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之衣冠禽兽

13第十二章 扎牙笃

依茨2017-3-6 17:44:15Ctrl+D 收藏本站

    第十二章扎牙笃

    那人被抱住的时候,浑身狠狠一颤,似是怕极了一般。张无忌这一抱马上感觉不对,忙松开来,走到那僵直着身体的青年正面,一见之下大失所望,粗看之下确实与宋青书眉眼有些相似,但宋青书的偏向清秀,而这青年却更显精致,肤色也是极白,只是眉目之间却没有宋青书的潇洒,反倒是有一股懦懦之气,两人之间气质天差地别。

    张无忌与宋青书朝夕相处六七年,对他的一举一动都熟悉无比,别说这青年只是外貌有些相似,即使是一模一样他也能认得出来。

    不过第一次见到与师兄如此相像之人,张无忌有些好奇的看了他一眼问道:“你有没有见到一个与你长的很像的人?”

    那青年有些慌乱的看了张无忌一眼,低低的道:“你快走吧,不然被其他人瞧见了可就不好了。”

    张无忌看了一眼周围,空旷的竹林只闻风声呼啸,微笑道:“你别担心,这附近没人,现在可以回答我的问题吗?”

    那青年摇了摇头把头低下去,张无忌见他一副不想搭理人的模样,也不纠缠,转身就向前面走去。那青年一见,大惊失色,拦在张无忌面前,“公子,前面去不得。”

    张无忌眯了眯眼,“为何?”

    “是啊,我也想知道为何?”猛的一个低沉性感的声音响了起来,张无忌浑身一震,警惕的看过去,竟然发现原本空无一人的地方不知何时出现了几个人影。

    当先一人编着一头乌黑的粗辫子垂在胸前,头上戴着一个绣着金丝银线的毡帽,身穿一身蒙古贵族服饰,腰间跨着一把大砍刀,年龄在十七八岁之间,轮廓很深,面貌英俊,此时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整个人看起来男子汉气味十足。

    而站在他后面的两人大约四十左右的年纪,看相貌穿着应该是个中原人,另外还有六个蒙古族侍卫。

    “卫儿。”那公子温柔的叫道。

    本站在张无忌面前的青年听见那声音,浑身微不可见的一颤,站在他对面的张无忌清楚的看见那双原本温和的眼里此刻盛满了恐惧,脸色也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可见是害怕到了极点。但还是向那公子走去,柔顺的站在他身边。那贵公子抬起手在他头上轻轻抚摸了一下,低下头在他耳边说了什么,而那名唤卫儿的青年一反刚才害怕的模样,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

    张无忌眉头皱了一下,但他也不是多管闲事的人,加上对蒙古人没有好感,也不说什么,转身就准备离开。

    “这位公子请留步,不知公子先前所讲的与卫儿面貌相同之人是何人,有些好奇,不知可否引荐一番。”那蒙古贵公子虽然是询问的语气,但身后的几人却不着痕迹的将张无忌的退路拦住。

    张无忌沉下脸,这几人能在自己没有察觉的时候来到身边,显然内力比自己深厚。而且对方有九个人,明显对自己不利。看清楚形势之后,张无忌看着那贵公子,淡淡的道:“在下曾阿牛,我师兄与这位卫儿公子有些相像,不过物有相同,人有相似,想必也很正常。”

    张无忌的名字在江湖上虽不说是人尽皆知,但大多数人因为某些原因还是知道这个名字,所以为了省麻烦,他说出了个假名,这个曾阿牛还是当初宋青书一次只不过是有些戏谑的提出来,却被张无忌记在了心里。

    “哦,是吗?只可惜无缘一见。在下扎牙笃,今日见到小兄弟也是缘分,不如到山庄用餐如何?”那贵公子眉目含笑,站在张无忌身后的几人却同时朝他逼近一步。

    张无忌见对方这阵势,虽然不明白为何第一次见面的这人要逼自己去那什么所谓的山庄,又想到先前那卫儿公子阻止自己前去,可想而知那里定不是什么好去处。只是,现在势不如人,只能先依着对方的了。

    来到那山庄之后,那两个中年男子对扎牙笃弯了一□就离开了,而那六个侍卫则分散着站在大厅的角落。张无忌一走进那大厅,就愣了一下,但随即有若无其事的坐在椅子上。

    而扎牙笃见到张无忌的反应,眼底深处划过一抹凌厉,但嘴角的笑却越发的大了。走在他后面一步的卫壁却是情不自禁的颤了一□子,扎牙笃转过身温柔的问道:“怎么了,很冷吗?”

