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之衣冠禽兽

31第三十章 不悔

依茨2017-3-6 17:45:32Ctrl+D 收藏本站

    到了第二日,那被捏碎骨头的小白兔已是精神奕奕,没有丝毫不适,众人均是大喜。

    又过了一日,张无忌在殷梨亭四肢敷上黑玉断续膏,而俞岱岩因残废已久,迟了两日才敷上黑玉断续膏。

    在这几天中,宋青书在张无忌的帮助下将那日张三丰所教的武功全都融会贯通。这日宋青书拉着张无忌又来到张三丰的小院中,因当日扎牙笃定下了一月之期,而从武当山赶往大都需十日之久,所以两人准备过几天就动身出发。不过在这之前宋青书决定要把太极拳和太极剑法搞到手。

    至于俞岱岩两人的伤势则只需吩咐小童仔细照料,按时服用张无忌留下的房子即可,待时间慢慢修复,半年当可活动行走,一年应该可恢复如初。

    张三丰还是一派仙风道骨,端坐在蒲团看着两人进来。宋青书与张无忌恭敬弯腰拜倒,宋青书坐在张三丰旁边,靠近挽着他的胳膊,道:“太师傅,你上次教我的都已经学完了?你老人家还有没有其它厉害的武功,过几天我们就去大都了,教些厉害的招式给我和无忌,免得到时候被人欺负去了,丢了你老人家的脸多不好,是吧?”

    宋青书为了太极拳和太极剑法这两套绝学,厚着脸皮眼光灼灼的看着张三丰。张三丰手捋胡须微笑的看着宋青书,道:“青书,以后我把这武当派交予你,如何?”

    宋青书愣了一下,讪笑道:“太师傅,别开玩笑了,你老人家还能活很久呢,再说,不是有我爹和其他几位师叔在吗,哪里轮得到我啊。”

    张三丰笑着摇头,道:“太师傅老了,武当派以后就看你们的了。”

    宋青书看着张三丰花白的胡须,眼睛突然有些湿润,握住张三丰满是皱褶的手郑重的道:“太师傅,青书与无忌永远都是武当派的弟子。”

    张三丰欣慰的看着一脸认真的宋青书,又看了一眼坐在对面的张无忌,轻轻的拍了拍宋青书的手,站起身来到院子中。

    “青书,无忌,我闭关十八月,得悟武学精要,一套太极拳和太极剑,现在便传授与你们。”张三丰朗声道。

    宋青书眼睛一亮,目不转睛的凝神观看张三丰的一举一动。

    张三丰双手下垂,手背向外,两足分开平行,接着两臂慢慢提起至胸前,左臂半环,掌与面对成阴掌,右掌翻过成阳掌,说道:“这是太极拳的起手式。”

    跟着一招一式的演了下去,口中叫出招式的名称。宋青书与张无忌两人均天赋不错,又内功高深,一经领会,越看越是入神。太极拳一招一式中均蕴含阴阳变化,精微奥妙,是以快打慢、以静制动的上乘武学。可谓是给宋青书与张无忌两人的武学打开了一个新天地,境界又上了一层。

    一套太极拳打完,张三丰气定神闲的站在那里,又把刚才的动作细细的解释了一遍,问道:“懂了几成?”

    宋青书有些不好意思的道:“五成。”

    张无忌道:“与师兄一样,五成。”

    宋青书看张无忌那样子,就知道他肯定是顾及到自己,才会这样说。不过这家伙的天赋太师傅也是知道的,定然知道他在说谎了。

    张三丰只是微笑的看了两人一眼,也没有拆穿张无忌,道:“你二人天性聪明,悟性高,能悟得五成已是不错,日后有什么不懂的可以相互探讨。”

    宋青书两人点了点头,张三丰并未多说,取过墙上的木剑,左手持剑,右手捏个剑法,双手成环,缓缓抬起。跟着一招招演练下来,一路剑法使完,宋青书满脸迷茫之色,而张无忌眼神之中只迷茫了一瞬,瞬间清明了起来,待张三丰演练完,低头默想。

