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之衣冠禽兽

9第八章 成长

依茨2017-3-6 17:43:57Ctrl+D 收藏本站

    第八章成长

    待听得张无忌说金花婆婆是如何找来,又讲了灭绝师太是如何与金花婆婆相斗,最后又杀死了纪晓芙。这过程在张无忌讲来只是寥寥数语,但也能想到过程端的是凶险无比。

    宋青书此时也不迟疑,稍稍收拾了一个包袱,就带着两个小的离蝴蝶谷而去。三人中两个病人,一个小孩,一路行行歇歇,起初尚还能在树林间寻些野果吃,到了后来走上了大路,遇见了市镇,几人想买些饭吃,哪知道家家户户都是空屋,但见沿途稻田尽皆龟裂,田中长满了荆棘败草,一片荒凉。

    宋青书见路边躺了几具尸体,肚腹干瘪,双侠深陷,一看便知是饿死的。越往前走,这类尸体也越多。宋青书知道荒灾之时,世道最乱,走到道路边抓起一把灰,涂在三人的身上,头发衣衫也弄得凌乱脏污了些,又担心杨不悔年纪小容易说错话,点了她的哑穴。

    而张无忌见师兄如此,想到以前师兄曾说过饿极了会有人吃人肉,虽有些不敢相信,但心里却是暗自警惕起来。

    到了傍晚时分,三人到了一处树林,见到林中有白烟袅袅升起。宋青书拉住兴奋的杨不悔,对张无忌暗示了一眼,示意他先过去。张无忌慢慢的向前走去,待靠近了,只见两个衣衫褴褛的汉子围着一锅热气腾腾的沸汤,正在锅底添柴加火。

    而在那两个汉子看来,张无忌这三人,年纪大的那个脸泛青气,加上宋青书刻意装出来的那副病重的样子,更是让他们觉得只是个弱不禁风的病秧子,而另外两个小的,倒是长的颇为壮实,互相看了一眼,脸上均是泛起了喜色,站起身来对三人招手。

    宋青书一见这二人就知道两人不怀好意,不过他也没提醒,虽说张无忌很多观念都知道,但毕竟这几年都很少接触外人,此次也就当让他见识一下世事的险恶好了。

    张无忌到底是残留有一丝天真,加之也饿得狠了,见那两人招呼,忙走到那锅旁,却见锅中上下翻滚,都是些青草愕然问道:“两位大哥就吃这些吗?”

    那汉子一把抓住张无忌,狞笑道:“宰了你这头肥羊,我们哥俩就可以饱餐一顿了。”

    另一名汉子道:“不错,那小女娃留着明天吃。至于那个大的,不知道得的什么病,还是扔的远一点。”

    张无忌见那汉子从靴子里拔出一柄牛耳尖刀,显然是准备宰杀自己,待听到他们要把师兄给扔的远一点,顿时如触到了逆鳞一般,身子灵活的一转,一掌奋力击出。他早年得金毛狮王谢逊传授武功秘诀,又从张三丰处学的九阳神功,加之每日对抗寒毒勤练不缀,又悟性极高,武功比之宋青书也不遑多让。这一掌打过去,便是习武多年的人只怕也承受不住,更何况一个普通汉子。

    那汉子只是哼了一声就倒在地上一动也不能动了,张无忌没有停留,对着攻来的另一个汉子,一招鸳鸯连环腿,左右跟着踢出,直将那人踢的鲜血狂喷跌出老远。

    这是张无忌长这么大第一次杀人,他眼神有些复杂,呆愣愣的看着自己的双手。宋青书自是知道第一次杀人的感受,当年他第一次把人杀死的时候,可是脸色惨白的呕吐了好一会儿。虽然对张无忌刚才的表现还算满意,但此时见自己看着长大的小孩如此恍惚的模样,还是有些不忍,走过去轻声唤道:“无忌。”

    张无忌听见熟悉的声音,抬起头对上宋青书淡然的眼神,又想到刚才那汉子的言语,心里最后的那一丝复杂顿时消失不见,变得坚定起来,微笑道:“师兄,我没事。”

    宋青书见他恢复过来,习惯性的摸摸他的头,走到那锅边,虽说里面都是一些青草,但三人都饿的有些狠了,还是拿了勺子慢慢的挑了送入口中。

    刚喝道一半,就听道脚步声向这边靠近。宋青书动作不变,倒是杨不悔刚才有些被吓到了,此刻听见脚步声顿时把勺子扔在一边整个人缩在宋青书的身后。

    待得那些人进来,宋青书一看,却是几个熟人,共有五人,一人是崆峒派的简捷,另外是华山派的薛公远和两个同门,还有两个不认识的青年汉子。

    张无忌经过刚才那件事,对这些人也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那简捷倒是靠过来套近乎道:“张兄弟,你也在这里?这两人是与你一路的吗?”

