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之衣冠禽兽

25第二十四章知足

依茨2017-3-6 17:45:6Ctrl+D 收藏本站

    张无忌握住宋青书的手收紧,宋青书眉头微皱看着他,“轻点,会痛啊。”

    张无忌猛的从阴暗的情绪中清醒过来,慌忙把手松开,看到宋青书手上一圈青紫的痕迹,心疼的从怀中掏出一管药膏,仔细的涂抹在宋青书的手上。

    宋青书看着沉默的有些不对劲的张无忌,不知道刚刚还好好的小孩又是怎么了,无声的叹了口气,是他跟不上时代了还是怎么,年轻人都这么难以理解吗?

    直到宋青书的手上恢复白皙后,张无忌才松开,脸上是宋青书熟悉的温和笑容,“师兄,我们走吧。”

    宋青书点头,和张无忌一起坐上马车。而一直被人无视当背景的杨逍等人只得骑着马跟在后面。这次张无忌来的急,跟来的只有杨逍殷天正韦一笑三人,还有张无忌身边的几个影卫,而五散人则留在教内坐镇。

    宋青书将昨天离开明教之后发生的事一一的讲给张无忌听,当然,中间那段被下药然后被人占了便宜的事只是含糊的说了下,但张无忌岂能猜不到,脸色阴沉的仿佛能滴出水来,眉宇间更是戾气升腾让人心惊。

    宋青书哪里见过张无忌这般模样,但想到张无忌是因为自己才如此生气,有些心惊的同时也有些感动。安抚的伸手包裹住张无忌紧握的拳头,故作无所谓的道:“其实也没什么,不就是被一个男人摸了几下吗,又不会少块肉。再说我也把他恶心的够呛,也算教训了他。”

    张无忌突然把手伸向宋青书的衣襟,宋青书经过了昨晚扎牙笃的事,对被人碰触特别警觉,忙拍开张无忌的手,冷下脸口气有些不好的问道:“你干什么?”

    张无忌愣了一下,有些失落的道:“我只是想看看师兄身上有没有伤痕,师兄为何如此防备我?”低下头来,声音有些沙哑的道:“师兄以前从来不会这样的。”

    宋青书看着张无忌低垂着头有些失落的身影,抿了抿嘴,忽然觉得有些烦闷。深吸了口气,道:“抱歉,我心情有些不好,先进去休息一会。”

    说完也不理张无忌的反应,掀开车帘进入马车之内,只留下张无忌低垂着头坐在那里,看不清他脸上的神情。杨逍等人远远的在后面跟着,也没有多说话。

    宋青书靠在车壁上,揉了揉有些作痛的眉角,脑中仿佛有许多念头闪过,纷乱的理不出头绪。一夜未睡,神经紧绷着没有放松,宋青书早就累的狠了,没多久就靠着车壁睡着了,那些繁乱的思绪也不见踪影。

    张无忌察觉到里面变得平缓的呼吸,起身进入车内,换成影卫驾车。走进去,就见宋青书靠在车壁上,头微歪着向旁边倒去,但随即又坐直过来,人却未清醒,但微皱的眉头明显表示他睡得不是很舒服。

    张无忌顿了一下,脸上冰冷的神情缓和下来,走过去坐在宋青书的身边,让他躺下来,头放在自己的大腿上。

    宋青书察觉到熟悉的气息,习惯的一个翻身,抱住张无忌的腰,把脸埋进去,还无意识的蹭了蹭,皱起的眉也舒展开来,嘴角微微扬起显然很是满意。张无忌身子一僵,苦笑的看着睡得很沉的人,低叹一声,“师兄,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

    手轻抚宋青书的头发,张无忌想到先前那扎牙笃看着师兄露骨的视线,又想到宋青书后来那句非常肯定的“不喜欢男人”。张无忌神色不断变换,最终在看到抱着自己腰睡得无比舒适的人时,脑中所有的阴暗念头全部消失,只是俯下·身将头埋进宋青书的脖颈里,深深的吸了口气。

    张无忌知道那扎牙笃定是看出了自己对师兄的感情,所以才会在师兄面前问出那个问题。张无忌在这之前虽然知道宋青书对他并没有那种感情,但到底心里还残留着一丝希望,而这次宋青书毫不犹豫的回答却将那一丝希望彻底粉碎。

    早在当年第一次知道扎牙笃对宋青书有不轨之心后,张无忌就想把他碎尸万段,只是那时的他还做不到。而这一次再见,明明很想把那个冒犯师兄的人斩杀当场,却被师兄给阻止了。张无忌手轻缓的抚着宋青书的头发,眼里划过一道危险的光芒,扎牙笃,下次再见就是你的死期。

