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之衣冠禽兽

30第二十九章 执念

依茨2017-3-6 17:45:28Ctrl+D 收藏本站

    “真的决定了?”张三丰声音里有些凝重的问道。

    “是的。”张无忌郑重的回道,眼里满是认真,甚至有些虔诚。

    “你可知选择这条路,将来面对的会是什么?”张三丰眼中有一丝怜悯。

    张无忌站起身,对张三丰弯腰拜倒,直起身淡漠的道:“世人看法与我何干,今生惟愿伴于师兄身边,足矣。”

    张三丰站起走到张无忌面前,手抚上他的发心,意味深长的道:“你好自为之,只是,切不可伤害你师兄。”

    张无忌点头,眼里闪过一丝喜色,道:“多谢太师傅。”

    张三丰手捋胡须,微微笑着,眼底深处闪过一丝忧虑。张无忌对宋青书的感情,张三丰在发现的那一刻,最开始想到的是反对。只是后来在观察张无忌之时,便发现他如今与小时候已大不相同,才改变了念头。

    张无忌在冰火岛十年,极少与人接触,争斗阴谋之类的更是从未见过。因此初来中原之时,心性纯洁善良,对人性也全然不知。而后来经历父母双亡,身重玄冥神掌,经历生死边缘,又加上和宋青书在外的那些年,让他的心性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变化。如今归来,一转身成为明教教主,性格冷酷果断,处事干净利落,毫不留情。

    还有那眉宇间不时闪过的戾气,让张三丰更是有些心惊,他年逾百岁,内功深厚,在武学之道可谓称得上是一代宗师,如何看不出来,这是张无忌有心魔的缘故。初时张三丰还疑惑张无忌修炼的是纯正的九阳神功,按理来说不应该会有心魔出现。

    直到在三清殿之中发现张无忌对宋青书的感情,才恍然,想来这心魔是在还未修炼九阳真经之时就已经埋下。虽说张无忌现在九阳神功大成,内功深厚,可是张三丰又怎么看不出来这背后的隐忧。

    心魔的生成,往往是因为欲·望。而张无忌对宋青书的执念便是他心魔形成的原因,而且随着时日的增加,这执念便会越强。一直强自压抑自己的感情,爱而不得的痛苦,就是张无忌眉间戾气愈来愈强的源头。

    而唯有在宋青书面前,张无忌眉宇间的戾气才会散去,冰冷的面容也会融化。这些看在张三丰心里,更是担忧。如今的张无忌尚还能能控制自己,可是若长此以往,当有一日心魔彻底爆发,到时候会发生什么事,便是张三丰也不能预料。

    所以张三丰最初心中转过的那些念头,在仔细思量之后才会打消,让一切都顺其自然。两个人都是他的徒孙,他不希望任何一人受到伤害。所以,一切就让他们自己解决吧。

    宋青书自然不知道张三丰与张无忌的这一番谈话,回到院子之中拜见了母亲,一番激动自然是不必说,又捡了这些年的经历说了些,最后才回到自己的房间,却见张无忌正坐在房间,有些惊讶道:“这么快就与太师傅谈完了?”

    张无忌点头,道:“只是问了些明教的事情罢了。”

    宋青书也没怀疑,随手端起张无忌面前的凉茶一口喝了,就向床铺走去,直接躺下,丢下一句,“我先休息一下,你自便。”

    张无忌看着刚才被宋青书碰过的杯子,待宋青书呼吸平稳之后,才拿起杯子,含住刚才送宋青书喝水的那一方,舔了一下。然后起身走到宋青书床边,小心的躺在他身边,手放在宋青书的腰上,闭眼睡去。

    等宋青书醒来睁眼就是张无忌俊秀的脸,虽然很熟悉,但还是恍惚了一下。天赋好也就算了,偏长的也这么好,真是不让普通人活了。想到这里,宋青书坐起身,有些感叹的摇摇头,下床整理衣服,就听见身后也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知道是张无忌起来了,打开门唤了小童送了水喝吃食过来。

    两人洗漱吃过饭之后略作休息,张无忌去俞岱岩与殷梨亭处,在敷黑玉断续膏之前,还需以针灸替两人打通身上赌赛的经脉,另外让小童熬制的药也要张无忌检查才行。

    而宋青书则决定去了张三丰处,张无忌自是不悦,不过他也知道宋青书虽然看起来温和,但性格却有些倔,一旦决定了就不轻易改变。对付这种人不能使用强硬手段,所以张无忌只是用有些无辜可怜的眼神看着宋青书。

