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之衣冠禽兽

34最新章节

依茨2017-3-6 17:45:47Ctrl+D 收藏本站

    第三十三章条件

    当年宋青书为救张无忌,曾孤身进入汝阳王府,那时只顾着救人,并未多观察王府的摆设,但仅仅那少有的印象,已经让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都属于草根的宋青书惊叹于王府的富贵华丽了。只是,也仅仅是惊叹而已。

    七王爷府前,位于王府大门两边的巨大石狮,威严大气的镶金大门,高高的围墙,在府外巡逻的穿着铠甲的侍卫,自有一种贵族的威严,普通百姓根本就不敢靠近这边。

    宋青书与张无忌的速度很快,那些跟在他们身后的人还没来得及去禀告扎牙笃,七王爷府就已经出现在眼前。那些侍卫迅速将两人围起来,张无忌与宋青书脚步未停,依然向门口走去。

    这些侍卫平日里仗着七王爷府的威名,一向无人敢惹,久而久之就养成了嚣张跋扈的性子。加上宋青书与张无忌的穿着实在是不像官宦子弟,这些人也不认为他们是什么大人物。如今被如此挑衅,自然是拿着武器对两人朝死里下手。

    宋青书只是淡淡的笑着,身边的张无忌跨出几步,直接抓住一人的长枪,内劲一震,那人只觉手一震不自觉松手。张无忌长枪顺势在那人胸口一拍,那人顿时跌出去躺在地上好一阵爬不起来。

    张无忌没有停手,在其他人还没反应过来之时,身形闪动,众侍卫只觉眼前身影连闪,待张无忌回到宋青书身边拉着他的手继续向前之时,众人才觉身上不对,手中兵器已是不自觉落在地上,哀叫声接连响起,先后倒在了地上。

    宋青书只瞥了一眼,就知道张无忌并未下死手,只是让这些人没有反击能力罢了。

    其余从府内冲出来的侍卫也看见了这一幕,顿时没有人敢上前送死,随着宋青书两人的前进,那些侍卫慢慢的后退。等扎牙笃出来的时候,就见到这般场景,脚步顿时微微一顿,却没有被人察觉。

    扎牙笃吩咐侍卫退开,仿若看到老朋友般微笑道:“青书,你来啦。”至于一旁的张无忌,则被他有意无视了。

    张无忌面无表情的站在宋青书的手,只是浓密的睫毛下深邃的眸中闪过一道冷冽的寒光。宋青书对扎牙笃也没什么好感,但此刻被对方握住了要害,自然要虚以委蛇一般,当下笑的有些虚假的对着扎牙笃随意的拱了拱手,道:“小王爷,在下依约前来。”

    “进来说吧。”扎牙笃也不在意两人的反应,笑容不变的说道。

    在一干侍卫的目光下,宋青书拉着张无忌跟着扎牙笃迈进了王府的大门,先前被张无忌打伤躺在地上的人顿时没了咒骂两人的心思,纷纷担忧起自己的命运来,得罪了王府的贵客,不知道要受到怎样严厉的处罚。

    进了王府,宋青书悠闲的观看着四周的亭台楼阁,虽是快入冬季,但王府的花圃中还是盛开着各种鲜艳的花朵,让人不由的心情愉快起来。周围偶尔走动的仆从侍婢都低着头匆匆走过,看的出来很有规矩。

    不过,这王府之中隐藏在暗处的高手还真不少,宋青书放在张无忌手中的手在他手心动了下,张无忌手微微收紧。两人连视线都没有交集,但却都明白对方的意思。

    扎牙笃并没有带着宋青书去王府用来接待客人的正厅,而是带着两人向后院走去,穿过一片竹林,来到一座小院子中。这小院子倒是显得普通,不过在这富丽的王府中,正是因为这普通才显得不普通了。

    宋青书与张无忌也不说话,只等着对方出招,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只是这小院子中明显有许多高手,连周围的气息都不自觉冷凝了起来。

    进入屋子,宋青书不等扎牙笃招呼,毫不客气的拉着张无忌坐在一旁的椅子上,还自己动手倒了杯茶,先是递给张无忌检查了下,见对方颌首知道没问题,才一口喝光。

    “你们不怕我下毒?”扎牙笃见宋青书喝下茶,眼底闪过一丝诡异的神色。

    宋青书很没形象的靠在椅子上,斜了扎牙笃一眼,讽刺道:“我们无忌不仅武功高强,而且医术也也是一绝,所以你的阴险诡计是不成了。”

    扎牙笃不置可否的笑笑,张无忌眉微皱,不知怎的心里觉得有些不好,拉过宋青书的手手指搭上去,凝神把脉,好一会眉头才舒展开来。

    宋青书见状知道没问题,放下心来,不耐烦的道:“有什么要求就说出来吧,对了,我爹和师叔他们呢?总得让我先见到人才可以吧。”

