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之衣冠禽兽

32第三十一章周辰

依茨2017-3-6 17:45:37Ctrl+D 收藏本站

    第三十一章周辰

    等宋青书回过神来,就见众人齐齐的看着额头冒着冷汗的朱元璋,不禁有些疑惑的问道:“大家怎么了?”难道其他人也察觉到朱元璋有什么不同?还是看出了传说中的王八之气?

    杨逍等人无语的看了一眼宋青书,不是你先盯着人家看的吗?

    张无忌脸色有些不善的看了朱元璋一眼,拉过还有些不解的宋青书道:“师兄,常大哥也来了。”

    宋青书微笑着和常遇春打了个招呼,视线移向他身旁的青年,青年二十岁左右,相貌俊朗,剑眉下一双深邃的眼,高挺的鼻梁下薄薄的嘴唇翘起挂着笑容,眼里满是欣喜的光芒,倒是有些眼熟。

    “宋大哥,不记得小弟了吗?我是周辰。”那青年见宋青书疑惑的看着他,急忙道。

    周辰?宋青书脑中闪现出当年在蝴蝶谷中那个乖巧的小男孩,逐渐与面前的青年重叠,不由笑道:“原来是你啊,都长这么大了。”

    “青书哥哥倒是一点都没变,还是一样玉树临风,潇洒俊朗。”周辰笑嘻嘻的说道。

    宋青书笑骂了一句,“臭小子。”

    张无忌则看了一眼嬉皮笑脸的周辰,顿觉危机感大增,冷冷的扫了周辰一眼,拉着宋青书坐下。而周辰只觉周身一冷,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教主,我等有一事禀告。”朱元璋站起身抱拳道。

    张无忌虽然对宋青书刚才盯着朱元璋看有些吃味,但到底还是公私分明的人,对朱元璋点头示意他接着往下讲。

    朱元璋道:“十几天前,我与徐达等兄弟扮作骡车夫,拉客的途中却遇到一伙人,将我们车中的客人都赶了下去,叫我们去载别的客人。我们过去之后,却发现了一些线索。”

    接下来就是朱元璋等人发现里面的人都是六大门派的人,只是好像都被下了药,毫无反抗之力,一直送到蒙古大都,六大派的人都被关在一个叫万安寺的地方。

    这些宋青书早就知道,也没有很惊讶。只是,朱元璋说后来为了逃脱,抓了几个骡马贩子对换了衣服乱刀砍死在庙中,还将同来的车夫也都杀了,将银子散的满地,装成是两伙人争银钱一般的场景,以此来逃脱元兵的追捕。

    说完这段的时候,徐达常遇春脸上有不忍之色,周辰微不可见的皱了皱眉,眼里有些不赞同,另外两人一人颇为尴尬,一人得意洋洋,只有朱元璋丝毫不动声色,恍若没事人一般。

    宋青书想到历史中对朱元璋的记载,为了把权利全都收拢在手中,在继位之后当年与他一起打江山的大臣差不多都被处死了。再看朱元璋此时的表现,虽然他那个计策是为了脱身,但斩杀无辜百姓心里却没有觉得有任何不对,可见此人实在是个心狠手辣的人物。加上先前被众人凝视虽冷汗满头,但很快就恢复过来,如今讲叙这番话面色完全不变,可见此人很不简单。

    宋青书也知道,每一个皇帝手中都充满了鲜血,不过这样的人,却绝对不适合当朋友。否则只怕什么时候被捅了一刀都不知道。

    张无忌最是了解宋青书,沉声道:“此计虽妙,但从今往后,明教弟子决不可再滥杀无辜。”

    杨逍等人一齐起立,躬身说道:“谨遵教主令旨。”

    因第二日还要赶路,众人也没有多打扰,说了些话纷纷告辞而去。洗漱之后,宋青书想到若是朱元璋以后当上了皇帝,也许明教就不会存在了,要知道一个皇帝绝对不会允许江湖中出现一个可以与皇室相抗衡的力量,还有常遇春徐达等人,只怕将来也会被他找个借口杀死。

