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之衣冠禽兽

14第十三章 习惯

依茨2017-3-6 17:44:19Ctrl+D 收藏本站

    在张无忌讲到扎牙笃出现的时候,宋青书就知道事情的真相与自己先前所想相去甚远,只是却没有想到当年自己的意外插入,居然会把扎牙笃改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而且当年那小子不是还很深情的看着赵敏吗?怎么现在居然压着别人叫着自己的名字,而且被压的那个还长的与自己很像。莫非那小子居然是被虐体制,不然怎么会被绑架一次就喜欢上了。

    意识到自己居然成为了别人的yy对象,宋青书的脸色变得有些诡异起来,也不说话。他倒不是歧视同性恋,不过在听一个可以算得上是陌生人居然想着要把自己压在身下,相信任何一个人都会不爽。

    在宋青书心里想了七八种将来怎么教训扎牙笃那小子的时候,一旁刚讲完的张无忌脸色也有些黑,想到扎牙笃居然对师兄有那种肮脏的念头,真的是不可原谅。

    被师兄弟俩惦记着怎么狠狠教训的扎牙笃在七王爷府狠狠的打了个喷嚏,浑身不自觉的颤了一下,想到当日赶到时最后的一瞥,又看看身下陷在□里的卫壁。忽然一点兴致也无,起身毫不怜惜的把人踢到床下,冷冷的道:“滚。”

    而迅速清醒过来的卫壁仿佛早就习惯了一般,柔顺的披上外衣走了出去。仰面躺在大床上的扎牙笃一遍一遍的回想着当日那人的相貌,其实当时的宋青书真的算不上好看,面上是阴毒严重导致的泛青,衣衫也因赶路显得有些破旧,只有那毫不犹豫的坚定眼神一如以往让人深深的记在心里。

    在看到宋青书毫不犹豫的抱着张无忌跳下去的时候,扎牙笃深深的嫉妒那个呆在他怀里的张无忌,以前是这样,现在又是这样,为什么那个小子可以那么幸运,可以拥有宋青书坚定的守护。

    宋青书一想到居然有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一直对自己虎视眈眈,浑身都起鸡皮疙瘩。依张无忌的说法来看,扎牙笃那小子的武功似乎还不错,虽然说张无忌因为寒毒的缘故只能发挥出大半的内力,但总的来说也算不错了,只是没想到扎牙笃更厉害。

    不过想到扎牙笃的身份,身为七王爷的儿子,有权又有钱,肯定都是最好的条件,想来一些增加内力的灵丹妙药肯定也是服用了不少,又有名师教导。而他与张无忌自从下了武当山之后,就再无人教导,每日里只是勤练内功,一些招式也是以前所学。

    想到有一天会因为武力不敌被人抓去压在身下,宋青书就狠狠的打了个寒颤,随即就把视线移向坐在对面的张无忌,恶狠狠的想着:靠,老子有**oss,黑不死你!

    宋青书抓住张无忌的手,郑重的道:“无忌,师兄的安全以后就教给你了。以后看见那小子,给师兄好好的教训他。”

    张无忌盯着两人交握的手,认真的点头。

    自此,两人愈发努力的练习九阳神功的,几乎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宋青书每次想起扎牙笃,就得仿佛装了发动机一般不知疲倦的修习武功。而张无忌更是发奋,把自认为努力的宋青书都看的有些佩服。

    九阳神功越练到后面,越是艰深奥妙,进展也就越慢。两人互相讨论,第三卷整整花了半年时光,而最后一卷练了接近两年,才功行圆满,而其中宋青书比之张无忌又多用了一年的时间。

    总的算来,两人在谷中已经四年有余,张无忌二十岁,宋青书二十四岁。此时的张无忌已经从一个少年长成为身材高大的青年,这几年在山谷之中,有时与那大白猿攀援山峰,锻炼之下,一身古铜色的肌肤,肌肉结实而不纠结,全身只在身下围了件兽皮,头发也只是用根草绳绑在后面,下巴处还有漆黑的胡渣,整个人仿若野人一般。

    而宋青书则不习惯坦胸,比张无忌多穿了个毛皮上衣,与几年前想比倒是没有什么变化,只是退去了稚气,加上经历过生死,又在这与世无争的山谷中待了几年,修身养性之下整个人显得愈发温和起来。

    以前在蝴蝶谷之中,宋青书就已经把自己学会的武当派的武功招式全都教给张无忌,又担心他没有与人对敌的经验,时常与他切磋。后来来到谷中,虽然勤练九阳神功,但每日里也会分出一个时辰来进行拆招。

    只是当年宋青书年龄毕竟只有十五岁,所学的武功招式虽然不错,但武当派的高深武功却还没有接触到。而且在谷中的这几年,两人虽然时常拆招,但毕竟不会像真正的生死厮杀一般,所以仅仅只是能让两人熟悉招式罢了,若想实力更进一步,一个是尽快回到武当山学习武功招式,另一个就是去江湖上历练。

    宋青书在九阳神功练成之后,就开始考虑出谷的事情了,毕竟两人不可能一直呆在谷中,虽然说这里环境不错,不过……低下头看着自己身上的两块兽衣,又看了一眼张无忌正在烤着的鱼肉,出谷的决心更加坚定了。

