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之衣冠禽兽

36最新章节

依茨2017-3-6 17:45:55Ctrl+D 收藏本站

    第三十五章后续

    待一众人全都退出城外,张无忌松开剑,手不着痕迹的拂过扎牙笃后颈处大推穴,将人向前一推。人体大推穴若是被闭住,会周身酸痛难当,苦挨三日三夜才行。扎牙笃自然没察觉到张无忌做的手脚,踉跄了一下倒在地上,大腿处的伤口经过这番挣扎又流出许多血来。因失血过多,扎牙笃脸色有些苍白。

    张无忌从韦一笑手中接过宋青书,看着他苍白的脸色还有因忍痛而咬的满是伤口的嘴唇,眼里闪过一丝心疼,弯腰手从宋青书膝盖穿过,打横抱起,转身离去,明教众人随之跟上。

    扎牙笃站起身,脸色阴沉的看着跟在张无忌身后的卫壁,厉声道:“卫壁,你最好不要落在我手上。”

    卫壁转身,眼里闪过一丝厉色,道:“同样的话我也送给小王爷。”

    张无忌与明教众人急速行驶,来到郊外明教的一处分坛,被张无忌抱在怀中的宋青书精神已经有些模糊,头靠在张无忌的肩上,呼吸着熟悉的气息,也许是因为腹中的剧痛,整个人变得有些脆弱,竟然觉得身边的这个肩膀竟让他如此安心,仿佛只要在这个人身边,就无所顾忌了。

    随即自嘲的一笑,怎么居然变得像女子一样了,不是早就明白,这个世上没有谁是永远靠的住的,决定命运的永远只能是自己。

    张无忌将宋青书放在床上,拂过他额前汗湿的碎发,焦急的问道:“师兄,还是痛的厉害吗?”

    宋青书虚弱的摇头,与最初仿佛刀绞般的痛相比,已经好了很多,勉强冲着张无忌笑道:“好多了,别担心。”

    “张教主,可以让其他人出去吗?”卫壁忽然出声道。

    张无忌转头看了他一眼,想到先前卫壁所说的没有解药之事,对站在房中的杨逍等人点头,示意众人出去。

    “现在可以说了。”待房门被关上,张无忌坐在床边看着卫壁道。

    卫壁拉过椅子坐下,眼神很平静,“宋公子喝的那杯茶确实没有毒,扎牙笃调查到张教主医术高深,自然不会愚蠢的下毒。”

    停顿了一下,卫壁看向宋青书,眼里的神色有些复杂难辨,“宋公子中的这种东西是扎牙笃的属下进献上来的,并非他所说的蒙古皇族之药,确却的说应该是一种蛊。而且也不是通过茶水进入宋公子身体内,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清楚,但扎牙笃手下定然有控制蛊虫的能人,才能在两位没有察觉的情况下将蛊虫送入宋公子体内。扎牙笃想得到宋公子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早就做好了准备。”

    “这蛊虫有什么作用?”宋青书勉强坐起,靠在张无忌身上问道,心里的预感越来越不妙。

    “我知道的不全,就扎牙笃在我面前所透露的,只知道在宋公子服完药之后,七天之内必须与男子交·合,而且必须是承受的一方。”扎牙笃瞥了一眼宋青书呆住的神情,垂眸掩住眼中的情绪,继续道:“而且这药具有很强的控制性,在第一次承受之后,之后每一个月必须再与之交·合一次,必须持续一年之久不能换人,否则会全身溃烂而死。”

    宋青书神情还有些呆怔,卫壁说的那些话在脑中不断的重复,让他心中一闷,喉间腥甜,嘴角溢出一丝鲜血。

    张无忌忙把他抱住,冲还准备说什么的卫壁喝道:“别说了,出去。”

    “不,卫壁,你继续说。”宋青书手攥紧张无忌的衣襟,坚持的看着卫壁。

    卫壁摇了摇头,道:“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当日扎牙笃刚得到这蛊虫的时候喜出望外,来到我房中喝醉酒透露出来的。据说这蛊虫非常难得,花费了许久的时间才培养出来的。扎牙笃也只得到这一只。”

