    “宋公子,请你别说了。”周芷若楚楚可怜的说道。

    宋青书看了周芷若一眼,不得不承认,周芷若确实是个美女,瓜子脸,秀气的眉眼,加上楚楚可怜的神韵,确实容易让男人产生怜惜之心,

    若是以前,宋青书说不定就此算了,只是如今他被身上的异样感觉弄的直冒火气,看谁都不爽,斜了周芷若一眼,淡淡的道:“为什么不能说,事情做的出来就不要怕人说。虽然你是长的不错,不过美人计对我没用,让你失望了。”

    周芷若被宋青书说的泪水连连,低垂着头轻声抽泣。灭绝师太更是死死的盯着宋青书,脸色铁青。旁边那些正派人士见状,纷纷以谴责的目光看着宋青书,仿佛他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一般。只是碍于张无忌在旁,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说话。

    宋青书扫过那些轻声斥责的人,嘴角勾起一个嘲讽的弧度,正想再讽刺几句,却被宋远桥拉住了。

    “好了,青书,先回去吧,无忌在外奔波一夜,定然累了。”宋远桥眉头微皱,沉声道。

    宋青书撇了撇嘴,转身就走,张无忌赶上去,拉住他的手。宋青书瞥了他一眼,“你不招呼那些人?”

    张无忌道:“杨左使他们会处理好的。”

    两人来到张无忌房间,桌上已经有仆从摆好了饭菜,宋青书一夜未睡肚子早就饿了,心情正是不爽,端起碗就大口大口的吃起来,化愤怒为食欲,比平时多了两大碗,直到肚子撑起来了才停下来。

    “师兄,是不是昨晚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心情不好?”张无忌对宋青书了解甚深,自然知道他这个小习惯,见他如此,眉宇微皱担心的问道。

    宋青书叹了口气,在窗边的躺椅上躺下,无力的道:“蛊虫的事情大概是真的了。”

    张无忌在他身边蹲下,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宋青书抿了抿唇没有说话,张无忌握住他的手看着他,叫道:“师兄。”

    宋青书看了他一眼,别过头去,良久才低低的吐出一句话,“我一运功,后面那里就痒。”

    张无忌愣了一下,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宋青书说的意思,脸忽然红了,只不过宋青书头撇在一边没有看到。

    “很难受吗?”好一会张无忌才恢复过来,握紧宋青书的手担心的问道。

    宋青书转过头来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道:“废话。”

    “师兄真的决定找一个陌生男子来吗?”张无忌直直的盯着宋青书问道。

    宋青书沉默了一会,“不然还能怎样?”

    “师兄,我……”张无忌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说出口。

    “我爹说回去就让娘给我相个媳妇成亲。”宋青书忽然说道,没听见张无忌说话,接着说道:“无忌,顺便也让我娘帮你也相一个,到时候我们一起成亲……”转过头来,就对上张无忌阴沉的仿佛要结冰一样的脸色,宋青书不自觉的向身后缩了缩。

    张无忌站起身,眼眸晦暗而危险,俯□双手撑在宋青书脑袋两侧,长发落下来蹭到宋青书的脸,痒痒的。宋青书隐隐感觉此时的张无忌有些危险,又觉得姿势有些压抑,抬起手推了推张无忌,“别靠这么近,无忌……”

    最后的话音消失在两人相触的唇间,宋青书一时还没反应过来,只知道双眼瞪大的看着咫尺的脸。张无忌手托住他的后脑,唇舌毫不客气的探入柔软的唇内汲取甜蜜的津液,舌尖挑逗似的舔过唇齿,缠绕没有没有反应的舌头。动作由一开始的生涩到后来的熟练,舌头舔过宋青书口中的每一个角落。

    宋青书大脑一片空白,等反应过来时,登时挣扎起来,但却被张无忌死死的压制住,只能断断续续的发出细碎的抗议声,“唔……放……”

    火辣热烈的吻,唇舌都被吸允的有些刺痛,宋青书愤怒的瞪着张无忌,完全不敢相信。宋青书从来没有过这种经验,呼吸都有些喘不过气来,力量也仿佛消失般,双手无力的搭在张无忌的肩上,仰着头被动的承受着。

