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之衣冠禽兽

21第二十章 转变

依茨2017-3-6 17:44:49Ctrl+D 收藏本站

    就因为宋青书的那句话,张无忌面无表情的和宋青书开始了冷战,不和他说话,也不理他,睡觉也是到旁边的隔间去睡了,完全的把宋青书丢在一边视而不见。

    而完全摸不着头脑的宋青书只能无奈的把这归咎于小孩叛逆期的问题。为了解决与张无忌之间的问题,每日里宋青书也不再出去与那些明教弟子厮混,而是呆在房间里帮张无忌整理文件,顺便处理一些简单的文件,然后不时的把茶水还有吃食放到他面前。

    张无忌看着宋青书细心的照顾他,心里又苦又甜。一直以来他都压抑着自己的感情,害怕被宋青书发现就连兄弟都没得做了,担心宋青书知道之后会露出鄙夷的眼神离他而去。所以他不敢让宋青书发现,苦苦的压抑着。

    只是那天宋青书说的话却让他忽然意识到,在宋青书的心中始终抱着娶妻生子的念头,他的人生计划里根本就没有自己。每每想到这里,张无忌的心就仿佛被人紧揪着一般疼得厉害,他不能忍受这样的结果,一想到将来会有一个女人趴在宋青书的怀里,张无忌就有一种毁灭的**。

    只是该如何让宋青书接受自己,张无忌就是再聪明也没有办法,使用强硬的手段他舍不得,也害怕宋青书会恨他。他不希望师兄受伤害,更无法忍受这伤害是由他带来的。

    这几日宋青书的行为也让张无忌心底因为那日升腾的戾气渐渐的化去,在三天后终于忍不住宋青书刻意的讨好,在宋青书端过一杯茶放过来的时候终于忍不住伸手抱住他的腰,将脸埋进去。

    宋青书见张无忌终于不再拒人于千里之外,松了一口气,安抚的摸着他的头,“怎么了?”

    张无忌摇了摇头,什么都没说。

    午后,宋青书坐在庭院中的一颗树下,口中叼着一颗草无意识的嚼着,眉间有些苦恼。这几日张无忌虽说没有再对他不理不睬,可是,宋青书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以前的张无忌是一有空闲就黏在他身边,而现在反倒是不见踪影。

    难道,是孩子长大了的问题?宋青书最后只能想出这个答案,不免有些失落。

    “青书哥哥。”清脆欢快的声音响起,宋青书看过去,就见杨不悔穿着一身黄色衣衫,正是花样的年纪,衣衫飘动间已到了面前。

    杨不悔在宋青书旁边坐下,歪过头问道:“青书哥哥,你不开心吗?”

    “是啊,不过见到小不悔就开心了。你这几天怎么都没来找我?”宋青书微笑道。

    杨不悔撅撅嘴,“是爹说你和无忌哥哥都很忙,不让我来打扰你们。”

    宋青书有些自嘲的一笑,“你无忌哥哥倒是真的忙,我嘛,一点都不忙。”

    “咦,无忌哥哥怎么不在?”杨不悔有些奇怪的问道。

    “他现在是教主,自然有很多事要做,哪里像我们这么闲。”宋青书忽然有些烦躁,站起身道:“走,我们不管他,去玩我们的。”

    “好啊好啊,那我们走吧。”杨不悔高兴的跟上宋青书。

    在宋青书与杨不悔的背影远去后,原本空无一人的树下忽然出现一个人影,一身黑色长袍,腰缠绣着黑色花纹的腰带,一枚青色玉佩挂在上面,精致的脸显得有些冷漠,眉宇间更是隐隐有一丝戾气升腾。

    “教主,影子营的兄弟已集合完毕。”一个黑色的身影忽然出现在青年的身后,单膝下跪恭敬的道。

    张无忌没有说话,把刚才宋青书咬过的青草捡起,冷漠的神色忽然变得温柔起来,低声道:“走吧。”

    那跪在地上的青年一直不敢抬头,直到听见这句话才随着张无忌一起消失在原地。

    杨不悔在光明顶长大,对这里无比熟悉,明教的众弟子也是知道这位杨左使的女儿,加上杨不悔虽然有些调皮但并不刁蛮,众弟子对她也很是喜欢,只是碍于男女之别,不能太过于放肆。

    宋青书一路走来,不断的有相熟的人送上揶揄的眼神,他自然明白是什么意思。只是觉得有些哭笑不得,不说他比杨不悔大上许多岁,单就小时候的那段经历也让他只是把杨不悔当成妹妹一样看待,不会产生男女之情。

    不过这些眼神还是让宋青书有些无奈,再加上顾虑到可能会对杨不悔造成困扰,也就放弃了在教内游玩,而是来到了当日的那个山林之中。

    这次宋青书身上依然没有带火折子,倒是杨不悔身上带着。宋青书抓了只野鸡,两人坐在树下烤着。

    “青书哥哥,为什么你每次身上都不带火折子呢?”杨不悔忽然问道,要知道一般江湖人士都会在衣袖间的小口袋中备有火折子,以防不时之需。

    “因为……”宋青书停下来,因为无忌会带着,所以他不需要。

    想到这个答案,宋青书翻转烤鸡的动作顿了一下,没有继续想下去,而是笑着继续道:“因为你带了啊。”

