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之衣冠禽兽

16第十五章 代价

依茨2017-3-6 17:44:27Ctrl+D 收藏本站

    这里四周一片沙漠,没有丝毫遮挡物,无疑给两人的逃跑添加了困难。在沙地上奔行了两个时辰,此时已是正午,赤日当头,炎热无比。宋青书被追的心里直冒火,这样只能逃命的感觉让人觉得窝囊极了。

    忽然东北角十余里处一道黄色火焰冲天升起,宋青书与张无忌两人脚步方向一转,就向那边而去。有混乱就有机会,这是宋青书一直坚信的道理。更何况,此时也没有其他选择。

    不久就听见厮杀声大作,声音越来越惨厉,不时传来一两声临死时的呼叫。待靠近了看,只见刀光剑影,数百人在恶斗,情景惨烈的很。

    张无忌与宋青书两人没有丝毫停留就冲进了战场,在里面闪避着前行,不时的踢倒几个人。最初两边的人都不知道他们是敌是友,不过在宋青书两人不时的点住武林正派人士的穴道之时,那些明教的人也渐渐的不把刀剑对着他们了。

    而后面的灭绝师太也赶到了战场,她停都没停一下,直接提着剑冲进了战场,她剑法凌厉狠绝,加之倚天剑锋锐无比,没有一名教众能挡的了她三剑。她对明教恨之欲绝,下手毫不留情,青霜到处,瞬息间便有七八名教众丧生在她长剑之下。

    后面跟来的峨眉派众人也跟着加入了战圈,原本占了上风的明教很快就落入了下风。峨眉师太这时候也不急于追到宋青书两人了,相比之下,这里大群的魔教妖人才是她要斩杀的。

    宋青书很快就出了战圈,回身看到后面死伤惨重的明教弟子,虽然已经达成了目的,摆脱了灭绝师太的追杀,不过看着灭绝师太那仿佛砍西瓜一般的样子,宋青书就不爽,还什么正派掌门,简直就一杀人恶魔。

    忽然视线看到不远处停留着的黑压压的三队人马,每队约有一百余人,行列整齐。看那服饰,应是天鹰教弟子。天鹰教虽然是明教的旁支,但与五行旗的关系一向不好,怪不得看着五行旗的弟子被杀也不出手相救。

    只是,若是真的没有一丝感情,又何必站在这里?想来应该是为了面子,不愿主动帮忙吧。那么,就让人来推他们一把吧。

    宋青书先前被灭绝师太追的窝火,又想到那个不知道躲在哪里虎视眈眈的扎牙笃,对于让张无忌收服明教当上教主的念头更加确定。虽然两人背后有武当派作为依靠,但很明显武当派不可能完全听他们指挥。所以他们需要自己的势力,完完全全属于他们的武力。

    毕竟双拳难敌对手,更何况扎牙笃还拥有朝廷的势力,任凭你武力值再高,单独一人也拿他们没办法。不然有张三丰这些高手,中原却还是被蒙古兵侵犯。所谓蚁多咬死象,不是没有道理的。

    所以,为了掌握自己的命运,明教,就是最好的选择,也是张无忌命定的选择。

    宋青书停下来,看着张无忌认真的道:“无忌,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吗?我说等你练成天下第一的武功,组建天下第一的势力,这样,就再也没人能欺负我们了。我知道你有天赋,将来武功天下第一也不是不可能。可是就如太师傅,如今的武功已经足以说的上是无人能敌了。可是,当年你爹你娘之所以会被逼死,就是因为我们武当派势力不够大,武力不够强,被别人联合欺上门来,才会发生那些事。”

    当年张翠山虽然是自杀身亡,其中自有对俞岱岩的愧疚,但更多的是为了不使武当派、不让师父为难而自杀谢罪。而殷素素,则是在丈夫死亡之后,被那些武林人士给活活逼死。用两人的死,免去武当派的大难。若是当年武当派的势力足够大,那些人又怎敢欺上门来,又怎么会发生那件惨剧。

    提到当年,张无忌的手一紧,当年他没有能力保护自己,也没有能力保护爹娘,最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的尸体无能为力。可是,他再也不想感受那种失去自己爱的人的绝望感觉,他甚至无法忍受别人伤害到师兄一根汗毛,这个他唯一想拥有的人。

