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之衣冠禽兽

37最新章节

依茨2017-3-6 17:46:0Ctrl+D 收藏本站

    第三十六章预兆

    卫壁似乎早就料到这个问题,神色没有任何意外,从袖中掏出一个黑色的圆状令牌,放在宋青书两人面前,那令牌上刻着一个“七”篆体字,周边还有独特而繁复的花纹。

    “这是我从扎牙笃身上偷来的,昨天在你们来的前一刻,他还在我的床上。”卫壁淡淡的说着,神色漠然仿佛在说着与他不相关的事情一样。

    “这个有什么作用?”宋青书拿起那令牌仔细观察着问道。

    “这个令牌七王府仅有两枚,一枚在七王爷手中,一枚在扎牙笃手中,可以用来调动府内的侍卫。我平日在扎牙笃面前还算受宠,加上昨天刚好明教的高手围攻七王府,所以当时我拿着令牌调走那些侍卫的时候那些人也没有怀疑。我从外面看到张教主为了护住宋公子而无法全力进攻,但是我武功并不是很好,所以只能从屋顶把你拉出来了。”卫壁说到后面,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这个笑容有些腼腆,倒像是他自己的本性,不像之前的笑容,有些虚假。

    宋青书点了点头,淡淡的笑道:“不管怎么说,还是要谢谢你救了我。”

    看着卫壁有些期待的眼神,清澈水润的眼睛倒是让宋青书对他印象好了许多,思考了一下,道:“等救了几位师叔之后,我和无忌会回武当山一趟,之后可能会去明教。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跟着我们。至于到了明教之后,如果你愿意留下也可以,要自行离去也行。至于做我们的小厮就不必了,我和无忌都独立惯了,不习惯人伺候。”

    卫壁忙站起身,满眼真诚的道:“谢谢你们。”

    “没事了,你先回去吧。”宋青书微笑着点头。

    卫壁又朝两人鞠了个躬,才转身离去。

    “你怎么看?”待卫壁的身影消失在院门外,宋青书看向张无忌问道。

    “暂时还看不出来,不过若是他真的有问题,放在身边也好,再说他毕竟是救了你。”张无忌摇摇头回道。

    宋青书点头,虽然卫壁刚才说的理由很充分,之后的表现很正常,眼里的感激也很真诚。但还是觉得卫壁整个人有些不协调,这更多的只是一种直觉,没有任何理由。不过答应让卫壁跟着,并不代表一定要呆在他和张无忌身边。宋青书考虑着把卫壁放在韦一笑等人身边去,有哪些老江湖在,到时候即使卫壁有什么问题,在明教弟子的监控之下想必也无所遁形。

    经过这次的事情,宋青书也自我反省了一番,说实话,自从学了九阳神功武功大涨之后,他的心态就有些浮躁,之后又在武当山学得太极拳剑,就更是信心膨胀。说的好听是自信,难听点就是自大不知天高地厚。

    所以才会拉着张无忌两个人闯进七王府,过于低估扎牙笃的势力,中了蛊虫。虽然也许他不进七王府扎牙笃也会想办法把蛊虫送入他体内,但总比自己送上门的要好。

    至于卫壁所说的话,宋青书并不是完全相信,虽然昨日在七王府中肚子痛的很厉害,现在回想起来都会觉得恐怖。但疼痛消失之后却并没有出现异常,到今天为止身体都没有什么异样。所以虽然宋青书让张无忌找一个男人来,但并不表示他真的会马上躺在床上让人压,那只是当做最后的选择罢了。

    也许真的到了最后的时刻,宋青书会安慰自己只当做是被狗咬了一口,好死不如赖活着,即使是真的,一个月也就一次,没什么大不了的。当然,这些都是宋青书的自我安慰,虽然他每每想到这个都额头青筋直跳,咬牙切齿恨不得将那个罪魁祸首扎牙笃砍成十段八段的。

    “师兄,我去和杨左使他们商量今晚的事宜,你好好休息。”张无忌摸了摸宋青书的头发,温柔的道。

    宋青书“嗯”了一声,趴在桌子上,看着张无忌离去的身影。张无忌走路的姿势很正,腰背挺得很直,身材是标准的倒三角,穿起衣服来是标准的衣架子。大概是当了明教教主发号施令久了,走动之间自然而然的带着一股气势,让人不自觉的心折。

    宋青书忽然就想到昨天被张无忌抱着的时候,当时的他因为腹中的巨疼折磨整个人都显得有些脆弱,靠在那坚硬宽阔的胸膛上觉得无比安心,没有一丝担心。竟然有那么一瞬间希望能永远靠着就好了,不过随即就清醒了过来。

    手指无意识的在桌上划着,他好像对张无忌越来越依赖了。从十五岁那年开始,他的命运好像转了个大弯,避开了原著中的轨迹,和张无忌牢牢的绑在一起,一起中玄冥神掌,学得九阳神功,然后回到武当山,一直到现在。

    原来在不知不觉中他和张无忌都参与了对方最重要的成长阶段,一直相伴着成长,感情也越来越深。在这过程中,他早已不能把张无忌单纯的当成一个书本中虚构的人物,而是真实的,有血有肉的活生生的人。