    宋青书眼睛微闭,脸上没有表情。张无忌对卫壁挥挥手,示意他出去。卫壁点头,担心的看了靠在张无忌怀里的宋青书一眼,把门轻轻的关上了。

    “师兄?”张无忌担心的看着宋青书,他知道宋青书虽然平日里有些漫不经心,对事情也不是很在意,但如今却要他不得不雌伏与另一个男人身下,可谓是把他的尊严都踩在了脚底。

    “无忌,你出去吧,让我静一静。”宋青书推开张无忌,翻身面向床里面,浑身都散发着拒绝靠近的气息。

    张无忌站起身,心疼的看着蜷缩着身体的宋青书。他还记得,师兄曾经说过,一个人在非常没有安全感的情况下,会不自觉的做出这种姿势。

    “师兄,我守在门外,有需要就叫我。”张无忌轻声道,慢慢的退出门外,关上门靠在墙边。

    宋青书听着门被关上的声音,眼神有些空洞的盯着墙壁,低低的声音突然响起,“宋青书,你真是个白痴。”

    无声的叹了口气,宋青书知道,他这次纯粹是自找的。是他太过自信,也高估了他和张无忌的能力,以为学会了九阳神功和太极拳剑就无敌了,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才会狠狠的栽了个大跟头。

    想到刚才卫壁所说的话,宋青书的脸不自觉的扭曲了一下,翻身坐起,单手托着下颌烦恼的叹了口气。他上辈子以及这辈子都不喜欢男人啊,现在居然中了这中鬼东西。

    死变态,宋青书暗骂一声。想也知道若是被扎牙笃那家伙得逞了,以后岂不是都要受制于他了。也不知道是谁制造出来这个变态蛊虫,真是为虎作伥。

    男人,交·合?想到这两个词语,宋青书额头的青筋不自觉挑了挑,揉了揉不自觉皱紧的眉心。难道真的要去找个男人?想到自己被一个粗壮的男人压在身下的画面,宋青书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只觉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颓然的躺在床上,放空思绪不去想那头痛的东西,因先前的腹痛本就耗费精神的宋青书很快就睡了过去。

    等到张无忌听见里面很久都没有传出声响,担心的推开门,就见到宋青书搭着被子呼吸平缓的睡着,只是眉间还微微皱起,让人知道他心底隐藏的不安。

    张无忌脚步放轻,走到床边坐下,手指抚上宋青书眉间,直到宋青书松开眉头才移开。细心的在宋青书满是细小伤口的唇上抹上伤药,握住宋青书的手,专注的看着他清秀的眉眼。

    对于宋青书所中的蛊虫,张无忌感觉有些复杂,一方面心疼宋青书所受的苦,也对扎牙笃的不良用心感到愤怒;但同时,不可否认的是心里的那一丝窃喜,这似乎是另一个机遇,想到卫壁所说,张无忌的心就有些悸动,也许,就这样与师兄发生进一步的关系也很好。

    宋青书醒来之后就恢复了常态,还吃了两大碗饭,脸上也挂着淡淡的笑容,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般。张无忌心里有些忐忑不安,一直在想着卫壁所说的话,却没想到第二天两人一起吃早饭之时,宋青书忽然道:“无忌,你去帮我找个男人来,要年龄小点的,身材瘦点的。”停顿了一下,宋青书又道:“最重要的是干净的。”

    张无忌听到这几句话,喝在口中的清粥不受控制的喷了出来,还好及时的把头转向一边,才没有喷在桌子上。宋青书伸手在他背上轻拍,责怪道:“怎么还像个孩子似的,还好吧?”

    张无忌咳了几下,用袖子随意的擦了擦嘴,挥开放在背后的手,看着神色平静的宋青书,有些错愕的道:“师兄,为什么要找个这样男人?”

