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之衣冠禽兽

28第二十七章 迹象

依茨2017-3-6 17:45:19Ctrl+D 收藏本站

    宋青书身法如鬼魅般,如风一般欺身,伸手拂向四人周身大穴。他虽然并未学医,但和张无忌在一起久了,人身体上容易致命的地方倒也知道的一清二楚。而那四人内力虽也很高深,但轻功身法比起宋青书来说,就差得远了。

    往往几人攻击还未到,宋青书已经闪身避开到另一人身后攻击。这四人连宋青书的衣角都摸不到,又何谈攻击,出手次次落空,有力无处使,内心郁闷的几乎要吐血,还要防备宋青书仿佛无处不在的攻击。

    宋青书不着痕迹的在几人身上拍了几下,跃开数步退回到原来的地方,而围观的众人只看见那四人上一刻还欲追过去,下一刻却全都静立不动,再然后就直直的倒了下去。

    宋青书双手抱胸,看着赵敏难看的脸色,淡淡的道:“接下来还要打吗?我奉陪到底。”

    赵敏看也不看倒在地上明显已经死了的四人,看着宋青书冷哼一声道:“宋青书,你再怎么厉害,也只有一个人,双拳难敌四手,你总知道的吧?”

    宋青书有些嘲讽的看着赵敏,头微歪,微笑着道:“那郡主你猜如果你们一拥而上,我能不能逃出去呢?”

    “如果你敢逃,我将你们武当山上上下下全都杀光。”赵敏威胁道,下巴微抬,满是得意。

    宋青书嗤笑一声,食指竖起微微摇了摇,道:“我这个人从来不受威胁,若你敢杀我武当派的人,只要我一天不死,那郡主你就要做好担惊受怕的准备了。”

    停顿了一下,宋青书眼里闪过一道嗜血的光,脸上却笑的无比温和的道:“因为我随时都会出现在郡主身边取你的命。”

    赵敏听着宋青书温和的声音,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那种随时有人会把剑架在脖子上的感觉,不用想都觉得恐怖。赵敏恨恨的看着宋青书,完全没想到他竟然冷硬不吃,一时间只能瞪着眼看他。

    宋青书神色淡然,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这句话在哪里都是行的通的。若说赵敏是那硬的,宋青书就是那不要命的。宋青书看的很清楚,若是他表现的很在乎武当派,受到他们的威胁,束手就擒,那最后的结果只会连他一起全军覆没。

    所以,只有他活着,才能更好的保存武当派。没有谁是不怕死的,郡主也不例外,头顶悬挂着一把索命剑,同样是一种威胁。

    一时间场内寂静无声,不过所有人都知道,这一场是宋青书暂时胜了。

    俞岱岩在看到宋青书动手的时候就紧张起来,不过在看到宋青书诡异飘忽的轻功身法时,有些诧异,自然认出这不是武当派的梯云纵,而是另一门更高深的轻功。想到这十年宋青书与张无忌两人定然有奇遇,内心也极是高兴。

    在见到宋青书干净利落的将那四人杀死时,俞岱岩对宋青书的身手很是满意,对那四人的结局也很是解气,这些人来武当山明显不怀好意,自然是打的他们越惨越好。

    对后面宋青书不受威胁的做法,俞岱岩更是满意,像这种事情根本容不得妥协,你狠我更狠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本来俞岱岩还担心宋青书太年轻不能好好的处理这次的事情,不过现在看到宋青书如此,暗自感叹武当派后继有人,也放下心来,静静的观看接下来的发展。

    扎牙笃上前一步,直视着宋青书,道:“青书,能否听我一言。”

    宋青书拉过椅子坐下,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他现在主要是拖延时间,等到张无忌与太师傅疗伤完毕,这些人就得马上滚蛋。所以,暂时忍受一下扎牙笃的噪音也是可以的。

    扎牙笃微笑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若武当派能归顺我们蒙古皇帝,皇上定然嘉赏。若是青书你想当官,我也可以给你弄个官职。而且,如此我们也能常见面,联络联络感情。”

    宋青书一开始还漫不经心的听着,待听到后面,额头的青筋忍不住跳动,眼含杀气的看着这个不知死活调戏自己的人,深吸一口气,默念忍住忍住,只是看着对面笑的一脸贱样的扎牙笃,还是忍不下去。

