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之衣冠禽兽

26第二十五章 新的目标

依茨2017-3-6 17:45:10Ctrl+D 收藏本站

    “赵敏是谁?”张无忌接过黑玉断续膏,假装漫不经心的问道。

    “就是当年汝阳王府中的那个小郡主,很刁蛮的那个,不是还打了你吗?”宋青书说完,果然看见张无忌眉头皱起,显然对赵敏没什么好感。

    成功破坏张无忌与赵敏之间感情第一步的宋青书心情大好,接着说道:“说起来这次与十年前那次有些相似,那次我为了救你挟持了扎牙笃来威胁赵敏放我们离开,而这次也是挟持扎牙笃带着六叔离开,还趁机从赵敏那里索要了黑玉断续膏。估计赵敏快要气死了。”

    宋青书笑得幸灾乐祸,而他确实说的不错,赵敏确实是气的够呛,看到安然回来的扎牙笃,冷冷的讽刺了一句,“小王爷,这已经是第二次了,希望不要有第三次。”

    赵敏满是不屑的看着扎牙笃,而扎牙笃神色阴沉的很,完全无视赵敏,直接从她身边进了山庄。赵敏恨恨的一跺脚,轻哼一声也进入了山庄。半个时辰后,绿柳山庄黑烟冲天,红焰闪动,整个山庄都烧了起来。

    张无忌略带宠溺的看着宋青书笑的得意的样子,打开那金盒子,里面是散发着芳香气息的黑色药膏。张无忌用木棍轻轻的挑起一小块放到鼻尖闻了闻,又伸手细细的碾磨了一番。宋青书想到那赵敏狡诈的很,虽自己用扎牙笃威胁了她,但谁知道这个到底是不是真的。

    想到原著中张无忌被骗拿到假药膏,致使俞岱岩与殷梨亭二人中毒一事,宋青书有些犹豫的道:“无忌,不如我们先用小动物做下实验,然后再给三叔与六叔使用。”

    张无忌沉吟了一下,道:“应该是真的,不过还是听师兄的吧,这样比较保险。”

    殷梨亭先前还有些不相信能治好,但如今见膏药都摆在面前了,才真正的相信,欣慰的看着宋青书两人,道:“看来这十年你们不仅学到了一身好武艺,无忌还学得这等医术,不错,我武当派真是后继有人啊。”

    宋青书微笑着没有说话,张无忌问道:“六叔,那些少林和尚为什么对你下如此重手,大师伯他们呢?”

    殷梨亭神色有些茫然,“我不知道,那日和大师兄他们一起下了光明顶之后,没多久我们就受到蒙古人的了攻击,都各自被分散了,失去了联络。最后突然遇到几个少林僧人,我上前打招呼,却不料他们一言不发就攻击我,然后我就受了重伤。”

    宋青书神色不变,心里暗道,当日扎牙笃会出现在光明顶果然不是偶然,只是他记得原著中扎牙笃应该是配角中的配角啊,怎么如今老是在他面前蹦跶呢?

    张无忌有些担心的看着宋青书,握住他的手安慰道:“师兄,你别担心,大师伯他们一定会没事的。”

    宋青书自然知道宋远桥他们的下落,所以才没有担心。其实这件事也是他的错,当日他见张无忌顺利的解决六大门派,有些得意忘形,才会忘记了之后发生的事,也没有事先预防一下。

    可是宋青书记得原著中殷梨亭之所以会受到攻击是因为他知道了杨不悔的事大受打击独自下了光明顶最后才会受伤的。可是,这次殷梨亭却是和武当派其他几位一起下的山,按理说应该不会受伤才是,但剧情却还是硬生生的被扭回到原来的道路上。

    不过其实再想想也没什么,赵敏与扎牙笃此行来光明顶,先有成昆重创明教几大高手,再加上这些年挑拨明教与六大门派之间的关系,一切都是为了那日做准备,若不是当日张无忌横空出世,不在他们的预料之中,也许整个中原武林此刻已在他们的掌握之中也大有可能。