    张三丰也不打扰,只是静静的站立着。过了一刻钟才开口道:“青书,无忌,我再演示一次,注意看了。”

    宋青书看了第一遍只觉这剑法慢吞吞、软绵绵,一点威力都没有,正迷茫中,听到张三丰的话,忙打起精神看着。张三丰这次所使竟然与第一次没有一招相同,不过宋青书知道张三丰定然不是在开玩笑,也就全神贯注的看着,不放过一个微小的动作。这样,倒是慢慢的找出了一点头绪。

    张三丰这一套演完,把剑放回墙上,显然是不准备再重复了,留下一句,“你们回去慢慢琢磨吧。”就端坐在蒲团上,闭目打坐。

    宋青书低头默想了一会,有些沮丧的抬起头看向张无忌,期待的问道:“懂了没?”

    张无忌自然知道宋青书的意思,微笑着点头,道:“懂了,等回去就讲个师兄听。”

    “好无忌,有你在真好。”宋青书兴奋的伸手拍在张无忌的肩上,急匆匆的拉起他的手就往回走去。

    张无忌脸上的微笑更深,微用力收紧宋青书的手,跟上他的脚步。

    自那日之后两人就窝在院子之中,共同练习太极拳和太极剑法,太极拳还好,宋青书至少懂了五成,经过练习和张无忌的讲解,慢慢的也熟练起来,也能与张无忌拆上几招。

    只是那太极剑法剑意高深,观张三丰演练两次宋青书也只是找到一个头,领会也只两三成,在张无忌的讲解与演练之下,才慢慢领会的多一些。

    就这样在武当山呆了十日,俞岱岩与殷梨亭的伤势已经在渐渐好转,没有出现什么意外的情况,而时间却是不由人,宋青书本以为在离开之前能把两套绝学练成,不过现在看来却是不可能。

    因关系到宋远桥等人的性命,宋青书与张无忌也没耽搁,与太师傅与两位师叔辞别之后就带着明教众人一路向着蒙古大都而去。

    不过在离开之前,倒是发生了一件事。

    自殷梨亭与俞岱岩敷了黑玉断续膏之后,两人就分开回到自己的房间,由小童照顾。宋青书与张无忌离开的前一天,宋青书陪着张无忌来给殷梨亭检查,却看见杨不悔坐在殷梨亭旁边小心的喂他喝水。

    宋青书脚步一顿,忽然就想到原著中好像是有这么一段,这几天他忙着和张无忌练习武功,也没有留意,把这件事几乎给忘了,今天恰好碰到了。

    而杨不悔对上宋青书清澈明了的目光,脸上微红,转身出去了。宋青书看了一眼正在给殷梨亭察看伤处的张无忌,转身出了房间,叫住前头的杨不悔,如以前一般淡淡的笑道:“不悔,我们聊聊吧。”

    杨不悔对上宋青书一如十年前一般温和清澈的眼神,本来有些紧张的心放松下来,微笑着点头,跟在宋青书来到院子中的石桌坐下。

    “不悔,自从来到武当山,你都没有来找过我,我记得以前你不是很喜欢和我一起玩的吗?在武当山还习惯吗?”宋青书随手给杨不悔倒了一杯茶放在他面前。

    杨不悔点头,“这里很好。”端起凉茶喝了一口,杨不悔有些迟疑的看了宋青书一眼,宋青书也不催促她,只是沉默的坐着。

    杨不悔深吸了口气,好像下定决心一般,道:“青书哥哥,十年前你送我去昆仑山,中间困难重重,此等大恩,我深深记在心里。在我心中,就如亲哥哥一般。”

    宋青书想起那段日子,也是有些感慨,伸手在杨不悔的发心摸了摸,柔声道:“我是把不悔当妹妹一样看待,所以不管遇到什么事,我都会帮你的。”

    杨不悔捧着茶杯的手握紧,低着头没有看宋青书,良久,才低低的说道:“青书哥哥,我喜欢上了一个人。”

    “是殷六叔吗?”

