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之衣冠禽兽

33第三十二章 意外

依茨2017-3-6 17:45:43Ctrl+D 收藏本站

    第三十二章

    第二日,周辰完全把常遇春的话忘在了脑后,见宋青书出来,笑嘻嘻的迎上去,手搭在宋青书的肩上靠近了和他低低的说话。宋青书暗暗唾弃了一把自己的身高,怎么一个两个长的都比自己高。

    常遇春见到周辰的动作,下意识的看向张无忌,却见张无忌今日与昨天不同,脸上居然还带着笑容,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对不知死活的周辰只能无奈摇头。

    四人吃了饭,出客栈门的时候,周辰忽然就狠狠的摔了一跤,正跌在门槛上。宋青书惊讶的看向他,要知道一般练武之人反应灵敏,即使是绊到了什么也能翻身站起,绝对不会像周辰这般摔得这么惨。

    不过在周辰抬起头来时,宋青书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原来周辰鼻孔中流出了两行殷红的血迹,沾上地上的灰,原本俊朗的面孔顿时显得有些滑稽。

    周辰哀怨的看着笑的幸灾乐祸的宋青书,宋青书强忍笑意上前把他扶起来,随手拍了拍他身上的衣服,“怎么这么不小心?”

    周辰也是疑惑,刚才他只觉膝盖突然一软,整个人就摔了下去,反应过来想伸手拍在地上站起来之时,却觉体内内力一滞,手下动作慢了一拍,接着就狠狠的摔在地上了。

    周辰运转内力,充沛运转自如,没有任何问题,神经有些粗的人只把刚才的事归于意外,笑着搭上宋青书的肩,向外面走去。

    在后面的常遇春看着站在一旁不动声色的张无忌,又看向嬉皮笑脸的凑在宋青书身边讲话的周辰,只能默默祝福周辰多保重,就跟着张无忌出去了。

    然后,常遇春就看着一系列的意外不断的发生在周辰身上,上马的时候马蹬断了,虽然周辰及时反映过来,不过还是被马给掀翻到一旁。然后在上马之后没多久,周辰的马忽然陷入狂躁状态,幸亏周辰武功好没把他颠下来,虽然那匹马后来自己安静了下来,不过却让周辰骨头都几乎散架了,整个人狼狈的厉害。

    再然后,这一天周辰就惨了,下马休息的时候总会遇到各种意外,莫名其妙的腰带断了,露出了亵裤让宋青书笑得不行。中间还又莫名其妙的摔了几次,直摔的鼻青脸肿,各种倒霉事相继上演,甚至连喝口水都会呛着。

    到了这时候周辰还不知道是有人在整自己那就真的是白痴了,对上常遇春同情加一脸活该的神情,周辰脑中突然就想起昨晚常遇春说的话,视线不由的移向正把水壶递给宋青书的张无忌,看着笑的一脸温柔的张无忌,周辰不由的打了个寒颤,深深的觉得,教主大人真的是太小心眼了,这醋吃的也太厉害了。

    为了不让自己变得更惨,周辰只能时刻注意和宋青书之间的距离,从黏在宋青书身边转成跟在常遇春身后。而宋青书看着先前周辰的遭遇,觉得好笑又很是同情,但却没有想到这是张无忌的杰作,只认为周辰今天实在是太倒霉了。

    见周辰没有如开始一般跟在身边讲各种有趣的事,宋青书疑惑的看过去,却见他在最后面,离得远远的,不由担心的趋马走到周辰身边。

    “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毕竟发生那么多倒霉事,有不舒服也是正常的。

    周辰看着宋青书走过来,下意识的看向等在前面的张无忌,见他一脸笑容,没有丝毫异样。不过经过先前的事,周辰可不会还傻乎乎的以为张无忌是真的在笑。

    “没有啊,快赶路吧,教主还在等你呢,你快过去,我跟在常叔叔身后就行了。”周辰急忙催促道,就怕张无忌一个不顺眼就让他从马上摔下来。武力不如人,惹不起总躲不起吧。

    宋青书疑惑的看着他,不过还是没有多问,回到张无忌身边趋马继续前行。而周辰先是松了一口气,接着看着在前面的两人,不由的有些哀怨,教主大人的独占欲未免也太强了吧。

    常遇春放慢马速,等周辰来到身边,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怎么样,记住教训了没?”

