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之衣冠禽兽

27第二十六章 回山

依茨2017-3-6 17:45:15Ctrl+D 收藏本站

    宋青书斜了他一眼,没有说话,手却没有缩回去,任张无忌拉着。张无忌嘿嘿一笑,也不敢再乱来,把当日他无意中把九阳神功练到大成的经过仔细的说了一遍。

    只是那日张无忌在光明顶上经历的一切,实在是巧合的很,危机中另藏机遇,才促使他在短短时间内把九阳神功练至大成,常人只怕再难有此机会。

    宋青书听完之后,只能感叹张无忌不愧是主角,化危机为转机的功力不同凡响。而自己,还是一步一步老老实实的慢慢来吧。

    中途两人除了停下买些吃食之外,均不停歇的向前赶路,这也就是宋青书两人才能坚持下来,若是换个人,只怕内力不继。

    进入武当山地界之后,不断的有黑衣人出现阻拦两人前行。宋青书两人知道武当山定是出事了,才会有人阻截武当派的救兵,均加快了速度。

    这些出现的人也算高手,不过宋青书与张无忌两人俱都不弱,加之担心武当山的情况,下手也毫不留情,出手就是致命的手段。

    从白日直到晚上,到了第二日四更时分,终于到了武当山下。而越靠近武当山,不断的有其他人往武当山而去。宋青书与张无忌从这些人身旁掠过去,他二人身法既快且轻,又在黑夜之中,那些人均没有察觉。

    宋青书与张无忌心中早有猜想是蒙古人搞的鬼,见那些人均携带兵刃,十有□是去与武当派为敌。因担忧武当山上的情况,两人都没有停下来收拾这些人,不过宋青书与张无忌两人随身带着的药包却全都不着痕迹的洒出去了。

    途中遇到好几批类似的人,宋青书与张无忌随身所带的药粉毕竟不多,只是解决了一部分人,不过听到身后传来的骚动,两人均觉得很是解恨。

    两人一路到了山顶,并未禀明身份,直接闪身进入武当派。宋青书在武当派长大,张无忌也曾在武当派呆了几年,对武当派的路径布置自是无比熟悉。两人内力高深,轻功又极为了得,那些武当派第三四代的普通弟子又哪里能发现的了二人。

    宋青书拉着张无忌直接向俞岱岩的卧房走去,一进入俞岱岩的院子,两人就发觉里面空无无人,只有一个不认识的道人在俞岱岩旁边的卧室中静坐。宋青书眉头微皱,莫非还是来迟了一步?

    没有多做停留,宋青书与张无忌向后山小院赶去,那里一向是张三丰静修的地方,位于一片竹林深处。

    两人还未到达小院,就听见前面传来几声惊呼声,宋青书暗叫不好,与张无忌二人瞬间出现在小院之中。

    两人一眼就看到站在那里神色有些警惕的张三丰,待宋青书两人出现在院子中,张三丰才放松下来,盘坐在地。却原来是张三丰刚才察觉到有高手接近,唯恐是敌人,所以不敢放松疗伤,待见到宋青书两人的面目,才放下心来,不过却略有些惊异的看了一眼张无忌。

    宋青书是张三丰看着长大的孩子,而张无忌也在他眼皮底下过了几年,以张三丰的眼力,自是在两人出现的第一眼就认出了两人。

    张无忌反应迅速,瞬间出现在张三丰的身后,双掌抵上他的背心,纯正无比的九阳神功源源不绝的输入张三丰体内。张三丰所修炼的武当九阳功本就是源于九阳神功,同出一宗,本质一致,张无忌的内力一进入张三丰的体内,顿时如江河入海,水□融,疗伤能力大大增强。

    而张三丰只觉一股热流传过来,四肢百骸顿时舒适无比,本来被伤到的脏腑也感觉舒适了许多,静下心来配合张无忌开始运转内力疗伤。

    宋青书见张无忌替太师傅疗伤,也放下心来,有张无忌在,太师傅应该会没事的。放下心来,看向一旁惊讶的看着自己的俞岱岩。宋青书上前弯腰拜倒,微笑道:“三师叔,青书回来了。”

    俞岱岩亲眼看着师父受伤,只可惜苦于身子残废而不能上前帮忙,在见到宋青书两人出现的时候,本来以为又是两个敌人。不过在看到师父放松的盘膝坐下,俞岱岩才反应过来应该是自己人。再一仔细观察,也就认了出来。

    如今见宋青书拜倒,忙不迭的道:“是青书啊,快,快起来,过来让三师叔看看。”