    宋青书面色平静的咽下口中的清粥,“卫壁不是说过么,要找个男人,所以我就找。不过要找个小的,这样我也不会太辛苦。”

    张无忌嘴角抽了抽,完全没想到宋青书会是这个反应,他本以为宋青书会很烦恼这件事,到时候他就趁机自荐,说不定师兄就会答应。毕竟与师兄比较亲近的男子就只有他了,却没想到宋青书居然会如此想,让张无忌完全没有预料到。

    “师兄,你想好了?”张无忌紧皱着眉头道。

    宋青书看了一眼张无忌,轻轻的叹了一声,平静的道:“不然还能怎样?我还不想死。再说,我还要找那个该死的扎牙笃算账。”

    张无忌看着宋青书说到最后咬牙切齿的模样,嘴唇微张还是没把心里的念头说出来,这时屋外一个脚步声向这边靠近,夹杂着铁链拖在地上的声音。

    张无忌与宋青书忙站起身,正是宋远桥走进来,宋青书将他爹扶在椅子上坐下,看着他脚下的铁链,皱起眉头道:“这铁链真的没办法弄开吗?”

    “昨日杨左使试了许多办法,还是不能弄开。”宋远桥微笑着说道,神色倒是轻松,丝毫没有苦恼之色。

    宋青书手肘靠在桌子上,手掌撑着下颌,沉思道:“听说倚天剑与屠龙刀锋利无比,说不定能斩断此链条。”

    “屠龙刀在我义父手中,只是我义父远在冰火岛远水解不了近渴。”张无忌道。

    宋青书接住他的话道:“倚天剑原本是在灭绝师太手中,只不过现在恐怕落在了蒙古人手中。”

    说到这里,宋青书想起还在蒙古人手中的几位师叔,抬起头看向张无忌问道:“无忌,几位师叔那边怎么办?”

    “我与杨左使商量过了,决定今晚就去万安寺救人。赵敏与扎牙笃肯定没想到我们会这么快就返回去,出其不意攻其无备。师兄,你就留在这里,不用跟我们一起去了。”张无忌手放在宋青书的肩上道。

    宋青书本欲反驳,但触及到张无忌坚定无比的眼神,还是把话咽了下去。

    “青书,你身上的毒到底是什么?”宋远桥忽然道,神色有些严肃。

    宋青书身子僵了一下,扯了扯嘴角,装作若无其事的道:“没什么,只是肚子痛罢了,现在已经好了。”

    宋远桥也是个老江湖,一双眼睛精得很,哪里看不出宋青书在说谎,再加上昨日事情发生的时候他一直都在场,自然也知道那小王爷对自己的儿子有想法,此刻见宋青书不肯说,想到那些贵族用来调·教人的东西,一些不好的念头涌上来,握住宋青书的手,神情严肃的道:“青书,你告诉爹,那扎牙笃对你下了什么不好的药?是不是……你以后都不行了?”

    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宋远桥脸色有些发白。宋青书错愕的看着他,脸色有些扭曲,他现在这个情形,比不行……应该要好上一点吧?但是,难道要他和宋远桥说,你儿子以后要被另一个男人压在身下了。宋青书考虑着,如果这样说,他老爹会不会安慰一点。

    而宋远桥看着宋青书难看的脸色,还有沉默的张无忌,以为是自己说中了,当即眼眶一酸几乎落下泪来,他就只有宋青书这一个儿子,如今却发生这种事,真是伤心到了极点。整个人都瞬间苍老了许多,但想着儿子发生这种事肯定很难过,站起身把宋青书的头按在怀里,颤抖的手抚在宋青书头发上,“青书,别怕,一定会有办法的。”

    宋青书本想解释的话吞回去,双手紧紧的抱着宋远桥的腰,将脸埋在他腰腹间,没有压抑自己的情绪,任眼里的泪水流下来,发生这种事他心里怎么会不难过,只不过是强装无事罢了。

    “好了,你好好休息养好身体。听无忌的话,今晚救人的行动就别去了,到时候爹来陪你。”宋远桥缓和了一下情绪,慈爱的看着宋青书。

    宋青书点了点头,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宋远桥衣服上的一团濡湿,经过这一番发泄心里倒是轻松了许多。这些年因为分离而产生的隔阂也全部消失,这个人是他的父亲,不管发生了什么都是他的依靠。

    宋远桥并没有多坐,只是叮嘱了几句让宋青书放宽心就离开了。宋青书注视着他的背影,看着他发间已经出现的银白色,想起当年那个在武当山上追着自己督促自己练武的人,那时候的他还在壮年,精力很好,不似如今,五十开外的人了,还要为自己担心。

    想到这里,宋青书叹了口气,轻声道:“无忌,你说我是不是很不孝?”

