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之衣冠禽兽

20第十九章 教主

依茨2017-3-6 17:44:45Ctrl+D 收藏本站

    翌日,宋青书对于自己在张无忌的怀中醒来也没什么意外的反应,自从出谷之后他就发现每次两人只要睡一起,第二天早上他一定是在张无忌的怀里。最初的时候他还会感叹一下两人的身高问题,但次数一多就没啥反应了,说不定如果没在张无忌怀里醒来他才要意外呢。。

    对于昨晚发生的事,宋青书则一点都没有察觉,更不知道身边这个满眼依赖有时候笑得孩子气的张无忌会做出这种事。两人刚洗漱吃完早餐,杨逍殷天正韦一笑还有五散人就来了。

    几人先是简单的寒暄了几句,就静默了下来。过了一会杨逍站起身,沉声道:“敢问张公子乾坤大挪移心法练到第几层了?”昨日在广场之上力挫六大门派的时候,杨逍等人就认出张无忌所使用的武功之中正好有乾坤大挪移心法。

    “第七层,尚有十九句不明。”张无忌沉声道。

    杨逍几人相视一眼,均闪过一丝喜色。杨逍躬身说道:“张公子对我教有大恩,如今又练成乾坤大挪移心法,我等愿奉张公子为教主,以后但有所命,不敢不从。”

    张无忌本就以收服明教为目的,此时听见杨逍所言,又观察韦一笑等人的神色,见众人神色恭敬,倒像是真心的。不过他也没有急忙答应,只是淡淡的道:“小子年轻识浅,如何能担此重任。况且家父乃武当山弟子,我也算是半个武当弟子,你们心里当真不介意?”

    殷天正站出来道:“无忌,照你这么说来,你也算是我们明教半个弟子,当我们明教教主又有何不可?”

    杨逍拱手郑重的道:“张公子,昨晚我们几人已经商量过了,以前我们明教自相残杀,明教四分五裂。以致招来六大门派的围攻,若不是张公子,明教早已全军覆没。再者,阳顶天教主遗言,由谢逊暂代教主之位,如今狮王不在,你身为他的义子,子继父职,理所当然。再加上张公子你武功高强,乾坤大挪移心法已成,当世只怕少有敌手。所以我等愿拥立你为本教第三十四代教主。”

    张无忌沉默的看着几人,良久才站起身,“既然你们愿尊我为教主,从今日起,重整明教。希望你们都记住今日所言,将来但有叛上作乱者,定不饶恕。”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一股逼人的气势向下面的几人压过去,杨逍几人身不由己的弯下头颅,眼里满是震惊,原来这位新教主的武功已经这么强了吗?。

    几人仿佛看见不远的将来,明教辉煌的未来,均满是兴奋的屈膝拜倒,齐声道:“是,教主。”

    “先回去吧,把明教的规矩和各坛的势力都整理一下,送到我的房间里来。”张无忌吩咐道,对于杨逍几人忽然变成了自己的手下,适应的非常良好。

    宋青书一直坐在旁边并没有说话,而是仔细的观察杨逍几人的反应。明教遭此大难,都明白继续分裂下去迟早会全军覆没,所以想推出一个教主。殷天正是张无忌的外公,支持他也没什么例外。至于杨逍,据传五散人当初就是因为不服他当教主才离开,现在虽没表现出来什么,但还是需要警惕一下。至于五散人宋青书比较熟悉的只有韦一笑一人,另外几人倒是看不出什么来。

    “师兄在想什么?”张无忌侧头问道。

    宋青书眉头微蹙,“虽然如今你顺利当上明教教主,不过底下的人并不是全都服你,你要多注意。”

    张无忌神色冷静的道:“我知道,师兄,无忌没那么天真,我会注意的。”握住宋青书的手,微笑道:“师兄也会帮我的,对吗?”

    宋青书反握住他的手,“自然。”

    张无忌定定的看着宋青书,眼睛闪了一下,“那就好,这样我就什么都不怕了。”

    宋青书站起身,拉着张无忌来到昨日所隐蔽的地方,这里地处高势,可以清楚的看见明教总坛的轮廓,穿着各色服饰的明教弟子来往穿梭着,虽然昨日遭受了重创,不过剩余的人却都精神焕发,在广场之上切磋练武的比比皆是,一副欣欣向荣的景象。

    “无忌,你看,以后这里都是你的势力。将来你可以把它不断的扩大,成为天下第一大势力。”宋青书看着远处的青山,一股豪气充盈在胸间,对未来有些期待。

    “不是我的,是我们的。”张无忌眉头微皱看着宋青书有些不满的说道,一点都没有被他的激动给感染到。

    宋青书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这家伙怎么就没点雄心壮志呢,白瞎了这么好的天赋。

    张无忌的教主继位仪式定于六天之后举行,到时候会在大殿之中接受众弟子的参拜。这几日杨逍几人将明教的教义宗旨、教中历代相传的规矩、明教在各地支坛的势力、教中首要人物的才能性格,一一都向张无忌进行了详细的禀告。