    良久,张无忌放开宋青书,看着他脸颊晕红无力的靠在自己怀里低喘,带着平时绝对不会表现出来的柔弱,忍不住爱怜的低下头在他唇上轻轻的啄了几下。

    等宋青书反应过来,发现自己此时的状态,刚才发生的事情闪现在眼前,顿时反射性的一把把张无忌推开,却因为重心不稳而跌下了躺椅,龇牙咧嘴的坐在了地上。

    “站住。”见张无忌伸手过来扶自己,宋青书顿时大声阻止。

    张无忌站在不动,以前经常会顾忌这顾忌那的,如今戳破了这一层反倒是心情轻松了许多,注视着宋青书神情认真的道:“师兄,我喜欢你。”

    “我也喜欢你。”宋青书低垂着头,手掌捂住额头挡住脸上的神情。张无忌听了这句话眼睛一亮就想扑上前将宋青书抱住,宋青书又接着道:“我一直把你当做亲弟弟一般喜欢。”

    张无忌惊喜的脸色变的有些难看,“师兄,我爱你。我要和你永远在一起。”

    “永远?”宋青书低着头嗤笑一声,抬起头面无表情的看着张无忌,道:“你还小,不了解,这世上,根本就没有永远的东西。”

    “但是我知道,我不想让师兄找别的男人,也不想让师兄成亲。”张无忌双手握紧眼神灼热的看着宋青书。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宋青书移开视线,幽幽的说了一句。

    “借口,我知道师兄根本就不在乎这个。”张无忌此时心绪也平静下来,眼含深情的看着宋青书,眼底满满的都是以前不敢表露出来的情意。

    “我不喜欢男人。”宋青书又吐出一句。

    张无忌走近蹲在宋青书面前,不顾宋青书的挣扎将他的双手包在手心,轻声道:“那这次蛊虫的事情,师兄不要找别人,让无忌帮你好不好?”

    宋青书垂眸看着两人交握的手,一时间只觉脑海中钝钝的痛,突的站起身推开张无忌向外面走去,在走到门口的时候停住,手按在门把上,“让我想想。”

    说完就推开门走了出去,张无忌没有跟上去,静静的站在房中,许久才转身进入旁边的浴室心不在焉的洗漱了一番,出来在床上躺下。

    张无忌双手枕在脑后看着床顶,自从卫壁说了蛊虫的事情以后,虽然宋青书说过要找一个男人,但在张无忌心里自然不会真的让这件事发生,只是准备打算找个时间与师兄说清楚。却没想到今日宋青书又说起成亲的事情,还说要给他也找一个然后一起成亲。

    当时张无忌心里真是百般滋味,对师兄的无奈,还有愤怒,都让他一时冲动,就那样吻了师兄。

    舔了舔唇,仿佛刚才的美好滋味还在,张无忌嘴角扬起一个弧度,眼睛散发出愉悦的光。不管怎样,一定要得到师兄。

    而宋青书回到房间,无力的躺倒在床上,一直以来,虽然他知道张无忌对他很亲近,但并没有多想,只是以为这些年两人相依为命习惯了。却没想到会发生今日这种事,宋青书拉过被子盖在脸上,这叫什么事啊。

    至于张无忌所说的那个提议,宋青书想都没想,让他和张无忌在床上干那档子事,光是想想就尴尬。而且,若是真的做了,只怕以后见到张无忌都会觉得尴尬,可能连兄弟都没得做了。当初他之所以要找个陌生人,就是怕熟人以后见面尴尬,而陌生人则不同,以明教的势力,养一个人完全不算什么,等一年之后完了,将人放回去就是了。

    烦躁的大叫一声,掀开被子,“该死的扎牙笃。”宋青书咬牙切齿的瞪着空中,若不是中了这该死的蛊虫,哪来这么多问题。真不知道自己这个蝴蝶扇的哪道风吹乱了扎牙笃的命运轨迹,居然把他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还偏偏要来祸害自己。

