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之衣冠禽兽

29第二十八章 张三丰

依茨2017-3-6 17:45:24Ctrl+D 收藏本站

    宋青书确实是把张无忌当做兄弟,而张无忌,对待宋青书的态度却有些异常,先前张无忌因为宋青书的那个吻耳后升起的晕红虽然只有短短的一瞬间,别人没注意,张三丰却是看到了,心里顿时一沉。

    有了迹象之后再观察张无忌,特别是不经意间看向宋青书的眼神,让张三丰更加确认,确实如那个蒙古男子所说,张无忌对宋青书有了不容于世的感情。

    意识到这点,张三丰的心情无比复杂,刚刚见到两人回来的欣喜一下被冲淡了许多,愁绪涌上心头,看着宋青书与张无忌交握的双手,无声的叹了口气。

    宋青书完全没意识到有什么不对,虽然他把张无忌养大,并且努力的教他处事,懂道理,成长为比原著中更优秀的男子。但是准确的来说,在宋青书的心里始终还是把张无忌当成书中的**oss,将来会娶一个美丽的女子,生活幸福美满。

    而他,只会是张无忌的师兄,是他的好兄弟。

    所以宋青书虽然经历了扎牙笃的事情,但却从来不会去怀疑张无忌。以至于当周围的人都看出了张无忌的感情,而宋青书却还迟钝的一点都没有察觉。

    张三丰仔细的观察着宋青书,这个孩子确实长得极好,眉清目秀,俊美之中带着三分轩昂气度,气质淡然中透着疏离。又看向张无忌,五官比宋青书更是精致,眉宇间透着一股冷漠,唯有在宋青书面前,神色才会柔和下来。

    两人都长的相貌俊朗,又有一身好武功,若是没有张无忌对宋青书异样的感情,张三丰只怕会为武当派有如此优秀的弟子而高兴的合不拢嘴。

    张三丰早年也曾在市井之中打滚,对男子之间的感情也看过很多,但那些人大多都没什么好的下场。毕竟自古以来男欢女爱才是正统,而男子之爱,一旦曝光,面对的就是世人的厌恶,不屑的眼神,家人的谴责与哀求,流言蜚语的威力,加在一起,足以让两个原本相爱的人成为陌路。

    宋青书是宋远桥的独子,张无忌同样是张翠山的独子,均承担着传宗接代的任务。更别说宋远桥这些年掌管着武当山的事物,为人越发古板严肃。张三丰几乎不用想就知道自己那个大徒弟在知道了这件事之后的反应。

    不过还好现在只有无忌是一头热,看青书对那扎牙笃的反应,应该是喜欢女子的。也许,可以让青书赶紧娶个媳妇,这样无忌也就可以早点死心了,张三丰思索着。

    宋青书自然不知道张三丰正寻思着替自己娶媳妇,见到扎牙笃一行人消失在眼前,转过身就见张三丰微笑的看着自己,只是那目光,让宋青书莫名的打了个寒颤,觉得有些古怪。

    宋青书心里暗暗摇头,自己真是被那个扎牙笃给气昏了头,怎么会突然怀疑太师傅了,真是太不应该了。

    这时一个道童疾步走过来朝张三丰弯腰道:“掌门,山下有自称明教的人马,还有殷师叔在他们手中,而且殷师叔受伤了。”

    张三丰面色不变,手捋着胡须微笑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将明教众人迎上来吧。”

    宋青书与张无忌对视一眼,先前事情紧急,一来就替张三丰疗伤,然后又要应对赵敏与扎牙笃等人,根本没有时间把明教和殷梨亭的事情说与张三丰听,现在张三丰定然以为明教也是敌人了。

    宋青书与张无忌同时上前,向张三丰跪下磕头,道:“孩儿宋青书(张无忌)向太师傅磕头。”

    张三丰呵呵一笑,伸手就去扶两人,道:“好孩子,快起来。”

    张无忌与宋青书却闪身避开张三丰的手,张三丰看着两人,也察觉到什么,收回手微笑看着两人,道:“说吧,有什么事要告诉太师傅,是不是与明教有关?”

    宋青书嘿嘿一笑,“太师傅真是厉害,一猜就中。”

    张三丰脸上神色不变,只是微笑的看着两人。

    张无忌直接开口道:“太师傅,无忌如今已是明教教主。”

    张三丰神色微变,有些复杂的道:“当日我曾说过,让你们不得与明教有瓜葛,你们都忘了吗?”