    张无忌正想开口,坐在旁边的宋青书忽然低声咳嗽了两声,抬起头对简捷等人有些虚弱的笑了笑,道:“小弟只不过是张大夫的病人,这位是我的妹妹。几位赶路辛苦,不如先喝口汤吧。”

    那几人见到有些胖乎乎的杨不悔,脸色都亮了起来。而那薛公远的两个同门倒是盯着宋青书不失清秀的脸看了好一会。

    那几人互相交换了几个眼神,笑道:“正好渴的厉害,多谢这位公子了。”

    说罢取过勺子,每人人都喝了几口热烫。张无忌慢慢放下戒心,又向几人问了些问题,待听到这凤阳府境内赤地千里,许多人都活活饿死,不由的有些担忧。

    忽然坐在张无忌旁边的简捷一把抓住张无忌的胳膊,按在他小臂上的“三阳络”,这三阳络一被扣住,张无忌顿时半身麻软,动弹不得。张无忌又惊又怒,“你干什么?”

    简捷笑道:“我们饿得很,只能煮了你们吃了。”

    张无忌完全没有想到这些人会如此,他本来想着自己先前救了他们几人,对他们有恩,众人就算不报恩,也定不会加害于他。此时见几人都是恶狠狠的模样,心里只觉得寒心。待见到宋青书也被薛公远的两个汉子摁住的时候,更是怒气上涌。

    宋青书寒毒本已快侵入内腑,大部分内力都用来压制寒毒,能发挥出来的不到十分之一,对上华山派的俩人,只是顷刻间便被擒住。

    那华山派的两个汉子,看着宋青书虽然被擒依然淡然的神色,不由的有些心痒,一人伸手摸了宋青书光滑的脸一把,另一人更是直接在宋青书屁股上捏了一把。

    宋青书顿时黑了脸,前世见多了黑暗的他自然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只是没想到在这作风保守的古代居然也有喜好龙阳之人。虽说他对同性恋没什么反感,不过当反应过来自己被一个同性调戏了的时候,宋青书一时之间只觉如吞了苍蝇一般恶心,有一股把那两只手剁掉的冲动。

    “滚。”宋青书咬牙切齿的低吼道。

    “哟,还挺倔。”那还停留在宋青书屁股上的手狠狠的拍了一下。

    另一人也狠狠的拧了一下宋青书的脸颊,□道:“这样□起来才有味道。”

    而本来还能镇定的张无忌见到此景,眼睛都红了,本来被按住穴道浑身无力的身体深处迸发出一股力道,从简捷手里脱身,向着那两人没有丝毫技巧的撞去。

    那两人毫无防备之下,倒也被张无忌撞翻在地,顿时破口大骂起来。另外几人也是没想到会忽然发生变故,待见到那二人狼狈的模样,纷纷嘲笑起来。那两人也是觉得有些丢脸,站起身就向宋青书这边走去,刚走几步,却毫无预兆的向地上倒了下去。

    另外几人也是一愣,以为是来了什么高手,纷纷警惕的看向四周,但马上就感觉脑中一阵眩晕,接二连三的倒了下去。

    宋青书推开挡在前面的张无忌,走到那两个汉子面前,冷笑一声,脚狠狠的踩在两人的脸上,又捡了把刀,面无表情的向着两人的□死命的扎了好几下,直到那处血肉模糊才嫌弃的把刀扔到一边。

    一旁的张无忌莫名的打了个寒颤,不着痕迹的夹了下腿,但随即想到刚才这两人的作为,捡起宋青书扔到一边的刀,手起刀落,把两人刚才摸过宋青书的两只手都砍了下来。又冷冷的看去两人的头,随后走到另外几人身边,一刀一个,很快五人全都命丧当场。

    宋青书倒是有些诧异小孩的干净利落,但想着变得狠一点也好,若是经历这番事还想仁慈留下这几人的性命,宋青书定会狠狠的把张无忌抽一顿。

    张无忌刚才摸到那几人的手腕,知道两人是中了胡青牛牌的强效迷药,回想了刚才的情景,知道是师兄所为,对宋青书的崇拜更甚,又对自己不满。若不是师兄,只怕自己三人全都要命丧当场,还要连累师兄受人侮辱。

    其实这时的张无忌因为年纪小,加上对世事所知不多,还不知道所谓的龙阳之好,只是觉得刚才的那番情景很是刺眼,看的他想杀人。

    接连经历两番事故,张无忌对“防人之心不可无”这句话有了更深的理解,也知道了恩将仇报,同时在心里对这些所谓的武林正派改变了看法,对宋青书以前所言的“正派的不一定是好人,邪派的不一定是坏人。”更是认同。