    卫壁摇摇头,“没有,公子。”

    扎牙笃伸手取过椅背上的外套,微笑着披在卫壁身上,“不能疏忽了,你的身子不能有任何损害,知道吗?”

    扎牙笃笑的很温柔,动作也充满了关心,只是那卫壁公子脸上却变得有些苍白,脸上的笑容有些虚弱,但还是柔顺的点头。

    张无忌看了一眼两人,觉得有些怪异,但随即把目光移向大厅中央悬挂的几幅画上,那上面都画着一个少年,身穿青色的衣衫,一头青丝用白玉簪束着,眼角上挑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洒脱中带着一丝风情。

    张无忌垂下眼眸,这画上的少年明显是当年自己第一次见到师兄的时候师兄的打扮,而这蒙古人又名唤扎牙笃。张无忌本来只是觉得这名字有些熟悉,但此时细想之下,才发现这人应该是当日王府中所见的那个小王子,后来还被师兄挟持的那个人。

    那扎牙笃此时已经证实了心中的猜想,心里虽然激动但面上却不显,招呼仆从带张无忌去了房间,又有人送来了水,还有丰盛的吃食。张无忌看了一眼院子里站着的几个侍卫,思量了一下还是决定离开的事不可鲁莽,只能等待时机。

    这一等就是数日,张无忌每日里好吃好喝的被伺候着,中间还曾送来几个美貌的女子,在被拒绝之后,居然又有人送了一些漂亮精致的小男孩过来。张无忌更是莫名其妙,把人全都赶了出去。

    张无忌也曾提过要离开,只是每次扎牙笃都挽留他在这里多住几天,就是不放他离开。提了几次之后张无忌也看出这人根本就没有想放自己离开,于是就开始不着痕迹的收拾一些花草虫子,准备自己的离开大计。

    这天夜里,张无忌终于完成了准备工作,顺利的把守在门外的两个侍卫弄倒,穿过回廊经过扎牙笃的住所,看了一眼守在门外的几个侍卫,张无忌想了一下,转了个弯朝后面走去。小心谨慎的从窗前经过。

    忽然从屋里传来一声奇怪的声响,似痛苦又似欢愉,勾的人心里痒痒的,张无忌从来没有听过这么奇怪的声音,在窗前停下来,四下注意了一下没人,轻轻一跃飞到屋顶。为了出逃他特意穿了一身黑色的紧身衣,夜色中趴在屋顶倒也不是很明显。

    轻巧的挪开一块砖瓦,露出一条小缝,凑上去向下看去。只见屋内水汽朦胧,居然是间浴室,水池呈长方形,里面盛满热水,长约六米宽约五米,里面有两个人影纠缠在一起,定睛看去,站在水池中的那人古铜色的肌肤,身材高大,粗大的辫子放在胸前,显然是那蒙古贵公子扎牙笃,身子正快速的前后抽动着,看不到他的表情,只能听到他越来越急速的呼吸声。

    而下面那人一身雪白的肌肤,乌黑的头发披散在雪白的背脊上,上半身伏在地上,下半身还在水里,纤细的腰被扎牙笃古铜色的大手握住前后摇动。头低垂着看不到脸,只能听到他口中不断的发出似痛苦似欢愉的□。