    杨不悔听见这句话,猛的抬起头,看着脸上挂着淡淡笑容的宋青书,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脸上泛起红晕轻点头。

    “真的决定了?”宋青书郑重的问道。

    杨不悔看着宋青书的眼神没有闪避,坚定的点头。

    “可是,我爹恐怕不会答应的。”杨不悔脸色有些苍白的道。

    宋青书手伸过去,覆上杨不悔握着茶杯的手,轻轻的拍了拍,安慰道:“放心,我和你无忌哥哥都会帮你的。”

    杨不悔点头,脸上终于浮现笑容,一如往日,娇俏美丽。宋青书宠溺的看着她,伸手抹去他脸上的泪珠,有些怜惜的道:“以后要生活的幸福。”

    对于杨不悔,宋青书虽说没有对张无忌那般深的感情,但也是这些年第二个接触的久一点的孩子,对她的感情自然也与旁人不同,加上与张无忌不同,杨不悔是个懂事的女孩子,宋青书自然的就对她多了几分怜惜。

    红日西斜,秋风拂面,俊朗的青年面带怜惜的注视着低着头的美丽少女,两人双手交握着,任谁看去,都是一副美丽的画面,却让刚走出房门的张无忌周身气息瞬间冷凝了下来,死死的盯着两人放在一起的手,只觉心脏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拎紧,绞的发痛。

    张无忌双拳紧握,不想再看眼前的画面,直接运起轻功跃墙离去,无声无息,宋青书与杨不悔都没察觉到。等宋青书安抚好杨不悔,来到房中,没有看见张无忌,问起小童,听到张无忌已经走了有一会之后,愣了一下,没好气的道:“这臭小子,居然不等我一起。”

    杨不悔脸色变了一些,神色有些复杂,迟疑了一下,对面前有些无奈的宋青书道:“青书哥哥,我觉得,无忌哥哥会对你感情特别好。”

    宋青书笑容更深了些,道:“我和无忌一起长大,感情自然比别人好了几分。”

    杨不悔摇头,“我不是说这个。”

    宋青书疑惑的看着她,杨不悔咬了咬嘴唇,拉着宋青书来到一处无人的角落,道:“青书哥哥,自我们在光明顶见面之后,我很高兴。只是,我发现无忌哥哥好像不喜欢我。”

    宋青书笑着摇头,“怎么会,无忌也是把你当妹妹看的,定是你多心了。”

    杨不悔歪了歪头,道:“不是,我只是觉得无忌哥哥不喜欢我和你在一起。”

    宋青书想到张无忌那脾气,还真有这可能,安慰道:“你无忌哥哥只是脾气不好,并不是特意针对你。”

    杨不悔看着俊秀温雅的宋青书,差一点就想把张无忌的想法直接说出来,但随即想到万一宋青书不能接受,只怕是打破两人之间的关系,使两人关系恶化。因此委婉的道:“无忌哥哥不是针对我,是针对青书哥哥你。”

    说罢也不理宋青书惊讶的神情,直接转身进了殷梨亭的房间。

    杨不悔在明教长大,而明教教众一向行为肆意,不顾礼法,对于世俗所不容的男子之爱也没有偏见。所以杨逍等人在发现自家教主对宋青书的感情之时,并没有任何不适,反倒是看着张无忌恋而不得,有些着急。

    杨不悔也曾在教中见过几对男性恋人,加上她毕竟是女孩子,心细敏感,自然就察觉出张无忌对宋青书的感情。她本以为两位哥哥是一对恋人,却发现宋青书竟然对张无忌只是普通的兄弟感情。

    杨不悔倒是觉得宋青书两人挺般配的,这两个哥哥相貌都长的一表人才,武功又都这么高,杨不悔都觉得这世上再没有女子能配的上他两人了,干脆就在一起也不错。

    不过,初来武当派的时候,见到宋青书对扎牙笃的厌恶,杨不悔就觉的宋青书也许真的想找个女子成亲。所以今日才想提醒一下宋青书,不过最后还是打消了念头,两位哥哥她都不想伤害,一切还是顺其自然好了。