    今天,被人这样狼狈的追着逃窜,他深深的感觉到自己能力的不足,武功需要时间来积累,可是如师兄所说,他需要属于自己的势力。

    “无忌,如今明教群龙无首,是最好的时机。这是你的机遇,单单属于你的机遇。明教虽然被武林正道称之为邪教,但你我都看的很清楚,那些所谓的武林正派人士大多都是一些伪君子,相反这些魔教的人却讲义气,行事虽肆意了些,却更适合你我二人。”宋青书慢慢的说着。他们两人从来就不是被那些条条框框给套住的人,只要是自己认为对的,即使站在对面的是全天下的人,也不会有分毫退缩。

    “我知道了,师兄。我会尽力。”张无忌眼里满是坚毅的光,看着在那边肆意砍杀明教弟子的灭绝师太,想到先前的狼狈,眼里闪过一丝暗沉的狠厉。

    “刚才是我们连累了那些弟子,现在交给你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去说动前面的天鹰教弟子,前来救援五行旗的人。”宋青书下巴朝那些天鹰教的方向扬了扬,示意张无忌过去。

    张无忌微点头,向着那边走去。宋青书只是站在原地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注视着他,这个他看着长大的孩子,终于开始他人生历程的第一步,他相信,张无忌会做的很好,比原著中的他做的更好。

    没多久,天鹰教的弟子就动了起来,兵分三路向战场杀入。宋青书看着很快扭转过来的战局,对已经回到身边的张无忌毫不吝啬的露出赞赏的笑容。

    两人没有停留,离开战场一路前行向光明顶而去,只不过如何进入光明顶是个问题,毕竟两人不是明教弟子,想要进入没那么容易。

    不过正是急什么就来什么,忽然前方黄沙中钻出一个青袍人来,双手一张,就拉住宋青书的手臂用力拉过去。宋青书突然受到袭击,心里一惊,九阳真经自动流转,双掌一转一翻就要向那人拍去。

    脑中忽然有一个名字飘过,宋青书的掌不觉停顿了一下,但就这一瞬间,身子一麻,已被人点住穴道。随即那人身子急速后退,避开张无忌攻来的招式,纵身长笑一声,径向西南方飘行而去。

    张无忌大急,体内真气流转,足底加劲,身子如箭离弦,急速追去,只是对方身法之快,实是匪夷所思。张无忌初时和他相距数丈,到后来变成十余丈、二十余丈、三十余丈……终于人影不见。

    张无忌想到师兄被掳去,不知那人到底是何人,到底有什么目的,顺着沙漠上留下的足迹,向前追去。

    宋青书在瞥到那人相貌的一瞬间,脑中已经出现了一个名字,若是他没记错的话,本来的张无忌正是因为追被青翼蝠王韦一笑捉去的殷离才会发生后来的事。只这一瞬,宋青书反射性的就把手中的动作收了回来。然后,人就到了韦一笑的手中。

    待韦一笑的轻功使出来,宋青书也是暗暗佩服,这轻功应该可以算的上是武林头一号了吧。宋青书眼见着后面张无忌的身影被甩开,心里倒是别扭了一瞬间,距离上一次两人分开,已是好几年前了,猛一分开,还忽然有些不习惯。

    但随即宋青书就暗暗唾弃自己真是矫情,一大老爷们有什么舍不得的,再说用不了多久两人应该就能见到了。想到这里,宋青书很快就把张无忌抛到了一边,转而打量着眼前的人来。

    传说青翼蝠王韦一笑因为修炼至阴至寒的寒冰绵掌时出了差错,导致经脉中郁积至阴寒毒,所以他只要一用内力,寒毒就会发作,如果不吸人血解毒,全身经脉就会凝结成冰。所以才会他才会有吸血蝙蝠一称,不过他吸血只是为了活下去,总的来说也是个可怜人罢了。

    不过,把念头打到他身上来,那就不要怪他不客气了,宋青书嘴角勾起一抹笑容,若是张无忌在这里,就知道师兄又在打什么坏主意了。

    抱着宋青书的韦一笑自然不知道怀里的人在打什么主意,见宋青书神色淡然没有丝毫惊慌之色,有些奇怪的道:“小子,你不害怕吗?”