    杨不悔嘻嘻笑了几句,“青书哥哥真是太懒了,无忌哥哥这几年照顾你肯定很辛苦。”

    宋青书伸手在她头上轻敲了一下,没好气的道:“明明是我在照顾那臭小子。”

    杨不悔还准备说什么,宋青书塞过去一只鸡腿,“快吃吧。”

    宋青书慢慢的啃着鸡腿,只觉如同嚼蜡一般没有滋味,自从掉入山谷之后,确实是张无忌一直在照顾他,最开始的时候是因为他寒毒严重,到后来是因为修炼九阳神功,从吃食到穿着全都是张无忌准备的妥妥当当的,不需要他花丝毫心思。

    “青书哥哥,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子?”

    宋青书从恍惚中清醒过来,就对上杨不悔挤眉弄眼的样子。感觉有些好笑,不过倒还真的思考了一下,开玩笑般道:“要温柔一点,会照顾人,武功要高强一点,当然,长的漂亮点就更好啦。”

    杨不悔蹙着眉,不满道:“范围太大了,要讲的详细一点,比如什么脸型,眼睛是大是小,鼻子,嘴巴都想要什么样的?”

    宋青书哭笑不得的伸手弹了下她的额头,斜了她一眼,“难道我想要什么样的,你就能给我找来?”

    杨不悔挽着他的手撒娇道:“哎呀,青书哥哥说了我可以让无忌哥哥去帮你找啊,无忌哥哥是教主,一定可以帮你找到的。”

    宋青书手顿了一下,脸上的笑容敛去,本来的好心情一点都没了,站起身,“我先回去了。”

    留下杨不悔一人生气的跺着脚站在原地。

    宋青书刚走进院子,就见从张无忌的书房中出来一个女子,待那女子转过身来,宋青书眼前一亮,却见那女子十六七岁的年纪,肤色晶莹如玉,比一般女子更白,鼻子高挺,眼中隐隐有海蓝之色,端的是美丽无比。她头上戴着珠花,白色的丝带垂下来,乌黑的秀发,清纯中带着一丝妩媚,身材更是纤细有度,全身上下,堪称完美。

    “宋公子,我是小昭,是新来服侍教主的丫鬟。”那女子走上前来说道,声音软软糯糯的,格外动听。

    在原著中张无忌身边的四个女子之中,宋青书最喜欢小昭。赵敏贵为郡主,虽对张无忌一往情深,但不可否认其性格刁蛮,心狠手辣,让人敬谢不敏。而周芷若虽性情温顺如水,但身受峨眉师太的影响,更是对她师父言听计从,最后更是对张无忌因爱成恨,修炼九阴真经入魔,虽说有其可怜之处,但也是因为她性格中的问题。至于殷离,性格偏激,对张无忌念念不忘全因小时候在蝴蝶谷之中的那一咬,在最后终于承认她爱上的是那个承诺只爱她一人的增阿牛,而不是那个拈花若草的张无忌。

    唯有小昭,性格温柔,宁愿在张无忌身边当个小丫鬟,照顾他。甚至为了张无忌违背母亲的意思没有下毒害张无忌,对张无忌可谓是一心一意。直到最后因为母亲紫衫龙王的缘故才远赴波斯,离开张无忌。

    宋青书深深的看了她一眼,“那你好好照顾教主。”

    “是。”小昭温顺的答道。

    宋青书回到房间,躺在床上,忽然觉得有些无聊,明教的事情已经踏上了正轨,也许,是时候回到武当山去了。

    武当山,宋青书猛的坐起来,竟然把这么重要的事给忘了,希望还来的及。起身跑到张无忌房中,只见张无忌正背着身站在窗前,有一个黑衣男子单膝跪在房中。

    宋青书知道那男子是张无忌私下收罗的影子营的影卫,只听从张无忌一人的命令。说起来自从张无忌当上教主之后,越来越有气势,周身的气息也是越来越冷。

    对于宋青书不敲门就进来的举动,那单膝跪在地上的男子似是早已习惯,自动的消失在原地,只留下宋青书与张无忌在房间。

    “无忌,我要回武当山,马上就走。”宋青书沉声道。

    张无忌面色冷硬了几分,“师兄是要离开我吗?”

    宋青书摇头,“不是,只是你如今是明教教主,不能随意离开。我感到武当山有事情发生,很担心,所以想先行赶去,你先处理好这边的事情再过去。”

    “那师兄等我一起去,可好?”张无忌阴郁的目光变得柔和下来。

    “不行,再晚武当派就有危险了。”宋青书毫不犹豫的拒绝了。说完一挥手,有些不耐烦的道:“别说了,我先走了。”

    说罢转身就走,张无忌站在窗前,静静的看着宋青书出了院子,彻底的消失在面前。低垂下头,在房间的阴影中,看不清他的表情,浑身的气息冷硬如冰,阴郁的让人颤抖,却让人觉得像一只被抛弃的动物,勉强的支撑着骄傲站立在原地,让人有一种落泪的悲伤。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