    宋青书依言靠近,微仰着头蹲在俞岱岩的软榻旁边。俞岱岩仔细的看了看他,满意的点头,又把视线移向正端坐在张三丰身后替他疗伤的张无忌身上,感叹的道:“一晃眼,你们都长这么大了。不错,没有辜负你太师傅的教导。看你们两人的武功,应该不错。”

    俞岱岩这些年四肢残废,耳目却加倍灵敏,从张无忌与宋青书的脚步之中,已发觉两人内力不弱,特别是张无忌,原本从他的脚步声中听不出什么,但看他此刻替师父疗伤的行为,就可以看出他内力定然不弱。如此算来,张无忌的内力就更加深不可测了。

    张无忌九阳神功大成,又练成乾坤大挪移心法,一身武功早已由实返虚,返璞归真,举手投足之间,处处深藏不露。而宋青书虽然修炼九阳神功内力深厚,也算的上是高手,但比之张无忌却还差得远。

    先前若不是宋青书的脚步声,单张无忌一人,就连张三丰也察觉不出来,而俞岱岩自然就更不可能知道张无忌的深浅了。

    宋青书听了俞岱岩的话,浅笑道:“青书虽身在外,但没有一刻忘记太师傅和各位师叔的教导。”

    俞岱岩眉眼更是舒展,看到后辈如此优秀,实在是欣慰。

    十年未见,俞岱岩比之当年已老了许多,宋青书略有些感慨,二十年的残废时光,让俞岱岩人生的壮年就这般过去,也让曾经雄性壮志的心变得消沉。

    宋青书转头去看张三丰,脸色还算红润,须眉都已经白了,比十年前,已苍老了几分。宋青书想到张三丰此时的年纪,不由的黯然。

    起身看向院子,这里还是如当年一样,简单的很,一个朴实的木桌,桌上一把茶壶,一只茶杯,地上一个蒲团,壁上挂着一柄木剑,除此之外一无所有,桌上地上均积满了灰尘。

    只不过此时桌上有一块黄布,上面是一颗首级,怒目圆睁,倒是个熟人,正是少林三大神僧之一的空性大师。看到这颗首级,宋青书暗暗庆幸,殷六叔虽然受了重伤,但好歹命给保住了,相比之下,真是幸运多了,更别说还有无忌这等医术高手可以替他医治。

    而在距离张三丰不远处,一个光头和尚软绵绵的倒在那里,脑骨粉碎显然死的不能再死了,想来刚才应该就是这人偷袭太师傅了。

    宋青书正想对俞岱岩说黑玉断续膏的事,门外却传来了脚步声,十分急促,还很是慌乱。宋青书知道定然是赵敏抓住时机带人前来找茬了,看了一眼正在替张三丰疗伤不能移动的张无忌一眼,又安抚的拍了拍俞岱岩的手,起身走到门外看着那前来禀报的知客僧。

    那人见出来的是宋青书,微愣了一下,但宋青书自小在武当山长大,绝大多数人都是认识他的,这知客僧也不例外,只是晃了一下神便认出了宋青书,忙拜倒道:“宋师兄,魔教大队人马来到了宫外,要见祖师爷爷,还口出污言秽语……”

    宋青书打断他,“知道了,太师傅正在闭关不见外客,我与三师叔做主就行了。”

    那知客僧还想说什么,但见宋青书坚定的神色,又见俞岱岩没有反对,也就没有多言。宋青书吩咐小童抬了俞岱岩的软榻向三清殿而去。至于张无忌与张三丰的安危,他倒是不担心,虽然张无忌要替张三丰疗伤,但单手足已,若有危机,以张无忌的能力,单手已足以御敌了。

    至于他自己,就先去会会赵敏了。想到又一次间接破坏了张无忌与赵敏的会面,宋青书的心情就没来由的愉快起来。

    不过在见到那个本来只是个炮灰角色但却老是在自己面前蹦跶的欢快还对自己有不轨之心的人时,宋青书原本愉快的心情彻底消失不见,狠狠的瞪了一眼那个脸上挂着优雅的笑容,却在自己看过去时眨眨眼的扎牙笃小王爷,没好气的撇了撇嘴。低声嘀咕了一句,真是阴魂不散。

    俞岱岩在在宋青书说前来三清殿之时,并没有反对,目前武当山上,师父受伤,其余三四代弟子都不足道,出来御敌,只是徒然送死而已。只有他与青书有抵抗之力,俞岱岩暗自决定一定要与敌人周旋到底,拖到师父疗伤完毕才是。

    三清殿上或坐或站,黑压压的都是人,总共有三四百之众。宋青书也不怯场,走到殿中大堂站立,一双漆黑的眸子淡然的看着众人,缓缓扫视了一圈,在最前面的扎牙笃与赵敏身上停留了一下。此时的赵敏男装打扮,一身白袍,袍上绣着血红的火焰,手中还拿着一把折扇,倒是显得更为俏丽。而扎牙笃则穿着一件黑色绣金长袍,头戴玉冠,显得华丽而富贵。

    宋青书随意的拉过一旁的椅子坐下,有些漫不经心的道:“各位来我武当派,不知所为何事?”