    宋青书在心里把扎牙笃祖宗十八代全都问候了一遍,眼睛都瞪酸了,才闭上眼休息,昨夜整晚没睡,如今一闭上眼困意顿时涌来,很快就陷入梦乡。

    等宋青书再次醒来,睁开眼来就就看到那熟悉的脸,习惯性的扬起一个笑容,还未说什么,对面的人却靠过来在嘴角印下一个轻吻。宋青书顿时一点瞌睡都没了,瞬间清醒过来,反射性的就是一脚踢过去。

    张无忌顺势后退,跃下床站住,微笑的看着正瞪着他的宋青书,道:“师兄,我爱你。”

    “爱你个头。”宋青书额头青筋跳动,没好气的说道。坐起身,下床绕过张无忌向外面走去。

    刚走到门口,拉开门脚步还未跨出去,一股熟悉的剧痛突然从腹中升起,宋青书脸色瞬间变得惨白,手捂着肚子向地上倒去。

    “师兄。”张无忌惊慌的叫道,冲过来将宋青书抱在怀里。

    “无……忌……痛。”宋青书额头布满冷汗,手死死的捂着肚子痛苦的呻|吟着。

    如前日在七王府中一般的痛楚,甚至更为剧烈,痛的人恨不得晕过去。宋青书的双唇很快就被咬破皮,张无忌见状忙将手塞过去,宋青书神智已经模糊,狠狠的一口咬下去,直到一股血腥味弥漫在口中才缓过神来,慌忙摇头松开。张无忌却唯恐他继续咬伤自己,将手掌放在他口边。宋青书忙避开将脸埋进张无忌怀中,呼吸之间一进一出全是张无忌淡淡的气息。

    很快卫壁就被影卫直接带了过来,张无忌抱着宋青书坐在床上,屋内不时的响起宋青书痛苦的呻|吟,张无忌浑身都散发出暴躁的气息,眼神有些晦暗,仿佛压抑着狂风暴雨。

    “师兄为什么会这样?”张无忌手指轻轻的抚着宋青书惨白的脸,声音轻柔的问道。

    卫壁摇头,“对于蛊虫,我也不了解,只是从扎牙笃口中得知一点,那天已经全部讲了。至于现在这种现象,也许是宋公子还没有与男子交|合的原因吧。”

    张无忌手一顿,挥了挥手让卫壁出去。

    张无忌抱着宋青书坐在床上,眼中是宋青书因为痛楚而有些扭曲的脸,惨白的脸上都是冷汗,满是伤口的嘴唇中不断的吐出痛苦的呻|吟。这样虚弱的宋青书让张无忌心口都抽痛了一下,低下头在他脸上不断的落下轻吻。每一次轻吻落下都伴随着一声轻柔的“师兄”。

    宋青书被腹中的剧痛折磨的神智都有些模糊,但还是感受到落在脸上满是心疼的吻,还有那一声声专注的叫声,心里的某个角落不知不觉的软了一块,眨了眨眼角不知是汗水还是泪水的液体,将脸贴在张无忌的怀里,听着耳边的心跳,无比安心。

    张无忌唤了影卫过来,低声吩咐了几句。那影卫转身出去,没多久,宋远桥就进了房间,见到宋青书的模样,也是脸色一变。当日在七王府中宋青书发作的过程他全都看见了,自然知道儿子有多痛苦,但昨日一整天都没事,心也放了下来,却不料今天又发作。

    宋远桥看着宋青书,脸色有些发白,正准备走过去,张无忌走到他面前,一撩下摆直接跪了下去。

    张无忌在宋远桥进来的时候就把宋青书放在床榻上,此时直挺挺的跪在他面前。宋远桥并没有急着把他扶起,看着他也没说话,只是眉头不自觉的皱起,好一会才道:“你考虑好了?是认真的?”