    还有他和张无忌,若是明教没了,那他们现在做的岂不是都白费了,而且张无忌这个教主,恐怕朱元璋也是不会放过的吧。想到这里,宋青书顿时一点困意都没了,双眼圆睁的看着床顶。

    还有原著中即使张无忌走了,那教中还有杨逍等人,怎么会轮到朱元璋当皇帝呢,不过最后却是他当上了宝座,可见这中间定然发生了很多事,也不知道杨逍等人的下场如何。相处了这些日子,宋青书对于明教这些人还是有些好感的,想到他们将来会被人害死心里就有些不舒服。

    要不要趁朱元璋还没成功先把他杀死呢,也算是防患于未然。可是这样算不算改变历史会不会有什么麻烦,宋青书有些苦恼的想着,翻身趴在床上叹了一口气。

    不知道在床上翻来覆去了多久,宋青书终于睡了过去,等第二天被张无忌叫起来的时候,迷茫的抱着被子呆呆的看着他好一会,还没清醒。

    张无忌眼里闪过一丝笑意,看着宋青书此刻迷糊的模样,眼里有一丝满足,这些年的陪伴,让师兄无比的信任他,师兄这副模样只会在他面前出现。正是这些信任,才会让张无忌不忍打破现在的局面。

    张无忌忍住想亲吻眼前有些可爱的师兄的冲动,站起身沾湿了毛巾,熟练的替宋青书擦脸。温热的毛巾覆上脸,宋青书很快眨了眨眼,有些不雅的打了个哈欠,见到一脸笑容的张无忌,也没有什么意外,站起身慢腾腾的开始穿起了衣服。

    张无忌宠溺的走过去,熟练的帮宋青书整理衣服,宋青书也不客气,任张无忌动作。忍不住又打了个哈欠,靠在张无忌肩头,睡得少了脑子还有些迷糊,“无忌,那个朱元璋……”

    正在替宋青书系腰带的张无忌动作一顿,眼神有些危险,就听见宋青书低低的声音,“要提防一点。”

    张无忌一愣,看着还微闭着眼靠在肩头的宋青书,眼神柔和下来,“我知道了,师兄。”

    等张无忌与宋青书出了房门,见到外人,宋青书本来还有些迷糊的神情瞬间就清醒了过来,看着身上整洁的衣物,知道肯定是旁边的张无忌穿的,也没有客气的对张无忌说谢谢,只是对着他笑了笑。

    众人吃了早饭之后,因此次前去大都,为避免元兵注意,决定分开行走,以张无忌宋青书常遇春周辰四人为一队,杨逍等人分成另外三组。

    离开之前,张无忌走到杨逍身边,在他耳边低声吩咐了几句。杨逍点了点头,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朱元璋。待张无忌四人上马离开之后,杨逍等人才向着另外两条小路而去,而朱元璋正是在杨逍后面的队伍中。

    宋青书并不知道因为自己那一句提防,张无忌就让杨逍把未来的明太祖给处理了。对于宋青书所说的话,张无忌一向放在心里,即使宋青书只是在脑子不清楚的状况下随意说出来的话。但张无忌却直接把萌芽扼杀在摇篮里。

    宋青书没有多问张无忌对杨逍说了什么,对于明教的事物,他一向不去插手,他知道自己的能力,对这方面不擅长,还是老老实实的把自己的武功练好。再者说,对于权力这东西,即使是再好的兄弟,时日久了,恐怕也会产生分歧吧。所以,宋青书才会完全不干涉明教的事情。

    虽然有蝴蝶谷的旧情,宋青书与张无忌也唤常遇春常大哥,不过常遇春却没有以前那般随意,对张无忌也很是恭敬,让宋青书有些无奈,但又觉得常遇春这样的人,才是真正能信任的属下,能当大用。