    周辰叹了口气,朝着他拱了拱手,道:“我可算明白了,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啊。”

    常遇春笑骂一声,“臭小子,谁是老人呢。”

    张无忌虽然不爽周辰,但下手还是有分寸的,虽然周辰摔了几跤,不过对于练武之人来说,这点皮外伤只是小事,另外的那些腰带断掉之类的充其量只能算是个小恶作剧。毕竟对于张无忌来说,周辰是他小时为数不多的玩伴,加上看在宋青书的面子上,也不能整的太过分了。

    之后大概是看周辰识趣了,或者是因为宋青书在身边没有心思去理会周辰,总之接下来的路程,周辰再也没有发生所谓的意外,让他提起的心也放了下来。毕竟,男子汉受伤事小,丢脸事大啊。

    当晚几人没赶上城镇,只得在树林中露宿,有常遇春在,自然不用张无忌去打猎。周辰生了个火堆,坐在旁边不着痕迹的观察着在对面的宋青书与张无忌两人。

    宋青书骑了一天的马,虽然武功高强,但还是觉得腰酸背痛,大腿内侧更是有些刺痛。看向手腕上白皙嫩滑的肌肤,宋青书只能暗骂,靠,这皮肤怎么越来越嫩了,骑马简直就是受罪,大腿那里肯定磨破皮了。

    无力的张着双腿躺在地上,头枕在张无忌的大腿处,宋青书低声的抱怨道:“老子大腿内侧肯定破皮了。”

    张无忌缓缓抚着宋青书头发的手停了一下,看向宋青书颈间白皙的连毛孔都瞧不见的滑嫩皮肤,喉结忍不住滑动了一下,他自然知道师兄的皮肤触摸起来的感觉又多好,让人恨不得手一直放在上面不拿下来。

    而且张无忌知道,师兄的皮肤会越来越好也是因为前段时间自己因为心里不安而经常在在晚上对师兄做那些事,然后又用药膏涂抹全身祛除那些痕迹。那药膏含有的珍贵药材对人的皮肤功效非常好,这也是为什么宋青书一直练武还坚持晒太阳,而皮肤却反而越来越嫩的原因。

    不过看着宋青书的样子,张无忌有些心疼的道:“那师兄,我帮你涂药膏吧,功效很快的。”

    宋青书反射性的就想说好,但随即想起这次自己伤在那个地方,让张无忌来的话,还是有些不自在,于是拒绝了,结果药膏起身到一旁的树丛中去了。

    张无忌对上周辰偷看的眼,平静的道:“有什么想问的?”

    周辰朝宋青书所在的树丛看了一眼,快速的移到张无忌的身边,有些好奇的问:“无忌,你对宋大哥是认真的?”

    周辰虽然也知道有龙阳之好,但毕竟还是第一次有身边的人发生这种事,不免有些好奇。加上在他观察下来,宋青书对张无忌好像还没有那意思,不由的有些担心宋青书会受到伤害。此时见宋青书离开,才想与张无忌问清楚。

    “我只爱师兄一个人。”很平淡的一句话,可是张无忌眼里闪现的柔情却让周辰放下心来,带着祝福的道:“希望你能早日俘获宋大哥的心,我希望你们都过的好。”

    “你永远是我和师兄的好兄弟。”张无忌手拍在周辰的肩上,微笑着说道。

    周辰也笑着轻捶了一下张无忌的胸口,“好兄弟。”

    等常遇春和宋青书回来,就见到原本还不怎么说话的两人正坐在一起说话,气氛貌似还不错。宋青书走过去坐下,也加入了谈话。而常遇春则是松了一口气,开始处理猎来的野味。

    又过了几日,在离开武当山第十日,四人终于来到了元朝的京城大都。此时距离当日扎牙笃所说的一月之期还有七天。

    进了城,四人沿着明教等人留下的记号,在西城一处客店找到了杨逍等人。众人均不动声色,杨逍不着痕迹的对张无忌点了点头。

    张无忌几人开了上房,点了饭菜送进来,又都洗漱休息之后。晚间才在张无忌处集合,杨逍等人比张无忌来的早两天,早已经把那所谓的万安寺位置打听了清楚。只是那里守卫森严,高手众多,并不敢打草惊蛇。但是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六大派的人是被关在那里的了。