    虽然此话问的有些没头没尾,但两人都知道这话的意思,张无忌认真的看着宋远桥,眼神坚定,“无忌此生只爱师兄一个人,还请大师伯成全。”

    “若是我不答应呢?”宋远桥声音淡淡的道,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无忌会一直呆在师兄身边,会对他好。”张无忌神色柔和,说完俯□朝宋远桥磕了个头,接着道:“只是还请大师伯不要给师兄安排成亲。”

    “养儿防老,若是我硬要青书成亲呢?”宋远桥眼里的神色有些暗沉,明灭不定。

    “我比师兄年轻,我会死在师兄后面,一直照顾他不让他孤单。”张无忌微笑的说着,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我不会让师兄成亲的,即使是师伯你也不可以,师兄只能留在我身边。若是师伯你执意如此,我会把师兄带走。”

    张无忌的脸上是毫不掩饰的张狂霸气,眉宇间的自信逼人夺目,话语斩钉截铁没有一丝犹豫,视线直直的盯着宋远桥。

    宋远桥沉默的看着他,终是叹了一口气,双手去扶张无忌,“起来吧。”

    宋远桥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道:“前天在七王府我就看出你对你师兄的感情不同寻常,只是当时还不确定。后来回到这里,我见青书对你并无感情,就想将你们二人分开,让青书成亲使你们分开,通过时间来冲淡感情。却没想到今日你却挑明了,也没想到你会对青书的感情如此之深。”

    “男子之爱毕竟不容于世,要走的路也会艰难很多,你真的决定了?”宋远桥问道。

    “世人的看法与我何干,只要师兄在我身边,不管将来遇到什么,无忌都无所畏惧。”张无忌笑的豁达。

    宋远桥看向床上闭着眼的宋青书,眼里划过一丝心疼,道:“青书是我的儿子,我希望他可以成亲生子,只是我更希望他可以幸福。若是没有这次的蛊虫,说什么我都不会愿意他和你在一起。只是如今这种状况,既然青书身体需要,我也愿意给你一个机会。”

    张无忌顿时喜形于色,宋青书沉声道:“只是你必须答应我,若是一年之后蛊虫之毒解去,而青书并未对你产生感情,你必须自动离开他,不得勉强和伤害他。”

    “好,无忌多谢大师伯。”张无忌站起身,脸上满是笑容,朝宋远桥躬身行了一礼,。

    在被张无忌放在床上的时候,宋青书腹中的疼痛已减轻了许多,加上离开熟悉的气息,本来迷糊的神智顿时清醒了许多。因此之后宋远桥与张无忌的谈话全都听进了耳朵,虽然对于张无忌的话心里有些触动,但心里还是有些别扭。最后听到宋远桥答应了,宋青书差一点就直接蹦起来,心里有些无语,父亲大人,你居然这样就把你儿子给送人了。

    就在宋青书心里别扭的时候,忽然从身后那个地方有液体流出,这种从来没有过的异样感觉让宋青书顿时僵硬了身体,不自觉的收缩着那里。只是没有任何效果,很快宋青书就感觉到身下濡湿一片,连亵裤都湿了。

    而因为宋远桥的松口正高兴的张无忌却是脸色一变,鼻子动了动,“有血腥味。”

    转过头身形一闪瞬间就出现在宋青书的床边,一下子就掀开了被子,鲜红的颜色一下子就映入眼帘,跟在张无忌身后的宋远桥身子不自觉的晃了晃,

    只见宋青书腰部的那片地方,裤子上、被子上全部都被鲜红的血迹浸湿,仿佛晕开的红花,却如此让人触目惊心,配合宋青书惨白的脸色,显得有些骇人。

    宋青书睁开眼,就看到两张苍白的脸,低下头看了自己的状况一眼,也是吓了一跳。本来感觉到有东西流出来,他还以为自己失禁了呢,没想到流了一大摊血。

    “师兄,你怎么样?”张无忌有些惶恐的看着宋青书,拉过他的手开始把脉。

    宋青书皱着眉,正想坐起来,就感觉到身后又有什么流了出来,身子一僵,再动却是没感觉了。这才站起身下床,□的裤子都黏在身上,加上那股子血腥味,宋青书皱眉道:“我要沐浴。”

    张无忌担心的看着他,吩咐了影卫送了水去旁边的浴室,宋青书径自进去了,张无忌安慰了宋远桥几句,也跟着进了浴室。

    宋青书刚脱下外衣,正准备脱下满是血的裤子,就感觉到身后熟悉的脚步,转过身不悦的看着张无忌,皱眉道:“你来干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争取比今天多点,o(n_n)o~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