    扎牙笃对站在身后的侍卫挥下手,那侍卫默不作声的退了下去。扎牙笃也不说话,只是端起旁边的茶一口一口的喝着。那姿态自然与宋青书刚才牛饮不同,贵族出身,有些东西早已刻在骨子里,一举一动都优雅无比。扎牙笃长的也高大英俊,今日穿的是一身黑色绣金长袍,此刻微低头的动作倒是显得有些迷人。

    若不是此刻对方是敌人,宋青书说不定还会欣赏一下对方,只可惜,他对扎牙笃没有好感。所以看扎牙笃的哪里都不顺眼,嘀咕了一句,“装模作样。”

    宋青书的声音虽然低,但扎牙笃也是内力深厚之人,当然听见了这句话,手中的动作一顿,抬起头有些无奈的看着宋青书。宋青书完全无视他,视线在屋内各处飘过,让隐藏在暗处的一些人提高警惕,身子都不自觉紧绷起来。

    没多久屋外传来脚步声,夹杂着铁链的声音,宋青书眉头不由皱了起来,带着质问的看向端坐在高位的扎牙笃,压下愤怒冷冷的道:“怎么回事?”

    说话的同时,人已经进来了,走在前面的自然是刚才离去的侍卫,跟在后面的只有一人,瘦长身材,五六十年纪,三络长须,相貌清雅与宋青书有几分相像,正是张三丰的大弟子,武当派宋远桥。

    只是上次见面还精神奕奕的宋远桥,此刻却脸色苍白脚步虚浮,一看就很虚弱。更让宋青书生气的是宋远桥脚上居然带上了一副脚镣,走动间铁链拖在地上发出刺耳的声音。

    宋青书站起身走到宋远桥身边,扶着他坐在椅子上,自己则站在旁边。张无忌伸手搭上宋远桥的手,对宋青书点头,示意他放心,从袖中掏出一个小瓶,倒出一颗白色药丸塞入宋远桥口中。

    宋远桥虽说见到当日光明顶上的青年有些吃惊,不过也知道此刻不是问话的地方,只是沉默着没有说话,在药丸入口的时候也配合的吞了下去。没多久,就感觉到了身体的变化,内力在体内运转一圈,精神看起来也好了很多。

    “青书,你放心,只是普通的软筋散罢了,他是你爹,我怎么会伤他。”扎牙笃微笑道,并没有阻住三人的动作。

    “把脚镣的钥匙拿来。”宋青书皱着眉看着那副黑色的铁链。

    扎牙笃头微摇,道:“这副铁链是用天外玄铁所造,寻常宝剑斩不断,只有钥匙才能将他打开。青书,你觉得我会这么轻易的就放了你爹,然后让你们离开吗?”

    张无忌蹲□,内力涌出,那铁链绷直却没有断裂的迹象,也没有白费力气,站起身杀气凛冽的看着扎牙笃。

    那杀气几乎成实质,扎牙笃抵抗不住,冷汗瞬间布满额头,只是下一刻,在扎牙笃面前瞬间出现了五个身影,一字排开挡住张无忌压过去的气势。

    扎牙笃缓了口气,眼神有些阴暗的看了一眼张无忌,看向皱着眉头的宋青书,道:“只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自然会放你们安然离开。”

    宋青书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皱眉问道:“我其他几位师叔呢?”

    扎牙笃道:“我只保住你爹,其他的人被赵敏那丫头给要去了。”

    宋青书心中一转,知道几位师叔应该是和其他几派的人在万安寺,想来性命应该无忧。只是现在,虽然他爹宋远桥的武功恢复了,但脚上带着的铁链却是个累赘,天外玄铁很重,加上双脚被锁住,动作肯定不方便,到时候武力值定是大打折扣。

    “你有什么条件?”宋青书淡淡的说道,心里还在想着离开的办法。看扎牙笃面前那几人,就知道他肯定是准备充分了,显然都是高手。而且外面还不知道有多少在等着他们,如果只有他和张无忌两人,倒也冲的出去。

    只是宋远桥如今虽说解了软筋散,但到底被囚禁了几天,本身就状态不好,加上铁链在身,只怕一身武功能发挥出五成就不错了。现在这种情况,明显就是个累赘了。

    挟持扎牙笃?这个念头只是出来一瞬就被宋青书打消了,其他几位师叔还没救出来,万一惹怒了蒙古人,到时候出现什么意外把几个师叔的命送掉可就不好了。再说,看扎牙笃身边那阵势,还有屋内隐匿的几个气息,只怕现在想要靠近扎牙笃都很困难。看来这一次,扎牙笃果然是做好了完全准备。

    “你陪我一次。”扎牙笃仿若没有感觉到张无忌暴涨的杀气,笑容满面的看着宋青书,眼里势在必得。

    宋青书平静的看着他,连生气都没有,只觉得无奈,“你知道这不可能。”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