    扎牙笃从宋青书一出现,一双眼睛就不时的扫向他,此时听见宋青书发问,慢悠悠的道:“青书,当日离别之时,我说过我们很快就会见面的。”

    宋青书想到那日发生的事,暗暗磨牙,面上却笑的更灿烂,口中却吐出冰冷的语言,“你是不是急着来送死?”

    扎牙笃也不生气,反倒盯着宋青书冒火的眼睛笑得更是开心,让宋青书看了更生气,面无表情的端着茶喝了一口。

    赵敏冷眼旁观了一会,上前一步道:“不知武当张三丰真人何在?怎么竟派出一个无名小儿在此待客?”

    宋青书似笑非笑的道:“赵姑娘,似你这等不敢以真面目见人的,有我来接待你已经很好了,别不知足。还有,好意的提醒你,下次要扮男装的时候,把你的这个解决一下。”宋青书边说,边在胸前比划了一下,却原来是赵敏的胸部明显凸起,与一般男子明显不同。

    被宋青书这一比划,大殿中的人均下意识的向赵敏的胸部看去。赵敏再怎么聪慧能干,也是个女孩子,宋青书这般行为已经可以算的上是调戏了。

    赵敏从小身份尊贵,旁人连多看她一眼都不敢,如今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宋青书如此对待,加上众人反射性的盯着她的胸部,顿时脸色涨得通红,双手捂着胸部,眼里闪现一丝泪花,瞪着众人声音带着一丝哽咽怒声道:“不许看,再看挖了你们的眼睛。”

    赵敏看着坐在上面一脸真诚的看着自己,一副是为你好的宋青书,心里更是怒火上涌,指着宋青书的恨恨的道:“宋青书,你很好,你就祈祷你不要落在我手里,到时候我定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宋青书耸了耸肩,看了赵敏一眼,下巴微扬,道:“这句话也同样奉还给你,不要以为你是女的我就不敢对你怎么样。”

    赵敏脸色铁青,眼角却撇到扎牙笃居然还笑意盈盈的看着宋青书,对自己所受的侮辱一点反应也没有,顿时冷笑一声,道:“不知道名震武林的张真人知道自己的徒孙与男人搞在一起时,会是什么反应?”

    宋青书一想到当日被扎牙笃压在身下的恶心感觉,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不见,站起身一脚把椅子踢翻,指着赵敏怒声道:“操,你他妈是不是找死?”

    复又指着站在赵敏身边的扎牙笃道:“还有你,哪来的滚回哪去,少在本少爷面前碍眼,看了就烦。告诉你,老子就算是找男人也不会找你。”

    被无辜牵连的扎牙笃苦笑着摸摸鼻子,警告的看了赵敏一眼,对明显怒火冲天的宋青书举起双手,没有说话。

    坐在一边的俞岱岩从进三清殿以后就一直没有说话,任宋青书处理,先前见宋青书戏耍赵敏之时,也觉得有些好笑。不过后来发生的事却是让他没想到,再一仔细观察,就看出那个蒙古男子竟然对宋青书有不良企图。

    宋青书身为宋远桥唯一的儿子,俞岱岩等人自然也是视为己出。如同每一个父亲在发现有人对自己的儿子不怀好意的时候一样,俞岱岩脸色也阴沉下来,冷冷的看着扎牙笃。若非他此刻身体残废,定然要上前好好的教训这小子一顿。

    对于俞岱岩的目光,扎牙笃自然是没注意,也不屑去在意一个废人,只是把注意力全都放在宋青书身上。

    先是被调戏,又被宋青书指着骂的赵敏神色冰冷,白玉般的左手朝后轻轻一挥,她身后四个人身形晃动,团团将宋青书围住。

    这四人身法或凝重、或飘逸,内力也不弱,个个可以算的上高手。宋青书因为赵敏与扎牙笃两人,心里也是不爽的很,见这四人上前来,冷哼一声,也不打招呼,身形飘动之间就向几人攻去。

    作者有话要说:呼~~二更送到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