    至于周辰,对张无忌虽也恭敬,但与宋青书则随意了很多,他这些年走过很多地方,见的事也多,说起话来自是妙趣横生,那些事也让宋青书听得津津有味,脸上一直挂着笑容,全然没看到张无忌在一旁面无表情的散发着冷气。

    周辰虽觉得张无忌好像有些不悦,不过见到宋青书太高兴了,也就顾不上张无忌了。当年在汉水,宋青书挡下了那致命的一剑,周辰一直记在心里,后来又一路去蝴蝶谷,虽然相处时间不长,不过却一直把宋青书记在心里。如今见了面,自然是很高兴。

    宋青书对于这个因为自己的插·入才活下来的孩子也有几分感情,加上当年小时候的周辰性格乖巧,长相可爱,时常在宋青书身边转悠,与张无忌也玩的很好,也就记在了宋青书的心里。这次见面,对这个俊秀的青年也很是欣赏。

    而张无忌在一旁看着师兄听着周辰的话,笑得开怀的样子,瞪了一眼边说边配合手势的周辰,轻哼一声,纵马加速,向前行去。

    而老江湖的常遇春无奈的看了一眼毫无所觉的宋青书两人,叹了一口气,夹紧马肚,跟上张无忌。

    而宋青书奇怪的看了一眼张无忌快速离去的背影,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不过拜明教那些日子所赐,对这样的张无忌也习惯了,也没有追上去,看着周辰示意他接着讲。只是心里还有些疑惑,他记得小时候张无忌与周辰不是玩的挺好吗,怎么现在却一句话都不说了。

    周辰下意识的觉得有些不对,但又想不出来是哪里做错了,对上宋青书淡然的目光,大概是小时候的那段经历,让他对宋青书特别信任,心里一松,就接着讲了起来。

    至于前头的张无忌疾驰了一阵,却见后面只有常遇春跟了上来,而宋青书与周辰则毫无踪影,顿时脸沉如水,周身的气息冷冽如寒冰。

    常遇春有些心惊张无忌的气势,趋马走在他身边,道:“教主,自当年蝴蝶谷出事之后,我曾找过教主,却没有什么发现。如今看来,教主真是福泽深厚,因祸得福。周辰那孩子,一向把青书当做哥哥看待,这次见面也太高兴了,所以才一直缠着他说话,并无其他的意思。”

    张无忌沉默了一下,现在他对宋青书的感情并不如以前一般掩饰,常遇春这个老江湖自然是瞒不过,他也没想瞒过。他也知道周辰对宋青书并无其他感情,但是看着师兄的注意力投注在别人身上,看着师兄微笑的看着别人,他就是忍不住嫉妒。

    想到刚才的画面,张无忌眉间戾气瞬间闪过又消失不见,令常遇春有些心惊,想着回去还是提醒一下周辰那孩子注意一下。张无忌缓和了一下情绪,冷声道:“常大哥放心,我不会对周辰怎么样的。”

    顶多是让他吃些苦头罢了,张无忌在心里咬牙切齿的道。对于周辰这个小时玩伴,张无忌还是有几分感情的,自然不会像对付朱元璋一般,再说若是宋青书知道了,只怕也不会原谅他,张无忌自然不会做这等事情。

    常遇春暗暗松了口气,想到周辰跟在宋青书身边说的开心的样子,暗暗决定回去一定要好好提醒这个迟钝的小子,不然什么时候被教主整惨了都不知道。

    等宋青书与周辰两人沿着常遇春留下的信号来到一家客栈中时,就只见到常遇春一个人坐在桌子边喝茶,显然是在等两人。宋青书眉头皱了一下,问道:“无忌呢?”