    自此,张无忌内心深处最后一丝天真彻底消失不见,经历了残酷现实的他,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只知道理明其意却没有经历过的少年,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完成了向成人过渡的阶段。

    三人也不多停留,一路向西而去,路上又遇到了不少寻事之人,张无忌却是再不手软,纷纷打发了出去,也杀了些人。一路上处处饥荒,遍地饿殍,三人只得吃些野菜,射禽杀兽,倒也不会饿到。

    中途又碰到些江湖人士,不过三人此时衣衫褴褛,面容憔悴倒也看不出来他们会武功,宋青书一向不是喜欢多管闲事之人,而张无忌经历先前之事,对这些江湖人士也是深具戒心,无甚好感,待到后来即使见到有人倒在自己面前也无动于衷,倒是把胡青牛“见死不救”的作风发挥到了极致。、

    待宋青书发觉张无忌的性情歪的有点厉害,有像冷血无情转变的趋势,再也不肯对那些武林人士施救,颇有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感觉,心里也是有些担忧。他虽然不待见张无忌软弱善良的性格,但也不希望他变成一个冷血无情的人。但后来见他对自己还是如以往一般依赖,更是关怀备至,心里又松了一口气,也就将之前的感觉放在了一边,想着以后慢慢教导就是了,

    三人这日到达豫西一带,这里未受到天灾,老百姓家中还有些吃食。宋青书心里暗松了一口气,要了三间上房,仔细的洗漱又换了干净的衣服,吃着热乎乎的食物,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

    吃饱喝足之后困意上涌,三人都睡了个饱觉。次日宋青书雇了一辆车,又备了干粮和水,一路向昆仑山而去。随后一路上宋青书也不管事,遇事只吩咐张无忌处理,有心锻炼他的能力。

    一路上张无忌见多了那些武林人士之间的争斗冷漠,就连同门之间都能随时刀剑相向,也曾救过几人,但之后发生的事情却让他对这些所为的武林正派人士更为失望,反倒是碰到的几个明教人物,杀鞑子,讲义气,让张无忌心生认同。

    行了数月,三人终于来到昆仑山境内,三人在昆仑山找寻了许久,却不知那坐忘峰在何处。这日三人正坐在山石上吃着野果,突然从前面的山径上走过来四五人,因这段时间都是张无忌处理事情,他习惯性的看过去,认出来是昆仑派的弟子,其中两个隐隐有些眼熟,好一会儿才想起当日蝴蝶谷中所救之人就有这两个。

    他虽认出人来,但也没有上前招呼,依旧坐在原地。倒是那两人见到张无忌眼里闪过一丝喜色,对旁边几人低声说了几句,就一起向这边走来。

    “张兄弟,你怎么来了此处?这旁边二人是你的同伴吗?”那昆仑派弟子问道。

    张无忌淡淡的道:“不是,只是刚好遇上罢了。”

    那人见张无忌不咸不淡的神情,略微有些尴尬,随即迁怒宋青书二人,骂道:“还不滚。”

    宋青书倒也不生气,抱起杨不悔走的远远的,直到一个大石块背后才停下,躲在后面向这边看来。张无忌见几人对师兄毫不客气,心里已有些不悦,只是面上却丝毫不显露出来,沉默着不说话。

    昆仑派弟子在这一带向来嚣张,另外几人见张无忌冷淡的模样,已经有些恼怒,其中一人猛然伸手向张无忌抓去,而另外几人见状也同时出手,而那两个曾被张无忌救过的两人也只是犹豫了一下就动手了。

    张无忌虽暗自戒备,但又哪里敌得过几人联手,几乎是瞬间就被几人点住穴道抓在手里。那昆仑派几人相视大笑,运气轻功离去。

    宋青书只听到一人高兴的说了一句:“这次找到了能医治五姑病的医生,不知师父怎么奖励我们。”

    宋青书心知不是对方敌手,但见张无忌被抓走,心里担忧。但听到这句话倒是放松了一些,最起码对对方的目的了解。他虽说着急,但也知道自己上去也不过是多添一个人,说不定便送掉性命,因此直等到那几人消失踪影才带着杨不悔站起来。

    “青书哥哥,无忌哥哥被抓走了,怎么办?”小姑娘眼泪汪汪的看着宋青书。

    宋青书沉默了一会,正想安慰一下小姑娘,却察觉不对,猛的转过身,瞳孔一缩,就见旁边那块大石头顶部,先前还空无一人的地方此时正站着一个人。

    作者有话要说:滚下去,继续奋斗下一章。^_^

评论列表: