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之衣冠禽兽

22第二十一章 焰火

依茨2017-3-6 17:44:53Ctrl+D 收藏本站

    宋青书这么急着离开明教,准确的说是离开张无忌,一部分原因确实是因为想起武当山的危险情况,但另一方面也有这段时间和张无忌之间的相处问题让他有些困扰。

    当本来无所不谈可以说的上是比亲兄弟还要亲的两个人,突然变成了比陌生人好不了多少的情况,每天总共也说不上几句话,而且那双满是依赖的眼睛也变得冷漠起来,脸上也没有他熟悉的笑容。当这种情况发生时,相信大多数人都会觉得不适应,会难过吧。

    宋青书有些怀疑到底是哪里不对劲了,张无忌为什么突然就变成这样了。这些天他仔细的回想之前的情况,好像是从那天在浴室之后张无忌就开始闹别扭了。而在浴室之中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以后你媳妇会喜欢你的身材。”。

    可是这句话也没什么不对啊,而且还是属于赞扬的话,张无忌今年二十岁,本来就应该娶妻生子了。难道是张无忌害羞了?宋青书无奈的摇头,暗自思量着这次先分开冷静一下,等下次见到张无忌的时候一定要问清楚,不然这么多年的感情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没了,真是让人觉得窝火。

    宋青书骑马一路急行,在路上果然看到血迹,随处掉落的刀剑,还有各派的弟子在沙漠之中穿行。如今距离光明顶之战已有半月,按理来说这些人应该早就回去了,如今在这里徘徊,显然是事情发生了变故。

    路上无意中还发现被草草掩埋的各派弟子的尸体,宋青书越发着急。天色渐渐的黑了下来,宋青书寻了个地方准备休息,却见不远处有四头秃鹰不断的在天空徘徊,这秃鹰向来喜啄腐肉。宋青书只以为那边又有死人,也就没有多加在意,不过再看却发现一头刚冲下去的秃鹰急飞上来,羽毛纷落,啾啾哀鸣,显然是在下面吃了亏。

    宋青书心中一动,疾奔过去,秃鹰下方正好是一个大沙谷,足有十余丈深,下面躺着一个人,正是宋青书一直担心的殷梨亭。

    宋青书沿着沙壁滑下去,跑到殷梨亭身边,见他面色如纸,幸好神智并未迷糊,见到宋青书,脸上露出喜色,吐出口中的两颗石子。原来刚才他竟然是以口中的石子喷射而出,击退秃鹰。

    宋青书手摸了下他的脉搏,内息紊乱,有耗尽之相。再仔细的看他的四肢,发现和俞岱岩一样,全都被人给折断捏的粉碎,丝毫动弹不得。

    “六叔,还支撑的住吗?”宋青书着急的问道,也不敢随意的搬动他。

    殷梨亭数日来躺在此处,没吃没喝,全靠一口气支撑着,早已筋疲力尽,此刻见到宋青书,心头一松,再也支撑不住,来不及回答宋青书的问题便昏了过去。

    宋青书慌乱把手伸过去探殷梨亭的鼻息,察觉到那微弱的气息之时,才松口气坐在旁边。

    看着殷梨亭凄惨的模样,宋青书心里也是升起一团怒火,当年他初来到这个世界之时,俞岱岩已经受伤了,而那时的他还没有融入这个世界,只是置身事外,仿佛看客一般,对俞岱岩的状况也没什么特别的感受。而如今这么多年过去,当年在武当山上殷梨亭对他也很是照顾,加上这些年与张无忌的相处,让宋青书早就与这个世界深深的联系,在内心深处更是把武当派的众人当成了亲人一般。

    如今看见殷梨亭气若游丝的躺在地上,宋青书对造成这一切的赵敏更是恨得咬牙,想着若是张无忌将来还跟这个女人搞在一起,看他怎么抽他。

    殷梨亭的状况让宋青书对武当山上的一切更加着急了,只是现在他单独一个人,而殷梨亭又伤的这么重,显然不可能把他放在马上赶路,最好是能用马车。只是如今身处沙漠,又哪里能弄到马车。

    想了许久还是没想出办法,宋青书最终还是从袖中掏出一个拇指般大小寸长的竹管,点燃下面留出来的芯线,顿时空中升腾起一抹青色的焰火,在火焰消失后烟雾形成一个淡淡的“书”字形状在空中飘浮了一会,才缓缓散去。

