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之衣冠禽兽

19第十八章 善后

依茨2017-3-6 17:44:40Ctrl+D 收藏本站

    宋青书脸色瞬间沉了下来,看着对方不同于中原人的外貌,脑海中已经浮现出一个名字,扎牙笃。冷笑一声,宋青书挑衅的伸出手,露出中指,缓缓的转向下,狠狠的点了几下。做完不理对方莫名的神色,转身向下走去。此时六大派的人还未走远,就算扎牙笃武功再厉害,也不敢出来。毕竟不管中原武林怎么内斗,对待蒙古人,都是一致仇视的态度。

    只要扎牙笃敢出来,他就敢一嗓子把所有人都喊回来,到时候看谁怕谁。不过扎牙笃显然不是看不清形势的人,只是看着宋青书走远,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宋青书,很快我们就会再见面了。

    “扎牙笃,快走了。”不远处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视线看过去,却是一个绝美的少女,明艳灿若玫瑰,不同于中原女子的含蓄,反而有是一种张扬的美,一举一动之间都充满了贵气。此时她态度有些不悦的看着扎牙笃一动不动的身影,对于扎牙笃的事她也知道一点,有些不屑的撇了撇嘴。

    她动作虽隐蔽,但仍是被扎牙笃敏锐的注意到了,眼底深处闪过一丝凌厉的寒光,面上却依然挂着温和的笑,道:“敏敏,不用这么着急,事情都准备好了,不会有问题的。”

    那女子就是汝阳王之女赵敏,听见扎牙笃之言,她下巴微抬,有些自得的一笑,道:“那是当然。”

    扎牙笃脸上笑容不变,和赵敏一起离去,身后跟着十几个武功高手。

    当看到宋青书站在面前的时候,宋远桥几人全都愣住了,还是莫声谷最先反应过来,上前把宋青书紧紧抱住,激动的道:“青书,是大哥的儿子青书啊,青书没死,真是太好了,太好了……”

    莫声谷与宋青书年龄只不过相差六七岁,早年在武当山上两人感情最好。这么多年没有消息,众人虽然没有明确的见到尸体,但心里大多都以为张无忌与宋青书两人已经死了。

    宋远桥见到儿子自然也很是激动,但他处理武当派的事物这么多年,心性早已历练出来,只是激动了一瞬间就平静了下来,待莫声谷将宋青书放开之后才将儿子拉到面前,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见宋青书长的俊秀潇洒气质不凡,也是感到骄傲。

    “无忌呢?没有和你在一起吗?”宋远桥忽然问道,其他四侠也敛去脸上的笑容,担忧的看着他。

    “爹和几位师叔放心,这几年我和无忌另有奇遇,身上的寒毒也已全部祛除。无忌有事去办了,爹和几位师叔先回去,等无忌的事情办好了,我和他一起回去,再把这些年的事情详细的说与你们听。”宋青书微笑道。

    宋远桥几人先前虽见宋青书面色红润,心里也在猜想宋青书的寒毒状况,但此时亲耳听到好消息,都很是欣喜。几人虽然有许多事想问,许多话想说,但见宋青书没有多说的意思,加上对宋青书的信任,也就没有继续追问,只是嘱咐宋青书要多加小心,还有办完事之后赶紧回武当山见太师傅。

    宋青书点头,目送宋远桥几人离去,转过身来,笑道:“还不出来。”

    不远处的大石后闪出一个人影,正是先前大展手脚力挽狂澜的张无忌,走过来把宋青书抱进怀里,头埋进他颈窝处,闷闷的声音传出来,“我还以为师兄要留下我一个人了。”

    炙热的呼吸喷洒在颈窝处带来阵阵瘙痒,宋青书有些不适的想伸手把张无忌推开,却听见张无忌略有些脆弱的话语,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面前的这个人只不过才从谷中出来几个月的时间,今天就单独面对如此重大的场面,真的是有些辛苦他了。

    想到这里,宋青书有些自责自己只顾想着原著中的情节,却忘了设身处地的替张无忌想想,当下本来准备推开的手换成抱住张无忌的腰,有些心疼的拍了拍他的背,内疚的道:“是师兄不对,没有考虑的周到一点。”

    埋在宋青书颈窝处的张无忌,嘴角在无人看见的地方轻轻的勾起,声音却还是带着一丝难过的道:“那不管无忌以后做什么,师兄都和无忌一起,就当是帮帮无忌,好不好?”