    从张无忌的方向看过去,正好可以清楚的看见扎牙笃□那紫红的巨物在那两瓣臀中不断的进出,那挺翘的臀上还有红色的抓痕和白色的污浊,显得**而□。

    张无忌第一次见到这般情景,顿时目瞪口到起来,喉咙有些干涸,眼前忽然就出现了宋青书淡淡的笑容,□就是一紧。察觉到自己在想什么,张无忌狠狠的摇头,若不是还没忘记自己正在屋顶上,当真要给自己一巴掌,居然对师兄有这么肮脏的念头,真是太不应该了。

    忽然扎牙笃俯□在身下青年的背脊上不断的亲吻着,□冲撞的速度也更快了些,直把那人撞得闷哼出声,不断求饶。

    张无忌听着那有些熟悉的声音,正想着到底是谁,就猛的听见下面扎牙笃的声音。

    “青书,青书……”那声音很温柔,很深情,却让张无忌差点掉下屋顶去。

    一误以为那个被压在下面的人居然是宋青书,张无忌顿时眼睛都红了,手边的砖瓦顿时被捏的粉碎。

    “谁?”底下的两人和院内的侍卫同时也听见了声音,扎牙笃动作不停,反而加速冲撞起来,而底下的青年却是头歪起向上开来,露出满是□的脸,赫然是卫壁。

    张无忌一看见那张脸,顿时整个人都清醒过来,随即注意到情况不妙,朝着向这边扑过来的侍卫洒出一包药粉,从一个缺口处冲出去。

    “抓回来。”在张无忌动作的一瞬间,水池里的扎牙笃在一个用力的顶弄之后达到了□,极度的快感让他眯了眯眼,看了一眼上方,淡淡的声音响彻在众人的耳边。

    这座府邸的侍卫除了那些蒙古侍卫之外,另外还有当日的两个中年人,朱九龄和武烈两人武功不错之外,其他的一些仆从下人均不足为虑。张无忌一路疾奔,不时的向那些追赶过来的人撒一包药过去,他配的这些药五花八门,全都是用一些极简单花草还有一些阴暗角落的虫子配制而成,其中有简单的迷药,也使人浑身麻痹的,还有可使人浑身瘙痒难耐的,总之可以用来对方造成麻烦的,都被张无忌配制出来。

    追在后面的人几乎要骂娘,特别是那些浑身瘙痒难耐的人,只能一边追着一边不断的用手抓着身上,看着不断的从包里掏出药包的小子,更是恨得牙痒痒。一个个在心里暗骂:臭小子,看你能有多少药粉可以撒。内心更是狠狠的想着等抓到了张无忌,定要好好的招待他一番。

    张无忌准备的十分充足,腰间系着一个腰包,里面满满的都是一小包一小包的药粉。而后面的人因为要注意前面随时撒过来的药粉,速度自然就慢了下来,不过药粉随风飘入空中伴随着呼吸进入人体,这些人虽然警惕,到后来还是中招了。最后只剩下内力深厚的朱九龄和武烈,外加另外五个蒙古侍卫一直追在张无忌身后。

    张无忌对庄园外面的路径不太熟,乱跑之下就不妙的看见那不远处的断崖。看着空了的腰包,又瞥了一眼后面紧追不舍的几人。想到刚才看见的情景,张无忌脸色一沉,想到不知道在何处的师兄,脚步加快了几分,没有停留的向着断崖冲去。

    “师兄。”想到自己跳下去之后不知道还能不能活着,张无忌口中不由的叫了出来,就好像每一次只要他这样叫,师兄都会微笑的看着他,让他几乎想沉醉在其中。每次只要喊着这个名字,心里就会暖暖的,每一次寒毒发作,他都会默默的在心底不断的呼喊这两个字,这简单的两个字,似乎化在口中流进内心深处。

    然后,他就看见师兄果然跑了出来,抱着他一起跳了下去。张无忌双手环住宋青书的腰,头放在他的肩上,闻着宋青书身上淡淡的气息,脸上出现一个大大的笑容。

    他就知道,师兄一定是不舍得他的。所以,师兄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有朋友来看我,所以更得晚了,摸摸,大家等得辛苦了。^_^有错字什么的大家不要客气的指出来吧~~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