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之衣冠禽兽

18第十七章 战斗

依茨2017-3-6 17:44:36Ctrl+D 收藏本站

    杨不悔在内心把宋青书当成哥哥,又在明教长大,倒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直接对宋青书道:“青书哥哥,你今晚就在外间睡吧。”

    宋青书丝毫没有察觉自己的话有什么不妥,他十五岁以后的日子,几乎可以算的上是与世隔绝,所以一些现代的观念又跑进了脑海,加上他把杨不悔当做妹妹,觉得借助一晚是很正常的事情。

    还好杨不悔没有多想,不然可就糟糕了。毕竟古代作风保守,即使是亲生兄妹也不适合晚上睡在一个房间的。只是杨不悔没有娘亲教她这些事情,杨逍又因为纪晓芙的缘故对她很是宠爱,几乎有求必应。而明教之中多为男弟子,这些加起来就导致了杨不悔在男女观念上的开放,丝毫没有一般古代女子的保守观念。

    这两人丝毫没有意识到若是被别人发现在同一房间睡觉,虽然是不同床,但已经可以造成震撼了。两人都累了,杨不悔也只是替宋青书铺完床就回里间去睡了,而宋青书更是连衣服都不脱直接躺下,白日里发生的事情让他太累了,这次很快就睡着了。

    翌日,宋青书带着杨不悔来到昨日隐蔽的地方,不过这次带来了许多吃食还有茶水,杨不悔好奇的问道:“青书哥哥,来这里干什么?”

    “看戏。”宋青书惬意的坐在地上,拿着点心慢慢的吃着,今日所带的点心与昨晚的不一样,不过也很好吃,宋青书默默的称赞着。

    六大派的人经过昨晚的休整,今天一大早就来进攻了,此时下面正打的惨烈。杨不悔着急的看着下面,见宋青书悠闲的一口一个小点心,有些生气的把宋青书手中的点心抢过来扔到地上,但随即又害怕宋青书生气,蹲□双手摇着宋青书的胳膊,撒娇道:“青书哥哥,你有没有什么办法?六大派的人太多了,我明教怕是受不住。”

    宋青书拍了拍手去掉手掌上的点心碎屑,安抚的拍了拍杨不悔的头,“放心吧,六大派虽然来势汹汹,但对明教却是个机遇。也许今日过后,明教就是另一番景象了。”

    杨不悔虽然还想再问,但见宋青书不想多说,也只得闭上了嘴巴。随即仿佛赌气般把宋青书喜欢的那几盘点心全都塞进肚子里,最后小姑娘肚子撑了只能站起来走动着消食,看的宋青书哭笑不得。

    不过三两个时辰,下面已经发生了变化,六大派的人已全部攻上了广场,隐隐对明教作包围之势。很显然这时候已经不适合大部队拼杀了,两边都换了高手上场。只可惜杨逍、韦一笑等人似乎受了伤,只能盘腿坐在旁边。

    杨不悔见场内形势明显对明教不利,越看越着急了,就想跑到山下去。宋青书连忙拉住她,“慌什么,你去了能有什么用?”

    “就算是死,我也要陪着爹爹,与明教共存亡。青书哥哥,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只是,这次我不能听你的话了。”杨不悔说道。

    宋青书看着杨不悔坚定的表情,摸了摸她的头,欣慰的道:“你长大了,去吧。”

    杨不悔微笑着点头,转身向山下奔去。宋青书看着杨不悔离去的背景,再想到不知道怎么样了的张无忌。忽然有些失落起来,当年的两个小孩,都已经长大了,再也不是当初事事都需要依靠自己的孩子了。有些欣慰,也有些失落,宋青书忽然察觉自己现在的感觉有点像看着儿女长大的父亲。想到这里,不由的觉得好笑,但仔细想想,他前世的年龄加上今生的,做他们的父亲确实是绰绰有余。

    山下的广场中心有两人正在拼斗,旁边的人则在凝神观战,宋青书见不是自己武当派的人,就悠闲的看着,观摩他们的招式,不时的思考一下。九阳真经本就有融合天下武学的精粹,宋青书自学成之后也发现对于以前的武学招式似乎更加熟练于心,运用的时候也是水到渠成。在出谷之后与人交手之时,也很容易能模仿到对方的招式,所以先前在学习韦一笑的轻功之时才能在短短的时间内学成。

    两边的高手一个接一个的上阵,倒是让宋青书大饱眼福,长了见识。天下武学繁多,各有优势,只可惜现今武林拘于门派之见,敝帚自珍,这样下去以后中原武林只会渐渐的没落了。

    待到一个身材矮小、满脸精悍之色的中年男子入场时,宋青书悠闲的姿态才有了改变,起身注意向下面看去,这人正是武当派的四侠张松溪。他的对手是个身材魁伟的秃顶老者,长眉胜雪,鼻子仿若鹰嘴一般钩曲。从底下人的叫声中才知道,原来这人竟是张无忌的外公白眉鹰王殷天正。