    张无忌仔细的研究着这些东西,宋青书最初倒还有些兴趣,但后来就觉得无聊了,每次张无忌与杨逍几人讨论的时候他都会溜出去,张无忌也没有勉强。这些东西张无忌也是第一次接触,只能摸索着前进,好在他不愧是被开了金手指的人,短短几天就能顺利的处理这些教中的事物了,而且对明教未来一段时间的发展做出明确的规划。让杨逍等人更是喜出望外,对这位教主的能力更加的满意了。

    宋青书前世总的来说也只是个小混混,今生更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对于处理那些文件可谓是一点经验也没有,更没有丝毫兴趣,看见那些文件就觉得头痛。倒是在那些明教弟子之中混得如鱼得水。

    张无忌虽说还没有举行继位仪式,但众弟子早已知道他当日力挽狂澜的张公子就要成为明教的教主了,对于有这样一位武功高强的教主,众弟子心中均是高兴,暗暗期待着明教能大放异彩。

    而宋青书身为新教主的师兄,众人对他自然也是客客气气,加上宋青书没有架子,言行举止中都没有因为他们是明教弟子而有丝毫歧视,武功又高强,人也长的俊秀,很快就与众人打成一片。等到张无忌适应了教中的事物,发现师兄与那些弟子勾肩搭背的时候,面上虽依然带着笑,但宋青书身边的人却只觉得一股寒意从心底升起,纷纷散开去。

    张无忌走到宋青书面前,微笑着问道:“师兄玩的高兴吗?”

    宋青书也也察觉到张无忌的情绪有些危险,但丝毫不知道自己就是那颗导火线。担忧的伸手摸摸他的头,关心的道:“是不是太累了?好好休息一下吧。”

    其实张无忌身负九阳神功与乾坤大挪移心法,就是几天几夜不睡觉都不会累,宋青书虽知道但还是仍不住会担心。

    张无忌注视着宋青书担忧的表情,气势柔和下来,有些委屈的道:“师兄这几天都不陪我,把我一个人丢在那里处理事物。”

    宋青书讪讪的摸了摸头,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我不擅长那些的,能者多劳嘛。”

    张无忌斜了宋青书一眼,“那师兄就一个人跑出来玩乐了?”

    宋青书也知道自己做的有些不讲义气,搭上张无忌的肩膀,讨好的道:“那你说吧,要我怎么补偿你?”

    “什么都可以?”张无忌双眼发亮的看着他。

    宋青书头皮有些发麻,但想着这小子也不会害自己,还是咬咬牙把头点下去。张无忌拉着宋青书来到房间,如今这间房早就换成了一间大的,推开墙壁上的门,里面出现了一个隔间,热气蒸腾,四方池子,底下铺着白玉,池子的四个顶角处雕刻着龙头,正不断的把热水流进池子里。

    这间浴室宋青书自然是知道的,每晚必定要泡上许久,奇怪的看着张无忌,“来这里干什么?”

    “洗澡啊,师兄不是说要补偿我吗,那帮我搓搓背可好?”张无忌有些无辜的道。

    “就这样?”宋青书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他,本来还以为张无忌会提出一个比较刁难的要求,谁知道是如此简单的事情。两人平常也曾在一起泡过澡,至于搓背么,倒还真没有。宋青书是不习惯,而张无忌则是怕自己把持不住被师兄发现自己的感情,因此一般的时候,两人都是各自占据一边各洗各的。

    宋青书前世的时候也经常与人在那种公共的小浴室里洗澡,加上大家都是大老爷们,你有的我也有,也就没什么不自然。但说到给别人搓背,倒还真是头一回。毕竟□相对与肌肤接触还是有区别的。

    不过既然答应了,再加上张无忌几乎是他看着长大的,身体也看了很多遍,安慰了一下只不过是搓个背而已,宋青书只是纠结了一下,就快速的把外衣脱去只留下一条亵裤在身上,跳入水中,拿过旁边的浴巾,冲还站在原地的张无忌招手道:“还不下来。”

    这池子四周墙壁上镶嵌了圆润的夜明珠,散发出白色的光晕,站在水中的宋青书显得特别的柔和,张无忌强自压下上涌的**,缓缓的脱去外衣,走进池中,被转过身站在宋青书的面前。

    宋青书把毛巾沾湿了在张无忌背上搓动着,不时的问着张无忌力道是重是轻,有好几下没掌握住力道,把张无忌的背上弄的红了一大片,直到后来才好一点。宋青书伸出手指在张无忌背上戳了几下,称赞道:“身材不错啊,挺结实。”

    “那师兄喜欢吗?”张无忌的声音有些沙哑,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呼吸也有些不稳。

    宋青书大力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没好气的道:“你以后的媳妇肯定喜欢。”

    张无忌身子僵了一下,忽然跃起上岸,一句话也不说直接推开门出去了。被溅了一脸水珠的宋青书完全摸不着头脑,他刚才说的那句话可以算是赞扬吧,可是这小子生的什么气啊。宋青书摇了摇头,孩子长大了,叛逆期也就来了。

    捏了捏自己手臂上的肌肉,再看看一身白嫩的肌肤,不满的皱眉,明明他记得十五岁的时候皮肤还是古铜色的。可是为什么现在这皮肤简直可以比的上女子了,最好能做个日光浴,男人嘛,皮肤还是黑点粗糙点好。

    作者有话要说:嗯,重新发了一遍,大家能看到么?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