    仿佛只是一眨眼,当年那个胖乎乎的哭的惨兮兮的小男孩已经成长为可以让人依靠的男子汉了。宋青书心里有些骄傲,又有些失落,但随即把这归之于父亲看着孩子长大的复杂心态。

    感叹了一番,宋青书站起身伸了个懒腰,这个蒙古大都他再也不想来了,等张无忌把几位师叔救出来就赶紧回武当山吧,说不定太师傅见多识广,可以把身上的蛊虫给逼出来也说不定。

    晚上的拯救行动不用他参与,宋青书施施然的回到房间躺下,闭着眼睛好一会却还是没有丝毫睡意。宋青书瞪着屋顶好许久,最终还是坐起来,盘膝,运九阳神功。

    昨日在七王府中,宋青书运九阳神功造成腹中绞痛更加剧烈,更是吐了一口血,之后回到这里也没有再运功。这次宋青书缓慢的控制一缕内力在经脉之中缓缓前进,途径丹田更是小心翼翼。内力在体内转了一圈,真气流动之下四肢百骸舒适无比。

    宋青书嘴角微微上扬,没有觉得不适,放下心来集中注意力加速内力在体内的运行。只是没多久,宋青书眉头就皱了起来,随着时间的推移,越皱越紧,终于双眼睁开,神色古怪中有些恼怒。

    不自在的动了动屁|股,最后还是站起身来走动几步。刚才随着内力的运行,忽然从后|庭处升起一阵瘙痒感,并且随着内力运转的时间增长,感觉也越来越强烈,最后没办法宋青书只能停下来。

    宋青书神色有些恼怒的在房间内走动着,那处隐秘的地方瘙痒的感觉让他有些难堪,烦躁的伸手抓了抓头发,拎起桌上的凉茶就着茶壶直接倒进嘴里。

    “混蛋。”宋青书低咒一声,将茶壶摔在地上,眼眶有些泛红,到了现在,身体的反应已经告诉他卫壁所说十有□是真的了。

    就算他先前怎么做的心理准备,但真的认识到这个事实,还是让宋青书有些难以接受。

    “宋公子,你还好吧?”门外张无忌留下的人听见里面的声响,轻轻的敲了门问道。

    宋青书深吸了口气平静下来,“没事。”

    经过这会功夫,那处的瘙痒感已减轻了许多,宋青书打开门,吩咐外面的守卫拿了酒来。很快酒就送了过来,宋青书关上门,直接坐在地上,举起酒坛子直接往嘴里倒,大口大口的吞咽着。

    宋青书的酒量并不是很好,很快就醉了,直接靠在墙角醉了。

    等张无忌回来的时候,就看到摔碎的茶壶,一地的酒坛子,酒气冲天的房间,喝的醉醺醺抱着酒坛子的宋青书。

    张无忌走过去在宋青书面前蹲下,在看到他眼角的泪痕时心里一疼,小心翼翼的把人抱起来放在床上盖好被子。关上房门唤了影卫问话,听到并无外人进入,也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挥手让影卫退下,靠在墙上想了许久才重新回到房间。

    小心的躺在床上,将宋青书抱在怀里,虽然怀里的人酒气扑鼻气味有些难闻,但张无忌却一点都没有嫌弃,一如以前将人抱着。下巴抵在宋青书发心,轻轻的磨蹭了下,张无忌低声的呢喃,“师兄……”

    声音中有疼惜,有眷恋,还有一丝道不明的期盼。

    等宋青书再次醒来,天色已经黑了,头因为宿醉而有些头痛,手敲了敲头坐起身靠在床头,好一会才清醒过来。房间已经被收拾干净了,宋青书起身下床,吩咐了仆从抬了水进来,泡了个澡出来,屋内桌上已经摆好了饭菜。

    等宋青书吃完了饭,轻身跃起到屋顶躺下,看着头顶璀璨的夜空,放空思绪,什么都不去想。忽然身边躺下一个人,宋青书看了一眼,是他爹宋远桥。

    两人都没有说话,宋远桥只是坐在他身边,却让宋青书有一种可以依靠的感觉,有种暖暖的感觉。宋青书眨去眼里的热意,将头枕在宋远桥的腿上,声音有些闷闷的道:“爹,我想回家。”

    宋远桥手在宋青书背上轻轻拍抚着,安慰着仿佛受了欺负的小孩一般的宋青书,“好,明天爹带你回家。”

    忽然东北方向的夜空亮起一片,宋青书坐起来看着,“那里是大都的方向吧,看来无忌他们应该在行动了。”

    宋远桥感叹道:“五弟夫妇若知道无忌如今如此优秀,不知道有多欣喜。”

    宋青书看着远方亮起的天空沉默着没有说话,脑中胡思乱想着闪过许多念头。这次应该不会出现什么意外吧,几位师叔应该会没事。只是不知道灭绝会不会如原著一般死去,还有周芷若是不是会与张无忌碰出火花,也许还要加上赵敏。

    双手环住双腿,垂下头埋在膝盖里,这该死的蛊虫,也许他应该安慰自己还好功效只有一年吗?轻轻吐出一口气,宋青书歪过头看着宋远桥,轻声道:“爹,我有件事要告诉你。”

    转过头来没看宋远桥,宋青书把身上蛊虫的情况一点没漏的全都说了出来,不敢看宋远桥的反应,低垂着视线看向地面。

    作者有话要说:二更送上,字数有点少,呵呵(傻笑)~~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