    常遇春看着完全没有觉得什么不对的宋青书,心里感叹教主大人的感情看来还要走很长一段路,微笑着回道:“教主先去休息了。”

    宋青书疑惑了一下,不过却没有多说什么,与周辰叫了饭菜,匆匆的吃了几口,就上楼敲了张无忌的房间,却发现门没锁,直接推开门进去。就见张无忌背转身躺在床上,宋青书进来了也没有动作。

    “怎么了?不舒服?”宋青书担心的伸手抚摸张无忌的额头。

    张无忌一把抓住宋青书的手,眼神复杂的看着他,里面浓烈的感情人心惊,宋青书下意识的不敢面对,抽回手视线移向他处。

    张无忌若无其事的把双手枕在脑后,看着床顶,“没事,我只是在想要怎么把师叔他们救出来。”

    宋青书看着张无忌如以往一样放松的样子,有些怀疑刚才那一眼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如往常一般把张无忌推向床里面毫不客气的躺到上去,道:“那你想出什么好办法没?”

    “直接抢人。”张无忌说的毫不犹豫,宋青书不由的微笑,不过张无忌确实是是有这个实力,自学了太极拳与太极剑法之后,张无忌的武功是更上一层楼,据张三丰所说,天下能及得上张无忌者不超过三人。

    至于宋青书,虽然差了些,但也算的上是一流高手了。加上杨逍等明教高手,要说直接抢人自然是有那实力,只是当初那扎牙笃说过在大都等着,加上对张无忌等人的实力也很了解,肯定也是做好了防范,不会傻傻的等着张无忌去抢。

    可以想见,到时候他们面对的定然是无数的高手,而宋远桥等人肯定也会被关在隐秘的地方。否则,扎牙笃又怎么要挟他们。

    所以宋青书自然不会认为张无忌刚才说的是真的,只是笑笑,没有说什么,一切事情还需到了大都之后才能真正的进行规划。

    而另一边被常遇春拉到房间好好教训了一顿的周辰,则是有些傻眼的看着常遇春,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常叔叔,你说的是真的?”

    常遇春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今天教主看你那眼神,你就没注意,只差没直接把你宰了。”

    周辰今日只顾着和宋青书说话,哪里顾得上注意张无忌,听见常遇春的话,讪笑着摸摸头,坐下来,过了一会,皱眉道:“可是宋大哥对教主好像没有那方面的感情啊,教主该不会强迫宋大哥吧,这可不行。”

    常遇春看着有些激动的周辰,一般人第一眼看到周辰,都会被他俊朗的外貌所迷惑,只有和他熟悉了才知道,这小子就是个嬉皮笑脸,神经粗的很又冲动的家伙。

    常遇春斜了他一眼,“教主的事你就别管了,如今的教主可不是当年在蝴蝶谷中的张无忌了。再说,教主对青书的在意是个人都看得出来,只恨不得捧在手心了,哪里还舍得伤害他。”

    只不过以后就说不定了,常遇春心里暗道,爱而不得的男人会做出什么事来,可是谁也不能预料。

    常遇春看得很清楚,现在的张无忌武功高强,气势惊人,眼神冷冽,与当年蝴蝶谷中的那个小男孩全然不同,唯一留下来的就只有如以前一般对宋青书的依恋,即使这种感情已经变质。但至少,在宋青书面前,常遇春才能真正的感觉到,那时的张无忌才是当年蝴蝶谷中的那个小男孩。

    周辰还想说什么,却被常遇春给瞪了回来。常遇春郑重的道:“记住我的话,以后离宋公子远一点,不然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周辰不以为意的点头,难道张无忌那小子还会杀了自己不成,有宋大哥在,谅他也不敢。

    常遇春看他那个样子,就知道没有把自己的话听进去,苦笑着摇摇头没有多说什么。

    于是,之后的几天,周辰很深刻的体会到,教主大人吃起醋来是很可怕的,常叔叔的话是一定要听的。最重要的是,要离他喜欢的宋大哥要远一点。

    作者有话要说:jj很抽啊,发个文就老久,老是刷新,╭(╯3╰)╮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