    “怕什么,青翼蝠王韦一笑,久仰大名,轻功果然名不虚传。”宋青书忽然手掌在韦一笑肩上轻轻一按,一个翻身站在地上。他先前身上被点住的穴道在九阳真经内力运转之下,早已自动解开,只不过先前一直没有动作罢了。

    青翼蝠王有些吃惊,嘿嘿笑了两声,“小子,还有两下子。不过,今天还是乖乖的把脖子伸过来,让我吸了你的血。”

    宋青书嗤笑一声,不屑的瞥了韦一笑一眼,头微抬,“韦蝠王,我们做个交易如何?”

    韦一笑有些好奇的问道:“说说看。”

    “我有办法驱除你体内的寒毒。”宋青书的话直接击中要害,让韦一笑的心都颤了一下,眼睛更是冒光的看着他。

    “你想要什么?”韦一笑虽然很是心动,但他毕竟不会天真的认为宋青书会好心什么也不求的帮他,而且宋青书先前已经明确的说明这是一场交易。

    “我想要学韦蝠王的绝顶轻功。”宋青书看着韦一笑,对上那逼人的目光,没有丝毫退缩。

    宋青书先前故意被韦蝠王抓走,是让张无忌的命运轨迹不会发生改变,顺利的进入光明顶,学的乾坤大挪移心法,当上明教教主。

    从第一次相救张无忌最后却身重寒毒,到后来发生的一系列事情,都让宋青书明白,虽然有些东西发生了一些改变,但关于张无忌所要经历的大事却是一件都没有缺失,从父母双亡到蝴蝶谷学医,再到掉入山谷学的九阳真经,这之间过程与时间虽然有一些变化,却没有影响最终的结果。而若是强加干预,只怕他那次身中寒毒就是深刻的教训了。

    所以,宋青书送张无忌上光明顶,一半是为了私心,毕竟他们现在迫切的需要属于自己的力量;而另外一半,则是不想发生类似第一次的事,万一命运之神认为是他阻碍了**oss的成神之路,发生一点小意外把他弄死他就冤枉了。

    不过,白天被灭绝师太那老太婆追赶的狼狈情景还牢牢记在心里,现在面前就有一个轻功绝顶的人,这还真是老天送来的意外惊喜。更何况,既然有胆子掳了他,不付出点代价又怎么行。

    韦一笑眼冒寒光的盯着宋青书,他轻功一绝,又怎肯轻易的传授给别人,冷笑一声,“你就不怕我把你抓起来,逼你交出方法吗?”

    宋青书轻笑一声,道:“韦蝠王认为,若是没有把握,我又怎么会说出来。”

    韦一笑从先前宋青书竟然可以自行解开穴道,加上神色淡然没有丝毫害怕,心里已然知道这人不简单,不会做那没有把握的事。更何况这些年身受寒毒之苦,时常需吸食人血,实是痛苦至极,现在忽然听见有解决之法,内心更是震动,只是涉及到自己的绝技,才有所犹豫罢了。

    宋青书见韦一笑脸上表情阴晴不定,淡淡的道:“寒毒郁结于内,时间愈久,就越痛苦,想必韦蝠王已经亲身感受过了。”

    韦蝠王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你就不怕你替我治好之后我会反悔?”

    宋青书嗤笑一声,道:“明教虽被称为魔教,但我却知道明教弟子以杀鞑子为己任,重义气,讲承诺,韦蝠王身为四**王之一,难道还会是那不守信诺之人吗?”眼中寒光一闪,宋青书接着道:“更何况,若是你敢欺骗与我,将来自有人替我教训你,到时候只怕你后悔都来不及。”

    韦一笑听见宋青书前面的话,脸色好了许多,待听见后面那段话,下意识的就想不屑的冷哼一声,但对上宋青书眼里的寒光,不知怎么就觉得宋青书绝对不是在开玩笑,也不是在恐吓,而是真的有这个能力。

    其实韦蝠王反问那句话之时,他心里就已经决定了。此时虽然对宋青书最后的话虽然还有一丝不信,但还是没有多说什么。

    在之后的无数年里,韦一笑每每想起,就会觉得自己当初没有做出什么愚蠢的动作真的是太明智了,不然只怕最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到时候可不就是宋青书口中所说的后悔都来不及了吗?不过还好,此时的他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作者有话要说:捉虫~~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