    张无忌没有说话,只是把手放在他肩上,默默的安抚着。

    “无忌,昨日卫壁带我出七王府的时候,似乎是有点太顺利了,你有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劲?”过了好一会,宋青书忽然开口道。

    张无忌在他身边坐下,手指在桌上轻敲了几下,昨日他就发现出来的时候府内隐藏的侍卫全都不见了,只不过当时情况紧急才没有多想,现在想想确实是很奇怪。

    “这个卫壁?”宋青书想到卫壁那与自己有七分相像的脸,心里就有些奇怪。再加上现在回想卫壁的言行举止,居然与自己也有些相像,就好像在刻意的模仿,心里不自觉的有些别扭。再想到他的身份,心里就更不自在了。

    “我以前见过他的,在无名谷中我曾和师兄说过的,那个时候在朱武连环山庄就是他。只是现在的他与那时候给人的感觉不一样,变了很多。”张无忌眉头微皱道。

    宋青书嗤笑一声,“和扎牙笃那个变态在一起呆久了,自然会变很多。”

    张无忌想着当年在朱武连环山庄,那时的卫壁给人的感觉,是一个有些柔弱的精致青年,对扎牙笃很是惧怕。而现在的卫壁,却是有些云淡风轻,给人的感觉也是淡淡的,在离开之时还敢强硬的对扎牙笃撂下狠话。果然,时间是最能改变人的东西。

    不过昨天离开的时候情况确实是不对劲,想到这里,张无忌让影卫通知卫壁过来。

    很快,院子门口就出现了一个一身白衣的身影,一头长发用白玉簪子别了,发梢随着风轻轻飘动,脚步前进间长袍随风摆动,清秀精致的脸上神色平静,眼神淡然。

    连宋青书自己都有一瞬间的恍惚,这个卫壁不光五官面貌与自己相像,这头发还有衣服的样式也与自己很像,看起来真的是有些别扭。而坐在一旁的张无忌则更注意到,卫壁在行走之间的样子与宋青书也有几分相像,若是从远处看,几乎可以与宋青书有十分相像。

    “宋公子,张教主。”卫壁对着两人轻轻点头。

    宋青书倒了两杯茶,一杯放在卫壁面前,微笑道:“坐吧,昨天在七王府多亏你相救,青书在这里谢过了,以茶代酒敬你一杯。”

    卫壁忙摇头,道:“不敢,我还要多谢你们,要不是你们,只怕我还逃不出扎牙笃的手掌,继续被他当做泄欲的禁脔。”

    说到后面,卫壁神色有些黯然,站起身对着宋青书两人弯下腰,道:“卫壁有一事求两位答应。”

    “你说。”张无忌沉声道。

    “我本也是个大家公子,只是当年被扎牙笃看上,父亲为了扎牙笃许诺的好处把我献给了他。然后我就成为了他的男宠,受尽折磨,若不是……”说到这里,卫壁看了一眼宋青书,继续道:“若不是我与宋公子长的有几分相像,只怕早就被扎牙笃处理了,哪里能活到今日。”

    卫壁神色很平静,仿佛在讲着另外一个人的事情,却让宋青书心中一凛,这卫壁能在扎牙笃身边待那么久,肯定不是那么简单。想也知道,在王府中生活肯定不是那么容易,还有卫壁所说的那个“处理”只怕也不普通。

    “所以,卫壁希望能留在两位公子身边,即使是个小厮伺候两位公子也好。否则若是被扎牙笃抓住,只怕卫壁会受尽折磨,甚至死去。”卫壁又深深的弯腰说道,看着两人的眼里有些恳求。

    虽然卫壁说的很合理,但宋青书不知道为什么对这个人就是觉得有些不喜,没有回答他的话,换了个话题问道:“卫壁,昨日你救我的时候,院子中原本的侍卫为什么都突然离开了?”

    作者有话要说:夭夭扔了一个地雷

    苏合颜扔了一个地雷

    liz味道的宇宙扔了一个地雷

    1vs1扔了一个地雷

    还有辉ryan在神雕扔的一个地雷,不知道在这里能看到不,呵呵

    谢谢大家的支持,么~~晚上尽量赶个二更出来,可能会比较晚^_^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