    这两人一上来就比拼内力,头顶冒出丝丝热气,高手以真力决胜,危险无比,失败的一方往往有性命之忧,宋青书虽知道一些情节,但还是忍不住担忧的看着。就见场中的两人犹似两尊石像一般,连头发和衣角也无丝毫飘拂。

    这时宋青书猛然感应到什么,视线移向六大派弟子之中,就见里面一个熟悉的身影,不正是张无忌。此时的张无忌注意力全在场中,明教的状况很不好,杨逍、韦一笑等人全身动弹不得,其他明教高手也是非死即伤,除了殷天正之外,竟然没有一个可以上场的高手。

    可以说,此时的明教几乎已经进入了绝境,张无忌出场,正是时候。就这一会儿功夫,殷天正与张松溪的比试已经以张松溪略逊一筹为结局。之后莫声谷出场,依然败北,待到宋远桥出场的时候,殷天正已经是没有余力再战了,就算是勉强上场,只怕胜算也不大。

    六大门派的人自然也是看出来了,纷纷叫嚷起来,要把魔教的弟子杀光,一个不留。宋青书对这些人实在是鄙视,正邪之分从来就没有明确的界限,难道打着正派的名号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杀人吗?对于这些人,宋青书实在是不能理解,也不敢苟同。

    这次六大派发号施令之人乃是少林寺的空智大师,六大门派的人纷纷叫嚷着让他下令。场中宋远桥与殷天正之战已经结束,未分胜负。此时殷天正脸颊胀红,头顶热气袅袅上升,可见内力耗尽,已是强弩之末。武当派本还有俞莲舟与殷梨亭未上场,只是他二人不想乘人之危罢了。

    只是他们有君子之风,旁的伪君子却蹦出来叫嚣。不过那人估错了形势,本以为可以捡个大便宜,却没料到偷鸡不成蚀把米。殷天正虽是强弩之末,但依然把那人四肢折断摔在地上。一时间崆峒派脸上无光,过了半响,崆峒派中又出来一人,这人更是卑鄙,踢起一块石头打中殷天正的额角,顿时鲜血直流。

    那人见殷天正已没有反抗之力,上前就欲致他于死地,俞莲舟上前阻拦了一会,却被那人用言语挤兑了回去。那空智大师更是发令六大派分四个方向搜索,将明教一网打尽,一个不留,甚至还要将这里彻底烧掉。

    宋青书暗暗咋舌,亏得还是出家人,居然这么狠。又听着空智说要替明教弟子念往生经文,只觉的可笑,简直是无语。

    明教弟子均盘膝坐起,念诵明教的经文,神态庄严虔诚,丝毫不惧。倒是让宋青书肃然起敬,更加觉得这个所谓的魔教不错,至少没有贪生怕死。

    在这危急时刻,张无忌果然出场了。宋青书见他不早不迟,正好在明教绝望的时刻赶出来,暗暗称赞了一声,这个时候出来才能起到最大的效果。此时的明教就仿佛陷入黑暗的深渊,而张无忌就是那突然出现的光亮,让人深深的印在心里。

    张无忌很快就与人动上手了,只不过一夜的功夫,他的武功就精进了很多,宋青书先是感叹一声,随后又高兴起来,毕竟张无忌的武功越好,他的靠山也就越牢靠。

    张无忌并未与六大派的人啰嗦,上来就是开打,崆峒派的人很快就被打下去了。之后又将昆仑派解决。宋青书看着张无忌在场中淡然自若,游刃有余的将那些人一一击败,内心不由的感到骄傲。

    此时场中已没有人因为张无忌年少而有丝毫轻视,少林僧人又出来说着大道理质问着张无忌,让他不要多管闲事。张无忌脸上一直挂着温和的笑,加上他长相俊美,见之令人心生好感。见六大门派没有继续派人上场,便把成昆化名圆真在六大派与明教之间挑拨的事情慢慢的说了出来,只可惜那成昆太过狡猾,竟然弄了个替身,死无对证之下,却反被少林寺的空性说成是污蔑。

    本来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罢了,只是在张无忌要求对方将圆真和尚叫出来的时候,那圆音和尚说了一句:“明知圆真师兄不能对质,便指名要相见,何以不叫武当派的张翠山出来对质?”