    待众人禀告了各自的发现之后就退去了,宋青书坐在桌前,道:“扎牙笃早有准备,我怀疑我爹和几位师叔他们应该不会被关在那里,而是被放在更隐秘的地方了。或者,就在七王爷府中。”

    张无忌覆住他的手,安慰道:“别担心,会没事的。”

    宋青书也知道原著中这些人都会没事,不过事关武当山诸人,还是会忍不住担心,毕竟他自己就已经是最大的变数了,而且这个世界与原著中相比,有很多地方已经改变了。

    而在七王爷府中一处精美的院子中,一个侍卫正单膝跪在穿着一身宽松衣服的扎牙笃面前,禀告着张无忌等人进城的状况。扎牙笃手中端着一个白玉杯子,缓缓的摇晃着,英俊的脸上勾起一个诱人的笑容,宋青书,等你很久了。

    一口喝干杯中的酒,起身走到床榻边,露出一个白玉般布满淤痕的躯体,手缓缓的覆上去在上面滑动,抽出那人□中粗大的玉势,直接撩起衣服下摆就冲了进去。

    而床上惊叫一声从沉睡中醒来,疲累的身体酸软的承受不住身后的冲击,忍不住抬起头求饶道:“小王爷……饶……饶了我吧。”

    那露出来的与宋青书有七分相像的脸孔,正是卫壁。卫壁脸上欢愉中夹杂着痛苦,口中不断的吐出呻·吟,被调·教过的身体即使很累却还是反射性的随着扎牙笃的动作摇摆着。

    “啪!”扎牙笃用力的在卫壁满是痕迹的臀上用力的拍了一掌,感受着包裹着□的内壁反射性的用力收缩,舒爽的叹了口气,撞击的的动作更用力了,手也不断的拍在两边的臀上。很快,那两瓣挺翘的臀就红肿了起来。

    而卫壁无力的趴在床上,哀哀的哭泣求饶着,却没有换来身后之人的一丝怜惜。欢愉中夹杂着痛苦一**的冲上来,卫壁挺翘的睫毛下,眼底深处闪过一丝浓烈的恨意,连续承欢了几天的身体终于承受不住这般折磨昏了过去,而身下的撞击却还在持续。

    第二天宋青书与张无忌出了客栈,准备四处看看。刚走出客栈没多久,两人对视一眼,都察觉到不对劲。四周那不时看过来的视线,再看那些人的脚步,明显是会武功之人。

    宋青书略一思考,就明白了。这里毕竟是属于蒙古人的地盘,加上扎牙笃在知道他们要来的情况下,肯定早就做好了准备,只怕这城中到处都是扎牙笃的人。而他们几人进城的时候也没有对面貌进行改装,想必昨天一进城就已经被发现了吧。

    不过昨天那些人显然很是谨慎才没有被明教等人发现,而从今天的动作看来,应该是扎牙笃在通知他们他已经知道自己等人来了。

    宋青书一想到扎牙笃那副嘴脸,就有一股想揍人的冲动。脚下只停顿了一瞬,拉着张无忌直接走到一人面前,道:“带我们去找扎牙笃。”

    那人还来不及躲避就已经被宋青书两人堵住,本以为接下来一场苦斗是免不了的,听到宋青书的话还没反应过来,有些愕然的看着两人。

    宋青书不耐烦的道:“赶紧带路。”

    而张无忌只是冷冷的看着那人。

    那人打了个寒颤,苦着脸有些犹豫,贸然把人带去,也不知道小王爷会不会处罚他。

    宋青书没好气的一脚踢过去,对于扎牙笃的人,他可没有留情,那人狠狠的撞在路边的摊子上,勉强爬起来,惊惧的看着宋青书两人,一口血喷在地上。

    宋青书冷哼一声,拉过一个路人,问明了七王爷府的路,拉着张无忌的手直接向那里走去。

    与其呆着想扎牙笃会有什么阴谋,还不如直接上门,见招拆招,他就不相信,一个七王爷府,可以把他和张无忌困住。

    而当扎牙笃听下人来报时,确实是惊讶了一瞬,但接着笑出声来,果然是他看中的人,行事与常人就是不同。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