    只是宋青书还未动手,一个身影已经突然出现在扎牙笃的面前,一掌击向他胸口,扎牙笃反应极快,双臂在身前猛的交叉,挡住攻击,只听得一声清脆的咔嚓声,扎牙笃整个人已向后飞出,狠狠的撞在三清殿的大门上,轰的一声响。

    扎牙笃口中喷出几口鲜血,在侍从的搀扶下缓缓的站起身来,双臂颤抖不自然的下垂,显然已经折断。

    而宋青书在那道身影突然出现的一刻就放松下来,正是替张三丰疗伤完毕的张无忌刚好听见扎牙笃那句话,忍不住含怒出手。

    宋青书见张无忌把扎牙笃轰到墙上去了,很是解气,看着向自己走来的张无忌,兴奋的道:“无忌,揍得好。”

    张无忌走过去握住宋青书的手,脸色有些冰冷的看着扎牙笃,冷冽的杀气逼向刚站起来的扎牙笃。扎牙笃脸色苍白,却还是抬起头,盯着张无忌冷笑了一声,又看了一眼两人交握的双手,嘲讽道:“你们感情好像特别好啊,该不会睡到一张床上去了吧。”

    要说如此年纪的两个男人,经常把手握在一起确实有些反常,不过宋青书与张无忌一起长大,加上张无忌从一开始就粘他,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也没想着去改变。

    但看在外人眼中却不同,被扎牙笃一说,均神色怪异的看着两人。

    张无忌手一紧,有些紧张的注意着宋青书的反应。宋青书眼睛微眯,下一刻却笑出来,大方的点头,“是啊,我和无忌从小就睡在一张床上。”笑眯眯的又看了一眼扎牙笃,忽然歪头在张无忌脸颊上亲了一下,“我还亲他了,你是不是很嫉妒?”

    说完这句,宋青书脸色冷下来,举起和张无忌相握的手,道:“无忌是我最好的兄弟,至于你,赶紧滚蛋,以后再出现在我面前,见一次揍一次,知道吗?”

    若是宋青书在扎牙笃说出那句话后马上松开张无忌的手,众人反倒会怀疑他们两人的关系。可是宋青书大大方方的承认,还当众亲了张无忌一下,众人反倒释然。两人从小一起长大感情好很正常,反倒扎牙笃一看就对宋青书有意,加上被张无忌打伤,会有意中伤两人也就可以理解了。

    张无忌被宋青书亲了一下,还有些没反应过来,以前宋青书也亲过他,不过那时他还小,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对师兄的感情。而后来他长大了,师兄就再也没亲过他了。张无忌耳后不由的升起一抹晕红,但只瞬息就恢复常态。

    扎牙笃听见宋青书的话,定定的看着两人,冷冷的嗤笑了一声,道:“兄弟?你当他是兄弟,他可没把你当兄弟。”

    宋青书不耐烦的皱眉,打断他的话,不客气的道:“少挑拨离间,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一样龌龊,赶紧领着你的人滚蛋,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扎牙笃兀自冷笑着,却没有再说话。

    赵敏见到张无忌的时候,就知道不妙,再加上随着张无忌的出现,殿中俞岱岩身后也出现了一位身材高大,身穿灰布道袍,须发皆白,却精神奕奕的老者,看周围众人对他恭敬的眼神,应该就是武林中的泰山北斗张三丰真人了。

    先前赵敏安排的空相和尚,就是为了重伤张三丰,若是成功武当派也就不足为惧了。虽然宋青书的出现让她有些意外,不过并未见到张三丰,还是让她有了几分猜想。只是却没料到这宋青书也如此难缠,让人不知从何处下手。

    待到张无忌与张三丰出现,赵敏才恍然明白过来,空相真的成功了,而张无忌现在才出现就是为了给张三丰疗伤。只可惜,现在一切都晚了,最好的时机已经失去。

    看了一眼旁边被人搀扶着,脸色苍白额头布满冷汗的扎牙笃,赵敏不屑的撇了撇嘴,色字头上一把刀,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张三丰双目如电,沉声道:“我武当山不欢迎各位,还是请吧。”