    相貌好就是有优势,若是一般的成年男子作这般姿态,只会让人觉得恶寒。而张无忌这般精致的面貌展现如此神情,倒是让人心里一软,更别说从小看着他长大的宋青书了。但想到今天的目的,还是勉强避开张无忌的目光,坚定的摇头拒绝。

    注意到张无忌眸中迅速黯淡下来的目光,宋青书差一点就反悔,赶紧转身朝张三丰的院子走去。而张无忌在宋青书转身的瞬间,本来楚楚可怜的神情瞬间换上阴沉的神色,把一个刚经过的小童吓得一个激灵,慌忙低下头从旁边跑过去了。

    宋青书坚持去张三丰那里,自然是因为想到了名传后世的太极拳和太极剑法了。九阳神功毕竟只是内功心法,而宋青书目前的武功招式还是早些年在武当派所学。如今回到武当山,自然应向该张三丰这个一代宗师好好学习。再加上过些日子便要去蒙古大都救人,武功自然是越强越好。

    来到小院,就见张三丰坐在蒲团上微笑的看着自己,宋青书上前拜倒,然后盘腿坐在张三丰面前,直接说明来意。只是他并未说明是要学习太极拳和太极剑法。因为这次张无忌来的及时,加上他和张无忌的存在,三清殿之中并未如原著一般发展。所以此时众人都不知道张三丰已悟得如此绝学。

    张三丰听明他的来意,微笑着点头,当年宋青书离开武当山之时,所学武当派的功法已有大半,只是为了避免贪多嚼不烂才没有把其他的教给他。而如今宋青书的内功深厚,招式也非常熟练,自然是可以继续学习了。

    并未多说什么,张三丰起身,将其余几项武当绝学尽数传授于他。只是令宋青书失望的是,张三丰并未提起太极拳和太急剑法。

    不过这些毕竟是武当绝学,自是不凡,宋青书注意力集中的看着张三丰的动作,一一记在心里。他自从学得九阳真经之后,学习武功就比以前快上许多。张三丰一边演练一边将心法口诀传授与他。

    两人一个教,一个学,均是认真无比。直到天色将黑才停下来。张三丰欣慰的看着正在练习的宋青书,道:“今天就到这里吧,你回去自行练习,有不懂之处可以与无忌探讨。”

    宋青书点头,恭敬的弯身,然后离去。

    回到院子里,就见张无忌端坐在门口,满脸不高兴的看着他。宋青书脚步微微一顿,走过去,蹲□握住他的手,放软声音道:“今天去太师傅那里学了新的武功招式,等明天传授与你如何?”

    张无忌轻哼一声,头转向一边,一副不稀罕的样子。宋青书有些无奈的道:“都这么大了,还以为你是小孩子呢?”

    张无忌一听小孩子三个字就炸毛了,突的站起身,也不管宋青书被他突然的动作弄得往后跌坐在地上,只是脸色阴沉的看了宋青书一眼,转身就走了。

    宋青书坐在地上,还没反应过来,这家伙今天是怎么了,阴阳怪气的。不过宋青书也没多想,今日与张三丰习武,实在是有些耗费心里,也累的狠了,粗粗的洗漱了一番倒头就睡。只是,在陷入梦乡的那一刻,眼前忽然出现张无忌最后看向自己的那一眼。

    那双眼睛中,有痛苦,疯狂,还有一丝深沉的让宋青书看不出来的感情,却让他的心都不自觉的抽痛了一下。

    陷入黑暗之中的人不自觉的皱起眉头,睡得有些不安稳。

    不知过了多久,床边忽然出现了一个身影,月光从窗棂的缝隙招进来,那人不是张无忌又是谁。

    张无忌伸手在宋青书颈后拂过,本来皱眉的宋青书呼吸顿时变得平缓起来,陷入更深的睡眠。张无忌脸上有些痛苦,抱住宋青书,急切的吻上去,双手快速而熟练的将两人的衣服剥落。赤·裸的身躯紧紧相贴。

    张无忌的动作有些急切,并拢宋青书的腿,在大腿内侧快速的摩擦着,双手也不断的在宋青书身上揉捏着。等到他终于喷射出来之时,内心不断升腾的戾气才平稳下来。

    张无忌平静下来,看着宋青书身上满是青紫的痕迹,还有被啃咬的有些破皮的嘴唇,眼里闪过一丝惶恐。呆呆的坐起身,把宋青书抱在怀里。张无忌知道,他快控制不住自己了,越来越不能接受师兄离开自己,即使如今日一般只是短短的时间。

    张无忌知道他心里关着一个恶魔,它不断的叫嚣着要把师兄控制在身边,永远呆在他身边。可是理智又告诉他,不能这样做,这样会伤害师兄,会让师兄恨他。

    所以,他一直努力的压抑着,可是自从扎牙笃出现之后,那头恶魔就更强大了,张无忌几乎控制不住。刚才,他失控了,也伤到了师兄。

    抱着宋青书的手不由的收紧,张无忌把头埋进宋青书的颈窝中,痛苦的声音低低的在屋内响起,“师兄,能不能爱我?”