    张无忌虽然对不能在与师兄单独呆在一起感到有些可惜,不过也知道迟早会有离开的一天,也就没有反对。

    两人也没什么可收拾的,当天就出了山谷,找了个附近的城镇买了身衣服,至于银子的问题,宋青书找了个穿着华丽的富人解决了,倒是张无忌没想到师兄居然会行此偷盗之事,不过也只是有些吃惊罢了。

    宋青书瞥见张无忌脸上的表情有些不自然,眯了眯眼看着他,“怎么,对我的做法有意见?”心里打算如果这小子敢说是,看他怎么好好的教训他。

    张无忌对宋青书的表情最是熟悉,见宋青书面上笑着,但内心不知道在准备怎么教训自己呢。忙摇头,笑得有些谄媚的凑到宋青书的身边道:“不是,我只是在想,以后再遇到这种事,都让无忌来做,哪里用师兄动手。”

    宋青书对张无忌的回答深感满意,欣慰的摸了摸他的头,但随即感觉有些不爽,这小子长这么高干嘛,搞得现在摸他的头都不方便了。倒是张无忌知道他的心思,微低头送到宋青书手下,不过他对两人的身高倒是很满意,正好可以把师兄护在怀里。

    宋青书见张无忌的动作,不爽的心情马上飞走,对自己培养的小孩非常满意,又想到**oss被自己培养成这么优秀,更是感到骄傲。心情一好,宋青书就拉着张无忌的手,向着镇中最大的那家酒店走去。

    走在旁边的张无忌看着换了一身新衣的宋青书,注视着他脸上飞扬洒脱的笑容,手微微收紧,将修长柔软的手包在手中,脸上也泛起大大的笑容。

    不得不说,换了一身新衣服又把自己好好打理过的两人外表还是很具有吸引力的。宋青书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清秀不失俊逸的脸,坚毅深邃的眼神,修长的身材,让人一看就心生好感。而张无忌刮去了胡须,把额前的头发和宋青书一样用玉簪束起,其余的披散在肩上,露出了俊秀的脸,原本隐藏在胡须下面的可以算的上精致的脸蛋,让宋青书都有些惊叹老天的厚爱。真是人比人气死人,武功天赋好也就算了,居然长的也这么好,怪不得能骗到那么多小姑娘了。

    两人在酒店之中狠狠的大吃了一顿,又找了间客栈住下,躺在久违的柔软床铺中,宋青书惬意的□了一声,只是,翻来覆去了许久,宋青书微眯着眼睛看着床顶,为什么他明明就是很困,但就是睡不着呢?

    莫非自己是习惯了睡在稻草堆上久了,反倒不习惯舒适的床铺了?宋青书叹了口气,把被子移到地上睡上去。可是还是不行,宋青书又翻身上床,瞪着虚无的空中。然后,他想到某个在隔壁正睡得舒服的人,困得要命偏又睡不着的人顿时迁怒了。

    翻身下床连外套也不披直接从窗子跳出去又进入旁边的房间,刚进入,就见张无忌坐在床上看着他。宋青书也不意外,要是一个大活人进来张无忌依然睡得很死他才奇怪呢。丝毫没有把人吵醒感到丝毫不好意思,宋青书走过去躺在张无忌的床上,对上他的目光,有些恼羞成怒的吼道:“看什么看,老子看中你这张床了,不行吗?”

    张无忌轻笑一声,“当然可以,那师兄我们一起睡吧。”

    宋青书听着那有些宠溺的声音,不知怎么的脸上就红了一下,低低的“嗯”了一声,翻过身去面向墙壁。暗暗唾弃自己刚才恼羞成怒的表现,害的自己被张无忌那小子给嘲笑了。胡思乱想了好一会儿,本以为会睡不着的人很快的就呼吸平稳下来陷入了梦乡。

    听着身边人的呼吸和缓下来,张无忌小心的把侧过身的人翻转过来拥进怀里,其实在宋青书来之前他也没有睡着,这几年两人一直睡在一处,早就习惯了彼此的气息,骤然分开当然会不习惯。此时呼吸着熟悉的气息,把爱恋的人拥在怀里,张无忌嘴角微微勾起,闭上眼睛很快就睡去。

    而被翻身的宋青书连气息都没变一下,实在是这些年两人对彼此的气息太熟悉了,加上宋青书寒毒严重的那些日子,更是常被张无忌抱来抱去,久而久之像在睡梦之中被张无忌翻身这点小事根本就不足以让他醒来。

    当然,若是换了个人,只怕还没有靠近,宋青书就已经反射性的一脚踢过去了。而张无忌自然也知道这点,心里不觉有些满足。这几年他早已认清内心深处的感情,但每次想到当年师兄在听到扎牙笃的做法之时阴沉的脸色,就会把心思埋藏的更深,不敢有丝毫泄露。

    虽然他知道自己是不同的,但是张无忌不敢赌,他只要一想到师兄会用那种厌恶的目光看着自己,整个人都会陷入黑暗之中,有一股暴虐的冲动。如果真的有那一天,他不知道自己会做什么。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