    张三丰修炼武当九阳功多年,内力深厚无比,这句话夹带着内力,在赵敏等人耳边轰然响起,功力稍弱一些的只觉胸口一闷,一缕血丝已从嘴角流了下来,均是大骇。

    赵敏虽然学的众家武学精髓,但内力却不深,这一下不妨之下也是受了内伤。见今日大势已去,当下也不犹豫,左手一挥,道:“我们走。”

    扎牙笃看了宋青书一眼,留下一句,“宋青书,若想你父亲和几位师叔没事,就在一月之内到七王爷府来找我吧,否则发生了什么事可别怪我。”

    宋青书握住张无忌的手一紧,张无忌明白他的心思,纵身而下,伸手往扎牙笃与赵敏两人肩头抓去。手掌还未靠近两人,就觉两股无声无息的掌风分别自左右袭到。张无忌双掌翻出,双手同时接住两边的一掌,四掌同时相碰,只觉来劲奇强,掌力中挟着一股阴冷无比的寒气,正是幼时险些将他和师兄置于死地的“玄冥神掌”掌力。

    张无忌九阳神功随念而生,狠狠的反击回去。却不料左右两边同时又是一股掌风袭来,张无忌正欲闪身避开,身后贴上一个熟悉的身体,两只白玉般的手从身后伸出对上那突袭而来的两掌。

    先前那玄冥二老一直站在众人身后没有声响,宋青书也没有注意到。待二人从赵敏身后闪出来之时,宋青书还未来得及思考就已经扑过去,正好接住袭向张无忌的两掌。

    宋青书只觉一股冰寒的气息汹涌的扑过来,顿时胸口气血翻涌,寒冷彻骨,向后退出几步。而张无忌与玄冥二老对了一掌,玄冥二老闷哼一声向后摔出,一个翻身站在赵敏与扎牙笃身后。

    张无忌抱住宋青书,一手抵在他后心,九阳神功内力输入,不着痕迹的驱除他体内的阴寒之气。宋青书摆了摆手,示意没事,盘膝坐下,体内九阳神功运转,配合张无忌将玄冥神掌的阴寒之气逼出来。

    只一盏茶的功夫,玄冥掌毒便消除殆尽,宋青书站起身来。而在这段时间内,扎牙笃等人竟然还未离开,见宋青书站起来,扎牙笃神色有些复杂的道:“我会在大都等着你,不用想着把我留下来当做人质,如果你这么做,我保证,你爹和几位师叔,一定会死在我前面。”

    宋青书刚才握紧张无忌的手,确实是想把扎牙笃与赵敏两人留下来,用来交换宋远桥等人。不过对方也有高手,虽然以太师傅加上自己两人,定然可以把扎牙笃两人留下来,不过扎牙笃所言,还是让宋青书有些顾忌。

    这一次与前两次不同,那时在对方的地盘上,而且只有自己一个人,并不代表武当派,即使真的把扎牙笃给杀了,蒙古人也只会找他报仇,却并不会招惹武当派。

    万一现在真的惹恼了对方,拼个鱼死网破可就不值得了,而且宋青书也知道,若是蒙古人的一个郡主与一个小王爷真的同时在武当山殒命,只怕到时候等待武当派的就是元朝的军队了。那时他们几个自然是可以逃脱,但只怕武当派的普通弟子就凶多吉少了,到时武当派也就要面临灭亡的情况了。

    宋青书对扎牙笃这等死缠烂打的行为实在是有些烦躁,无奈的道:“你到底喜欢我什么,我改行不行?”

    扎牙笃眼里闪过一丝苦涩,只是深深的看了一眼宋青书,轻轻的说了一句,“我等你。”

    宋青书听见扎牙笃那句话,只郁闷的想大叫一声。

    张三丰自进三清殿之后就只说了那一句话,其余时间都任由宋青书两人处理,就连玄冥二老攻击之时也没有上前。先前扎牙笃说的那些话他自然也是听见了,其他人都因为宋青书大方的表现而把扎牙笃的话忽视了,不过张三丰是什么人,活了百余岁,什么事情没见过,一眼就看出了两人的异样,准确的说是张无忌的异样。

    作者有话要说:诺受扔了一个地雷

    王淼淼扔了一个地雷

    谢谢支持^_^

    嗯,出了点意外,晚了点,抱歉~~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