    而宋青书听到杨不悔那句话,倒是愣了一下,但接着一想,又觉得有几分道理。张无忌自小就对他很是依赖,恨不得时时刻刻跟在他身边,加上那些年几乎都是两人独处,早已习惯了。

    不过,杨不悔的话还是让宋青书有些触动,张无忌已经大了,还整日如孩子一般跟在他身边确实是不好。

    回到院子中,就见张无忌正在练习太极剑法,只是一套慢腾腾的剑法,愣是让宋青书感觉到森森的寒意,以及杀气。

    宋青书脚步顿了一下,就算他再迟钝,也知道张无忌不对劲了。太极剑法将就圆润自如,阴阳调和,哪里会如这般杀气腾腾。

    “无忌,我有事对你说。”宋青书虽然对张无忌为什么这样有些疑问,但这些日子对张无忌不时的阴阳怪气倒是习惯了,也没有多问,而是准备把杨不悔的事情告诉他。

    张无忌阴沉着脸停下来,坐在宋青书的旁边,把宋青书放在他面前的茶一口喝干,沉默的盯着石桌也不说话。

    宋青书也不以为意,淡淡的把杨不悔的事说了一遍,道:“无忌,不如请杨左使来,将这件事商量商量。”

    张无忌越听脸上的神色就越是柔和,到了后面更是嘴角勾起,待宋青书说完,忙点头道:“这个自然,不悔妹子的事当然要赶紧解决。”

    宋青书看着笑容满面的张无忌,只是以为他替杨不悔高兴,完全没想到其他的。而张无忌则迫不及待的拉着宋青书跑到杨逍处,把这件事详细的说了。

    杨逍自是大吃一惊,唤来杨不悔询问,见她眼神坚定,神情认真,全无玩笑之态,便知道她是下定了决心。杨逍早年因纪晓芙之故,对殷梨亭多有愧疚,如今听了杨不悔所言。虽觉两人年龄相差悬殊,但他毕竟生性豁达,又兼之张无忌说道说是结成了姻亲,上一代的恩怨可尽数化解。只是犹豫了一会,就答应了这门亲事。

    几人也没有多犹豫,直接把这个消息禀告了张三丰,张三丰自是欣喜,只待以后宋远桥等人回来就举办喜事。

    离开武当山之后,一行人晓行夜宿,向东北方而去,一路上只见田地荒芜,到处都是面黄肌瘦的灾民。自来到这个时代,宋青书就经常见到这个场景,每每只能叹息。

    这日几人在明教分坛一处落脚休息,正在用饭的时候,有教众来报:“洪水旗旗下弟子朱元璋、徐达诸人求见。”

    宋青书听见朱元璋这个名字,心里一动,看着从门外进来的几人,却见其中一个大汉很是熟悉,正是当年同去蝴蝶谷的常遇春。

    至于朱元璋,是一个身材高大,长着一张国字脸的大汉,倒是有些正气,但相比宋青书两人来说,长相只能说是一般了。想到朱元璋是将来的明朝开国皇帝,宋青书盯着他从头到脚好好的观察了下,还是没看出有什么特别的。

    张无忌自然也认出了常遇春,正准备与宋青书一起过去,就见宋青书目不转睛的看着一个三十左右的汉子,心中顿时不悦,冷冷扫了那人一眼。

    朱元璋本来就被宋青书看的有些不自在,正担心是不是有什么不对,又被张无忌扫了一眼,脸色顿时一变,额头不自觉的渗出汗珠。

    而杨逍等人见宋青书两人的表现,以为这人犯了什么错,均没有说话,直等着张无忌发落。而徐达等与朱元璋交情好的,也是紧张的站在一边。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的一章有童鞋说看不到,想问一下现在能看到了么?jj抽的很厉害╭(╯3╰)╮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