    张无忌毕竟是宋青书看着长大的,内心深处可以说把他当成自己的孩子在养,此时听见张无忌难过的语气,心里一软,又想着自己反正也没什么事,和张无忌在一起也没什么,就没有犹豫的回答道:“好。”

    张无忌抱住宋青书的手紧了紧,抬起头来,仿若孩子一般笑得开心的道:“那师兄不能反悔,以后再不能如今日一般把无忌一个人扔下。”

    宋青书宠溺的摸摸他的头,看着他孩子一般的笑颜,心里暗叹一声,果然还只是个孩子啊!

    宋青书反省了一下,他这次的行为从理论上来说并没有任何把握,只是他一直把原著中的情节强硬的加在张无忌的身上,就因为原著中张无忌最后当上了明教教主,他就把张无忌扔下一个人单独的战斗。

    只是他却没有想过,张无忌只是一个刚刚二十岁的孩子,从小接触的事情又少,突然处理如此大的事情,可想而知一定承受了很大的压力。不过让宋青书欣慰的是,张无忌做的很好,比原著中的他做的更好。

    宋青书这次这么快答应也是因为他想明白了,虽然不能改变张无忌的命运,但是他可以陪在他身边,看着他成长,在这个孩子累的时候给他一个休息的港湾。等张无忌彻底的成熟以后,也许他可以在中原四处走走看看,最后回武当山,然后娶妻生子一辈子也许就这样过去了。

    “师兄,我新学了乾坤大挪移神功,我教给师兄吧。”张无忌仿佛献宝一般的语气道。

    对于这门高深的武功,宋青书自然不会拒绝,“好啊,不过还是先把明教的教务解决吧。”

    两人回到明教广场,张无忌一出现,明教弟子黑压压的全跪了下去,带头的杨逍与殷天正齐声道:“明教和天鹰教全体教徒,叩谢张大侠护教救命的大恩。”

    张无忌疾步上前将殷天正与杨逍扶起,沉声道:“大家还是先疗伤吧,一切事情等大家的伤好了再说。”

    明教这次死伤惨重,此时强敌远去,顿时都忙碌了起来,殷天正只是受了内伤,休养几天就没事,倒是杨逍韦一笑等几人中了圆真和尚的玄阴指,情况有些严重。宋青书见韦一笑昨日寒毒刚去,今日又中了新的寒毒,眼角含笑走过去,“韦蝠王,看来你与寒毒真是有缘啊!”

    韦一笑自然也是认出了宋青书,听见他的话语,苦笑道:“武艺不精,让公子见笑了。”

    宋青书伸手抵在韦一笑的后心,熟练的将九阳神功运起向韦一笑体内,足足用了一个时辰的功夫,才将韦一笑体内的寒毒彻底除去,不过他受的内伤却要他自己慢慢养回来。

    韦一笑站起身,对盘膝坐在地上的宋青书深深的弯下腰去,感激的道:“公子两次驱毒,大恩永记在心。”

    宋青书擦了擦额头的汗,站起身,挥了挥手,道:“别老是公子公子的叫了,我叫宋青书,武当派宋远桥的儿子,叫我青书就可以了。”

    张无忌这时也已经替杨逍驱完寒毒,见宋青书那边好了,笑道:“师兄与韦蝠王先前认识吗?”

    “是啊,说起来还算是半个师父呢,韦蝠王把他的轻功教给我了,本来我还打算教给你的,这样下次遇见灭绝那死老太婆我们就不怕跑不赢了,不过现在看来你的轻功好像更甚一筹,应该不需要了。”宋青书说道最后,略微有些沮丧。

    “还是师兄对我好。”张无忌眉开眼笑的看着宋青书。

    宋青书没好气的拍了他的头一下,“臭小子,赶紧救人。”就准备去替五散人驱毒。

    张无忌把宋青书拉住,有些担忧的道:“还是我来吧,师兄先休息。”

    宋青书内力与张无忌相差甚远,刚才替韦一笑驱毒已感到有些疲累,加上想到此时正是积累明教众人好感的时刻,也就没有去搀和,站在一边看着张无忌不断的奔波着。他身负九阳神功,对疗伤本就有奇效,加上继承了胡青牛的医术,配合针灸之术,很快就将五散人的寒毒驱除。