    张无忌沉声道:“太师傅的教导无忌一刻不敢忘怀,只是太师傅也曾说过,东西无好坏,关键在于拥有他的人是好人还是坏人而已。明教虽被人称为魔教,但无忌与师兄均觉得他们为人仗义,而且又以收复中原为目的。如今元人残暴,而中原武林却只顾自己争斗,而不为天下百姓做些有意义的事。反倒是被称之为魔教的明教弟子为了驱逐胡虏在奋斗。”

    宋青书微笑的看着张三丰,接着道:“太师傅,你放心,我会帮助无忌管理好明教弟子,让他们不再胡作非为。再者说,即使明教真的是魔教,那掌握在我们自己手中,为我们所用,总好过在别人手中放心,是不是?”

    张三丰双目如电,直视着跪在面前的张无忌与宋青书,而宋青书两人也神色不变,没有躲开张三丰的视线。

    张三丰本也是豁达之人,对明教本无甚恶感,只是当年五弟子张翠山之死,与三弟子俞岱岩的残废,均与殷素素有很大的关系,故才对明教厌恶。初听见张无忌成为明教教主,才会分外震惊,但听张无忌两人所言,也知道二人都是有主意的人,只能暗叹一声,想着总归有自己还有武当派在后面帮着他们,便是真的出了事,也能帮衬一二。

    三人对视了片刻,张三丰伸手扶起两人,这次宋青书与张无忌没有抵抗,顺势起身。张三丰欣慰的看着两人,道:“当年你二人身中玄冥神掌,性命垂危,我却没有能力救你们。后来在汉水湖畔,青书坚持随那明教的常遇春去蝴蝶谷。现在想来,你们与明教之间的缘分早已注定。待后来失去你们的消息,众人都以为你二人已经死了,我却时常想起青书当日所言,不管是五年还是十年,你们一定会回来。所以,我一直等,到了今天,终于等到了。”

    宋青书两人静静的听着,都没有插嘴。张三丰摸着两人的头,疼爱的看着两人,道:“你们都长大了,既然已经选择了要走的路,就不能轻易退缩,坚定的走下去。要记住,你们是武当派的弟子,武当派永远是你们的依靠。”

    宋青书与张无忌是武当七侠唯有的两个孩子,张三丰本就对他们疼爱非常,又怜悯他二人当年险些丧命,更是宽容。再加上两个孩子的性格他都很清楚,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相信他们也知道。又想到宋青书与张无忌两人本性善良,若是能管束明教弟子,引导明教走上正途,更是欣慰。

    这时明教众人也在小道童的带领下进了三清殿,除了杨逍殷天正韦一笑这些原本就跟着张无忌的人之外,杨不悔与小昭还有五行旗的十几位高手是后面才赶上的。而殷梨亭已经被换到武当派的弟子手中照顾,正被小道童用软榻抬着。

    杨逍等人上前躬身道:“参见教主,见过张真人。”

    张三丰见杨逍殷天正等人对张无忌恭敬有加,本来还担心明教等人会欺张无忌年幼不听命令,如今才真正的放下心来。

    张无忌对杨逍等人点点头,问了几句,知道路上虽遇到了攻击但好在没有什么伤亡,也放下心来。又问了杨不悔几句,却见她有些羞涩的看着殷梨亭一眼,不由的有些奇怪。而在看到小昭的时候,张无忌反射性的看向宋青书,见他正与杨不悔说话,根本没注意小昭,才放下心来。

    这时道童用软榻抬了殷梨亭放到张三丰面前,殷梨亭因为受伤的缘故,精神总是不大好,此时刚好睡过去了。宋青书与张无忌想到刚才还未来得及与太师傅说殷六叔的事情,转头看去,果然看见张三丰面色悲痛的看着殷梨亭。

    张三丰一百多岁,至今还是童子之身,早就把七个弟子当成儿子一般看待。当年张翠山自杀,俞岱岩又被人用金刚指力捏断四肢骨骼,残废二十年,一直是张三丰心中的痛,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弟子在自己面前自杀,而另一个弟子痛苦二十年,却毫无办法。

    如今,却没想六弟子殷梨亭也被人用同样的手法重伤,张三丰心头一痛,心神重创之下经张无忌疗伤本已好了大半的内伤又加剧,口角留下一丝血迹。

    宋青书与张无忌连忙一左一右扶着张三丰在一边的椅子上坐下,宋青书蹲下来,握住张三丰的手,安慰道:“太师傅,你别着急,听我和无忌说。”

    张三丰手有些颤抖,“是谁伤了梨亭?你们是怎么救的他?”

    宋青书闻言顿了一下,心里有些感动,虽然刚才他和张无忌已经说明是明教教主了,但若是换了个人,只怕会怀疑是明教众人伤了殷梨亭。而张三丰却完全没有怀疑,显然是对他和张无忌无比信任和爱护,连带着对明教众人也赋予了信任,可谓是爱屋及乌。

    宋青书安抚的握住张三丰的手,道:“太师傅,是那些蒙古人干的,刚才那群人中领头的就是蒙古的小郡主和小王爷,我爹和其他几位师叔也被他们抓去了,所以刚才我和无忌才想把他们留下,只可惜对方早有打算。不过这些你都不用担心,我和无忌会处理好的。”

    见张三丰神情缓和下来,宋青书继续道:“当年在蝴蝶谷中,无忌曾得到胡青牛的传授学得医术,后来更是得到了他留下的医经与毒经,这些年研究下来医术已是大成。那胡青牛的医经上曾提到过如俞三叔这类的病情,言明西域有种黑玉断续膏可以医治。这次巧合之下我从那蒙古郡主手中得到了黑玉断续膏,配合无忌的医术定然可以把俞三叔和殷六叔的伤治好。”

    张三丰听到这里,反手抓住宋青书的手,紧张的问道:“真的吗?你三师伯和六师伯的伤都可以医治吗?”

    宋青书努力忽视手被张三丰用力抓住的疼痛,微笑着点头道:“是真的,只是为了保险起见,还要等无忌先用小动物试验一下,看看效果再给两位师叔用。”

    宋青书的神情虽然只是变化了一瞬就恢复了过来,但张无忌时刻都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立刻就注意到了他的不适,伸手覆上两人交握的手,道:“太师傅,还是先把六师叔安顿一下吧,路上奔波定然已经累了。”

    张三丰点了点头,放开宋青书的手,这才注意到他白皙的手掌已经青紫了一块,歉意的摸了下他的头。宋青书无所谓的把手放在身后,微笑着道:“太师傅,把三师叔与六师叔放在一个房间吧,这样也方便无忌为他们检查。”

    张三丰点头,吩咐道童抬起两人的软榻,跟了上去,回想着刚才的事情,无忌定然是察觉到了青书的不适,才会及时的转移自己的注意力。这样看来,无忌这孩子,对青书的感情极深啊。

    暗叹了一口气,张三丰有些犹豫一开始想帮宋青书找媳妇的想法要不要尽快施行,可是万一无忌这孩子冲动之下做出什么事来可怎么办才好,只怕到时候同时受伤的就是两个人了。

    想到其他几个弟子还被困在蒙古人手中,张三丰更是担心。不过还好俞岱岩与殷梨亭的伤有望修复,让他内心稍稍被安慰了下。不然这一堆事集中在一起,当真是有的烦恼了。

    张无忌自然不知道张三丰正在想着帮宋青书找媳妇,不然还不知道什么反应呢。他走在宋青书身边,不着痕迹的拉过他的手,把不知道什么时候弄出来的药膏抹在宋青书手上,细细的按摩。

    宋青书无所谓的抽回手道:“又不是女孩子,一点小伤,不用紧张。”

    张无忌只是抿着嘴无声的看着宋青书,漆黑的眸子里那无声的控诉总是让宋青书不能拒绝,只好把手重新递过去,任张无忌动作。

    而跟在后面的明教众人早已学会了目不斜视,视而不见,脸色都没有变一下。

    张三丰自然也注意到了后面两人的动作,对宋青书的迟钝真是感到无力,只能暗自摇头。不过从这些小事当中也让张三丰更深的认识到张无忌对宋青书的心,只怕将来青书真的成亲,这孩子会伤心欲绝。

    想到这里,张三丰对替安排宋青书成亲的想法更迟疑了。对这两个孩子,他都很疼爱,但张无忌幼时就失去父母,张三丰不免就对他多了几分关爱。此次重逢见他不仅武功高强,还学得一手好医术,自是满意之极。

    现在见张无忌对宋青书用情极深,若是因为想让宋青书过上正常的生活,而让张无忌不开心一辈子。张三丰还是有些不忍心,思索了好一会,眉头才舒展开来,孩子都长大了,他们的事还是自己处理吧。再说这件事还不一定会成功,看青书的样子,对无忌应该没有那方面的心思,一切还是顺其自然为好。

    想着应该找个时间与张无忌好好谈谈,张三丰暂时把这件事放在一边,把注意力放在已经被道童安放在床榻之上的两个弟子身上。

    俞岱岩在三清殿先是因为看见殷梨亭变成和自己一般而悲愤欲绝,再听到宋青书说张无忌可以医治好自己的伤,简直是不敢置信,这一路上被道童抬着感觉都有些恍惚。二十年了,对这副残废的身体他早就不抱希望了,如今却听说自己可以好了,可以站起来了,只感觉整个人恍如在梦中一般。

    直到张无忌把手放在他身上开始检查他四肢的情况,俞岱岩才清醒过来,有些紧张的看着张无忌,问道:“无忌,真的能治好吗?”