    而宋青书自然是不知道这些,第二天醒来对上那张熟悉的面容,只是愣了一下,想着果然是小孩子心性,昨晚还生气现在就好了。嘴角不由的上扬,但随即有些刺痛感传来,疑惑的伸手摸了摸嘴角,试探的按了按,果然是痛。

    拿开张无忌放在腰上的手,宋青书起身下床拿起镜子,只见双唇红肿,嘴角还有些破皮,怪不得会痛了。疑惑的看着,他记得昨晚睡觉之前还是好好的,为什么现在会变成这样。而且,这痕迹怎么看有点像是被吻成这样的啊?可是……

    就在宋青书疑惑的时候,张无忌的声音响起,“师兄,你在看什么?”

    宋青书转过身来,有些怀疑的看向张无忌。张无忌如往常一般微笑,仿佛才注意到宋青书的唇,惊讶的道:“师兄,你的嘴巴是被虫子咬了吗?”

    宋青书看着张无忌的神情,没有发现一丝不对劲,心里刚才升起的一丝怀疑也消失不见,还有些内疚竟然会怀疑这个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都怪扎牙笃那个变态,搞得自己都有些不正常了。

    而张无忌一直一脸担忧的看着宋青书,没有丝毫的不正常。只能说张无忌平日里在宋青书面前的形象太成功了。在宋青书眼里,张无忌虽然长大了,武功也变好了,但却还带着孩子气,对他也是一如既往的依赖,不会让人伤害他。

    “我也不知道,早上起来突然就这样了。”宋青书有些无奈的看着镜中红肿的嘴唇。

    张无忌担心的拿出药膏,道:“师兄,我替你敷药吧,很快就好。”

    宋青书点头,顺从的站在张无忌面前,任张无忌用手沾了药膏涂抹在双唇上。张无忌手指在柔软的双唇上来回移动,眼里的神色渐渐深沉。宋青书只觉唇上有些瘙痒,有些不自在的后退一步,道:“好了,剩下的我自己来吧。”

    这药膏是张无忌用几种珍贵的药材制作而成,是上好的外伤药,用来治疗这点小伤口自然是大材小用。没多久,宋青书就觉得唇上一片清凉,疼痛也没有了,举起镜子看去,已经恢复如常,一点痕迹也看不出来,不由的松了口气。

    又想起刚才张无忌所说的虫子,宋青书皱眉道:“这房间竟然有虫子吗?看来要好好打扫才是。”

    一想到竟然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有虫子在自己身上爬来爬去,宋青书只觉鸡皮疙瘩全都起来了。张无忌把他的神情看在眼中,连忙答道:“师兄放心,等下我就去唤小童前来好好打扫一番。”

    宋青书点头,神情缓和下来,“我昨日去太师傅那里是为了学习新的武功招式,你若是不高兴的话,下次就等你一起去好了。”

    张无忌眼睛一亮,高兴的道:“真的吗?那师兄可不能忘记了。”

    宋青书看着张无忌纯然高兴的神色,心情放松下来,轻笑一声,“好,那我先把昨日我学的教给你,然后你我再探讨一番。”

    两人来到院子中,宋青书把昨日所学全都展示了一遍,然后没有意外的看着张无忌只需一次就全都掌握下来,甚至有些宋青书还未理解的地方也被张无忌一一的指了出来。宋青书只能再次感叹一声,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不过,虽然事实很打击人,但是跟在这样一个天赋好的人身边,好处也是很多的,最起码遇到不理解的地方马上就有人帮你指出来了,不用自己苦苦思索。跟在天才身边,进步的也比一般人更快些。当然,前提是你能扛得住双方落差带来的压力。否则,只能是被嫉妒这种负面情绪给吞没。

    显然,早就知道剧情的宋青书自然不会产生这种情绪,只会利用良好的资源来增强自己,让自己变的更强。就算混不了第一,混个第二也不错啊。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