    宋青书虽然很累,但心里还记挂着武当山的事,因此没睡多久就醒来了。还未睁眼就察觉到熟悉的气息,而能让他如此没有防备的除了张无忌也没有别人了。宋青书想到前些日子两人的别扭,还有昨晚发生的一切,再加上睡觉之前的事,没有马上坐起来,抱着张无忌腰的手收紧,轻声问道:“无忌,你最近是怎么了?怎么和师兄闹起别扭了,若是师兄做错了什么,你说出来,师兄一定改。”

    张无忌眼眶一酸,纵然他在外人眼中多么优秀,在宋青书身边,他永远是当初那个无助的孩子。只有在宋青书身边,他才会觉得是安心的。在察觉到这份依赖已经变质的时候,他慌乱过,害怕过,挣扎过。可是他没有办法,他只想待在这个人身边,师兄想要什么,他都愿意为他做到。师兄要他做明教的教主,他就去做。师兄不想处理教务,那么他来做就好。

    只要师兄能待在他身边,让他做什么都可以。从很多小事上,让师兄慢慢的开始习惯自己的照顾,习惯自己在他周围出现。师兄越来越习惯他的存在,甚至连习武之人常有的戒备之心也对他无效。而这些,也让他暗中窃喜,以为这样下去,总有一天师兄会接受他的。

    只是,自从出了山谷之后,遇到的事情越来越多,师兄的身边也不再只有他一个人。当师兄一再的说到娶妻这个词语时,张无忌才清楚的认识到,他和宋青书之间,隔着多么遥远的距离,让他几乎绝望。

    内心阴暗的欲·望汹涌着想要冲出来,几乎想要让他折断师兄的翅膀,让他永远留在身边。可是,他知道,这样做只会把以前的努力全都毁掉,只会让师兄恨他。所以,他不敢。

    当师兄独自一人离开明教的时候,他看着师兄头也不回的身影,心痛的几乎要死掉。可是,他还是没有追去,因为他怕控制不住想把师兄强硬的留在身边的冲动。

    当看到那朵他特意为师兄制作的焰火之时,心慌乱的仿佛要从胸口中跳出来,但是他还是强迫自己冷静,快速的安排好人手赶过去。当看到那里凌乱的脚印,在被误导过好几次之后,他才想起来当初制作焰火的时候特意放了药材在里面便于追踪。

    眼看着天色渐亮,他看着在前面慢腾腾飞着的虫子,强忍住一剑把它劈成两半的冲动,心急如焚的跟在后面,他强迫自己的思绪放空,不去想师兄在这一晚会发生什么。只要一想,他就有一种毁灭一切的欲·望。

    等到终于看到师兄的身影,他再也忍不住激动的扑过去把人抱住,那一刻,抱着师兄温热的身体,他忽然觉得一切都不重要了。只要师兄能安安全全的活着,真的是什么都不重要了。

    只是,师兄下意识的闪避,还是让他感到了失落,更恨扎牙笃伤害到师兄。不过在他靠近时,师兄还是没有抗拒,习惯性的在他身边寻找舒适的位置,看着师兄嘴角那上扬的弧度,他烦躁的心宁静了下来。

    他想,对于师兄来说,他是不同的,这已经足够了。

    张无忌低下头,看着宋青书温润的眸子,有些犹豫的道:“师兄先前曾说要娶妻,我担心师兄娶了娘子就不关心无忌了,所以有些不开心。”

    宋青书眼睛微微瞪大,显然没想到竟然是这个原因,坐起身来,在张无忌额头重重的弹了一下,看着捂住额头显得有些无辜的张无忌,有些哭笑不得的道:“师兄只是开玩笑而已,再说,师兄我暂时不准备成亲呢。说不定,是你小子先遇到喜欢的人。”

    说到后面,宋青书想到再过不久两人就会去蒙古大都,到时候应该会遇见赵敏,说不定身边这个自己养大的小子就跟着小姑娘跑了。先前在山庄见到那赵敏,从容貌上来说,确实可以算的上是上等,在宋青书认识的女子当中,唯有小昭可以与之相比。

    小昭年龄尚小,还存有一丝稚气,犹如刚开花的芙蓉花般惹人怜爱。而赵敏就是那已经盛开的玫瑰花,娇媚无比。

    两人都是世间少有的美貌女子,但赵敏比之小昭,却多出了几分贵气。气质这种东西,是需要生长环境后天培养的,赵敏从小就是郡主,锦衣玉食,仆从环绕,举手投足之间自然就带出了几分傲气。

    像这类女子一般是瞧不起普通男子的,不过张无忌现在是明教教主,武功又高强,加上长的又好看,要说被赵敏看上也不是不可能。再者赵敏要想收服中原武林,就要收服明教,那么使用美人计把张无忌拿下岂不是一举两得了。

    而且赵敏一看就是强势的女子,比之一般男子更加出色,与这种女子在一起,只怕会很辛苦。加上张无忌的性子也不像原著中那么软绵,若是与赵敏在一起,十有**会经常争吵。

    想到这里,宋青书认真严肃的看着张无忌,道:“无忌,你以后若是娶妻,一定要得到师兄我的认同,知道吗?”

    张无忌有些奇怪的看了宋青书一眼,宋青书有些尴尬的咳了下,想了想又道:“师兄是怕你识人不清,替你把把关。”

    张无忌神色有些怪异,眼里闪过莫名的情绪,微笑着点头,道:“那师兄以后娶妻也要得到我的认同,好不好?”

    宋青书现在只顾想着不能让自己养大的小孩被赵敏骗走,听见张无忌的话,无所谓的点了点头,反正他现在也不想成亲,再加上前世发生的事,让他对女子都没什么好感,也许以后时间到了就奉父母之命娶一个陌生的女子,就这样过下去了。所以,张无忌的条件对他来说没有任何影响。

    张无忌拉住宋青书的手,脸上笑得特别灿烂,“师兄放心,只要师兄不同意,无忌谁都不娶。但是师兄也要记住答应无忌的才行。”

    宋青书被张无忌那灿烂的笑容差点晃花了眼,回过神来忙移开目光,暗叹一声真是妖孽,耳后不自然的升起一抹红晕。

    张无忌的相貌完全继承了张翠山与殷素素的精华,小时候虽然有些胖但还是可以看出五官精致可爱,现在长大了更是俊秀无比,比之女子的容貌有过之而无不及,但又不显得女气,添加了一丝男子的英气与霸气,显得格外吸引人。至少在宋青书见过的人当中,张无忌的相貌无疑是最好的。

    张无忌自然也注意到了宋青书的失神,脸上的笑容更大了,靠过去头搭在宋青书的肩膀上,撒娇道:“师兄,可不要忘记答应无忌的。”

    有些炙热的呼吸喷洒在颈窝,宋青书有些不自在的偏偏头,见张无忌如同小时候一般撒娇,刚才的那丝不自然消失不见,有些好笑的环住他的肩,如同小时候一般道:“好,师兄不会忘记的。”

    张无忌手悄悄的环上宋青书的腰,静静的抱着他没有说话。

    过了好一会,寂静的车厢内忽然响起一声虚弱的呻吟,两人忙分开,却是本来昏迷的殷梨亭醒了过来。殷梨亭睁开眼好一会,才看清面前的人,待看到当日在光明顶上的少年人时,殷梨亭有些吃惊的道:“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张无忌跪下去,道:“六叔,我是无忌。”

    殷梨亭看着跪在面前的张无忌,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又向站在一边的宋青书看去,宋青书肯定的对他点头。殷梨亭内心有些激动,看着张无忌的面容,分别十年,张无忌已从一个小孩童成长为英挺少年,相貌已然大变,但细看之下,还是与记忆中的面貌渐渐重合。

    殷梨亭内心激动,眼角不自觉的留下泪来,激动的道:“无忌,你都长这么大了,武功也很好,五哥若是知道了,定然很高兴。你们太师傅见到了也会很欣慰的,真好,真好!”

    宋青书见殷梨亭激动,脸上满是欣喜之色,忙安抚道:“六叔,我和无忌此去就是去武当山拜见太师傅。”

    殷梨亭点头,但随即想到自己如今这个样子,师父见到了定然又要伤心了。宋青书见殷梨亭眉宇间难掩的郁色,将先前收起的黑玉断续膏拿出来递给张无忌,道:“无忌,这个是我从赵敏那里要来的黑玉断续膏,你看看是不是真的?”

    张无忌早年在胡青牛的“医经”之中曾注意到,西域有药“黑玉断续膏”可以医治接断骨,即使是如俞岱岩一般打成粉碎的也可以接回去,只可惜配方医经之中却没有记载。

    张无忌刚才一看殷梨亭的伤势,就知道他是与俞岱岩一样被人捏碎了四肢关节,正毫无办法,却不料宋青书居然拿出了黑玉断续

    作者有话要说:呼~~二更报到~~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