    张无忌肯定的点头,“三叔放心,无忌一定会让你和六叔重新站起来的。”

    殷梨亭也在一旁笑着安慰,“三哥放心,无忌既然说行,那肯定行,我们等着就可以了。”

    俞岱岩放松下来,“那好,无忌,三叔就听你的了。”

    宋青书吩咐小道童捉了只小白兔来,递给张无忌,张无忌运用内劲将小兔一只腿骨捏的粉碎,然后取了黑玉断续膏替小兔包扎固定好再交给小道童看管。

    然后又开了两张药方吩咐小童下去抓药煎煮,才认真的对俞岱岩和殷梨亭道:“三叔,六叔,我开了两副方子,给你们调理身体用。特别是三叔因为躺在床上多年,虽然保养按摩的不错,但身体机能还是有些退化,须得先好好调理才行。而且这些年有些地方已经错位,这次治疗需要重新把四肢骨骼震碎,再敷上黑玉断续膏,才能彻底治好。”

    张无忌停顿了一下,盯着俞岱岩道:“到时候会非常痛苦,三叔要做好准备。”

    俞岱岩释然一笑,道:“无忌,要怎么治你尽管来,三叔不怕痛苦,只要能重新站起来,多苦三叔都能坚持。”

    张无忌点头,“那这两天你们先调理身体,待小白兔的结果出来就先给六叔医治,等五日后再轮到三叔。”

    俞岱岩与殷梨亭自是点头答应,俞岱岩更是脸上布满笑容,不若以往眉宇间总是透着一抹愁绪。

    张三丰见了也是欣慰,与宋青书两人出了房门。二人以前住的院子一直空着,也有人打扫。宋青书想到十年未见的母亲,脚步不由的加快了几分,前世他没有享受到母爱,这辈子的母亲虽然是个普通的妇人,但对他却是真心疼爱。十年前他身中玄冥神掌,多次瞧见母亲偷偷的掉眼泪,让他感动又心酸。

    张无忌正准备跟上师兄,张三丰却叫住了他,“无忌,来,和太师傅说说这些年发生的事。”

    张无忌停下脚步,虽说心里有些不情愿与师兄分开,但因为是一向敬重的张三丰,他还是恭敬的转过身来。

    看到张三丰有些意味深长的眼神,张无忌的心不由的咯噔一下。

    两人来到张三丰静修的小院中,这里已经被道童收拾过了,恢复了干净整洁。张无忌盘腿坐在蒲团上,替坐在对面的张三丰倒了一杯清茶,先前有些慌乱的心已沉静下来,静静的等着张三丰开口。

    “先给太师傅说说当年我们分开之后发生的事情吧。”张三丰微笑着说道。

    张无忌开口,缓缓的从当年到蝴蝶谷,如何学的医术,遇见杨不悔,然后去昆仑山,最后在朱武连环山庄发生的事,还有后来掉下山谷找到九阳真经的经过都说了一遍。

    当然,有些涉及到宋青书的东西张无忌还是隐瞒了下来,他觉得,师兄的秘密还是只有自己一个人知道就好了。

    张三丰一生见多识广,听了张无忌的话也不禁是连连感叹两人真是好运,最后大白猿那段更是令人惊奇。没想到当年自己的师父觉远大师一直寻找的九阳真经居然在无名山谷一只大白猿的肚子里,也是两个孩子命不该绝,无意中救得的大白猿最后居然间接的救了两人性命,也算的上是好人有好报。

    不过初听到那个小王爷竟然对青书有如此不堪的念头,张三丰心里也是不喜,再加上当日三清殿上扎牙笃对宋青书的纠缠,更是厌恶。

    想到张无忌在讲到到朱武连环山庄那个蒙古小王扎牙笃的所作所为时眉宇间不自觉升起的戾气,还有眼底冰冷的杀气,张三丰暗暗心惊。还记得当年张无忌初来武当山之时,还是一个爱哭性格有些绵软的小男孩,如今性格却变得如此冷硬。

    想到这些年张无忌受的苦,张三丰有些心疼,但又骄傲与他能取得如今的成就。刚才张无忌每每讲到宋青书时不自觉柔和的语气也让张三丰更加明确的认识到,张无忌是真的爱上宋青书了,而且爱得极深。

    张三丰沉默了一会,终还是看向张无忌,洞明一切的眼神让张无忌知道面前这位太师傅已经知道自己对师兄的感情。张无忌挺直腰背,毫不退缩的直视着张三丰,不管太师傅说什么,他都不会放弃师兄的。

    作者有话要说:是不是很肥?哈哈,还够不~~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