    宋青书怒火也是瞬间升腾起来,但随即担心的看向张无忌,果然张无忌出手向圆音抓去,虽然少林僧人同时抢出两人相救,但还是轻易的被张无忌给抓到了手中,脸上神色阴沉。宋青书虽然也恨不得将那圆音碎尸万段,但也知道若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将圆音杀死,以张无忌的武功来说,是没什么危险,只是明教,只怕会彻底遭殃了,那样一来,收复明教的计划也彻底的失败。

    宋青书很清楚张无忌现在可不是原著中那个善良丝毫不记仇的张无忌,现在的张无忌面对敌人不会有丝毫心软,只怕他现在心中恨不得杀掉那人才好。只不过就算他真的杀了那人,宋青书也不会说什么就是了,张无忌只有一个,明教若是毁了却还可以重新组建一个势力。两者之间,根本没有可比性。

    不过让宋青书意外的是,张无忌将圆音抓在手中,却并没有下杀手,而是很快将他放了回去。之后又义正言辞的说了一番道理,只将圆音说的讷讷无言,六大派的人也心生认同之色。宋青书看着张无忌强忍住仇恨解决六大门派与明教之间的矛盾,欣慰他如此冷静的处事,但更多的却是对他的心疼。

    之后张无忌战少林寺的高手,其中展露出来的轻功让宋青书大吃一惊,只见他此时的轻功比之青翼蝠王韦一笑的还要更胜一筹,本来宋青书学了韦一笑的轻功还想在张无忌面前炫耀一下,此时却有些沮丧的摇头。果然不愧是开了金手指的**oss,旁人是拍马也赶不上。

    这些年宋青书与张无忌呆在一起,除了练武之外并无其他娱乐,宋青书便时常将前世的事情当成故事讲出来,其中的计策阴谋自然不会少。张无忌内心虽对六大派中的许多人都恨得咬牙,但还是压在心里没有露出丝毫。他心知这时若想将明教保存下来,单靠他一人的武力是决计不行的,就算他能打,但是其他的明教弟子却是没什么反抗之力的。

    所以,此时只能尽力的化解明教与六大派之间的仇恨,先将目前的危机解除了再说,至于其他的,以后还有的是机会。有些账,也可以慢慢的算。

    因此在与六大门派的高手交战之时,张无忌并未伤人性命,反倒对对方多有指点。他此时九阳神功已至大成,又习得乾坤大挪移神功,可谓集天下武功之大成,所谓一法通,万法通,任何武功在他面前都已无奥秘可言。加之他医术精湛,若对方身有隐疾,也毫不隐瞒的将医治之法告知。

    这样一来,六大派的人对他也心生好感,那些败在他手底下的门派也没有再叫嚣。其中昆仑派与华山派的掌门对败于张无忌的手下颇有不甘,居然趁着张无忌没注意的时候偷袭,当真是无耻之极。张无忌也毫不客气的一人塞了一粒药丸,言明等事情解决之后就把解药给他们。

    最后六大派只剩下武当派与峨眉派,灭绝师太心高气傲,目中无人,又认出张无忌正是昨日逃跑的小子,早就想下场将张无忌当场击杀,此时提着倚天剑就下场了。

    张无忌心知手中的剑绝不是倚天剑的对手,因此并未选择硬碰,他此时轻功可谓天下第一,比之灭绝师太高出许多,因此仗着轻功围着灭绝师太奔跑,抽空进行攻击。这样一来,灭绝师太却也奈何他不得。

    张无忌却不想这样僵持下去,寻了个机会运起功力将手中剑向灭绝师太掷去,他此时内力比之灭绝师太也不遑多让,灭绝师太不敢硬接,只得低头避过。张无忌趁此机会将倚天剑从她手中夺了过来。

    灭绝师太虽然败了脸色难看,但在众人面前倒也没有反悔,只是脸色阴沉的仿佛要滴水一般,眉毛更是下垂的更厉害,那脸色简直可以把一个小孩吓哭了。张无忌可谓是一点面子也没有留给她,看的宋青书心里大爽。

    最后轮到武当派上场,张无忌并没有相认,将几人一一打败,自此,六大派再无出战之人。六大派之中有些是心服于张无忌的人品武功,而还有一些人虽然心里不服,却也不好把先前说出去的话收回来,最后只得面色复杂的下山去。

    宋青书看到这里,知道收服明教之事已成,张无忌也没有受伤,内心里很是兴奋。又见武当派的人已经转身准备离去,忙站起身准备赶过去。

    刚站起身,视线忽然对上对面山峰一双带着霸气的眼神,宋青书瞳孔一缩,这人,是什么时候出现在那里?他竟然全然没有察觉到,也不知在那里呆了多久,那人见宋青书看过来,嘴角一弯,仿佛见到猎物一般,露出一个势在必得的笑容。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