    这个焰火是张无忌研制的,自从上次因为韦一笑之故两人分散之后,张无忌就让人研制出了这个特制的焰火,在里面还加上了了特殊的药草,可以用来进行追踪发射焰火的所在地。当时张无忌示范的时候,宋青书看见后面残留的那个“书”字,嘴角还不自觉的抽了一下,问张无忌的时候,那小子还得意的说:“这是特意为师兄做的啊,当然要有师兄的名字。”

    宋青书当时只以为没有机会使用这么骚包的焰火,还是张无忌硬是要塞在他袖间的口袋里,却没想到这么快就使用上了。虽然不想这么快就向张无忌求助,但事关殷梨亭与武当派,不容他有丝毫犹豫。

    爬出沙坑将马匹上的水和干粮取下来,撕下一片干净的里衣,沾了水湿润殷梨亭干裂的唇瓣,见殷梨亭下意识的微张开唇,宋青书一喜,忙用水壶对准他的双唇倾倒出细细的水流,殷梨亭下意识的吞咽了好一会,意识也渐渐清醒过来。

    宋青书忙把水壶放在一边,轻声道:“六叔,你别担心,我已通知了无忌赶过来,很快我们就可以回到武当山去。”

    殷梨亭勉强扯出一个笑容,“青书,是少林派的和尚,五个围攻我一个。告诉你太师傅,一定要讨个说法。”

    说到最后,殷梨亭浑身都愤怒的颤抖起来,泪水也从眼角流下来,浑身散发着一股绝望的气息,让宋青书有些心惊。

    “六叔,你别灰心,无忌早年在蝴蝶谷中得到胡青牛的真传,上面曾记载过有一种黑玉断续膏可以有续骨的功效,一定可以替你和三叔治好。等我们回到了武当山,等你和三叔都好了之后,我们一起去报仇,好不好?”

    “真的?你没骗六叔?”殷梨亭激动的看着宋青书。

    宋青书急忙的点头,眼神坚定的安抚着他。全身关节骨骼粉碎,在现代都是个麻烦,治疗好之后也会留下后遗症,更何况是在古代了。俞岱岩受伤之后到现在已经将近二十年,还没有医治的办法,平常行走都是靠小童抬轿,衣食住行全都需要人帮助,这对一个练武之人来说简直比死了还痛苦。若不是毅力惊人,俞岱岩只怕早就活不下去了。

    殷梨亭这些年看着俞三哥的生活,本来以为自己以后也和俞岱岩一样了,却没想到宋青书居然说有医治之法,虽然还有些怀疑只不过是宋青书在安慰自己,不过殷梨亭还是勉强自己相信。

    宋青书也知道殷梨亭并不完全相信,不过他也没说什么,若是张无忌在,还能动动金针,替殷梨亭针灸一下减少他的痛苦,那样也许殷梨亭就信了。而他嘛,虽然和张无忌在一起这么多年,医术却是一点都没学到,也不感兴趣,更没那个精力。

    说起来,他习武的时间比张无忌要早,却被张无忌后来居上,而且是高出很多。偏那小子还有精力将医术和毒术都研究的极深,现在又当上个明教教主,处理事物起来也是游刃有余,让宋青书觉得和这个**oss在一起,真的是打击人的自信心。

    不过还好宋青书从来就知道张无忌要走的道路,对他的进展顶多是感叹一下,甚至觉得有些替他感到骄傲,倒不会产生嫉妒的情绪。就好像你明知道一个人会达到那种高度,会成就一番事业,那么当你看着那人一步一步的走向高点之时,就不会有任何意外的情绪,只是一种本来应该就是这样的感觉。

    宋青书取过干粮一小块一小块的放进殷梨亭口中,不时的喂他喝口水。天色渐渐暗下来,一轮小小的弯月挂在空中散发出微弱的光芒。宋青书本来准备点个火堆,一摸身上才发现又忘记带火折子了,而殷梨亭身上的火折子却在那日与五个和尚打斗之时恰好给弄丢了。

    因此两人只能一坐一躺着在沙坑里,四周静的厉害,一点声音都没有。宋青书自从死过一回之后,对鬼神之事倒是越发的信了,对这种黑暗的环境也有些恐惧,只不过以前张无忌一直不离左右,所以宋青书也就没有表现出来。

    如今殷梨亭气息微弱的躺在地上,宋青书有些害怕他会突然死去,更害怕这种静谧的环境,就开口慢慢的讲叙着自从离开张三丰之后发生的一切。而殷梨亭毕竟是老江湖,自然也察觉到宋青书有些不对劲,但却不知道是怕黑的缘故,只是配合着不时的问几个问题。

    而尚还留在明教的张无忌,自从宋青书离开之后,脸就冷得仿佛要结冰一般,连来禀告事情的杨逍与殷天正都有些扛不住那冷冽的气势,有些狼狈的退出来。这两人均是见多识广的老狐狸,哪里看不出来张无忌与宋青书之间的问题。

    张无忌身边的几个人,大概都看出来张无忌对宋青书的感情,毕竟实在是太明显,在他们这些人面前,张无忌完全就是一个成熟冷静,气势逼人的教主。而只要宋青书一出现,张无忌就仿佛换了一个人般,眼中的寒冰就会马上散去,换上暖暖的带着依赖的神色,面上也浮现出温柔的笑容,甚至带着一丝宠溺。

    对于男子之间的感情,明教之中也有不少,杨逍几人行事向来肆意,不理会世俗的看法,对这件事当然也不会有什么歧视的思想,顶多是有些不自在罢了。最初殷天正还试着劝过张无忌,不过当时张无忌却是冷厉如冰的看了一眼,说了一句:“看在你是我外公的份上,我就不计较这一次。记住,我的事,我自己决定。我不希望有下次,不要挑战我的底线。”

    不过此刻,看着明显心情不爽的张无忌,有些狼狈的退出来的杨逍与殷天正相视苦笑,各自在心里希望教主大人还是早点心想事成才好。

    张无忌站在窗前的位置几乎没怎么动,除了杨逍几人来的时候冷冷的说了几句话,中途小昭默默的进来换走了桌上的茶,张无忌想起白日里宋青书看向小昭那惊艳的眼神,眼神阴郁的看了小昭一眼,冷冷的说道:“滚。”

    小昭身子一颤,轻移脚步退出门外。吩咐隐藏在角落黑暗处的影卫取了酒过来,张无忌跃上屋顶,一仰脖,举起酒壶向口中倒去,大口大口的吞咽着。几坛子酒顷刻间倒光,随后将酒坛扔出去,张无忌向后仰倒在屋顶上,双眼有些迷茫的看着昏暗的天空。

    他该该拿师兄怎么办才好?

    张无忌聪明绝顶,不论是武功,抑或是医术,还是处理一些明教事物,都是游刃有余,往往比之常人学习这些事物所需要的时间一半都不需要。

    当日杨逍几人推举他为明教教主,固然和明教先前的遭遇有关,但更多的还是看重张无忌的资质,要知道明教前任教主阳顶天在走火入魔之前也只是把乾坤大挪移心法练到第四层,而张无忌却仅仅只用了一个晚上的时间,就练到了第七层,可想而知其武学天赋之高。

    而另一方面,当日张无忌对明教力挽狂澜,言行之中又对明教很是认同,还费心替杨逍等人医治,其医术比之当年的胡青牛也不遑多让,就让杨逍等人对他更是多了几分认同。

    至于后来张无忌在处理明教事物中表现出来的能力,更是让杨逍等人对他诚服,纷纷庆幸能有这样一位教主,明教未来的辉煌指日可待。

    只是这世间再怎么聪明的人,遇到感情也只会束手无策变得像个傻瓜。因为爱上了,就会在乎,在乎一个人,对于他的事就会束手束脚,因为害怕会伤害到那个人,才会不知如何是好,才会痛苦。

    猛然天空升起一朵焰火,张无忌从沉思中醒来,看到那焰火的样子,脸色一变,口中吹出一股奇特的哨音,从屋顶一跃而下,快速的吩咐影卫处理后面的事宜,同时示意听到哨音赶来的杨逍等人跟上,直接下了光明顶向焰火发出的地方而去。

    张无忌见到那焰火的一瞬间,心里就焦急的很,又后悔自己下午的时候怎么会放师兄一个人离开,若是师兄受伤了可怎么办才好。想到宋青书会发生的状况,张无忌只觉心急如焚,脚下的速度更是加快了几分,明教几人中只有韦一笑能勉强跟上,至于杨逍几人则是被甩在了后面远远的跟着。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