    这一番下来,饶是张无忌内力深厚也觉得有些疲惫,宋青书走过去让他靠在自己身上,此时天色已经黑了下来,明教众弟子已经全都散去,只留杨逍几人在场。

    “无忌,去教内休息吧。”到这时殷天正才走过来,满是疼爱的看着张无忌。

    “外公。”张无忌只是淡淡的叫了一声。

    宋青书见气氛有些尴尬,忙打岔笑着道:“肚子都饿了,不知各位管不管饭啊。”

    杨逍侧身一伸手,笑道:“自然,两位公子请。”

    宋青书拉着张无忌向内走去,几人围着桌子坐下,因内伤未愈,也就没有上酒,杨晓几人说了些感激的话,张无忌都应对的很好。待吃晚饭,坐在椅子上喝着茶,张无忌将在阳顶天骨骸旁得到的遗书拿了出来交给众人,随后起身道:“各位自行商量,我和师兄先去休息了。”

    说罢就和宋青书来到仆从安排的客房内,本来是安排了两间,但张无忌非说要宋青书安慰他白天受惊的心灵,又说要把乾坤大挪移心法教给宋青书,总之就是要赖着和宋青书睡同一个房间。

    宋青书哭笑不得,但本来也习惯了,觉得没什么不妥,就让张无忌进来了。吩咐仆从送了水来,宋青书惬意的把身体浸在热水中,只觉毛孔都舒展开来。而坐在桌子旁的张无忌看着屏风上若隐若现的身影,不觉有些热气上涌,不敢再看,端起桌上的茶一口喝干,才勉强把膨胀的**压下去。

    宋青书头发披散着,亵衣的领口微敞,露出凝白的肤色,被热气蒸腾过的脸色显得愈发红润,眼角上挑,嘴角上扬,让人一看就知道很愉悦。虽是见过很多次,但张无忌还是呆了一下,宋青书钻进被窝,见张无忌还没动作,白了他一眼,“还不去洗澡,我累了,不等你先睡了。”

    等张无忌沐浴完出来,走到床边,宋青书早已呼吸平缓的睡熟了。张无忌挣扎了一下,还是忍不住伸手用手指轻轻的摩擦着那柔软粉红的唇畔,眼眸逐渐变得晦暗。

    宋青书似是觉得不舒服,头微微向旁边偏了一下,但又察觉到没有避开,下意识的张开唇把那东西含住,反射性的吮·吸了一下,大概是察觉到没什么味道,忍不住用舌头向外推挤着那东西。

    张无忌呼吸一滞,抽出手指,微敛眼眸,低头将自己的嘴唇覆了上去,同时手在宋青书后颈处按压了一下,本来皱着眉的宋青书呼吸顿时更加平缓了下来。

    张无忌熟练的在宋青书的唇畔上舔弄着,叩开双唇间的缝隙,如攻城略地般激烈,舌尖舔过每一寸地方,缠住软嫩的舌头深深的吮吸着。手也熟练的解开宋青书的衣带,白皙修长的身躯就展露在张无忌面前。

    即使已经看过很多次,触摸过每一寸地方,但张无忌还是满眼痴迷,手留恋的在上面滑动,唇舌贴上去舔·弄着,很快一朵朵红梅就出现在其上。将两颗红豆舔·弄的红肿不堪,张无忌唇舌向下含住蜷缩在草丛中粉红色的东西,虔诚的取悦着,直到最后将宋青书的东西一滴不剩的吞下去。

    唇重新印上宋青书有些红肿的唇,肆意的交换着彼此的气息,拉过宋青书的手覆上胀痛的巨物,带着剥茧的手被带动着不断上下滑动,口中不断的呢喃:“师兄……师兄……”

    声音中满是爱恋,布满**的眼眸中是满满的深情,那是宋青书清醒时看不到的神色。一直到张无忌发泄出来,抱住宋青书,满足的呼吸着他身上的气息。

    熟练的将两人身上清洗干净,床铺也整理的没有留下一丝痕迹,最后拿出一瓶透明的乳状液体,仔细的涂抹在那些留下的痕迹之上,再细细的按摩了一盏茶的时间。然后,本来带着情·欲痕迹的身躯又重新恢复了白皙,就仿佛之前的一切没有发生一般。

    而张无忌有些可惜的看着消失的印记,看他的动作,倒是熟练无比,仿佛做过许多次一样。待没有遗漏之后,张无忌把人拥入怀中,闭目休息。而宋青书则一点都没有察觉,只是习惯性的在张无忌怀里移动到一个舒服的位置,沉沉的睡着。

    屋内,重新恢复了寂静,就仿佛先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般。

    作者有话要说:捉虫~~~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