    所以即使当日宋青书做好了防范,在很大程度上来说也无济于事,扎牙笃与赵敏都不是省油的灯,身后站的的可是整个大元朝,又岂是宋青书能抗衡的。再者说,当日如果他说出来,六大派除了武当派会当一回事,其他门派的人说不定还要嘲笑讽刺几句。当然,宋青书也没那个闲心去挽救其他门派的人,他也只会顾武当派的人,其他那些正派伪君子,宋青书才懒得理他们死活。

    “我怀疑这一次的事情与元兵有关。”宋青书对张无忌摇摇头示意没事。

    说到元兵,张无忌就想到对宋青书有不良企图的扎牙笃,脸色瞬间沉下来,咬牙切齿的道:“总有一天我要灭了元兵。”

    宋青书扑哧一笑,摸摸张无忌的头,笑道:“好啊,到时候无忌当皇帝,就是天下第一厉害的人了。”

    张无忌想了想,极为认真的点头,“到时候就再也没有人能欺负师兄了。”

    当初两人出山谷之后被灭绝师太追杀,曾说过要当武功天下第一的人,建立一个大势力,所以后来才会去收服明教。只是这一次宋青书被掳,让张无忌察觉到他的势力还不够大,还不能护师兄的周全。

    张无忌一开始只是想灭了元兵,将扎牙笃碎尸万段,并没有想到要当皇帝。但宋青书开玩笑般的话语却让张无忌茅塞顿开,看到了一扇新的门,这天下间第一大势力自然是朝廷,若是他有一天当上了皇帝,势力遍及天下,这样就没有人敢来欺负师兄了。

    而宋青书自然是没有想到这点,也不知道因为自己而让张无忌开始有了新的目标。殷梨亭自然也没有把张无忌的话当真,但看着宋青书两人感情好,心里很是高兴。

    “教主,走了一上午,可要在前面镇上休息?”在外面驾车的影卫声音传进来。

    张无忌看向宋青书,见他点头,对外面吩咐了几句。而殷梨亭虽然知道张无忌是当日光明顶上力抗六大门派的少年,但却不知道张无忌竟然当了明教教主,一时间竟然怔在当场,看着张无忌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无忌,当年你太师傅曾嘱咐过你,不许你加入魔教,莫非你完全忘了吗?”殷梨亭叹了口气,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宋青书握住张无忌的手,看着殷梨亭道:“六叔,你别怪无忌,是我让他去当明教教主的。”

    殷梨亭有些愕然的看着他,宋青书微笑道:“六叔,江湖人都称明教为魔教。可是,何者为正,何者为邪,可有明确的说法?武林正派人士之中,难道就全是好人,当年无忌曾在蝴蝶谷中医治了几个正派人士,最后那些人却恩将仇报,只因为饥饿就想将我们吞吃入腹。像这种恩将仇报的事情,六叔也知道的不少吧。”

    说到这里,宋青书神色冷然,直视着殷梨亭问道:“六叔,你说,这种人,也配称为正派人士吗?反之明教弟子,虽然行为肆意了些,但讲义气,又以驱除鞑子为己任。在青书看来,比之那些道貌岸然的正派人士要强得多。”

    殷梨亭也是常在江湖行走的人,这些事自然也见的不少,加上张三丰也不是那拘泥正邪之见的人,只不过因为当年殷素素之故,才令得武当诸侠对明教不存好感。其实这些道理,殷梨亭又何尝不懂。如今,被宋青书一说,也是默然。

    宋青书声音放轻,道:“六叔,我是你看着长大的,难道你还不信我和无忌吗?太师傅的教导青书一日不敢忘。即使明教原本是魔教,但如今无忌既已是教主,自当以他为尊,听他号令,自然就不再是当初的魔教了。”

    殷梨亭定定的看着两人坚定的眼神,终是有些欣慰的笑道:“你们都长大啦,以后的路终究还是要你们自己走。以后要多劝导明教弟子改邪归正,勒令门徒少做坏事。一切小心谨慎,事事提防小人。要记得,你们永远是武当派的弟子,武当派永远是你们的靠山。”

    宋青书微笑着点头,张无忌脸上也出现笑容,认真的说了一句,“等我当上了皇帝,就封武当派为天下第一大门派。”

    宋青书没好气的拍了一下他的头,白了他一眼,“小子,行了啊,别没完了。”

    张无忌无辜的看了他一眼,他明明就是很认真的啊,可为什么师兄就是不相信呢。殷梨亭则呵呵笑着看着两人,越看越满意。

    一行人在前面的镇子上找了家小店吃饭,宋青书想到不知现在武当山怎样了,沉思了一会拉起张无忌走到车厢内,殷梨亭早有影卫服侍吃过了,见到两人进来,微笑着点头。

    “六叔,我与无忌准备先上武当山,我爹和各位师伯出事,敌人也许是特意针对我们武当派。虽然有太师傅在武当山,但那蒙古人奸诈成性,定会施一些手段来对付太师傅。所以我与无忌先行一步,你与明教杨左使等人稍后赶回。六叔觉得如何?”宋青书慢慢的说道。

    殷梨亭心里认为有张三丰在武当山,那武当派就出不了事。虽然对宋青书的话有些不以为然,但知道宋青书也是好意,再说把大师兄他们的消息早点通知师父也好。他自己现在这样,也是个累赘,白白拖累了他们的速度。

    想到这里,殷梨亭点头,笑道:“也好,你们早些回去,师傅见了你们肯定开心。”

    宋青书担忧会赶不上武当山的事,也没有多停留。张无忌与杨左使等人吩咐了几句,就与宋青书展开轻功,向着武当山的方向赶去。

    “无忌,师兄先前没有同你商量,你不会介意吧?”宋青书伸手拉住张无忌的手,看着沉默不语的他道。

    张无忌手微微收紧,展颜笑道:“不会,只要是师兄让我做的,无忌都会去做的。”

    宋青书嘴唇微动,却还是什么都没说。张无忌沉默了一会,轻轻的道:“我知道师兄有很多秘密,但无忌不会去问,等师兄想告诉无忌了,我就听。如果师兄不想告诉无忌,那也没关系的。”

    张无忌聪明绝顶,哪里会发现不了宋青书身上的疑点,大白猿之事疑点太多,实在是由不得他不怀疑。还有更早的时候在汉水湖畔,为什么在常遇春还未表明去往何地之时,师兄就迫不及待的答应,这件事,小的时候他没有怀疑。只是,在大白猿一事之后,这件事的疑点就渐渐浮现出来。还有这次,师兄离开明教,却恰好就遇到了受伤的殷六叔,而且他还记得师兄离开之日曾说“武当派有难”,所以才急切的赶回去。

    这些林林总总,疑点实在是太多,只是张无忌相信宋青书,才会假装不知道。

    宋青书自然也知道他自己做的事令人怀疑的地方很多,不过也就只有在张无忌面前,他是毫不掩饰的。虽然知道张无忌会怀疑,但因为信任,所以在张无忌面前没有任何顾忌。

    不得不说,在信任这个字眼上,两人对对方都做到了。

    宋青书淡然一笑,停下脚步抱住张无忌,道:“无忌,终有一日我会把一切都告诉你的。”

    “嗯。”张无忌嘴角微扬,他一定会等到到那一天的。

    两人轻功可谓是当世数一数二的了,又身怀九阳神功,内力雄厚,绵绵不绝。特别是张无忌已练至大成境界,内力自生速度奇快,无穷无尽。

    两人足不停步,奔跑了几十里,非但不疲累,反而精神奕奕。宋青书心中暗叹九阳神功果然不愧为奇功,体内内力随着奔跑非但没有减少,反而运转的越发快速了,看来这跑步还可以相当于修炼了。

    倒是张无忌担忧宋青书会累,一直想带着他跑,或者渡点内力给宋青书。宋青书被他缠的烦了,干脆甩开他的手径自向前奔跑,既然在赶路的同时也能修炼,那怎么可以浪费?本来张无忌这小子就已经高出他很多了,他再不努力可就要被甩出老远了。

    想着自己的九阳神功还没有修炼道大圆满,宋青书将内力运转在足部,速度越发的快了。而张无忌看着被甩开的手,急忙赶上去,试探着握住宋青书的手,在宋青书看过来的同时讨好的笑道:“师兄,我给你讲我突破大圆满的过程吧,看对你有没有帮助。”

    作者有话要说:嗯,也许,应该,大概,今晚会有二更,不过,可能会很晚,大家还是明早起来再看好了,^_^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